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负利率是毒药非解药

几年前,笔者曾与一位财经名嘴讨论联储局推出量化宽松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名嘴相信这非传统货币政策能够令美国经济转危为安,一旦这情况出现,名嘴认为起码一半经济学的书籍可以丢进垃圾桶。

笔者至今仍未需要将部份的经济书籍抛掉,这亦引证不是每次开动印银纸机都可以挽救经济。尤其是经济大国仍未能面对现实,接迎一次轰轰烈烈的调整以重新平衡环球经济发展。反而,各大国继续采取如吸毒般的量化宽松政策,令致市场产生过量的流动性。但这仍未是最恶劣的情况,现时更有大型经济体系,例如日本和欧洲的中央银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即是银行将资金存放于央行㻇口,需要给予央行利息。这种违反经济常态的政策只会令环球金融系统变得更脆弱,最终为全球经济带来难以估计的风险。

笔者第一次接触到负利率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期间,由于区内经济和金融体系急速转差,为了避险大量资金选择投入日本国债市场,令短期日本国债孳息一度跌穿零水平,这便是经济学的负利率了。

央行推出负利率政策以刺激经济是罕有的。然而,现在有不少已发展国家的央行竟然同时推行负利率政策,这情况更加是前所未见。但综观过去年多,绝大部份采用负利率的国家,其经济表现均未有展现稳定的复苏苗头,而更甚的是,环球金融市场在量化宽松和超低息环境的影响下,继续出现巨大震荡,令投资者过着心惊胆跳的日子。

为市场制造过多流动性

笔者认为负利率政策带来的影响是弊多于利。现时多个经济发达国家的央行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已为金融市场制造过多的流动性,但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银行根本不会借出太多资金给予商业或私人机构用作正常经济活动。然而,银行需要为手上的资金寻找安全地方,所以,当德国政府的财政表现较其他经济大国优越,大量资金便纷纷涌入德国的国债市场,最终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德国的短中长期(包括10年期)债息均出现负利率水平。

当国家采用负利率政策,这表示央行将官方利率设在低于负数水平。虽然这做法是可以令国家汇价转弱,从而刺激出口表现,但负利率政策也同时传达一个非常坏的讯息——本身经济已出现严重问题。对大部份的国际投资者来说,肯定会对采用负利率国家产生戒心。以日本为例,其央行在大约两周前宣布实施负利率政策,但当消息曝光数天后,日本股市却出现急跌,这是否负利率累事,大家心知肚明。

当几个经济大国推出负利率政策后,其短中期国债孳息大多跌至轻微负数水平,反映仍有投资者愿意付出金钱作为避难之用。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将来要调升官方利率时,经济面对的冲击绝对是难以估计。大家不妨回顾个多月前联储局在金融海啸后首次加息带来金融乱象,即使现在金融市场的波动也与这次加息有密切关系。

最后,当退休人士面对一个持续低息(或负利率)环境,他们在资产配置上便会变得无所适从。即使在这乱世增持现金也只能减低投资风险,却未能为他们带来稳定利息收入以作退休之用。总言之,负利率对退休人士绝对是毒药,不是解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