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春亮:上海姑娘所逃离的,是我的父老乡亲每天赖以生存的日常

最近看到一个新闻,某上海女陪江西男友回农村过年,看到了第一顿饭后悔了,决定和男友分手并立即回上海。此事在网上犹如打翻五味瓶,引发吐槽无数。

6401

6402

6403

这就是那顿饭。

640111

看到这个新闻,我第一反应是:分!姑娘,坚决分,就算有再多的人骂你鄙视你,都不用理会他们,没有人有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要求你继续忍受你受不了的苦,你有权利追求你所向往且觉得舒适的生活方式。

只是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看到这个新闻,心里五味杂陈。我想到了今天我的晚饭,就是下面这张:

640112

毫无卖相,也并不十分美味。里面有海带、木耳、黄花菜,还有一点点肉丝,这是中午来客人剩下的几个菜放在一起的,晚上母亲热了一下,就着一个馒头,这就是我的晚餐。这样的菜并不寒酸,谁家没有吃过剩菜?可如果把图片调一调,不比新闻里的菜好看许多:

640113

我相信,新闻里那顿饭,肯定不是他们平日里的饭食。新闻里男主角的父母,听说女子带了个上海的女朋友回家过年,肯定是倾尽所能准备了这么一桌子菜,上海姑娘所害怕的这一顿晚饭,却是他们平日里无法企及的盛宴。不怪这个姑娘不近人情没修养,她只是第一次目睹了中国最真实的境况;她只是第一次发现,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异之中。也许只是这种巨大的差异把她吓坏了。

我不知道新闻里的江西农村是什么样子,我所拥有的经验只局限于安徽北部的一个小村庄,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小村庄的真实的物质生活。

看到这个新闻时,我在想,把上海姑娘吓住的,可能不仅仅只是一顿饭,而是和这顿饭相配套的一切:破败的房屋,试图说普通话却露出蹩脚乡音的父母,无法忍受的卫生条件……但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厕所!我不知道男方村子里的厕所是什么样的,但我看到这个新闻后,去拍了我们家的厕所:

640114

你没有看错,这就是我们的厕所,只有一个,男女共用。每次去上厕所都小心翼翼,如果里面有人,听到脚步就咳嗽一声,来人就知道里面有人了。外面还有一个化粪池,而且就在门口。我们这边每一家一户门口都是这样的。

640115

这是厕所内部,一个蹲坑,三面全是砖。狭小阴暗潮湿,还有味道。看到那个罐子了吗?那是我们晚上上厕所时用的。农村人家里都没有厕所,冬天晚上冷,就把这个东西拎到屋子里,早上拎出去。

原谅我让你感到不适,我不是恶趣味,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这就是我们这边真实的中国农村生活。当城里人习惯了抽水马桶的时候,我们安徽北部的大部分农村人每天在用的就是这种厕所。

看到一篇评论此事的文章说,作者为了体面地待会朋友回家,准备了10年。盖了新房,添置了家居,重盖了厕所,砌了洗澡间,装了热水器,才有勇气带女朋友回家。看到我们这里的厕所卫生条件,我能深深地体会他的顾虑。

再说回那顿饭,斑驳的木板桌上隐藏着可疑的污渍,不锈钢菜盆显得笨拙,七长八短颜色不一的筷子让强迫症患者尴尬无比。然而,我们的生活也比这个好不到哪里去。

这是我们的厨房,虽然贴上了锃亮洁白的瓷砖,但还是古老的样式。虽然也配了煤气灶,但是家里人炒菜做饭,大部分时候还是用的这种土锅。

640116

烧的是豆秸,火在灶中燃烧,灰烬落在下面,如果用烧火棍用力一戳,灰就可能会从洞口扬出来。

640117

今天中午来客人时,我做的菜。

640118

这就是豆秸,黄豆豆粒打下来之后剩下的秸秆,用来烧锅特别好。小时候放学后,我就是在这样的地方一边烧锅一边看书的。后来去城市里上学和工作,我有时候会自己做饭,都是因为从小烧锅看母亲和姐姐做饭学会的。去年我第一次和朋友去逛了宜家,看到一间间整体厨卫时,自来水管和抽油烟机都让我无比地羡慕。朋友很不理解,他不知道我曾经在夏天烧锅时,忍受过多少油烟和灰尘,不知道我汗湿过多少衣服。

640119

从上海姑娘的照片可以看出来,她前男友的家里的灯有多黑。我从小就是在这种灯光下长大的,15瓦,昏黄如豆,还发热。即使如此,每当看电视时,父母也不舍得让它亮着,怕费电。

我们这边的农村人,挣钱太难,所以任何东西都不舍得浪费哪怕一丁点。一把凳子,能修修补补用上十几年;一把菜刀,就算钝得很难切动,也不舍得换一把。有一次,父亲怕接线板上的指示灯费电,我给他计算了一年也用不到一两度电之后,他还是没事就把指示灯给关了。穷了一辈子,穷怕了。

前几天,我在网上给父母买了一台冰箱。不出所料,父母第一担心的事情还是电费:“买啥买啊,一直插着,你知道一年要浪费多少电啊!”最后拗不过我,还是买回了家。

640120

在我说不能经常拔掉插头,否则容易把冰箱弄坏之后,父亲才同意将冰箱一直插着电。但他还是不相信冰箱上写着的24小时用0.49度电的说法,他说,一天至少得用5度电。这让他心疼。

昨天下午,我们村里还发生了一件事。村里的干部为了给我们村子修路,趁过年大家都在,召集村民兑钱。

640121

这就是开会的现场,人们三三两两,或站或蹲,七嘴八舌讨论起谁该兑多少钱。

还是先说说我们村的交通状况。我们村离最近的马路要走半个小时,而最近几年,当周边的村子都已经修上了水泥路时,我们村仍然是土路。现在路上还铺了石子,在以前,完全是泥土,一下雨泥泞不堪。祖祖辈辈,都是如此。

640122

村头

640123

村里

要修路,政府出一部分钱,但村子里同样要出,村民们一家家都要掏钱。村干部为了让行动更迅速,在去年选了10个代表,总共拿出了14万存到银行里,等路修好后,把全村的钱一家家收齐,再退还给这10个代表。但眼看正月十五之后就要动工,却还是差4万块钱。昨天下午的这个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从穷怕了的农民手里拿钱,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之前拿过钱的代表,总不能再让人家套腰包。但让其他人拿钱,也都是你推我我推他。本来已经答应给5000块的,因为大家要求他堂哥也出5000,最后变成两个人一起给5000;有人要求去年的代表再拿5000,而惹出一顿气的。经过了长时间的商量和妥协,最后,还是几个年轻人把钱凑齐了。

640124

这是我们村今年最重大的事情了,听村干部说,正月十五之后就开始开工了,下回再回家过年,水泥路就铺到家门口了。而每年大队申请的修路修桥计划都是有限的,如果不能抓住这次机会,我们村的路永远也修不好。

新闻里上海姑娘的叙述中,她下了火车,转了一次车,还搭了类似于拖拉机一样的车,颠得她晕车。而这些,都是我们村里的人祖祖辈辈无法逃避的最常见的生活方式。

640125

而行驶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的,大多还是这种电动三轮车。农忙时用来拉麦子,平时用来做代步工具上集买东西。但冬天风大,骑着这种车子上路,冷风刺骨,却已经比自行车好太多了。

640126

记得阎连科在《我与父辈》中写过知青派饭的事情,母亲和姐姐要淘麦磨面,等待知青来家隆重吃饭。知青来他们家必须要求顿顿细粮白面,而这些却是阎连科他们一家在春节和其他几个节日才能吃得上的。阎连科说:

“直到今天,对于知青我都没有如许多人说的那样,感到是因为他们,把文明带到了乡村;是因为他们在乡村的出现,才使农村感受到了城市的文明和文化。于我最为突出的感受,就是因为他们的出现,证明了城乡的不平等差距远远大于人们以为的存在,远远不只是一般的乡村对都市的向往与羡慕,还有他们来自娘胎里的对农民和乡村的一种鄙视。”

话虽然说的十分愤慨,但在这个新闻里,我感受到了同样的不平等的差距的存在。也许,以前我们看到了太多巨大的差异,但直到这个上海姑娘的出现,才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将这种差异放大。在上海姑娘的映照下,我看到了我的父老乡亲的生活在城市主导一切的文化中是多么的边缘化,处境是多么的难堪。上海姑娘所逃离的,是我的父老乡亲每天赖以生存的日常。

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中,当北上广摩天大楼此起彼伏,商场琳琅满目时,广大农村地区即使暂时脱离了赤贫,却和城市产生着越来越大的鸿沟。不论是GDP统计数字,还是电视上歌舞升平的景象,都要么掩盖要么刻意回避了这种差距。当人们在赞颂农民淳朴和农村安逸,当人们在同情农村贫困和遗憾乡土不保时,实实在在的尴尬被忽略了。人们看不到也不愿意看到,那一桌子卖相难看的菜,那颠簸难忍的道路上扬起的灰尘,那亿万中国农民的日常生活,竟要面临着如此被嫌弃的尴尬。

PS:我们村至今没有网络,这篇文章还是我用流量来编辑的。

—End—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2:34 | #1

    农村不是这样是怎么样?真是没见过世面。
    往上倒三辈,家境恐怕还不如人家呢。打土豪分田地,一朝翻身做了几天“主人”就瞧不起农民忘了本。哼,清明祭祖的时候还有脸面对列祖列宗嘛。

  2.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2:44 | #2

    症痔局文革小组在地狱阎罗殿开新年茶话会,
    一个领导发言说:解放这么多年了,农村生活还这么苦,我痛心呢!
    另一个领导接茬说:我们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以消灭阶级和剥削为要务,但是想不到现在阶级差别还这么大,底层阶级的群众生活还这么苦,我心里不好受哇!
    这时一个大背头领导站起来说:想当年支持反党小说坏份子被我们打倒了,谁也竟想不到他儿子竟然坐上龙椅,我痛心呢,心里更不好受啊!

  3.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2:47 | #3

    我们这里的农村比这好太多

  4. 2016年2月13日22:55 | #4

    楼主写得很实在!

  5.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2:58 | #5

    题主安徽北部的?握个手,我是宿州农村的,各种环境比起题主的照片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有甚者,这几年乡里挖矿,地下塌陷,耕地全被下不去的积水淹成了池塘,我们那个庄子就剩下几户人家了,其他都搬到安置房去了……唉……井水的味道越来越重,颜色越来越浑,每天尘土飞扬,垃圾满天飞,目前还在观望要不要搬走。

  6. 匿名
    2016年2月13日23:12 | #6

    姑娘的选择无无可厚非,这就是我们农村的真实生活场景,给世界第二一耳光。

  7. 匿名
    2016年2月14日01:43 | #7

    女的 挺sb的。但也说明它活在当下了。

    还是挺sb的

    哈哈哈!

  8. Bill Rich
    2016年2月14日01:57 | #8

    又有電,冰箱,爐,路。看来中国农村過得滋润啊,应此美帝城市的好百倍。

  9. 刁太大的中国梦
    2016年2月13日19:29 | #9

    比延安时代生活条件好的太多了,就这厕所怎么啦?不还是能飞出很多金凤凰?

  10. 大火烤赵王
    2016年2月13日23:51 | #10

    把所有五毛烤了吃了……

  11. 匿名
    2016年2月14日07:59 | #11

    症痔局文革小组在地狱阎罗殿开新年茶话会,
    一个领导发言说:解放这么多年了,农村生活还这么苦,我痛心呢!
    另一个领导接茬说:我们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以消灭阶级和剥削为要务,但是想不到现在阶级差别还这么大,底层阶级的群众生活还这么苦,我心里不好受哇!
    这时一个大背头领导站起来说:想当年支持反党小说坏份子被我们打倒了,谁也竟想不到他儿子竟然坐上龙椅,我痛心呢,心里更不好受啊!

    刁太大的中国梦 :比延安时代生活条件好的太多了,就这厕所怎么啦?不还是能飞出很多金凤凰?

    大背头领导愤愤不平道:“想当年在延安窑子里,我们老同志的内人个个都旧貌换新颜,我也把前妻弄成精神病,打发她去苏联治疗,一脚踢开了讨厌的她。这时大城市漂亮女青年纷纷投奔我延安窑洞,一个如花似玉的上海女演员也对我投怀送抱,我俩好上了,她自愿跟我同吃同住同睡觉,那才叫上海孔雀女,真正的革命知识青年,真正懂事又体贴人的女同志呢!想不到我们解放了这么多年,又有上海女同志喜欢上了江西贫下中农出身的好青年,竟然嫌弃农家年夜饭而逃婚,同志们啊,这是什么思想?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大小姐的思想,应该批倒斗臭、肃清流毒。党猿同志们,应该号召全国淫民,尤其是上海等大城市女知青,主动到农村窑子里去向革命男青年投怀送抱,就像当年上海女影星主动向我投怀送抱一样,对于不从命的资产阶级思想坏小姐,一律要狠狠镇压。短时间内在农村和城市造成一个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形势,群众会称赞“好得很”,资产阶级走狗们和反动敌对势力们会摇头叹息说“糟得很”,不用理睬他们,只要群众欢迎和拥护就是好措施,群众会称赞我们的镇压运动是比下一场透雨还要痛快!革命同志们必须时刻牢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如果贫下中农家庭请了客还没吃饭呢,资产阶级臭小姐就讨饭了,那革命更应该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不能那么温良恭俭让!要坚决撕屄!撕烂那资产阶级臭小姐的屄!此是来自阎罗殿窑子里的真正最高指示,是针对革命现实的有力革命行动,而不是刁太大的资产阶级权贵的中国噩梦,在那个龟孙子治下,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反我之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他老爹的一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本性,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请筒子们炮打他的黑司令部,我这地狱阎罗殿总部才是正宗的红彤彤的红司令部呢!”

  12. 匿名
    2016年2月14日08:05 | #12

    大背头领导愤愤不平道:“想当年在延安窑子里,我们老同志的内人个个都旧貌换新颜,我也把前妻弄成精神病,打发她去苏联治疗,一脚踢开了讨厌的她。这时大城市漂亮女青年纷纷投奔我延安窑洞,一个如花似玉的上海女演员也对我投怀送抱,我俩好上了,她自愿跟我同吃同住同睡觉,那才叫上海孔雀女,真正的革命知识青年,真正懂事又体贴人的女同志呢!想不到我们解放了这么多年,又有上海女同志喜欢上了江西贫下中农出身的好青年,竟然嫌弃农家年夜饭而逃婚,同志们啊,这是什么思想?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大小姐的思想,应该批倒斗臭、肃清流毒。党猿同志们,应该号召全国淫民,尤其是上海等大城市女知青,主动到农村窑子里去向革命男青年投怀送抱,就像当年上海女影星主动向我投怀送抱一样,对于不从命的资产阶级思想坏小姐,一律要狠狠镇压。短时间内在农村和城市造成一个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形势,群众会称赞“好得很”,资产阶级走狗们和反动敌对势力们会摇头叹息说“糟得很”,不用理睬他们,只要群众欢迎和拥护就是好措施,群众会称赞我们的镇压运动是比下一场透雨还要痛快!革命同志们必须时刻牢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如果贫下中农家庭请了客还没吃饭呢,资产阶级臭小姐就逃饭了,那革命更应该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不能那么温良恭俭让!要坚决撕屄!撕烂那资产阶级臭小姐的屄!此是来自阎罗殿窑子里的真正最高指示,是针对革命现实的有力革命行动,而不是刁太大的资产阶级权贵的中国噩梦,在那个龟孙子治下,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反我之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他老爹的一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本性,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请筒子们炮打他的黑司令部,我这地狱阎罗殿总部才是正宗的红彤彤的红司令部呢!”

  13. 2016年2月14日08:26 | #13

    真实情况确实是这样,但是还是要批判姑娘没教养,从头到尾无论是自己父母还是男方的一大家子,从来不顾及别人考虑,自我为中心的无以复加。

  14. 自由民
    2016年2月14日12:59 | #14

    我在西部支教的那几年用的就是这种厕所,夏天一到,放个大杖,屁股让蚊子咬出几十个包。我思来想去,终于明白,原因就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太糟糕,太落后,太不公平。不改变这种体制,不可能有真正的繁荣稳定和平。

  15.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4日07:07 | #15

    好文

  16. 匿名
    2016年2月18日02:11 | #16

    农村是破,条件差,农村人还有恶习。
    不过您内逼金贵,找个农村人干啥?自己条件不行,高攀不上条件好的,低的还不就,贱逼一个

  1. 2016年2月17日09:5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