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在中国,斯卡利亚之死是一面镜子

北京——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星条旗周一因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逝世下了半旗,但这并不是这里出现的有关斯卡利亚逝世的唯一标志。

正如对传说中宋代包公的广泛赞赏所显示的那样,中国敬奉仁慈正义理念,但缺乏一个独立公正的司法制度。权力极大的共产党委员会经常指示法官如何对敏感案件作出裁决。2013年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只有0.07%的结果是无罪释放。

这些因素也许能帮助解释中国法律专业人士周末在网上对斯卡利亚大法官逝世的很多反应。到周一上午,已有几篇文章在中文网上流传。其中一篇是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何帆写的1.2万字的颂词,发表在他的微信帐户funnylaw1978上,已被阅读了6.6万次以上,还吸引了不少评论。

何帆是研究美国最高法院的专家,他写过并翻译过几本有关美国法律体制的书,何帆把斯卡利亚描述为“特立独行、才华横溢”,称其是“司法天才”。

何帆写道,“无论爱他还是恨他,所有人必须承认,安东宁·斯卡利亚是对当代美国法律影响最大的大法官。”

微信ID为MYZ的读者评论道,“泰山其颓 梁木其折 哲人其萎。”有100多人给这条评论点“赞”。

泰山位于中国山东省,在中国传统中是长寿的象征。评论中的三个短语表达了对一位广受尊敬者的哀悼。

MYZ评论的第二个部分表达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式的耸人听闻观点,评论援引大批穆斯林移民进入欧洲的问题,提出像斯卡利亚大法官这样的保守派人士逝世会不会给美国社会稳定带来类似威胁的问题:

“穆斯林席卷欧陆之际,美利坚法律神殿也要进入一个preposterous的阶段了么?”MYZ问道。

其他评论者没有这么夸张,许多评论与下面这些类似:

“别了,斯卡利亚!”网名“八戒”的读者写道。

“一路走好,美国法官中的精英。”网名“陌上夜阑”的人写道。

也有人发出更熟悉的声音,对斯卡利亚的判决表示钦佩。微信ID为dubilubidu的人写道,斯卡利亚是“一位言辞略戏谑但思维极严谨”的人,他“不允许诊所外发传单但允许广场上烧国旗…他的一个对解释规则的执念经常不自觉的就让他临门一脚时把队友给卖了,杀伤力远大于肯尼迪”,显然是指斯卡利亚的同事、安东尼·M·肯尼迪大法官(Justice Anthony M. Kennedy)。

中国正在进行旨在提高司法质量的国内司法体制重大改革。但是,几乎没有人认为改革的结果会是一个真正独立的司法系统。

大赞斯卡利亚的一致性和保守的网名Vivi的用户写道:“在如火如荼地司改燎原的中国司法语境下,一个司法民工看这位异国大法官的小传记有些不同况味。堪称毒舌的保守派大法官,幽默但决不在关键问题上让步的天主教徒,毕生致力于反对堕胎及同性恋婚姻,让人看到有真尊畏者的执着。”

网名为“风之子”的另一名读者写道,“希望我们的法律人们继续努力共勉。”

网名Milo的读者写道,“文章很长,美国很远,公平、公正、公开并不遥远。”显然指的是一种共同愿望。

读何帆文章或对文章发表评论的人不都是法官,但似乎有些人是,其他人或是律师、或是司法部门的行政人员,香港的法律学者苏珊·范德(Susan Finder)说,她也是最高人民法院观察(Supreme People’s Court Monitor)博客的作者。

“我觉得,人们对美国最高法院很着迷,因为在美国,大法官有很高的社会声誉。如果一位中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逝世,在北京不会有这些反应,”范德在接受采访时说,她指的是对斯卡利亚展示的崇敬,包括由总统发布的在美国政府大楼、以及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设施和大使馆降半旗的公告。

中国人关注一个遥远事件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渴望得到国际法律界的认真对待,尽管他们在国内的工作受到很多限制,范德说。

“共产党牵着他们的鼻子走,”她说。尽管如此,“他们仍想了解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也想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知道,他们不是法律界的乡巴佬。”

据官方数字,2013年,中国各级法院约有20万名法官,最高人民法院大约有几百名法官,而美国最高法院只有九名大法官。

范德说,中国最高法院法官人数众多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被指望对范围广泛的问题做出裁决,包括必须由最高人民法院审核的死刑判决,还要频繁地对法律做出解释,接待那些在地方上无法找到正义的上访者。“最高人民法院是一个很大的官僚机构,”她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