润涛阎:智商与情商VS孔雀女与凤凰男

网友电邮给我“上海孔雀女与江西凤凰男”吃饭风波的新闻报道,让我谈谈看法。我把新闻报道的“农家菜”黑乎乎的照片看了又看。文章话语简单,照片就一张。出生在上海大都市过着现代生活的女孩突然见到她做梦都梦不到的场景令她震惊后决定在大年三十晚上离开,等于这段恋情划上了句号。这件事虽然是平凡人的平凡小事,然而,它身后代表的意义是令人深思的。下面谈谈我对此事件引发的思考与一些往事追忆。尽量从理论到事实两方面进行阐述。
(一)门当户对的理论基础
当我们说到门当户对,那是在古代“阶层固化”时的“般配”合理婚姻。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比如陈世美考上了状元,原本两家“门当户对”的匹配婚姻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大字不识的秦香莲与状元郎再无法享受共同生活因为连共同语言都没有了,从此心的交流已经不复存在。当今的时代,很多年轻人身份地位的变化可以是沧海桑田般的。润涛阎曾经写过一篇经济活动指数与离婚率的关系。有兴趣的可以去读。
就是说在古代,哪怕是毛泽东年轻时的一代,社会固化程度很高。毛泽东这样的农民一下子成为伟大领袖可以随便羞辱富豪、知识分子的大人物,其比例相当低。今天,离婚率极高的重要原因便是原本“门当户对”的平衡地位频频被打破。我们无法预测这个上海女孩将来是否会后悔,端看那位江西男孩未来是否成为另一个刘强东。当年刘强东的女友就是因为看到了刘强东家太穷才分手的。诚然,假如前女友未嫌弃刘强东太穷而跟他结了婚,刘强东是否还会如此拼搏,或者发财后会不会成为陈世美而跟奶茶妹妹结婚,我们无法得知。这并不影响刘强东那位前女友事后的感慨,毕竟她当年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她看不出刘强东有发财的潜力。周永康把他当年同学好友再门当户对不过的前妻给杀了,其原因就是他当上了大官后二人就不再“门当户对”了,他可以找到与他升官发财后配得上他的下一代美女而与其“户对”了。
所以,“门当户对”哪怕是经历相同、家境相同、文化习惯包括吃饭穿衣方言等都相同,由于地位的巨大变化,当年的“门当户对”的平衡便不再存在,双方的匹配不再成立,得势的一方便会有新的更匹配的对象在身边晃荡。在理论上讲,门当户对的婚姻幸福是有条件的,本来就是阶级固化的产物。在沧海桑田变化无穷的新时代,门当户对远不能保证婚姻的稳固。
(二)门当户对现象具有普遍性
我来到美国时国内还没有随便能离婚一说。我误以为美国不会有什么门当户对观念。可遇到一件事才把我吓了一跳。一位聪明高帅白人男孩对一位貌相不怎么样学习也赶不上男孩的白人女孩穷追不舍,大献殷勤。可那女孩跟他翻白眼。我看着有点别扭,不知道那男孩干嘛那么不尊重人家的尊严也不尊重自己的尊严。人家不同意就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她还真的算不上什么芳草。一天,我跟女孩摇头,因为那男孩低三下四地样子巴结她,她置之不理他才走开。我哎了一声后问她:“难道他就不怕你报警说他扰乱你的生活?”她说:“其实他是我前男友,是我主动追他很久才得到手的。同居一段时间后才跟他分手。”我便问她一个聪明热情勤奋性格好长得还帅尤其对你好的他,你怎么就不喜欢了?她说:“我后来才知道他出生在西弗吉尼亚州大山里贫穷落后红脖子小镇!”我一听头都大了,便问她他出生在哪里与你何干之有?你们将来去哪里安家,那是你说了算,他会听你的,你不愿意去他父母家,不去就是了啊。她说:“润涛,他那个地方你没到过,那里的出来的穷人再聪明怎么会有长远眼光?天天想的就跟看到的差不多。”
我不想跟她抬杠。但我还是没忍住问她:“林肯不是出生在农村?难道林肯没有远大目光?如果说你对政客不喜欢,那好,近代公认的有战略眼光的当属洛克菲勒。出生贫寒阻挡了他成为美国历史上保持第一财团时间最长的顶级高瞻远瞩的战略家吗?”她听后说:“润涛,你不能拿个别例子来说事。个别人在统计学上没意义。”
后来,男孩发誓要干大事,毕业后自己开公司。倒不是我一直关心着他俩,而是这个地球太小了,一位老同学告诉我,他的公司越办越大。而那女孩倒是找到了曼哈顿出生的拿工资生活的丈夫。因她也是曼哈顿出生的。我不知道这类故事是否在美国很普遍还是她是特例。我没研究这个课题。从她的口气看,门当户对(实际上属于地域歧视?)是理所当然的。可我也认识有女教授嫁给管道工的。管道工挣钱可能更多,但在受教育水平与专业爱好上毕竟不属于有共同语言的“门当户对”范畴,可人家幸福着呢。
(三)婚姻与智商、情商的关系
拿江西凤凰男来说,他的智商可能不低,否则一个上海女孩能看上他尤其在被父母极力反对的条件下依然跟他去老家过年,至少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好就行的。估计智商还是到了能让她这个在外企当白领的佩服的地步。可是他的情商可能有点问题。他应该知道出生在上海的女孩从来都没到过贫穷的农村,那么,家里的卫生条件至少可以临时改善一下的。比如,在上海临走前买一块桌布六个盘子,花不了几个钱。
诚然,邋遢的人未必是农村出身的。我就有北京出生的同学,邋遢到了难以容忍地步。而农村出生的,在尽可能的条件下把卫生搞好的还是有很多的。邋遢的高智商人未必不能成就大事。王安石就是一例。他把精力注重在如何把国家管理好,而很久不洗澡不换衣服。作为宰相,他是不缺钱买衣服的。吃饭他就更不讲究了,一次宋仁宗带着他和一帮大臣钓鱼,就他坐在桌子旁冥思苦想。桌子上有一盘鱼饵,他误以为是小吃,就抓起来放在嘴里吃得津津有味。可把宋仁宗吓了一跳,那是活的蚯蚓,他竟然能吃进去。
回头说这个上海女孩。如果她智商情商都可以的话,也能把这件事干得漂亮一点。比如,怀疑那双金属筷子还是不干净,那就用碗里的米饭清理。很简单:把筷子在米饭的一端插进拔出反复几次,只吃另外一半米饭就可以了。至于六大盘子菜,就说怕辣,只吃鱼。把鱼的皮扒拉到一旁,只吃里边的白肉,再吃半碗米饭,就很好了。还可以表现出非常喜欢这鱼的表情,给对方一个面子。等过了年回到上海后再跟男友说分手。连处理这样的事都干不了,在未来的生活上以及社会上都无法过上幸福生活。何况在分手前还把照片发至网上,要是碰上个走极端的男孩,说不定一气之下来个鱼死网破都有可能,毕竟中国人的面子等于西方人的尊严,是绝对不能任意碰的。
(四)年轻人不论男女都应该有逆境生活心理准备
别以为中国没有了毛泽东的政治运动,经济三十年都处于高速发展期,中国社会就没有了危机,没有了逆境灾难甚至战争的可能。中国过去十年的经济大发展与美国1920年到1929年的经济失控般高速发展特别相像。到了1929年经济突然撞南墙,硬着陆,产能过剩什么都卖不掉,到处裁员。没有了工作,就没有了收入,连牛奶都买不起时别指望资本家会把牛奶白白送给饥民喝,人家宁肯倒入河里。那些有在逆境里历练过的人,即使没有灾难临头的遭遇而活下来,也不会因为工作或生活有一点不顺就抑郁就自杀。
我举几个例子来阐述“逆境生活心理准备”对人的一生是多么重要。
一个是我的室友,小郑。他本是大教授的独子,可他长得身材魁梧,看上去像个将军。他高中毕业直接考大学没吃过苦,可他在上大学时暑假期间为了体验生活,也为了自己挣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比如最时髦的录音机,他就跟同学搞起了最简单的挣钱方法:倒小买卖。在郊区买了菜到市区去卖。挣钱多少不说,在跟小商小贩争地盘还要用吃奶的力气蹬自行车,的确是大教授家庭出身的孩子另类生活体验。他发现,有了这个经历以后便可经商。可他爸盼望着他成为科学家。他是孝子,毕业后服从分配到了我们研究所。那时我们都是光棍,他就成了我的室友。我们屋里有三个床一个大书桌,另一室友是广东人。他俩是大学刚毕业,我是研究生刚毕业,所以,他们俩就喊我大哥。我给他俩定规矩:每天晚上吃完晚饭不去看电视,而是读书。我们到图书馆借各类书,文学的科学的还有英文的《自然》《科学》等刊物。读到10点,然后用半小时交流学习心得。他俩常常为我的“颠倒黑白”言论而吃惊,久了,他们反而喜欢听我“把黑的说成白的”了,还说我在给他们讲“理论”。一旦哪天我不说话了,他们就开始央求:“阎大哥,快!该来段新理论了!”
一天,小郑去找所办公室主任。这办公室主任可不是一般的办公室主任,他本是院部领导,是院组织部第一把手,刚提拔到副院长还没公布时,他女儿被逮捕了。他是司局级,可以看到中央保密文件,比如发到司局级的绝密文件。他老婆就说把文件拿回家我也看看。这样,他女儿就把绝密文件拍照,然后卖给外国人。不知道是第几次卖情报时被便衣公安给当场逮住了。他女儿干的事他虽然不知情,可还是被下放到所里当个办公室主任。
话说小郑一进办公室的门,刚说一句李主任,李主任立刻高兴地打招呼。“坐坐坐!我知道你找我的缘故,年轻人吗,我特别理解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结婚就得有房子,我负责所里分房子,就有责任让年轻人早日结上婚。”这话可让小郑高兴死了。当小郑眉开眼笑时,李主任把小册子拿出来了:“看看吧,这是副研究员们需要解决住房的排队表。这个快完工的楼就给他们了,明年可能还会有一栋新楼,那就给一部分助理研究员了。咱们所能分到几套,所以,所有的助研都解决住房可能要等三年以后了。你现在还不是助研,我是搞行政的,对科学还是你内行。估计你那么聪明很快就有大成果了吧,那就很快升为助研甚至副研究员,那你的房子很快就排上队了。”
小郑只好站起走了,他知道李主任在忽悠他。他满肚子的气不是因为不给他房子,而是把年轻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连自己搞课题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会突然间自己搞出大成果?搞出来也是人家课题带头人的。性格直爽为人诚恳的他无法忍受李主任那意思是说“你想要房子?不是不给你,是你没资格。以后别找我了,你自己去埋头苦干吧!”的骂人不吐脏字的把戏。
我们去食堂吃饭,出来往东走回宿舍楼,李主任应该往北走。可万没想到李主任刚好去找人也往东走,他就在我们六个年轻人后边,可我和走在前边的都不知道。小郑突然想起了上午去找李主任的事便大声骂:“李XX, 我-艹-你-妈!”我后边的那位与李主任几乎平行走路,他没想到小郑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便用手捅我的后背。我马上明白了,李主任就在后面呢!便立刻用手捅我前边的小郑。他聪明得很,立刻明白了李主任在身后,便快速前行。我们大家没人往后看,给李主任留个面子,假装不知道他在后面。进了宿舍楼,我们谁也不走停在那里也不说话。等了一会,小郑大喊:“你们怕什么?”大家说你骂李主任时他就在我们后面啊。小郑说:“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我去倒小买卖!比当教授研究员都挣钱多,还自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小郑有了“大不了去倒小买卖”的逆境生活心理,根本就不认同人会有绝路。一点都不害怕会遭到掌权人的打击报复。 有了自信,自然不需要当一个唯唯诺诺的窝囊废。这事是真的。我们这个地球很小,小郑虽然不来这里,可他的亲戚就在文学城,就是茶坛的“加州花坊”大姐。
远一点的例子更多。说毛泽东的经历吧。
把毛泽东引上拼命也要成为大英雄的是肖瑜的弟弟。他给了毛泽东一本书,是介绍世界历史上的500个伟人的故事。年轻血气方刚的毛泽东对此书爱不释手,读完后跟肖瑜说他准备去打仗,不想当农民或小学教员。肖瑜说那你需要历练,先有对付逆境的本领。这样吧,今年暑假我们俩一分钱不带,去行乞,靠讨饭度过一个暑假。
二人在当乞丐的过程中,风餐露宿。发现富人有院墙和看家狗,可恨之极还不好对付,他们便煞费苦心找寻对付吝啬富人的办法,打劫他们。这当乞丐的经历让毛泽东在北大挨李大钊张申府批评字写的太糟糕、傅斯年教给他写字他竟然不服从而被傅斯年扇了耳光后毅然决然去到湖南搞暴动,后来上井冈山,都是有了当乞丐能吃苦的经历,自信能靠杀富人打家劫舍发展军队。
可见,年轻人经过历练而具有逆境生活心理和本领对后来一生的影响有多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乃人间常识。谁也不想过逆境苦难生活。然而,世事难料。年轻时有点逆境生活心理准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需要在逆境来临前自己主动去找锻炼自己的机会。我女儿在经历了帮助贫民窟里的穷人修房子的经历后深有体会。她参加了一个国际慈善组织,到时按照组织的安排去帮助穷人。比如上次在积攒了一周的假期时间后就被安排飞到东欧保加利亚。从美国去的一个小组几个人互不认识,共同点都是自愿去的,都是自己买机票,旅馆吃住都是自己掏腰包,还得自己买修房用的建筑材料和工具梯子等。那是一个贫民窟,房子下雨时漏水,靠盆子接雨水。冬天,冷风通过倒塌了的墙洞进入屋里。生活条件极端恶劣。他们几个人就分工,男的负责修房顶,女的负责修墙。没有指导,靠自己摸索。好在这活并不难,靠的是不怕脏不怕吃苦。想想看,她们都是没摸过砖头的,学会左手拿砖右手拿瓦刀抹水泥,很快就是一手血泡。用手机查看油管的视频,学会了用多少水泥多少沙子多少水搅拌,用水平尺和尼龙线把砖垒齐。一周的时间他们干了很多活,她把她修的墙照片发给我,看上去蛮专业的。那是些无家可归的乞丐聚集的地方,屋里多脏是出乎她的想象的。从小每天都洗澡,衣服只穿一天就放在衣篓里等周末洗。碰到一点尘土就会立刻弹掉。可在那贫民窟里修房子,干水泥的粉尘、砖末一下子就遍布全身,那种经历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去干的,抵触情绪就会让心情糟糕到立刻逃跑的程度。尤其是看那些乞丐吃饭,从饭馆里要来的还好,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先要把上面的蚂蚁吹掉。他们还买一些皮砸之类的给那些穷人。看着穷人们在那样的生活环境下还能高高兴兴地唱歌跳舞,他们以后遇到逆境,便会自问:再怎么难也不会到那些乞丐的地步吧,人家还唱歌跳舞呢,我有何资格抑郁?
这种历练完全是为了锻炼自己,除了家人,无人知道。她已经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了,与做义工申请藤校无关。我非常高兴孩子们自己主动参加这样的慈善组织活动,比仅仅是捐款强太多了。谁也不知道人的一生会遇到怎样的逆境。连慈禧都有夜间坐马车一路向西逃到西安的经历,何况平民。没遇到当然好,可万一遇到了难处,有了逆境锻炼经历,就可泰然处之。
说起这次的上海女孩看到江西凤凰男父母给做的饭颜色不好,实木桌子老化变黑,菜放在大盆子里色彩难看,便无法容忍。这让我想起了唐山大地震救灾。那是夏天,我负责到各家各户收集吃的,用拖拉机送到唐山。每家必须用白面做成馒头或烙饼,不能给窝头。就把收集来的馒头烙饼装入麻袋,没有冰箱,一天一夜后就成了馊的。把馒头烙饼一掰开,全是丝状物。别说灾民了,就是我们自己也只得吃从麻袋里拿出来的馊馒头。不吃,怎么干活?还需要用全身力气挖人呢。挖了半天,连洗手的水都找不到,那也得用赃手拿出馊馒头来吃。谁也没办法讲究干净。有的人几天后才被挖出,他们活下来靠的是喝自己的尿。这样不怕脏的人才能有机会活下来。如果这次事件的上海孔雀女能把去农村看成是一次逆境生活炼励机会,对她的未来是有帮助的,哪怕是回到上海后与凤凰男分手。
(五)往往是凤凰男能成大事
在和平年代的古代,很多人没机会施展抱负,要不是何进引狼入室招董卓进京而导致天下大乱,在农村躬耕的凤凰男诸葛亮是没机会出茅庐的。诸葛亮还是被当时的出身贵族家庭的人骂成“村夫”,成了历史上有名的“诸葛村夫”称呼。在战国时代好一些,百家里有不少是凤凰男。孔子出生在纯粹的农民家庭,是地地道道的靠自学成才的凤凰男。还是他老爹跟他妈在野地里嘿咻怀孕生的他。孔子还当过送葬吹喇叭的屌丝,后来成了儒教的创始人和万代师表圣人。耶稣出生在马厩里,也是地地道道的凤凰男,成了基督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更是穷人,连上学的钱都没有,是地地道道的文盲。他后来也算的上是凤凰男了,因为他成就了一番大事业,打下了伊斯兰教的地盘,还成了伊斯兰教的创始人。
除了上述宗教的创始人外,古今中外的凤凰男成了大事的数不胜数。刘邦朱元璋毛泽东是耳熟能详的凤凰男的代表。
那么,孔雀女是否就可以嫁给“潜力股”凤凰男?
答案是非常难给出的。有很多孔雀女嫁给有潜力的凤凰男后幸福美满。比如洛克菲勒便是一例。洛克菲勒出身贫寒,小时在一小店里打工。在他上高中的时候遇到了孔雀女劳拉。劳拉可是大家闺秀,父亲当时是议员,家族里很多名人。劳拉看准了这个有抱负聪明有道德的穷小子。劳拉说服了她的父母,最后得到了父母的认可。英语里有一句话“婚姻是最重要的投资”,就是根据洛克菲勒与劳拉的爱情说的。还是现在我们中文网上描述的更贴切:孔雀女嫁凤凰男。
然而,另一方面的例子也不少。毛泽东就是典型。哪个女人嫁给他都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他第一个妻子20岁左右死了;第二个妻子30岁左右死了(死前还写了长信放在墙的夹缝里,直到毛泽东死后房子拆迁才发现这封信。信中指责毛泽东是“政治流氓加生活流氓”,她清楚毛泽东在外边有了新欢才不与她联系不把她接到井冈山去。可信中她还说要忠于丈夫为他去死);第三个妻子在第二个妻子活着时(杨开慧死于1930年)俩人就结婚了(1928年),后来被送到苏联,不知是康生还是他人,告诉苏联说贺子珍是精神病患者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给她剃了光头。后来碰上王稼祥的妻子才把她从精神病院救了出来;第四个妻子在中年时就不得不分居,哪怕去看他也得通过张玉凤的批准,最后还得为丈夫顶罪而死。
孔雀女如何区分凤凰男是可靠的(诸葛亮、洛克菲勒一类)还是不靠谱的(陈世美、毛泽东一类)?
其实很简单:你别为男人的甜蜜的言论所迷惑。要把他的道德人品放在能力之上。绝不能利令智昏。只要你稍微留意一下,你便可看出他是怎样的人。才能与品德的顺序是:
有才有德>无才有德>无才无德>有才无德
最糟糕的是有才无德,比无才无德还糟糕。
当你把车子房子票子放在你追求的高度,那你连寻找到幸福的资格都没有。幸福不是靠金钱能给的,物质带来的只是虚荣。真正的爱情是心灵的合拍,在奋斗中一起享受酸甜苦辣,其中包括物质成果。如果失败了,一样同舟共济,再创辉煌。
生活本身是走在颠簸的路上,有险滩有平坦。认为被生活欺骗了的人,都是不知道生活的全部含义而片面理解了生活的人。“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句话是不成立的欺人之谈。就好比雾里看花,你看不清楚,不是花的缘故,而是你缺乏一双慧眼。
(六)上海女孩与江西男孩关系的另类解读
其实,这位还没露面的江西凤凰男把上海女友带到老家的举措还有另外两种可能:
1. 他想找个机会测验一下她对爱情的忠贞度。这是可能的。我在旧作里写过我们县里的一位军人就这么干过。女孩是全县有名的大美人,是百货公司售货员,那时最吃香的职业。她跟一个高中毕业非常帅的男孩定了婚,订婚时他有后门去当兵,走之前举办的订婚宴。三年过后,她害怕他复员而不是升为军官。他的确升了军官,可在回来前他想如果自己是复员而非升军官能把她带到部队,那她还会跟我结婚吗?他便想出了个测试方法:军官是穿四个兜的上衣(我只是听说,到底军官穿的上衣是怎样的,我没注意过),所以,他回家后穿不是军官的军衣去找她。当她看到他穿的衣服便知他复员了,加上他回来前没脸给她写信。她当即不认他,也不理他,第二天就拖人告诉他她不会跟他结婚了。在他回部队前先去了百货公司去看她,此时他穿的是军官服。她知道自己没经得起考验,白白耽误了青春时光还被他人耻笑,便当即自杀,把头放在煤球炉子上,被同事拉了起来,自杀未遂,但脖子上留下了个烧伤后的疤痕。所以,穷山恶水出刁民是没错的。他一个军官如此对待一个没经历的女孩表明他就是一个刁民。
2.江西凤凰男设计这样一个套子让没经历又善良的上海女孩往里钻。这也是可能的,虽然可能性很低。假如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又是一个刁民,想玩完了就扔掉,可没想到她死活不肯,她就看上了他的能力。他说不定到她父母那里整,比如不尊重她父母,令她父母要她分手。这一招也不灵,他才想到带她去老家,她受不了那样的环境,便对以后的后果害怕。
这个可能性实在不大,因为现在的社会就是他玩弄完女性就扔掉,女孩能做什么?无外乎去他单位闹。除非他害怕去单位闹会影响他的仕途或者失去工作。唯一的一点可以对此有支持:当女孩告诉他她想回上海时,他说可以,那等于分手。如果他真的爱她,那他应该理解她的感受,要么道歉哄哄她,比如去市区找旅馆去住,俩人一起去。要么干脆答应跟她一起回上海,反正父母那里已经清楚他一个人留下来等于这婚事黄了。俩人一起走,告诉他们就说她父亲病了他们俩一起回去。那他父母的面子反而更好看些。在农村,被人甩了是很丢面子的。可他偏偏选择让她自己走。
这第(六)里的两条都属于阴谋论的范畴了,而我不喜欢阴谋论。所以,这第(六)里的两条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是因为没有更多的资料可以分析,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才写出来。所以,第(六)不应该算是本文的主要内容之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趙國
    2016年2月13日02:33 | #1

    別人私事,不需要評頭論足。

  2.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1:34 | #2

    凤凰男的致命缺陷,一副死活不愿意改变现状的顽固本性,并且妄图籍此培养下一代。
    谁要是劝凤凰男“和平演变”,他立马会跳脚更你翻脸。这种人你说可怕吗?不逃等死啊?

  3. 大火烤赵王
    2016年2月13日03:36 | #3

    我也有北京出生的同学,邋遢到了难以容忍地步,夏天喝过的牛奶瓶四处乱扔,生蛆了。

  4.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3日05:48 | #4

    后半段,高中满分既视感。

  5. LinuxInside
    2016年2月13日14:22 | #5

    门当户对的基础是愚蠢,自己无能,没有见识没有思考,只好把所有东西都压住在“体制”上。希望能找到一点安全感。但无论是否门当户对,智慧的人过着好生活,愚蠢的人过着普通的或者悲惨的生活。

    门当户对现象具有普遍性,本质就是愚蠢具有普遍性,因为大众是愚昧盲从的,无论在工作、学习、婚姻上都是。什么孔雀女、凤凰男、臭吊丝都只是标签,平时开开玩笑用,讨论问题还在这种层面上讨论真是高中作文。

    美国那个例子中说,个别对统计学没有意义,但脑子好使的人知道,统计学对个体也没有意义,在人类社会更是如此。多愚蠢的人才会把自己的生活寄托在统计学上;智慧的人都把生活紧紧抓在手上。

    这件事上女方的情商就非常低,你说分就分吧;还要在网上贴出来,这是什么心理。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我要和他分手,但我自己的头脑中没有足够的“理论基础”来做这件事,因此我需要“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我需要大腕鸡汤给我勇气,我需要“大家”给我出出主意,希望“大家”给我“开导”;然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做这件事了。

    就差到知乎上直接问了,这不仅仅是她个人的问题,整个时代都是这样一群人,没有思考判断的能力,所有东西都寄托于“大家”,相信“大家”总是对的,只要和“大家”一样就能过上好日子。因此现在不要用QQ了,因为大家都用微信;一定要用知乎,因为大家都说知乎水平高,不用知乎都是没见识的!这样的例子我能举出N个。人们沉浸在自己意淫的美好世界中,一个用微信,天天刷微博、知乎的美好的、专业的、受到大家尊重的生活中。

    因此这件事我根本不惊讶,而且我认为这样的事在中国是每年都会上演,只是今年的主角爱秀而已。女方拿起菜刀把男方全家砍了我都不惊讶,因为这是在中国。

  6. xxx
    2016年2月13日14:45 | #6

    孔雀女是否就可以嫁给“潜力股”凤凰男??但毕竟“潜力股”凤凰男所占比例太低了,不是每个凤凰男都能成为刘强东的。(刘强东出身江苏宿迁农村)。所以还是门当户对更保险!

  7. xxx
    2016年2月13日14:52 | #7

    xxx :
    孔雀女是否就可以嫁给“潜力股”凤凰男??但毕竟“潜力股”凤凰男所占比例太低了,不是每个凤凰男都能成为刘强东的。(刘强东出身江苏宿迁农村)。所以还是门当户对更保险!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在是太正常了,这是人类社会的现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种族。

  8. xxx
    2016年2月13日14:55 | #8

    xxx :

    xxx :
    孔雀女是否就可以嫁给“潜力股”凤凰男??但毕竟“潜力股”凤凰男所占比例太低了,不是每个凤凰男都能成为刘强东的。(刘强东出身江苏宿迁农村)。所以还是门当户对更保险!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在是太正常了,这是人类社会的现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种族。

    打破“门当户对”的婚姻其实仅占极少数比例而已。

  9. xxx
    2016年2月13日14:56 | #9

    xxx :

    xxx :
    孔雀女是否就可以嫁给“潜力股”凤凰男??但毕竟“潜力股”凤凰男所占比例太低了,不是每个凤凰男都能成为刘强东的。(刘强东出身江苏宿迁农村)。所以还是门当户对更保险!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在是太正常了,这是人类社会的现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种族。

    仍旧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10.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1:06 | #10

    呵呵 果然相信门当户对的人(起码在这个话题上)都是白痴。

    他第一段说的全都是“两夫妻自己个人的财富和政治权力的匹配”,却自以为在说门当户对。。。。 古代中外的门当户对都指阶级身份,这完全由家族决定(如果在西欧,由于长子继承制,还得看夫妻在各自家族的排行),关小夫妻自己的财产、官职什么事? 你穿到中国古代,用中学教科书造玻璃发家,然后就真以为自己能娶勋贵世家之女吗?别笑死我。 现在的天涯女和无知市井们编造的门当户对理由是“生活习惯、三观不合”。 妈的,所谓三代才能出一个贵族,贵族的生活习惯、三观是你想学就能学的吗?然而在近代,门当户对的规矩动摇了,工商业暴发户乐意与没落贵族结亲,前者看重后者更高的“阶级身份”,也就是面子,后者看重前者的钱,这两种人一个比一个精,人家怎么没担心生活习惯不合、三观不合?你们丫的比工商业暴发户和贵族末裔还精,那你们丫的去挣个大钱、鉴赏个古玩给我看看? 第一段举例刘强东和前妻,无论刘强东后来多有钱,其出身是无法改变的,他自己的门户是无法改变的;等他有钱了,他儿子的门户倒改变 ———— 这特么的才叫“门户”,门户就是你家,不是你自己个人的小金库,用后者衡量婚姻,就说“财力匹配”就行了,别特么的跟个半文盲似的连“门户”这两个简单的汉字都不认识!

    第二段也很傻缺,竟然拿一个不知真假的“我朋友”做证据妄图证明美国人也和丫们一样俗。 肤色是最最严苛的“阶级”,如果美国人连红脖州和沿海城市都不能通婚(以为红脖州很烂吗?德州红脖不红脖?德州仪器听说过吗,几年前贵党的雷达信号处理器最喜欢用走私来的TI的DSP芯片了,得知这个消息你爽吗?你感觉到脸的存在了吗?),那哪儿来这么多黑白混血的? 猪尾巴(清末美国人对中国人的蔑称)和Chink(自己搜)的后代,其中的女生,又怎么会受白人男欢迎? 你们丫的不能一会儿说美国和你们一样俗逼、一样假装自己还有个阶级身份还歧视别人,一边又吹嘘亚裔女生受白人男欢迎(并不是约炮受欢迎,黑逼小奶子的谁欢迎你啊? 是在婚恋市场上受白人男欢迎),你们丫的脑回路不要这么分裂。 那个白人女生看不上红脖州出来的小镇青年,更可能是信仰、政见(大城市白人少女多民主党支持者,红脖州小镇多共和党支持者)等原因——然而最大的可能性仍然是:傻逼才把天涯写手的“我有一个朋友”当真呢。

    门当户对从来就是家族维持阶级/阶层地位的手段,这类手段还有很多,门当户对不过是其中最不重要的之一罢了,随时可以权变——你真以为一个崛起的权力圈新人在古代娶不到好姑娘吗,那奥赛罗的悲剧哪儿来的。
    一个身份高贵的家族如果与低等级家庭结为儿女亲家,就很容易受其原来所在的圈子排挤(这是西方一个当代社会学家的结论,可不是屎文作者自己臆想的那种歪理邪说)。即便不受排挤,比起强强联合的“门当户对”式婚姻,高低搭配的小夫妻可用的姻亲网络、财富等重要资源会减半,这非常不利于你繁衍后代、开枝散叶,与你散播基因的生物本能相悖。
    ————这才是“门当户对”的真正意义。

    为什么现代人结婚时的门户观念比古代淡薄得多了? 因为一来个人奋斗在导致财富积累的因素中的比重加强了,代际积累的作用减弱了,嫁给潜力股不再像古代那样是异想天开(古代极少有暴发户,而且还受歧视、被剥夺,今天比比皆是,其私产也比较安全。 当然,在房产赵国,个人奋斗尚不是完全的现实);二来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压倒了传播基因的本能,极少有人为“素未谋面”的子孙后代而勉强自己和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了,恋爱(彼此喜欢)的比重大大上升,不像古代基本没有恋爱。

    当代的所谓门当户对观念完全是底层小市民阶层炒出来的。这个阶层比农村和贫民有闲,又比富翁权贵人多,所以很多主流舆论其实是他们的所思所忧。 这个阶层是全中国身份焦虑最严重、地位最岌岌可危的人群——动辄身边张三李四就发达了,一个房子买晚了自己就沦为新贫民了。所以他们对身份、地位、财富及相关的安全感最介意。

    这种小市民如果有机会高攀上小富翁之家、教授之家、处级以上干部之家,他们绝口不谈什么门当户对。买不起一线房又偏偏要在一线城市发展的二线城市小市民之子/之女遇到坐拥房产的一线城中村回迁户,也会识趣地闭嘴。只有面对比自己穷出一个层次的家庭,才会陡然挺起腰杆,大谈什么门当户对。 语文及格的人此时应能看出,他们的所谓“门当户对”应该翻译成“可以高攀(可惜没戏),但不低就”。 如果他们低就了,老头老太太好不容易攒的一套婚房,看起来挺不错的小日子,到了孙子辈就变成一家三代7口人住一套房了。

    小城市的门当户对还有一层更现实也更丑陋的原因:小城市的人际网络特别重要,大事小事都要靠“走关系”。关系网是可以通过姻亲关系扩展的,自己拥有的关系网(包括用姻亲拓展的)的实力,也会为自己吸引来更多盟友,从而二度拓展关系网。反之,你与无钱无势的人联姻,浪费的不仅是宝贵的姻亲关系,也会浪费二度拓展关系网的机会。

    但他们绝不会承认这只是钱的问题,而要包装成文化冲突。小市民总是要追求一些浮于表面的体面的。

    至于说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各国都搞门当户对的那群弱逼,呵呵,跟特么的不争气的90后自干五一个腔调,我只想对丫们说:要真是这样的话哪个傻逼白人男青年会娶亚洲女啊?别特么的妄图拖美国下水了,你们也就跟印度种姓制度一个层次,人家那还是传统,是无奈接受的,你们特么是自找的,认命吧。

    PS:作者这德性就别学人家扯智商了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