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逃离反映阶层固化

人既是天地之间遗世独立的个体,也是嵌入社会网络的一个结点,人的命运改变,既需要个体意义的向上流动,也需要社会层面的整体提升。

这个春节,一位上海女孩引发广泛的社会讨论。这位女孩春节到男朋友的江西老家过年,却把男朋友家的晚餐发到网上,不仅毅然和男朋友分手,而且连夜返回上海家中。事件虽然尚有疑点,但在春节团圆期间,在人们正为返乡而愁肠百转之时,瞬间戳中了无数人的情感神经。

城市与乡村的差距,婚姻与家境的关系,阶层固化与社会流动的辩论,“孔雀女”与“凤凰男”的标签……一时间,各种讨论唇枪舌剑,反映出复杂多元的价值图谱。这位女孩晒出晚餐照片确实有欠考虑,但也要尊重她个人的择偶权利,不应该出于同情农村人而对她进行人身攻击。而仅凭一桌饭菜就给故事的男主角贴上“凤凰男”的标签,更是令人齿冷心寒的诛心之论。可以说,故事的男女主角都有情非得已的隐衷,他们的命运就像时代洪流溅起的泡沫,舆论不应该去消费个体的苦衷,而应该透视泡沫折射出的深层问题。

事实上,这样的纠结,是已经接受对方在城市的独立存在,却无法容忍对方在农村的家庭出身。这就像《红与黑》的女主人公,当她把于连当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个人,就心怀一种“伟大和勇敢”的浪漫主义感情;但是一旦她想到于连只是一个木匠的儿子,就马上为自己的情感付出羞愧难当。这其实反映出农村大学生向上流动的两个面相:他们确实通过高考实现了个体命运的改变,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农村出身。也就是说,农村大学生在改变个体命运之后,还需要完成社会身份与社会关系的重建。而后者,是一个更加沉重的任务。

有哲人曾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这样一个高度凝练抽象的定义,对于农村大学生而言,却体现为点点滴滴的残酷现实。他们即便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了贫穷的乡土,实现了个人意义上的命运逆袭,但是儿时的成长记忆还在、农村的社会关系还在。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网络,有时融化为心中温馨而浪漫的乡愁,但更多时候,却是以个体反哺家庭、造福桑梓的形式侵入到生活中。这正如风靡网络的文章《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所言,农村大学生“尽管自身背负房奴、孩奴的压力,他从来就觉得回报原生家庭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只身到城市建功立业,在原子化的生存中不断获得个人成功,也不断通过个人努力反哺农村家庭,但是他们无法在城市重建身份认同与社会存在。

春节返乡团圆,恰恰是对农村出身与社会关系的再次确认,而那位女孩的连夜出走,也正是对这种社会关系的拒绝。因此,这不仅仅是城乡差距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阶层固化的问题,而是农村大学生在向上流动之后,如何去重新构建自己的社会身份的问题。“我奋斗了18年,现在终于可以与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但是在这样的悲情故事之后,如果“我”的父亲还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我”的亲戚还在背井离乡进城务工,“我”真的实现了完整意义上的命运改变吗?恐怕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的“凤凰男”标签,还是会充满歧视与不屑地飞来,以家庭出身与社会关系的名义将个体掩埋。

著名作家刘震云早在小说《一地鸡毛》里面,就对农村大学生的城市生活进行了深入刻画,当农村的社会关系不断侵入到现实的生活中,主人公在良知与现实的双重挤压下心力交瘁,而家庭生活也正如小说名字所言——一地鸡毛。这次事件不过再次提醒人们,人既有个体性,也有社会性;既是天地之间遗世独立的个体,也是嵌入社会网络的一个结点。因此,人的命运改变,既需要个体意义的向上流动,也需要社会层面的整体提升。也就是说,当人们为阶层固化而感到忧心忡忡、不断呼吁打开社会流动大门的同时,也应该致力于建设更加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提升社会各个阶层的整体福祉,不要让农村还是那样凋敝,不要让农民还是那样贫穷。否则,少数向上流动的农村大学生,只会在不断拉大的阶层差距中,继续经受身份撕裂带来的苦痛,在“回不去的故乡,融不进的城市”的迷茫中继续着乡关何处的身份迷失。

无论如何,在春节期间连夜出走,总是与喜庆氛围格格不入,总是让人感到心痛。既然不能奢求一个人去承担时代的重负,既然社会底层的福祉提升进程缓慢,那么,这个社会能否更多一份友善?群体与群体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城市与乡村之间,哪怕鸿沟还在拉大,是否能够多一份“以恕己之心恕人”的友善?这样,痛苦的刀刃就不会如此锋利,不至于将已经饱受身份迷失之苦的农村大学生,刺出醒目的伤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0:15 | #1

    在上海女逃饭事件中,我永远站在上海妹子孔雀女一边,永远鄙视农村粗鄙的凤凰男,正因为这些所谓奋斗励志的农村暴发户凤凰男太多,所以真正苦寒出身又文明知礼的诗书之家的寒士却难以出头。
    就因为太多粗鄙农村暴发户占位,因为这些粗鄙农村人霸位而无法出人头地,而且粗鄙人士站着茅房不拉屎,空占有效社会资源和霸占社会地位。
    我永远鄙视粗鲁作家路遥在粗鄙作品《平凡的世界》里热情讴歌的所谓孙家兄弟,令人太作呕了!只有孙正平、孙少平这样的凤凰男少些,真正寒士兼雅士才会有出头机会,也才机会公平,像湖北黄冈市红安国际育才学校女老师张爱嘉这样的雅士,才会有社会地位和奋斗出头的向上流动的机会。

    永远站在上海妹子孔雀女一边,也永远鄙视农村粗鄙的凤凰男,——这正像:永远站在美女林昭一边,也永远鄙视农民皇帝老毛头一样。也正像永远站在美刀一边,也永远鄙视带有毛像的人民币一样。

    • 匿名
      2016年2月15日01:42 | #2

      我只能说您观点奇特

  2. xxx
    2016年2月13日20:34 | #3

    “透视泡沫折射出的深层问题”就是共匪造成的城乡差距,拼命的压榨我们的农民兄弟所致。

  3.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0:43 | #4

    苏州美女林昭(彭令昭)
    湖南粗鄙农民皇帝老毛头

    让你选边,你会选哪一边?是选文明的美女自由斗士,还是选胡作非为杀人如麻的农民土皇帝?!
    这关乎文明的本质和人类基本认知及素养。
    请选择:你是选文明美女?还是选粗鲁愚公?

  4. 胡扯
    2016年2月13日20:49 | #5

    农村男为何不娶村姑小芳呢?

  5.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1:06 | #6

    胡扯 :农村男为何不娶村姑小芳呢?

    中国农村女孩“稀缺” 彩礼昂贵 “妻荒”凸显

    自由亚洲电台 中文普通话

    2016-02-12

    图:m0212-nup.jpg
    结不起!中国部分农村婚嫁成本平均达30万。(资料图/Public Domain)

    中国媒体报道,在中国农村办婚事已成沉重的负担,因为妇女外出打工,农村出现“妻荒”,推高了结婚彩礼花费。有学者将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官媒新华社2月12日报道,春节是中国传统结婚的季节。在中国农村,如今办婚事已成为村民的沉重负担。面临严重“妻荒”问题的农村青年男子们,如果要想有幸找到愿意嫁给他的对象的话,又必须设法克服彩礼昂贵这一难关。例如在甘肃农村,男方通常需要花16万元左右的彩礼才能完成婚事。如,一位张罗给儿子娶媳妇的一位父亲,花了8.8万元为给媳妇家庭作彩礼;另外5万元花销用于给儿子的未婚妻购买“四金” (金手镯、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 和衣服;此外2万余元花费在婚礼上。

    报道说,甘肃农村的婚礼花销都在14至16万元左右。一些村干部说,这已经是目前农村婚礼最基本的开支了,一般很难低于这个数,而且只会涨不会跌。因此,为了娶媳妇,一般农村家庭至少要有一个5年的“彩礼储蓄计划”,才得以攒到16万元左右的娶媳妇花销。

    报道还说,中国农村目前所面临的更严重问题在于,农村女孩已成为“稀缺资源。”甘肃一些村干部透露,上学和打工,使农村女孩流失严重,除了春节,村里平时很少能看到成年女孩,都进城了。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俊就此表示:

    “中国大陆过去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所造成的人口性别不平衡在农村尤其严重,因为农村人重男轻女意识更严重,溺死女婴或堕掉女胎盛行,如今其恶果开始显现。”

    新华社的报道说,随着中国大陆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逐渐向城镇集中,女孩子成为农村流失最多的群体,也是最不愿返回农村的群体。日渐稀缺的“女孩资源”,并且日趋严重,助推了农村彩礼日趋昂贵,农村光棍汉越来越多。30岁左右娶不上媳妇的男子比比皆是,40-50岁仍然难以成家的男人也不少。村民将托媒人说亲戏称为“抓苗子”,就像旱地里种庄稼,出苗成功率很难掌握。

    旅美学者谢选俊认为中国现在开放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太晚了:

    “虽然中国政府开始实施开放二孩的政策,但已经为时已晚,对近期内解决中国已经存在的严重人口性别失调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在不会产生大的作用。”

    新华社的报道还说,由于中国农村女孩越来越少,城市女孩越来越多,在农村务农的男孩为成家立业也进城打工。他们表示,打工一方面是为了挣钱,更重要的是为了找女孩结婚。农村干部则担忧,农村青年进城找媳妇加剧了农村劳动力的紧缺,谁还种地呢?

    中国官媒,英文的《中国日报》去年10月曾报道,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在一个国际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大陆的人口将会在今后10年达到峰值,可能在2050年左右降到13亿,低于目前的水平。尽管面临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的严峻挑战,中国大陆劳动力供给在2013-2030年间将基本保持稳定。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人口问题专家易富贤博士认为,中国社科院人口专家们对中国未来人口趋势的预测过于乐观,即使中国政府马上废除计划生育政策,中国人口也不可能实现他们预测的水平。

    (记者:希望;责编:嘉华)

  6.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1:30 | #7

    胡扯 :
    农村男为何不娶村姑小芳呢?

    很简单:户口,和下一代的户口。

  7.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1:34 | #8

    当年知青都应该留在农村,回城干嘛?回来了酸溜溜地忆苦思甜,再下乡还去不?

  8.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1:35 | #9

    连户口都不自由
    简直是奴隶制度

  9. 自由民
    2016年2月13日22:00 | #10

    匿名 :
    连户口都不自由
    简直是奴隶制度

    1949以后本来就是实行的农奴制度,这个可是乔冠华亲口对外宾说的,有空看看李慎之的回忆录,对共匪的烂麻子事儿就全通了。

  10.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3日15:26 | #11

    这种社会早晚崩溃,人性尽失

  11. 匿名
    2016年2月14日00:51 | #12

    Mobile Guest :这种社会早晚崩溃,人性尽失

    “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或少些,在于兽性或人性的程度上的差异。”————革命导师恩格斯
    “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伟大领袖毛泽东

  12. 匿名
    2016年2月14日01:50 | #13

    女的,是个汉子!

    ——是个大傻逼!

  13. 匿名
    2016年2月14日10:34 | #14

    匿名 :
    “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伟大领袖毛泽东

    “有没有兽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兽性,没有抽象的兽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兽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兽性。”
    “有没有真理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真理,没有抽象的真理。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真理,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真理。”
    “有没有领袖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领袖,没有抽象的领袖。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领袖,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领袖。”

    说相声呐?

  14. 匿名
    2016年2月15日10:46 | #15

    一个小新闻,就有人拿来大做文章,说什么阶层固化。要说到阶层固化,美国可比中国严重的多得多了。别告诉我说,留学生去了美国如何如何,中国能够拿到奖学金出去的都是精英中的翘楚,拿不到奖学金去美国好点的大学念书的,拿个不是家里有钱的。在中国,不管你是甘肃农村还是江西山区,都可以通过高考迈入干部身份行列,现在中央也不断强调高考向农村和贫困地区倾斜。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