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经济增长比去杠杆化更重要

中国1月份创纪录的信贷扩张揭示了北京方面的政策重点。在它看来,比起控制住一些分析师所称的债务“泡沫”,避免经济“硬着陆”才更为关键。

从1月的贷款数字中还能看出中国整体经济政策的其他几条脉络。北京方面希望向负债累累的企业输送救济,加大投资,提振楼市,偿清外债,并利用债券市场有效地为地方政府纾困。

摩根大通(JPMorgan)的大卫•亨斯利(David Hensley)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该战略是为了帮助避免2016年出现经济硬着陆,尽管要付出继续推动信贷泡沫的代价。”

虽然贷款跃升在一定程度上是季节性因素促成的,但从贷款构成可明显看出,对国内金融业有相当大影响力的政府,也在寻求刺激实体经济的活动。

000058776_piclink

中期和长期企业贷款大幅上涨,环比上升205%,同比上升73.2%,至1.06万亿元人民币(合1626亿美元)。这部分贷款往往大都直接投向长期生产性投资。

据英国《金融时报》旗下“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 Research)的一份研究报告,“这似乎表明,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放贷正在增加,这些项目此前的资金瓶颈正被疏通。”

去年12月人民币贷款总量为5978亿元人民币,今年1月份升至2.51万亿元人民币(创下单月最高纪录),这构成3.42万亿元人民币社会融资总量(TSF)——覆盖面最广的官方信贷扩张指标——的主要部分。该数字几乎是去年12月1.81万亿元人民币社会融资总量的两倍,同样创下单月最高纪录。

此前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在寻求取得平衡,他们希望在不加剧过度债务较长期风险的前提下,鼓励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月的数字揭示了他们的当前重点在于促进增长,尽管分析师们表示1月的高水平不太可能持续全年。

的确,据中国媒体报道,继今年开头几周的信贷大潮后,中国央行官员在1月下旬指示商业银行减缓放贷速度。

债券发行大幅增长,这符合北京方面促进直接融资以缓解银行体系压力的战略,中国的银行体系正遭遇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激增的问题。去年中国债券市场规模增长了34%,这是2008年以来最快增速。

公司债券发行量从12月的3560亿元人民币增至1月的4547亿元人民币,企业通过债券来偿还贷款和募集投资所需资金。

北京方面也可能继续依靠债券市场来缓解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自去年初开始,地方政府被禁止从银行或者公司债券市场借款。相反,它们一直在发售市政债券;据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介绍,市政债券的发行量并不计入社会融资总量数据。

然而,如果把这些市政债券发行计入社会融资总量,很明显中国的总体信贷自2015年中期以来一直在扩张(见图)。

000058777_piclink

另外,1月份的数据表明了回避外币借贷的趋势延续,原因是对于人民币可能进一步贬值的忧虑让企业和银行感到不安。外币计价贷款下降了1720亿元人民币。7个月期间,外币贷款总共下降了8590亿元人民币。

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央行可能会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以指引市场预期。“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外流开始减轻,央行有更多空间在不久的未来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或者利率,”沈建光表示。

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定义了银行应该缴存央行的准备金占其存款的比例,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会向经济注入更多流动性。

1月,中长期家庭贷款也上升至自2012年以来的月度最高水平,这表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正从2014年开始的低迷逐渐复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19日13:05 | #1

    经济硬着陆
    一定会导致政权危机吗?
    不见得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