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雇佣穆斯林员工是怎样一种体验?

看了这么多回答,基本都是和穆斯林是同事,并没有从雇主的角度看雇佣穆斯林这件事。而且只说饮食方面的问题,没有其他关于工作能力, 性格倾向,薪资待遇等细节问题。

先说下背景,我是新疆汉族人。父亲在南疆有个葡萄酒庄园,除去农忙时的短工,庄园里常年有八到十二个长工,先后雇佣过维吾尔,蒙古,回族,汉族等。

我自己经营过一个专门做维族客人的ktv,雇佣过维族客户经理,维族服务员,维族包厢公主,维族打手(是的是打手不是保安)等,不过后来除了包厢公主,其他工作人员我都换成汉族了。(原因后面再说)。

先说雇佣维族的优点吧(虽然说信仰穆斯林的有很多民族,但是维族很有典型性,我就只说维族了),都说汉族人的特点是勤劳诚恳,但是在我看来,维族比汉族人朴实的多。在新疆农忙时雇过短工应该都有感觉,咱们汉族人才是最滑头的(囧)。

其次胆子大,动手能力强,对机械部分天赋很高。在酒庄里陆陆续续这么多长工里,有驾照的维族的只有两个,但是一个个对开车狂热的不行。摩托车,三轮车,面包车,货运小汽车,皮卡,拖拉机,挖掘机,一个个开起来6的飞起,都是自觉自愿的去学。(为什么不考驾照?问过不少,都是因为卡在科目一了。。)

还有水管工,焊工,电工。不少维族人都是从父亲这里学过去了(父亲比较全能,什么都会一点)。

再来说说缺点吧,那真是多到不行,我整理下思路,明天用电脑答,有人点赞再更吧,毕竟小透明,也没人看。我可是绿教一生黑,手机打字会累死的。

看到还是有朋友点赞的,很高兴,大半夜睡不着起来更新。

大学毕业两年,帮着父亲跑跑企业手续之类的事情,自己零碎的做点小生意,钱虽然没挣太多,社会经验还是积累了一些。这个时候我想干点规模大点的生意,考察了一番问家里借了180万盘下一家专门做维族人生意的KTV。(家里不算富有,只是普通的生意人,确实是借,3年内还清本金,每个月1分5的利息,月结,也就是说每个月要给家里2万5,其实我也知道,要是真是赔进去了,家里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我是独子,主要还是给我点压力)。

先说说我这个KTV吧,上上任老板开的时候还不是KTV,是个维族慢摇吧,老板是维族,本身是外地某县的副县长,调到我们城市里当某局局长,法人是他老婆的名字,因为白道黑道人面都广,为人就比较嚣张,结果某次和一个喝醉的维族小伙起冲突,被捅死了,上任老板接手改造成了KTV,顺带一提,现在新疆维族根本没办法开夜店了,文化局不给批。。。

我这个KTV一共有22个包厢,一千平米左右,因为专门做维族人生意,在我这个小城市里算是维族人数一数二的夜店了,在维族人当中还算小有名气。

为什么要盘专门做维族客人的KTV,我是有自己一番考量的,首先,维族人的消费观们不像汉族人,都是一个人请客,更像是西方国家的人,都是AA制。你想在夜店消费,怎么都有个千儿八百的,一个人请心疼啊。他们比如说三五个人出来玩,一个人掏两百包厢费,一个人买上十瓶酒,一个人买5个红牛,都没钱了就开始打电话叫朋友,我们在哪哪玩,你过来,朋友过来后让他去买酒。。。

其次非常客观的说,维族人真的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无论男女,似乎天生就会跳舞,我们去KTV一般都是唱歌,他们不一样,来KTV大部分时间都在跳舞(我的包厢相对较大,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喜欢来我这里的原因),无论本民族的舞蹈还是慢三,还是disco都跳的很好,乐感真的很强。但是说真的他们实在太爱玩了!这里有二十分之一左右是常客,这部分常客来的频率有多夸张呢?平均三天来一次!

还有就是新疆这里为了局势安定,把那些基本都是维族人的乡镇全部拆迁,打散到各个地区。因此有很多拿着拆迁款的维族人。而且维族人存不住钱!

举三个例子,第一个我这里的小妹,生意差的时候挣一百,多的时候大概五六百,但无论多少, 她们基本都是第二天花完。更夸张的是如果连续三四天挣得多,她们就消失一个星期左右,跑到乌鲁木齐或者别的地方玩去了,等花完了再回来上班,我和几个和我处的还行的小妹聊过,劝她们这行业做不久,别花这么凶,多少存一点。但没用,还是“天光族”
当然她们也意识这一点,我这里有十个固定小妹想了一个办法,她们每个星期一每人凑400给其中一个人,那个人拿出500左右出去10个人聚餐,剩下的自己拿上,这个方案勉强执行了一轮就没后续了。。。

当然我说的是大多数情况,一个流动的维族小妹,长相几乎看不出来是维族人,还有一口特漂亮的京腔,每天几乎不花钱,吃的也差不怎么买衣服,上班还上的特别凶,大概一年半就在我那个小城市买了套房子,认识她的时候她在挣第二套房子钱,当然这是个例。。。。

再来说说我的客人吧,他们出来玩会把钱花的多夸张,真心是一分钱不剩,我这里都是不退酒的,都是写存酒卡,他们有时候会拿两瓶啤酒过来,悄悄给我讲“老板实在没钱了,连回家打的钱都没有了,求求你给我退了吧”,还会把口袋掏空给我看,证明确实是没钱了,如果连啤酒都没有,有压手机的,还有压身份证驾驶证的。。。。

第三个例子,父亲的酒庄里,有时候会请维族人打个短工(新疆短工农忙时很贵,一天大概150到200),那些维族人中午先要50(他们口袋里一分钱都木有),先买包烟,吃个过油肉拌面(拌面里最贵的一种25左右),再要两瓶啤酒,晚上拿上剩下的钱再全部花光光,每次都是这样。。

前三个月接手夜店,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以前家里都是干餐饮和旅馆的,也没接触过夜场,接手后几乎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我哪经历过这阵仗,前三个月我去派出所的次数比我一辈子都多。

我这个夜店从我这个老板到服务生到保洁都是大部分是汉族,一旦发生冲突在公安系统内,叫“民打汉”或者“汉打民”,反正性质要比普通治安事件要严重(所谓普通治安事件就是汉族和汉族打架,维族和维族打架)。后来我请了一些灰色地带的人镇场子,慢慢开始好转,打打架闹事赖账的也有但是少了很多。

提一个好玩的事,如果我们汉族人在哪个场子被打了,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去那里了,维族人不同,被打的头破血流,过几天养好伤了还来,对你还亲热的不得了,还一个劲的道歉“老板不好意思上次我喝多了。。。省略一千字”而且这不是个例,好多被打的都这样。。。

如果你以后要和维族人打交道,请记住一点,
千万不要让他们欠钱
千万不要让他们欠钱

千万不要让他们欠钱

我是有血的教训的。我接店的头三个月,有一波客人经常来,几乎隔一天就要来一次,领头的虽然有点“冉”(新疆土话,大概难缠的意思)但是来的人多消费不少,算是熟客。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月,某天突然说,老板今天没带够钱。能不能赊一箱酒钱(一箱20瓶,一瓶十块),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自此以后就开始了,今天赊100明天赊两百,最后总共欠了八百,我大概追帐追了一个月,总是万版推脱,最后一次我火了,直接就是不把帐平了就不开包厢,最后起冲突了,我吃了大亏,老爹也被打了,现在想想我还很窝火。
这件事也是促使我找看厂子的最大诱因。

类似的事,还有过两起,不过都没有上面的亏吃的大。总之我接受教训了,无论如何,都不欠账。
他们一般都会这样说“老板经常来,面子没有吗?”(请自行脑补小品里买买提的语气)。我直接就会回答,没有,这时候小小得罪他,他是不会介意的,你要是让他欠钱,你再追帐那真是一辈子的仇敌了。血泪教训,肺腑之言。。。。

再从我的KTV坐台小姐说起吧,成分很复杂,大概三分之二都是农村的,也有城市的。从刚刚成年到快四十的都有,有一个还是大学生,长的很漂亮。有人妖,还有大肚子的。
农村的维族小妹都有个特点,结婚特别早,大多数在十六岁左右就有了第一次婚姻,而且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大多数都是自己父亲接受一万左右的彩礼,有的还多送头羊,就嫁出去了。大多数结婚前连丈夫面都没见过。
这种婚姻普遍持续不长大多数在两年左右就结束了,我这里三个刚成年的小妹都是刚这样逃出来的。
还有不少都有二次甚至三次婚姻,好几个比我还小几岁的小妹,孩子都五六岁了

维族男性打老婆是常态,我几乎和所有的小妹都聊过(我的场子大概有二十个左右固定的,其他都是流动的各个场子到处转,林林总总一百个左右吧),没有一个前夫或者男朋友不打她的,注意,是没有一个不打的。

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来了个新小妹,照例我去留她电话,顺便聊两句,因为实在是很漂亮,难免多聊了会,基本都是老问题,“以前干过这行没?哪人?成年了吗?”还要把我场子上的规矩讲下,后来问她结过婚没,她说结过但是离了,问她前夫打她吗?果不其然,答案是肯定的,然后忍不住多嘴问了句,为什么不找汉族的,我们汉族对老婆很好,不会打老婆,当时她就很震惊说这样太不要脸了。。
后来我就留上心,经常用这个问题试探其他小妹,得到的大多数回答都是这样不行,这样很不要脸。

其实我真心不想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样倾向很严重的话,但是光维族小妹给我带来的感觉就是这样。那些固定的小妹其实和我关系都不错(那些小妹也许文化程度不高,智商也不高,但是都是在男人堆里打转,吃这口饭,情商绝对都不低,我是老板,她们会讨好我)。

有时候客人都没嫌包厢费贵,或者没要求送酒,她们都会对服务生嚷嚷,多送两个或者便宜点(她们不敢对我嚷嚷)。一开始我还问她们为什么这样,按理说你在我这里坐台,你得帮着我,而且还有酒的提成拿,她们都会回答我,那是她们的朋友。
一开始我都信了,后来慢慢发现并不是这样,很多新客人她们也这样,后来我终于把握住她们的心里脉络了,她们认为老板是汉族人,维族人的钱不该让汉族人挣走。

关于打老婆,再补充一点,有一回,有一次一波客人是拖家带口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丈夫在骂老婆,妻子低着头不说话,过一会丈夫直接动手了。
两巴掌把老婆扇地上在那使劲踹,用的劲叫一个狠啊!因为直接在大厅动的手,我目睹了全过程,当然我只看见这么一回维族人怎么打老婆,不能代表全部。。

还有一点我觉得很有必要提一下,虽说民族宗教,风俗生长环境都不同,汉族和维族三观区别很大,造成互相对彼此的行为看不顺眼很正常,但我觉得造成彼此隔阂更重要的一点是语言不通。
我本身因为开店的原因,学了一点点维语,来我店里的年轻维族还好点,汉语勉强能交流,稍微上年纪一点的维族完全不会汉语,沟通起来非常令人烦躁。

而且说句心里话,整个店里全部都是维语歌曲的声音,还有不少维族喜欢在大厅沙发上聊天,时间长了,我真的很烦,听又听不懂。换位思考下他们要是听我们说话估计也很烦。
因为语言不同,在开店过程中和客人闹了不少矛盾,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我问客人要多少瓶酒,那客人立马把脸拉下来了说“以后不要这样说话”还差点要打我,搞得我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多少”和维语里一句很脏的骂人话很像。类似例子举不胜举。

既然说到三观不同,我就举一些让我啼笑皆非的事吧。
有一次服务生告诉我某个包厢好像打起来了,喝醉酒打架很正常,一般是砸坏我包厢物品我索赔和我们起冲突,有时候是因为小妹两个包厢的人打,包厢人自己打还第一次见,我带上服务生去处理,里面一个被打的头破血流的人自己在哪里喊“老板老板,没事没事,那是我哥哥你们出去你们出去”。事主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就只好说别把我东西打坏了,就出去了。
包厢门有个小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我让服务生在门口盯着,后来服务生告诉我那人被打了一会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继续和他哥哥们喝酒唱歌跳舞。。。。

还有一次,两个维族互相勾搭着肩,到吧台来其中一个说“老板这是看见没,这是我兄弟给我拿两瓶酒。”
然后他们一人一瓶酒就在那里边聊天边喝酒,那亲热劲就差上演背背山了。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两人毫无征兆的开始用空酒瓶互殴,真打啊,空酒瓶直接用力往对方头上招呼,我和服务生都看傻了,还没打十几秒,我们正准备拉架,两人又哥两好了。。。

上面说过,大部分经常来我这里玩的都是乡下拿着拆迁款的维族人,。文化素质比较低,他们有些举动可能不能代表所有维族人。

让我来说说一些高学历维族人是怎样的。这边一般上大学的维族都是“民考汉”,就是从小在汉语学校学习,高考和我们一样的卷子(加50分)。我印象深的一共有三波这样的客人,因为汉话好素质相对高,我本身来说是非常欢迎这样的客人的。(终于找到能沟通的维族泪流满面。。)
一开始都不错大家处的也很好,后来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两波感觉和我混熟了,嘴上超级脏,见面就什么卖勾子(土话勾子是屁股的意思),婊子养的,你妈逼从开包厢一直骂到走人,我做服务行业的受气难免发生,一开始我都忍了,但是越骂越脏,而且给我的感觉根本不像开玩笑,我也说了,别这么说话,我不喜欢,人家根本不鸟你,继续喷,最后我直接火了,翻脸赶人。

维族人有很强的报团意识。我来说说接店后第一次大规模的打架吧。
那时候我刚接店大半个月,又刚过开斋节没几天,生意非常好,有一波客人大概十几号人,来的时候就有点多了,叫了五六个小妹去坐台,我这里一个钟100,两小时一个钟,小费放吧台,到点了发给小妹,询问客人是否加小费,不加的话小妹就自己出来。

那天发完小费后小妹出来了,那波客人其中一个追出来了,拽着小妹头发要把她拉进去,我们就拦着,给那个客人解释时间到了,他喝多了,不愿意,耍横,后来他朋友也出来了,我们就吵起来了。我们拿着大头棒(公安局要求每个娱乐场所必须配)和他们一边僵持一边吵架。声音很大,别的包厢客人都出来了,隐隐把我们围住。当时我们和他们都还没动手,这时有一波新客人刚从大门进来,看见我们和一帮维族僵持,跑过来就给我脑袋上一拳(当时我不知道这么详细因为在吵架,后来去派出所录口供吊监控录像才知道的),这是导火索,然后就是大混战,不仅有和我们起冲突的人动手,导火索的客人也打,别的包厢的人也打。

囧,说了这么多突然发现跑题,题目明明问的是雇佣穆斯林有哪些好处和坏处,我全写成自己和维族人打交道的经历了。困了,如果还有朋友有兴趣了解一些,我就继续更新。
————————————————————————————————————————————

懒癌犯了,这个月又忙的要死。今天早上发现多了这么多赞和评论,有些惶恐。有不少朋友还是很关心后续和新疆的一些情况的。一个月没更新,有些愧疚,正好今天早上没事,就再和大家唠唠。

声明一次吧,由于本人的见识,经验和环境所限,肯定有诸多疏漏和局限性。只能保证所说一切全部属实,并且尽量保持中立,客观。

把所有评论都看了看,发现大家主要关心的有以下几点:1.穆斯林居然喝酒?!
2.维族人打老婆的情况。3农大漂亮小妹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混混?

我逐条的说说吧。其实从全球视角看,新疆的穆斯林是世俗化程度相当高的了。除了禁止吃猪肉这条比较容易遵守外,其他的教义真的没有遵守那么严格。

在新疆只要是穆斯林开的清真饭店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不提供酒水的(汉族人也可以开清真饭店,貌似要求处理食材的员工必须是穆斯林)。但我本身就是经营维族夜店的,所以我知道维族人有多爱喝酒。其实也很好理解,有一部分穆斯林应该是比较虔诚的,大家都要吃饭的嘛,他跑到一个清真饭店吃饭,发现这里居然提供酒水?!那还不炸毛了。

夜店嘛,来的客人哪有不喝酒的,既然大家都喝,也就没那么多忌讳了。咱们汉族人还讲究慎独呢,在没有监管的时候也容易放浪形骸。顺便说一句,虽然我家乡这个城市很小,但是我感觉我几乎接触了这个城市里几乎十分之一的维族人了。去电脑城买个东西能碰到客人,违章停车遇到个交警居然也是客人,最夸张的是,家里的酒庄离家乡城市有50公里,农忙时的短工里都有我的客人。。。

还有一件让我啼笑皆非的事,貌似穆斯林的教义里也不让抽烟(这个不确定啊,有知道的朋友欢迎指正)。发生过很多次,小妹很气愤的从包厢里跑出来,骂客人是神经病,勺子(新疆土话,大概和神经病一个意思)。我问她们怎么了,她们说客人有毛病,看她们抽烟,很震惊,一直教训她们。还有客人很执着,从包厢里追出来,在大厅沙发上教育她们。真的是教育,以我粗陋的维语,大概能听出来意思是你是个好女孩,怎么可以抽烟呢?不拉不拉的。小妹也不好直接翻脸,一脸便秘的表情,在那里听他教育。

事后想想,可能是因为客人自己也喝酒,不好指责小妹喝酒这件事情。但是有的客人不抽烟啊,自然就可以占领道德高地进行碾压。。

再说说打老婆的事。看不少朋友都觉得是不是因为贫穷,受教育程度低才会这样。我觉得有一定道理,咱们汉族一些贫穷的地方也有打老婆的陋习嘛。可是我说我这里代表着维族人的平均水平不是空口白牙啊,虽然说我家乡城市在全国范围内排不上号,但是在新疆gdp是能排到前5的城市。

小区里有户维族家庭,有点业务上的往来我算是认识,男的是民考汉,疆外上的大学,有一个运输车队,算是相当富裕的维族人了。有一会我在小区里的牛羊肉店里碰到他们夫妇两个。老婆用维语说了句什么,丈夫答应了一声,卖肉的维族小伙子就开始嘲笑男的是“萨伊马洪”(维语里怕老婆的男人),丈夫立马拉下脸来,一巴掌扇到老婆脸上,说你说我是萨伊马洪,我敢对老婆这样,你敢吗?我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

打老婆这个事就不多说了,毕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只能说在我的认识范畴内,在维族人内是相当高的一个比例。

再说说那个农大的漂亮小妹吧。叫阿利亚,当然这是化名,和汉族小妹一样,来干这行的几乎就没有用自己真名的。最多的化名当然是“古丽”了,我手机通讯录里有17个“古丽”,为了识别,我只好加上漂亮古丽,能喝酒古丽,老古丽之类的。。。

又扯远了,阿利亚在我场子内算是长相身材气质前三的小妹,又是大学生,算是招牌之一了(囧这样说自己好像是老鸨啊。。),气场也强,不少小妹都听她的话,大姐头之一。和我关系不错,没客人的时候,经常会聊聊。

阿利亚的男朋友外号叫“大头”,大头是混混里的一个小头目,颇有些人脉。刚盘下店的时候,阿利亚还没和大头结婚。大头偶尔也会来我店里消费,感觉两个人很亲密,感情也很好。(我当时是不理解为什么有男的会接受自己女朋友当坐台小姐的,后来我才发现大头的真面目)我就问阿利亚是怎么和大头认识的。

阿利亚给我说,她家里条件还不错,是维族里面有头有脸的一个大家族,兄弟姐妹也混得不错,她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专业原因,对口的职业都和土地打交道,她不喜欢。就一直这么飘着,阿利亚自尊心也强,不想问家里要钱,很快失去了经济来源。有个朋友就拉她来坐台赚点钱。

她第一次坐台就遇到了大头,不过不是大头点的她的台,是和大头一起来的朋友点的阿利亚。当时点阿利亚的客人偷了她的手机。阿利亚知道是客人偷得就百般哀求客人还给她。客人就是不给,于是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大头(大头卖相相当不错,国字脸,高鼻深目),大头索要无果之下,把朋友一顿暴打,把手机抢回来了。阿利亚很感激大头,大头也疯狂追求她,不久之后他们就交往了。

接店大概半年之后,阿利亚跟我说,她过几个月就不干了,要和大头结婚,一起开个小卖部。我虽然有点可惜,但还是祝福她。没过几日,有一天生意很清淡,阿利亚就跟我说老板我都要走了,陪我喝点酒聊聊吧,我答应了,没喝多少,她就哭了。给我说‘老板我对你撒谎了,其实我过的一点都不幸福’,我很惊讶,问她为什么。

她给我说,她过的一点都不好,大头喜欢喝酒,喝完酒就打她,还捞起袖子给我看她胳膊上的淤青,每天的小费都要上缴,基本就是阿利亚养着大头。我问她为什么不离开大头。她给我说“老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大头结婚吗?原来有一次,阿利亚母亲生了重病,阿利亚和母亲感情很好,就着急回去,大头陪她一起回的,买了一只羊,和金项链金耳环什么的,大头本身嘴巴也甜,哄得阿利亚母亲很高兴,阿利亚也很感动,就有结婚的意向了。后来阿利亚的母亲病也好了。

谁知道,自从看完阿利亚母亲之后,大头就慢慢露出真面目了,对阿利亚非打即骂,当吸血鬼让阿利亚养着他。一旦阿利亚反抗或者要离开,就拿出刀子威胁要桶死她,还说知道阿利亚母亲家在哪,敢离开他,就去找她母亲,把阿利亚当坐台小姐的事情告诉她的家人。

阿利亚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她宁愿死也不想自己家人知道自己坐台,特别是自己母亲。从那天以后,阿利亚就拜托我一件事情。因为她长得漂亮,每天小费最少也有300,她每天就拿100回家,剩下的钱放在我这里,如果大头来问了,还让我欺骗大头,说这段时间生意不好,我很同情她,就同意了,过了大概一个月,她把存在我这里钱拿走了,放在和她交情不错的小妹那里,我估计她是准备逃跑了。

后来有一天阿利亚过生日,我场子固定的几十个小妹集体给她庆生(维族人过生日好朋友好像都会给现金),阿利亚那天大概收了小一万,给自己买了套漂亮新衣服和头饰,藏了一部分钱在别的小妹那里,就拿回去3000,大头这个人很精明,早就觉得不对,来我场子也没找我,直接来找其他小妹问的送礼情况,不知道哪个小妹说漏嘴了,钱的数目怎么也对不上,回去就质问阿利亚,一开始暴打,后来直接掏刀子把阿利亚划伤了。阿利亚逃到我这里给我说的。我让她去别的小妹躲一阵子。

没多久,大头就来我场子里喝的醉醺醺拿着刀子来找阿利亚,我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场子里的打手把他劝下来了。陪着大头喝酒,就问他怎么了,他大概给我说了说。让我鄙夷的是,他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我不是在乎钱的事情,我气的是阿利亚骗我”。。

后来直到我把场子盘出去阿利亚还没和大头举行婚礼,也没离开夜场不当坐台小姐。期间阿利亚怀了一次孕,瞒着大头把孩子打掉了,哭着对我说死也不愿意给大头生孩子。

好累。。先更这么多吧。有空再写写,只能保证绝对不会一个月一更了。
——————————————————————————————————————————————–

答主来了。平时没空,周末了,抽点时间再写些经历吧。先澄清下两个重要的事实,第一新疆是个美丽的地方,是我的故土,我热爱她,虽然有一些不和谐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新疆人的生活和内地人没有根本的区别,除了安检水平和首都一个水平,平时的衣食住行都和内地一样一样的。

第二,不要看答主在这里貌似用很轻松的口吻在叙述这些经历,说实话,开夜店那一年多绝对是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多回忆的记忆。那种人身安全随时不保的状态,除了一些特殊职业,普通老百姓真的很难体会。不要觉得我夸张,光喝多了的小伙拿着小刀要捅我,我就经历过三次,更别说数不胜数的群架了。那时候我最痛苦的时候就是下午去开店,走在路上我的心脏就普通乱跳,手脚心出汗,每天客人少担心不挣钱,客人多又担心有闹事的,个中滋味难以尽言。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早上关店回家睡觉的时候了,又安全的度过一天,生活真是美好啊!

把所有的评论都翻了一遍,给有些朋友说声抱歉,精力有限无法一一回复。就尽量在更新里把一些疑问解答下。(一股天涯连载贴即视感)

思考了一下,很多朋友为什么愿意去听我叨叨这些事呢?一大概是我大新疆坐落祖国边陲,离内地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遥远的像是另外一个国度,很多信息只能靠媒体的只言片语的报道一些大事来了解这里的人和事。咱这个叙述接地气啊,就是一个普通新疆汉族人生活中发生的真人真事,很少会有这样的视角来了解新疆,所以觉得很新奇。

二是夜场这个环境和大部分的知友生活交集不多,又是一个有些灰色的地带,会有小众的边缘群体在这里讨生活,有些事可能听起来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故事一样,能有一个人从从业者的角度去分享这些形形色色的社会另一面,大家也会有倾听的欲望。

得了,不罗嗦,先把前面的坑填上。说说我为什么把所有的维族员工全换成汉族了吧。简单讲两个事。

刚接店的时候,一共有三个服务员,全是汉族,两个领班一个领班是汉族另外一个是维族,还有一个汉族老头保洁。没有保安(公安局会要求必须配备保安,为了省钱买了两套保安服由服务员每天换人客串)。

汉族的领班维语说的很不错,我让他专门管理小妹。另外一个维族领班脑子活,嘴巴巧,老客都认识他,算是这里的客户经理吧,熟客基本都由他来招呼,生意清淡的时候,会让他一个个给老客人打电话招呼过来玩。

先介绍点干货吧,如果你要开夜店,打交道的部门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以下三个,重要性分先后:消防,公安和文化局。消防不多说了,权力非常大,我就有段时间因为消防临检不合格被封了十多天,托关系快跑断腿。其次就是公安,确切的说是派出所,上到所长副所长,下到辖区片警协警,都得打好关系,因为夜场纠纷多,一旦报警,出警的都是你所在辖区的派出所。这个后面细说。文化局权力到是没前两个大,但是你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它基本都能管,违禁歌曲啦,人员培训啦,工作记录啦等等乱七八糟的。

还记得我前面说过的因为客人欠我钱发生的一次大规模冲突吧,那天也邪乎,父亲几乎不来我的店里,基本都是在酒厂忙,不知道是想我了还是什么事,正好在店里。我和父亲都吃了大亏,都受伤了。到现在我一想起来还一肚子邪火。

出了这档子事,我第一反应当然是报复了。那件事后我才找的一些灰色地带的打手镇场子。那会我没有这些灰色关系,也不可能想的到从这方面着手。我第一反应还是求助派出所,我因为接店的原因和辖区派出所关系很好,所长是个年富力强的人,向上爬的欲望很强。所以我也没行贿,以企业的名义花了三万多捐助了派出所六辆警用摩托。

我把这个事给所长一反映,所长的意思是我只要能知道这个领头的人在哪,他就带人去拘留到派出所帮我教训两天。我心里清楚,虽然这个事在派出所立案了,但是往天大里说也就是个治安事件,时间拖久了,根本不好出警,而且新疆的局势大家也懂,为了这种破事,给你出一次警就是顶天的情分了,我要让出两次警就是我不知好歹了。

出事后的几天,我动用了我一切的关系去寻找这帮人。这帮人我非常了解,特别爱玩,领头的在周围一个乡有果园,那时候刚好是水果采摘完卖掉的时候。手里有钱几乎是天天都会在泡在夜店不出来的。城市另一头几家夜店的老板我也认识,我许了5000块钱,让他们一发现这帮人的踪迹就立刻打电话告诉我,这部分我是不报太大希望的,除了一家老板和我关系特别铁肯定会告诉我外,其他的很有可能不会说,因为客人来你这里玩,你反手把人家卖了,名声肯定就臭了。

我的领班和服务员我也许了2000块让他们帮我寻找线索。别小看这些服务员,龙有龙道,鼠有鼠道,他们几乎都是所谓的社会闲散人员,乱七八糟的朋友还是相当多的。特别是那个维族领班,他对这些客人熟悉程度远超过我。我对这个维族小伙子也是相当不错,工资拿最高的,活是最轻的。

说说这个维族小伙子吧,我对他算是有恩的。他在乌鲁木齐是个小混混,有天帮人“打锤”(黑话,就是给一人给200块钱去打人)和他一起去的一不认识哥们,不知道脑子哪根弦搭错了,拿了个气钉枪往人家大腿上招呼了一下,新疆这个局势,他又是个维族,吓得赶紧跑到我这个小城市里了,我咨询了下律师朋友,律师朋友给我说要是在内地问题不大,在新疆较真起来就有些不好说了,但是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又心软了,一开始他一分钱没有,我帮他租房子,垫付房租,还帮他淘宝了两身衣服送给他。

没过多久,有天他神秘兮兮的突然给我说,老板我知道他们那帮人在哪了,在某某KTV玩。我当时很激动,立刻给所长打电话,我这个城市很小的,那家KTV离派出所也就不到六公里,从我给所长打电话,到他们出警到那家KTV一共就不到半小时。谁知道,到那里那帮人跑走了。

其实到这里我心里就对这个维族领班犯嘀咕了,怀疑他两头吃,先给我报信,然后立马给那伙人报信。但是我一没有证据,二是我觉得我对他好,他不至于干出这个事情。

过了两周左右,那个维语不错的汉族领班才偷偷告诉我,就是这维族小伙子报的信,我一给所长通完电话,维族领班就跑到后面库房去打的电话,正好被那个汉族领班听见了。(不要深究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才告诉我,这是我后来总结的,服务员和老板是天然对立的,他们员工自己比和你亲近)

算了多的我不想多说,回忆起来火大。直接说结果吧,我通过不少渠道证实了,在发生纠纷前,维族领班就和这伙人关系很好。报信过后,更是打的火热,经常下班后和这伙人吃喝玩乐。而且报信本身就是得知我要通过派出所报复的一个计谋。最令我伤心和窝心的是,维族小伙子和这帮人聚的时候,嘲弄过我这个老板,大概意思是他怎么可能会和我这个汉族老板一条心。

自此我懂了,没有比较的时候还好,一旦有穆斯林兄弟,他们永远不会把我们这些异教徒当自己人。

老婆生气了,睡觉了,这两天有空就更。

我身边有很多穆斯林同事 没啥特别的啊人家八辈子北京人,和我们没两样好么不是那种假回族 真戴小白帽做礼拜的不照样该干啥干啥么 顶多不吃猪肉罢了

我司在海牙的其中一座办公区专门有祈祷室。祈祷室在地下一层,旁边是洗衣房。同为西方国家,美国的办公楼就没配这个。

不是员工,是同学,大学军训的那段时候住在一起。
刚认识他没多久,他便自报家门,穆斯林家庭的孩子,父亲是回,母亲是汉。
不过他说,他什么都吃,没什么关系。
毕竟是我接触的第一个穆斯林(天天睡在一起),我还是很关注他的嗯。

没几天就发现……
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点穆斯林的特征——不会念叨古兰经,不裹头巾不跪拜,猪肉吃的比我还欢。
有一次还从我的盘里抢走了一个大肉圆!!
尼玛,我现在还记得!

讲真,要不是他一开始说过自己是穆斯林,我反正是完全看不出他哪里是有信仰的。
直到……嗯,有一天……
两个人一起蹲坑的时候。

他开始祷告了。
大概是祈求安拉宽恕什么的,具体什么我记不清了。

当时我就!?卧槽,大哥你原来也知道吃猪肉不对啊,我还以为你无所谓的。
从厕所里出来我就问他,我就问他了。
他说,吃是没办法的,但是要祷告什么的巴拉巴拉……
那你在家里怎么办啊?
他说,老爸在不行,但妈妈会偷偷给他吃猪肉。
……。

当时,我就在琢磨,这小子算啥穆斯林啊。
可能只是家里的关系,所以才要这么做,一点都看不出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但是信仰是拿出来给别人看的么?
我从小到大都是无神论,虽然也上过香,去过教堂,始终是不能理解信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后来我就慢慢地明白了,这些穿着、用餐、从事宗教活动等等,我们能看到的都只是表象,而我们接受或者反感的也只是这些表象。
很多人反感穆斯林,并不是反感穆斯林的本身,而是他们的行为。
遵循条条框框的行为准则,总是想让世人接受自己的行为,而不在自身做出改变,去适应这个世界。
但是这种偏执,甚至是疯狂的,也是我们所害怕的。
……
或许是越来越多人不接受穆斯林的原因。

穆斯林黑也好,穆斯林白也罢。
我不会去争辩这个,我不是黑也不是白,我尊敬穆斯林的信仰,也希望穆斯林的外在能因为这个世界做出改变,不要让这个世界充满对你们的争议。

【童言无忌,轻喷】

在中亚一个小国家上班已一年之久了,国内在这边投资了一个小炼油厂。我们就和当地人在一块上班。要说这么久最大的感受么?其实因为炼油厂设备全部中国进口,当地人的知识性不足以来操作这些设备工艺流程。

因此在这块,穆斯林们就只能跟着我们一起干活,没有独立出去外操的经验,主要还是语言沟通障碍,我们不得不学会一点点简单的俄语交流,为的是能让他们知道他们自己能做什么,这样也可以教给他们好多知识,这只是致以穆斯林们!由于他们每天要朝拜五次,所以在这里我们都是和他们商量好,每天的朝拜时间基本放在上班前活着休息时间,这样就不会影响工作,也给穆斯林们更多的自由空间。

还有就是他们非常的不着急 不着急 不着急,在这边这么久我现在的节奏都慢了许多,有时候会很让人气愤,但是这是他们的习惯吧,我们要尊重!尊重!不能否定所有穆斯林们,这块每天接触的大概会有百十号人!

最后还想点儿,想在中亚这几个国家闯荡,学点俄语吧,没错!!!手机码字,上班了!

看人吧。原来一起住的房子室友有个两个男生,其中有个回民,是个穆斯林,每次都是他给我们所有人做饭吃。羊汤,清而不淡,牛肉肥而不腻,另外每次都是他每周去挑牛肉,我们都不太会买。据说买的牛都是被念过古兰经超度后再咔嚓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大概就是弄熟了切块,然后拌一下。然而味道实在是很好。无论是当便当带去上学还是上班都特别方便。当然啦也不是没有什么毛病就是天天给我们科普说吃牛羊肉的好,对女生就是干净卫生不怕胖。对男生就是增肌养生强蛋蛋(偷笑)。后来大家毕业以后也散了,但是在一起住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违和感,也觉得有个穆斯林室友也是个不错的经历。后来工作了,公司有两个穆斯林,一个伊朗的,一个巴勒斯坦的码农,不知道是什么派别的,聚餐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点份沙拉或者烤牛排,一般会问服务生餐具的问题。但是也没什么违和感。另外穆斯林什么的真的分派别。相处难易程度还是看个人教育程度,还有周围的气氛。也许我个人认识比较狭隘,然而在我看来很多穆斯林如果把他们放在某些环境下,就像日本的普通民众,放在二战日军军队体系中一样,他们也许就会变成另外的人。

其实我个人的经验和前面说的恰恰相反。两年前在成都实习工作的时候公司招过一个回民兄弟。这哥们儿完全不介意同事中午吃什么,甚至都不会对同事淘宝买的在公司里面吃的零食有任何抱怨。以前我们要是在办公室的话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先去一家清真拉面馆搞定后来旁边的餐馆找我们一边看我们吃一边聊天。有时候看我们吃的什么粉蒸肉不够了还会替我们向老板加菜。我和他一起在工地的时候也是自己从包里拿点饼出来和我们这些吃工地盒饭的一边讨论图纸一边吃自己的东西。公司大家一起聚餐的话他都会先准备一点清真的食物自己吃完后再陪我一起喝酒,当然酒杯是从他那个小背包里面拿出来的“绝对清真大老爷们儿灌你们没商量杯”。 嗯,大概二三两的杯子和我们一起喝白酒。

在民族院校上学,学校里很多穆斯林同学,戴头巾的姑娘也很多。刚开学的时候就被同寝室的穆斯林同学告知不要带非清真的食物回寝室吃,也不能跟我们吃一个盘子里的菜,觉得好可怕。一年多了还是跟维族穆斯林交往不多(不过他们也不怎么跟我们交往)仅有的一个关系较好穆斯林同学,以前跟她出去吃饭都选择清真餐厅 去大众饭馆吃饭就感觉解放了一样 然后穆斯林同学们过节什么的 学校会只给他们放假 而我们要上课,真是难过

听说我们部门以前确实招过穆斯林,歧视到没有,就是聚餐吃饭超级蛋疼。集会必须去清真饭店(所谓的清真并不是没有猪肉就是清真,而是指穆斯林做的饭才是清真的,你汉族人碰过牛肉也不算清真的,所以为了照顾他必须得去穆斯林饭店)我们这又不像西北那么多好吃的穆斯林饭店,而且整个公司附近就那么几家穆斯林饭店,而且基本上都是牛肉面馆!听说那会聚餐超级蛋疼,去也不是,就那么几家穆斯林饭店,早吃烦了,不去也不是,总不能团队聚餐不叫他吧。结果就是部门聚会次数减少,要知道大家以前基本上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的,领导心情好就请客,有什么喜事小节假日都聚会。可能他也觉得不合适,就离开了我们部门,是离职还是调到别的部门就不清楚了。后来部门就尽量不招穆斯林,如果是必须的,就问除了不吃猪肉,其他的能否接受,不接受的话就pass!

你见过“爷”吗?

  得给他专门弄个单间让他跪拜。他要是不忙也就算了,他要是手头上正有要紧的事儿,你就得再找个人处理他的事情去。
  有餐厅的话就得配个少数民族窗口(其实就是穆斯林专用窗口),得有清真的锅碗瓢盆,得有清真的牛羊肉,得有清真的厨子。你得专门给他拾掇个地方吃饭,最好能专门砌上墙给弄成个小单间,这地方卡菲勒还不能进,吃完饭还得找个清真的清洁工给他收拾饭桌、打扫房间。
  吃完了总得方便吧,你得给弄个专门的清真卫生间,不然人家在公司憋一天也不是个事儿啊。
  聚餐得找清真餐馆,几十号人得就着这一个。
  凡事儿你得先找他问问,不然被宗教局请去喝茶事小,待会儿给你发来两卡车白帽子那可就够喝一壶的了。

我公司一年前就招了个穆斯林当会计,来自孟加拉国还是哪儿反正是个很拗口的国家名字,具体我忘了,此人现在就坐在我身后用我听不懂的语言打电话。
这人除了英文讲得有浓浓的口音让人费解,身上味儿大了点,宗教仪式和习惯多了点,思维比较跳跃,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

在公司的时候,他每天中午到了午饭时间都要吃饭。
————废话!!!(观众扔拖鞋)
别扔别扔,我的意思是,他吃饭吃得跟我们不一样。
吃饭前先是要面朝东边,赤脚跪拜,五体投地的那种,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嘟囔啥,反正看的挺虔诚的就是了。

三哥(为什么叫他三哥呢?因为我觉得他长得像印度人。)第一天上班的时候问我东边是哪边,我说我这边就是,于是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每天中午12点和下午5点他都要面对着我跪拜,谁让他就坐我后面呢。
一个长得像印度人的孟加拉国人对着一个中国人每天跪拜你就想那个画面吧。
一直持续到后来有一次别人跟他说东边其实是在相反的方向。
也就是说这半年以来他都拜错地方了,老实说我不清楚这对他的宗教信仰是否有什么影响,
但我觉得三哥从此以后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总之,公司的人一开始见了这种仪式觉得好奇又警惕。
为什么警惕呢?
因为这里是纽约,纽约人对任何有明显宗教崇拜的人都很警惕,尤其是穆斯林,自从911之后。
虽然后来见得多了,也就懒得大惊小怪了。

5分钟的朝拜之后,三哥终于要开始要吃饭了。
微波炉加热好,他把自带的咖喱饭倒在盘子里,开始用手吃饭。
用手吃饭。
手吃饭。
手。。。
手。。。。。
手。。。。。。

美国佬们哪见过这种阵势,第一次见到时,整个公司都快崩溃了。但是碍于同事情面不能当面发作,只好一起找老板诉苦。
老板是个犹太人。你猜他怎么说?
“知道美国为什么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吗?”
“因为我们拥有的核弹头多得能把地球花样吊炸一百遍?”我机智地抢答。
“你出去!”
咳。
“因为我们海纳百川,能容人所不能,对不同的文化不仅能接受,还能取长补短。”(大意)
大家就都没话讲了,只好掐准三哥每天吃午饭的时间然后特意跟他错开。
有同事忍不住问他的宗教文化是不是规定他们必须用手吃饭。
他说不是啊,我就是觉得用手吃得香。
后来大家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每个星期五吃完午饭,三哥还要出门俩小时,去附近的一个据点跟一群穆斯林集合一起朝拜。
据说这家伙面试的时候就是这么告诉老板的:每个星期五必须外出2~3小时。
老板居然答应了。
我感到愤愤不平,凭什么!
有一天我敲了老板的门,跟他说我每个星期五也需要回家午睡2~3小时,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午觉文化,流传至今已有千年,博大精深。
老板让我滚。

End.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讷言
    2016年2月15日09:24 | #1

    涨姿势。

  2. 匿名
    2016年2月15日19:32 | #2

    5分钟的朝拜之后,三哥终于要开始要吃饭了。
    微波炉加热好,他把自带的咖喱饭倒在盘子里,开始用手吃饭。
    用手吃饭。
    手吃饭。
    手。。。
    手。。。。。
    手。。。。。。

    用手吃饭倒是没什么,比如手抓饭就是印度的习俗。手洗干净了就行。问题估计是出在入乡随俗上。但是在讲究多元文化的地区,只要不被别人强迫着用手吃饭也无可无不可。

    中国有的地方还吃狗呢。这在一些人看来,观感恐怕和吃人差不多。其实自己不吃就得了,管那么多干嘛。

  3.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5日13:44 | #3

    之前绿教灰,看完立刻便绿教黑了。不要问我为什么。

  4. 匿名
    2016年2月16日00:15 | #4

    呵呵,知道自己在美国人、香港人眼中是什么形象吗,还歧视别人? ——你大脑没有举一反三的功能吧

  5. 匿名
    2016年2月16日04:43 | #5

    匿名 :
    呵呵,知道自己在美国人、香港人眼中是什么形象吗,还歧视别人? ——你大脑没有举一反三的功能吧

    你这种智商跟小屁孩一样。幼儿园刚毕业的回回?

  6. 2016年2月16日10:18 | #6

    对穆斯林的感觉,取决于他们占群体的多少。如果他们在群体中很少,只有一个,两个,就很好打交道,什么都吃,不忌讳,教育水平高的也特随便。然而一旦他们人数到了一定的程度,例如30%。。50%,70%,强硬清真派就开始执行清真戒律, 温和派开始戴头巾,随和派开始被强硬派监视。然后就这也忌讳,那也忌讳,清真厕所,清真餐具,清真公交,清真飞机,估计没有哪个国家专门给他们配清真医生吧,以他们的文化,估计也成才不了几个现代医生,霍梅尼有病了都是去法国治,倒真不嫌医院不清真。最后迎接他们的就是清真大炮,清真步枪,清真文明。

  7. 匿名
    2016年2月17日23:00 | #7

    匿名 :

    匿名 :
    呵呵,知道自己在美国人、香港人眼中是什么形象吗,还歧视别人? ——你大脑没有举一反三的功能吧

    你这种智商跟小屁孩一样。幼儿园刚毕业的回回?

    傻逼,见了反对汉族奴才歧视穆斯林的,你就以为人家也是穆斯林,你的头脑简单成这样,莫非是一种返祖现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