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香港旺角衝突的真相

大年初一晚至年初二的凌晨,旺角街頭爆發了「魚蛋革命」,即初為了小販罷賣的問題引起的衝突,後因為有交通警察在面對大量市民時,竟胡亂衝入人群追打,引來這兩年來仇視警察執法不公的示威者反彈,以掟雜物以至道路的磚頭來還手;人數居於絕對劣勢的警察既無法進攻,亦不選擇撤退待援,卻留在原地繼續挑釁已失控的示威者,遂反被示威者追打,在混亂中一名警員向天開槍,更激發在場人士的憤怒,演變成一晚混亂的暴力衝突。

這種失控的混亂模式,以中國的標準看,和大陸各地面對中共暴政(如城管、收地)的反抗相似;以國際標準看,則比起英、法、美國等一些較激烈的示威,也不見得有甚麼特別「暴力」之處;例如法國首都巴黎的士司機,為抗議Uber「搶飯碗」,曾在上月底以至上年六月時發起堵路、放火,以石頭追打以至劫持Uber司機與乘客;而香港在旺角衝突之中,則所謂「暴徒」根本沒有燒車,也沒有追打其他平民,而只是在對抗情緒全面失控的警員時,以及在混亂中亂掟東西時,誤傷途人與記者,何來梁振英所說的「暴亂」?

在一晚的「流血」衝突之後,特區政府相對於「佔中」時取消煙花,今次卻拒絕取消年初二晚的煙花匯演,幾十萬人和平聚集在維多利亞港兩岸 觀賞煙花,沒有出現混亂的場面;衝突後政府不再派人去旺角趕小販,而之後幾晚的衝突現場,除了見到警察不斷挑釁年輕人之外,不再見到任何暴力衝突,何來「暴動」或者「暴亂」?

有很多評論要套用一些陰謀論,例如這是梁振英要連任的陰謀,或者警隊故意製造混亂場面抹黑示威者,或者部份蒙面人意圖嫁禍民主派,或者為了二月底新界東的選舉分裂民主派與本土派等等,這些陰謀皆有其可能;但最重要的是,即使沒有上述的陰謀論,在目前特區政府倒行逆施,警隊行為毫不專業以至胡亂製造敵人,年輕人在沒有出路以至面對絕路之時,上述混亂場面都幾可肯定會發生,一再被警察亂打的香港市民 ,終有一日會反過來還手反抗。

英治年代的香港,也發生過1967年長達半年的真暴動,以至1984年的士加牌費,引發的罷駛以至旺角大騷亂;英國人的做法是成立委員會,檢討施政的缺失,改變政策以消除市民的怨氣,或由議員出面否決政府建議,令相關政策的官員下台;然而中國殖民政府呢?梁振英以至部份輿論,竟反過來指被捕人士,有不少學生以至待業的人士,他們不但沒有從這個數據,檢討出任何教訓──所有革命以至反抗,當然是由最絕望的人開始的,反過來以為用「廢青」的標籤來抹黑,就可以嚇怕市民;政府更拒絕學者以至社會人士成立委員會,調查衝突前因後果的建議,中國殖民政府,打算用暴政蠻幹到底,香港焉得不亂?

香港部份年輕人之所以選擇了這條路,就是因為看不到任何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能夠解決香港各種矛盾的出路。雙普選的議會道路已絕,老一輩則面對中共的步步進迫時,則空談要守衛香港的價值,卻無法造成廣泛的罷工、罷市、罷課等「和平」的手段對抗,而只是抱怨兩句之後,默默接受中共的暴政。因此關鍵的問題,即香港人會醒覺嗎?會仍然有和平解決問題的出路嗎?責任不在絕望的抗爭者,而是在於製造這種絕望,背信棄義違反一國兩制的中國共產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7日08:06 | #1

    绝对的暴徒,坚决镇压

  2.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7日09:00 | #2

    放屁

  3. 绝对的暴徒,坚决镇压
    2016年2月17日14:57 | #3

    绝对的五毛 坚决姓赵

  4.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8日07:25 | #4

    放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