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要求孝顺国家是政治乱伦

岳母刺字的励志故事妇孺皆知,写进了史书,写进了小说,写进了教材。能流行千古,主要因为它经典地折射了旧时中国的政治伦理。

这种政治伦理,当下颇遭诟病。我却愿意抱以同情的理解。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名言用到这个问题上,窃以为再适合不过。以昨日之是否定今日之是固然无稽,但以今日之是否定昨日之是,也是扯淡。

昨日有昨日的道理,今日有今日的道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生活,自然有不同的政治伦理。强调忠君爱国的岳飞故事,今天仍有其审美价值,岳飞本人今天仍是民族英雄,但如果今天仍以忠君爱国来要求全体国民,那可真是不知今夕何夕的九斤老太。

央视孝顺说沦为笑柄,原因即在於此。春节期间,中国中央电视臺新闻联播节目借受访者之口教训全国人民说:孝顺首先是孝顺国家,孝顺国家才是最大的孝道。且不论央视有没有资格这麽教训全国人民,退一万步,就算认可其道德家的资格,其逻辑之怪诞也令人忍俊不禁。须知,旧时纵然家国相通,家仍不等於国,家仍先于国,亲情仍高於政治。李密《陈情表》即为典型。

西元263年,蜀汉灭,李密成了亡国之臣,回家供养祖母。过了两年,晋武帝司马炎要李密赴朝任官,做太子洗马。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机会一定窃喜不已,唯恐不及,李密却视为畏途,而以一纸《陈情表》婉拒。理由即是其报效朝廷时间长,侍奉祖母时间短,所以要先尽孝祖母,後尽忠朝廷。本来君命难违,但当李密以「乌鸟私情,愿乞终养」为辞,纵然君命也不得不让步,晋武帝终於收回成命。可见「百善孝为先」旧时是实实在在的,不仅先於江湖之善,更先於庙堂之善,而为一切道德之基。只是从宋明起,这一状况才有改变,忠君先於孝亲。但这不过是绝对君主专制和国家存亡之秋的特殊现象,相形而言,李密《陈情表》所代表的忠孝观才是更悠久的传统,也才是旧时中国的常态逻辑,更人性因而更具稳定意义。

央视孝顺说之所以可笑,即在於有违真正的传统。不仅以所谓「孝顺」来规範国民与国家的关係,甚而以所谓孝顺国家为最先、最大,等於国淩於「家」之上,政治淩於亲情之上。跟﹂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的文革老调,同出一辙。根本就是对人性的辱没,对人伦的践踏。这一切因国学之名,但显然不属於真正的国学。

说穿了,此所谓「国家」,无非「权力」的代名词而已;此所谓「孝顺国家」,无非「孝顺权力」的代名词而已,这是露骨的权力崇拜,露骨的奴隶主义。如果非用「孝顺」这个词不可,依据「以人为本」的现代伦理,那也只能要求权力孝顺权利、权力孝顺国民。非要反其道而行之,要求国民孝顺国家,这才是真正的反动,是政治上的乱伦,註定了没有前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16日09:19 | #1

    Not thanking the motherland
    Free spirit

    A tennis star gives officials the cold shoulder

    UPON winning the women’s singles title at the Australian Open on January 25th, Li Na stood up (above) and gave a touching, witty speech in English. She teased her husband, thanked her fans and praised her agent for making her rich. Since winning the French Open in 2011, she has secured endorsements worth $40m, making her the third-best-paid female athlete in the world.

    There were no thanks, however, for “the motherland”, a fact that did not go unnoticed back home. Xinhua, the official news agency, suggested her success “would not have been possible without her time on the national team”.

    The opposite may be true. Ms Li, who turns 32 next month, spent her early years in spartan sports schools, but fled the system in 2002, sick of the pressure. She went to university and forgot about tennis, before being coaxed back under a deal known as danfei, or “flying solo”. She was permitted to choose her coach and retain 90% of her earnings, rather than give more than half to the state.

    Ms Li’s memories of the system appear not to have left her. After her win, she flew to her hometown of Wuhan to be greeted by local officials, who presented her with a cheque for 800,000 yuan ($132,000). A screenshot of Ms Li holding the cheque, stony-faced, has circulated on the internet to much amusement. Her stick-it-to-the-system attitude has made her popular at home, with a following on Sina Weibo, China’s Twitter, of 22m.

    The spindoctors of Chinese soft power might do well to note that success and popularity sometimes come not in state-owned packaging, but in the form of a mercurial, tattooed free bird, flying solo.

    国家算个屁
    自由意志才可贵

    网球明星冷待官府

    2014年1月25日,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李娜摘得了女子单打桂冠。李娜站在台上,用英语发表了诙谐,动人的演讲。她调侃丈夫,感谢粉丝,称赞代理人使她变得富有。自2011年赢得法网公开赛冠军,李娜商业代言费为4000万美元,在世界女运动员中居第三位。

    然而,回国之后,人们注意到李娜并没有说“感谢国家”。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认为没有在国家队的锻炼,李娜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

    事实可能恰恰相反。下个月将满32岁的李娜早年在条件艰苦的体育学校训练。2002年李娜由于压力过大而逃离体制。李娜走进大学校门并忘记网球,之后经劝导,在同意其单飞后,答应回归网坛。她可以自己选择教练,收入的90%归自己,而不是向国家上交一半以上。

    显然,李娜没有忘记体制留给她的记忆。在她赢得冠军后,飞回家乡武汉,受到当地官员的欢迎,并奖励她80万元支票(合13.2万美元)。李娜拿着支票,面无表情的截图在网站上流传。她对抗体制的态度使她在国内深受欢迎,新浪微博上有2200万个粉丝。

    主导中国软实力的人应认识不仅国家队的成员,活泼自由的单飞之鸟也可以成功,受到欢迎。

  2. 匿名
    2016年2月16日09:23 | #2

    国家算个啥东西

    发布时间: 2013-11-20 10:41:52 作者:阿森 来源:大洋时报

    国家就是一个圈起来的东西,圈有多大,国有多大。

    小时候对界线这个概念很感兴趣,两家人家合用厨房,无需泾渭分明,彼此都能分出,过了这块剁肉板是你家的,过了酱油瓶是我家地盘。大的地方,比如过了这条河就是江苏,过了这条江就是江北,湖的对面是湖南,山的背后是山东,我都会多看几眼,总认为应该有一条界线,肯定有点不一样。

    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出国,被告知过了海关就算出国,结果过海关后,害我兴奋了不得了,睁大眼晴乱看,看看外国和中国有啥不一样,结果发现一张“只生一个好” 标语,一想,圈和国还是有点区别。

    960万平方公里就是国,国就是你们家,出了娘胎,我们就被告之, 圣神领土,寸土不让,寸土必争。国家太重要了,如果少一块巴掌大的土地,全中国人一定一起扑上去抢回来,抢回来不仅仅是土地,还是面子和尊严,抢回的是一个 “主义”。如果大点,再大点,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有远见,算了,留给子孙解决,不争了。

    何谓国家?欧盟在给地球上全人类上课。

    欧洲给我最大的震撼,除了历史、文化、宗教、建筑之外,好象欧盟的人约定俗成地把自己的国家给弄丢了。国家和国家之间,连我们邻里之间应有的矮墙都去掉了。 好几次站在欧洲国家边境上,绿油油的,一望无际,你想找一个标志性的东西都难。国门大开,和你家没门一样,谁都可以离开,谁都可搬着铺盖进来住。那么,家还是家,国还算国?

    第一次感到欧洲了不起,是第一次到北欧去。在德国法兰克福转机,当我坐上斯堪的那航班时,突然发现怎么没出德国海关。我努力回想,是不是国际转机没出海关?再想也不对,我明明白白走到大街上,对换了钱,还等了红绿灯,穿过马路买了一张法兰克福地图,因为雪太大,才又逃进候机楼。莫非,就是上海到苏州,除了买张票,不需要出示护照?到北欧时已是深夜,机场空空荡荡,灯光也不亮,出了机舱门,没有任何人查护照,无须填表格,一路没停过,直走到大街上,拉开出租车车门。

    领教了为什么叫欧盟。盟,咱是一家人,不分你我,把护照收起来,兜里放点钱就行了。生活在欧洲这块土地上的人,可以自由往来,可以使用自己的文字,可以说自己的语言,嫌欧元不好用,就用你自家的钱,没关系。欧盟区,欧元区,申根区,三个不同慨念,三个不同的套,既独立又重叠,你喜欢分开套,一齐套,根据你本国实际情况,随你!

    沿阿尔卑斯山一带,法国东南部,意大利北部,德国南部,瑞士,奥地利西北部,有时连导游都不知身处何地。有过一次一天两次进出奥地利的纪录,欧洲国与国之间的融和度相当高,加上早年历史遗留归属问题。如斯特拉斯堡,一会儿属于德国,一会又属于法国,在动荡的20个世纪里,变换了17次统治者才最终归属了法国。小学课本中,法国小说家都德的《最后一课》,讲的正是这里的故事。也许正是因为历史上的属权交错而产生的文化搅拌作用,才成就了今天与众不同的建筑风格和风土人情。现在加入欧盟了,属哪儿变得一点不重要,走进城里,德国和法国的建筑风格都有,居民都能使用两种语言,国家不重要,生活好最重要,连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总部都设在这儿,没得争,没得吵。

    好些年前,看过方励之教授写过一篇法南游记,好象那时还没欧盟,说他们好几次从摩纳哥一条小街穿过去,翻过一个坡,绕过一居民后花园,顺着墙根走就到了法国。他觉得好玩,我看了也觉得好玩。若干年后,待我去后变得一点不好玩。 因为,什么时候是法国, 什么时候是摩纳哥,你根本不知道,就像上海南京东路和外滩,公共汽车站,这一站、下一站的区别。

    一向认为,国界是个很神圣的东西,祖国的边防战士往往站一个水泥墩子旁,手握钢枪,一动不动,注视远方。国际上的坏人,往往在你眨眼晴的时候,入侵我们国家的。夏天,大汗淋淋,苍蝇飞到脸上都不眨一下眼;冬天,只剩一根冰柱子,鼻子里喷着白气才证明是个活人。拍这种照片时,背后最好有面五星红旗,不然怎么叫人民子弟兵,解放军叔叔。最极端的是,守卫南海靠近菲律宾一块人工水泥浇注的地方,手持钢枪,半个人淹在水里,注视着菲律宾人和鱼,看哪个敢先上来。我丝毫不觉神圣,更不觉祖国伟大,只觉得这样搞下去,非搞出病不可。

    国与国搞得像你后花园,随随便便,你去干爹家,还得敲个门才能进啊。可欧盟间的串门,连门都懒得敲。守祖国大门很光荣,可实在是个苦差使。欧洲五六十个国家,大的巨大,小的很小,每个国家都拿铁丝网围起来,还三班倒派人巡逻,实在得不偿失。像力支登司敦这种小国,总共一条街,王宫就在山坡上,国王每天推开窗,看看阳台下的游客多不多,就能掂量出今天国家又进帐了多少。全国13辆出租车,其中5辆在休息,所以看见出租车就像看见恐龙,猛拍一通。这种国家还要派人去保卫疆土?连扫大街的人手都不够。

    力支登司敦大公国的领导一贯丧权辱国,海关、税收,财务统统交由瑞士代管,管他主权不主权的。政府开销小,百姓负担就轻,更不会设一个人大委员长,二十八个副委员长。该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是广场,也是旅游大巴的停车场,一个咨询处,一个公共厕所(全国唯一的免费厕所),咨询处的女孩不忙时还要打扫旁边的厕所。监狱在市长办公室底下,目前没有犯人,关门。该国每个大学生都是留学生,因为国家没有大学,读大学一律去隔壁邻居家。人民是否认为政府无能,没爆原子弹,卫星没上天,人民没尊严?

    欧洲人的确比其他洲的人民想得简单点,国家算什么狗屁东西,不像中国人,宅基地都保不住,子女读书难,医药费没着落,却为国旗升起,破船改航母而激动得一塌糊涂。有个朋友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人活在世上,真是活该!”欧洲人天天说政府不是,中国人只要话筒对准他,自豪感马上来。国家真得那么重要?天天在叫地球村的人,一触这话题,立马扭扭捏捏,说不清,道不明,好象明天中华民族又要立于世界之林了。

    把欧洲统一起来的梦,从凯撒、乌大伟、拿破伦、希特勒,从罗马帝国、法兰西王国、哈布斯王朝、拜占庭帝国、罗曼诺夫王朝、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一直没有中断过。麦哲伦大航海以后,有三次规模巨大的统一欧洲的尝试。第一次是拿破仑法国,败于俄罗斯的冬天,败于滑铁卢。第二次、第三次都是德国,也就是一战二战,凡用武力的,都输了。

    从瑞典斯德格尔摩到丹麦哥本哈根,坐的夜车,睡在卧铺上,外面大雪纷飞,北欧的夜晚那叫一个冷。在瑞典靠近波罗的海有个叫马尔摩的边境城市,它是一个大中转站。北欧白天极短,10点钟天才蒙豪亮。马尔摩车站里乌泱泱的人群,他们都是坐火车,一看便知,越过海底隧道,越过边境,从瑞典到丹麦去上班的,车箱里大多站位,没有行李,许多人在看书,还有推自行车者,一看便知,不是旅行者。

    30分钟抵达哥本啥根中央车站,和世界所有大城市的车站一样,大家来去匆匆。我们不想凑热闹,找了一条人比较少的通道,结果,人越走越少,七拐八绕,最后竟然从一家修自行车的铺头里跑出来。我问那个满手是油污的丹麦人,我能从这儿出去?他回答当然啦。实在有点想不通,没有签证,不要护照,暗暗的天色,我们居然从修车铺悄悄地摸进了丹麦。

    德国人一直是大欧洲梦的主要推手,但是德国为欧洲梦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可谓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战的时候,和奥匈帝国这种僵尸做盟友,挑战全世界。二战的时候,和意大利这种饭桶做盟友,还是挑战全世界。这一次,又是德国,它联手全欧洲,不是以榨取,而是用奉献,作为中坚,这次成功了,让大家一齐做梦。1945年联合国的成立,主要一点是防止德国再次坐大。没想到,六十年一过,当今欧盟的火车头又是德国,日尔曼民族强悍得难以想象。

    欧洲以柏林墙倒塌为契机,加快了欧盟的形成。欧盟每个国家大门洞开,这里面有新的老的,穷的富的,大的小的,强的弱的,资源人口分配更不平均,你可以找出一百一千个理由来拒绝入盟。或者采用另一种方式,欧洲的大、强、富可以自己玩,不带小、弱、穷,别拖累他们。但欧洲人的伟大就在于此,资产阶级革命带来的平等、博爱、自由作为基石,以及巨大的包容,让他们知道,平等互助的欧洲比什么都重要。

    欧盟中也有“钓鱼岛”“ 南海”“ 藏南” 问题,也有海洋经济区划分,资源分配等令各国领导人头痛的问题。中国和所有邻居闹翻的理由,欧洲都有,只多不少。欧洲人之间的民族仇恨不亚于中日之间的矛盾,他们之间的厮杀更惨烈。十几年前,前南斯拉夫的分裂所引起的战争,打得你死我活。可枪声刚停,血迹未干,他们就纷纷申请加入欧盟。克罗地亚是欧盟最新的小老弟,入盟那天,举国欢腾,放假一天。总统说,今天我们真正成为了欧洲人。回头看,四年的南斯拉夫内战,白打;土地,白抢;人,绝对白死!

    从意大利到圣马力若市中心只要三十秒,坐卢森堡喝下午茶,可以讨论半小时后去哪儿吃晚饭,法国、德国,还是比利时?站在凡蒂冈向围栏外意大利小贩买矿泉水,这可是国际贸易。在摩纳哥开一个大脚,除了地中海,无论朝哪踢,球都进法国。亚洲任何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领导人,恐怕都不如一个普通的欧洲人。什么领土、国家,这些过去争得你死我活的东西,在欧盟面前,虽然问题多多,但显得渺小,他们活得比我们坦然,友爱,包容。

    欧洲人有没有爱国主义呢? 前几年在上海浦东看见一块牌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看见 “基地” 二字就想起塔利班,本拉登。牌子下面一行小字(一大堆大得吓人的头衔以后):黄菊同志栽的树。看着病怏怏树,想笑,忍不住有点想爱国了,这树不会成材,做骨灰盒都不行。欧洲人有时也搞一些形式主义的玩艺儿,变着戏法爱国。例如,高速公路旁不时会竖一块牌子“凡尔登战场1914—1918” “ 滑铁卢战场16.8.1815”, 或者 “巴士底监狱”,“诺曼底盟军登陆处6.6.1945”等。提醒欧洲的后代,历史上,这儿曾发生过一些事,一些不希望重倒覆辙的事。

    地球上原创的三个民主国家(英国、法国、美国),民众最早追求的是什么?是平等。英国的宪章、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的宪法与独立宣言中,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不是自由,更不是民主,而是平等。当提出欧盟最原始设想时,就是把各国的平等放第一位,因为平等,所以成功。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提出“大东亚共荣圈”, 是“亚盟” 的雏形,因为不平等,所以失败了。

    我们生活的一个国家,是国家比什么都重要的国家。国比家重要,天天强调:先有国,再有家。实际上,政府在明示,只有国,没有家。政府拿人民垫底,揩人民的油,吃人民豆腐,掏人民钱包,把人民当猴耍,天天要人民保卫国家,天天要人民想到国家,以国压民,这绝对不是开心的国家。有些人豪情万丈,唾沫乱飞,拍拍胸口说为了国家可以牺牲小家。说这话时,要么,领导在场,要么,骗子。

    “中国梦” 和 “欧洲梦” 怎么比都缺少一些基本原素,“中国梦” 是帝皇梦,“欧洲梦” 是人民梦,差很远。目的根本不一样,连方向都是反的。当没有国家值得让你用生命去保卫,国家也不需要人民去献身,当炮灰,国将不国,国已不国时, 我们刚刚摸到马克思共产主义大门的门槛了。突然发现, 亡党亡国原来是共产主义的一部分,是一件值得放鞭炮的大好事啊!

  3. 匿名
    2016年2月16日09:39 | #3

    你再说,再说我就耍流氓啦

  4. 匿名
    2016年2月16日10:58 | #4

    乱纶逻辑的成因,…….国家就是党,党就是母亲,现时又称之为大大麻麻,于是孝顺之说出笼.其实谁都知道国家是没有生殖器的.

  5. 匿名
    2016年2月16日11:20 | #5

    王莽就是讲究 以孝治国滴

  6. 自由民
    2016年2月16日11:54 | #6

    要你孝顺赵家。

  7. 匿名
    2016年2月16日12:01 | #7

    莽哥可比现在的猪头们有水平多了。

  8. 匿名
    2016年2月16日13:45 | #8

    赵构对秦桧说,给你讲个笑话: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哈哈哈哈

  9. 匿名
    2016年2月16日21:36 | #9

    共匪就是末日前的疯狂啊!

  10. 匿名
    2016年2月16日22:53 | #10

    矮油 屁民不要激动 说孝顺 是 孝敬的暗号啦 , 怏屎是宇宙第一 皮条 加 老鸨,就是说 它又要送两美女主播去孝敬 上面啦。 反腐搞得上面都不爽, 皮条 要送货孝敬让他们上面出出火, 也是为了社会主义伟大事业。

  11. 匿名
    2016年2月17日03:48 | #11

    纳税人养着它,还要孝顺它?让它趁早去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