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新一輪愛國教育的意圖

最近,中國教育部下發文件,要求「創新愛國主義教育方式和途徑,生動傳播愛國主義精神」。實際上這已經不是教育部第一次出台這樣的文件了,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單獨或聯合中宣部、團中央等部委,發放諸如「關於新形勢下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加強愛國主義教育」、「進一步加強」、「切實加強」、「貫徹落實愛國主義」等文件。

愛國主義作為最樸素、最自然的一種情感,不用發文件、加強教育,每個人都會有,特別是對於具有深厚家國情懷的中國人來說。但政府再三強調愛國主義,就像過去朝廷宣揚「精忠報國」就是報效皇上一樣,顯然具有強烈的政治目的。

此次所發文件,涉及到三方面內容。一是各類學校應有效拓展課堂內外、網上網下的愛國主義教育引導,著力運用微博、微信等網絡新媒體,開展愛國主義教育。這說的是愛國主義教育在方式方法上的創新,也表明在網絡和社交媒體時代,慣用的樹典型、作報告、寫體會的輸灌式教育,沒有技術含量、沒有互動表達、沒有選擇參與,效果衰微,面臨危機。

二是要將愛國主義教育融入大中小學德育、語文、歷史、地理、體育、藝術等各學科課程標準、教材編寫、考試評價之中。這是要改變課程體系和教學模式。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是政治任務,一直體現在各級學校都有的專門的政治課程中,比如大學就有中國革命史、毛概鄧論等所有專業的必修課。以後不光是政治課要加料,政治還要擴展到其他課程和教材,就像春晚民俗歡樂的時光,生硬地塞進大量愛黨擁軍的內容。教育將會越來越政治化,不斷受到政策、政黨和領袖的影響。

三是在全國高校學生中,深入開展「我愛我的祖國」「永遠跟黨走」等主題社會實踐活動。教育部文件的最後這點,從愛國到跟黨走的強行轉換,既是此次愛國主義教育的落腳點,無疑也是最終目的。

聯繫近來的局勢,愛國變成愛黨,並不意外。先是黨的政治局開會強調:「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接著春晚重新唱響「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感恩之歌。不僅如此,中央電視台的「孝順」專題系列採訪,還創造性地不斷強調,孝順首先是孝順國家。

在家國同構、黨國一體的宣傳教育下,孝順國家就是孝順黨。而黨不是抽像的,具體體現在領導和領袖身上。不管是最近從中央到地方,官方眾口一詞的「維護核心」表態,還是三年多來媒體和民間對領袖夫婦「大大麻麻」的愛稱,愛國愛黨、孝順擁戴,最終有了明確的指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自由民
    2016年2月20日20:09 | #1

    喉舌越是高歌,说明危机越是深重。

  2.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0:15 | #2

    香港學生籌建政黨,推動2047年自決公投

    ALAN WONG 2016年2月18日

    香港——一群希望香港擁有更大自主權的年輕學生正在組建一個政黨,希望參加今年的地方選舉。對正在境內和多個分離主義運動作鬥爭的中國領導人來說,此事可能會令他們感到不安。

    「我們要重奪我們的未來,」學民思潮(Scholarism)組織的領導人黃之鋒(Joshua Wong)說。2014年,該組織號召學生參加人稱「雨傘運動」的民主改革運動,上街抗議,導致香港幾個區的街道交通癱瘓。

    本周三接受採訪時,黃之鋒表示,這個新的黨派將用大約10年的時間來推動公投,讓香港選民決定是否在2047年從中國分裂出去。香港是前英國殖民地,2047年是中國承諾按照「一國兩制」原則,讓香港享有50年高度自治的截止年份。

    「中共當然會打壓我們,但那並不是我的憂慮。」他說。

    今年秋天,黎汶洛(Oscar Lai)和該組織的其他幾個成員將參加當地的立法會選舉。黃之鋒才19歲,未滿參選年齡。去年10月他申請修改香港的選舉法,把候選人最低年齡從21降到18歲,不過在大選前更改年齡限制的可能性不大。

    「會上未有人提出香港在2047年後的前途問題……我們會將示威者在雨傘運動中展示的堅毅抗爭帶入議會。」黎汶洛說。他現年21歲,是一名學生。

    孔誥烽(Ho-fung Hung)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社會學副教授,他說,民主化的步伐令人失望,「雨傘運動」也沒能帶來改變,人們遲早會放棄幻想,開始對2047年後香港的未來發出質疑。

    「年輕一代的活動人士有一種越來越普遍的看法,認為老一代民主人士辜負了香港,」他說。「他們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支持香港回歸中國,儘管當時很多民調顯示,大部分香港民眾並不支持回歸。」

    「越來越多的民眾要求香港有一個嶄新的開始,」他說。「2047年的問題成為他們嘗試的機會。」

    如果取得成功,黎汶洛等人將會成為香港最年輕的立法議員(現任議員的平均年齡超過50歲)。他表示,他們尚未決定黨派名稱,並拒絕在4月中旬正式宣布消息前透露更多細節。

    學民思潮等學生政治組織在雨傘運動中聲名鵲起,該運動倡導自由選舉香港政府領導人。香港大學的民調顯示,他們在受歡迎程度及認知度上可與已有政黨相媲美。

    此舉可能會令中國政府感到不安,熙熙攘攘的旺角商業區上周爆發激烈的街頭衝突,導致數十名抗議者及80多名警察受傷,中國政府譴責香港的一些抗議者是「激進分離勢力」。

    「中國在香港問題上將面臨進退兩難的困境,」孔誥烽說。「如果中國認為香港的分離主義是一個巨大威脅,像對待西藏及新疆那樣,實施嚴厲鎮壓,國際社會必將看到『一國兩制』的終結,香港離岸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將陷入危險。」

    中國政府無法利用它在內地經常用來對付異議人士的安全法遏制香港分離運動的興起,因為香港擁有獨立的司法系統,擁有自己的立法機關。2003年,中國政府首次也是唯一一次試圖在香港推廣此類法律的行動,結果引發大規模抗議,明顯沒有獲得足夠多的立法議員的支持,最終失敗。

    這並不意味着中國政府允許分離勢力在香港繼續發展。

    在一位極其熱衷於傳揚黨的精神的國家主席領導下,中國共產黨於1月發出指示,要求進一步在全國範圍內培養年輕人的愛國主義精神,維護國家統一,其中包括香港。

    中共教育部於1月發佈文件,其中「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增強青少年學生的國家認同」的章節寫道,「加大對香港、澳門和台灣青少年學生的愛國主義教育力度。」

    但公開在香港學校灌輸中國愛國主義的舉措,可能會適得其反,就像2012年中國政府要求香港學校開設「國民教育」課程,宣揚有關中共的正面看法時一樣。在黃之鋒領導開展抗議活動後,這項舉措已被終止。

  3.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0:17 | #3

    北京维权人士孙东生遭人纵火 殴打昏迷

    据中国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2月19日报道,维权人士孙东生当天在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四村正德公寓被不明身份人员暴打袭击、电话被抢,现人已昏迷不醒,事件疑似与拆迁有关。报道说,孙东生位于北京大兴区的住处本周一遭人撬门纵火,室内全部财物被烧毁。孙东生报警后,西红门派出所及大兴公安分局刑警队警员前往现场勘查,并取走部分物证鉴定。警方当晚向孙东生出具受案回执和北京市公安局的立案告知书。但据在京的甘肃访民侯敏玲介绍,孙东生北京住处的强拆仍在进行。孙东生被打后,警车已将他带往派出所。

    北京孙东生住宅遭强拆手机被抢 民众查询纵火死人案反被威胁

    此前曾被撬门纵火的北京拆迁户孙东生,其住宅19日被强拆,本人被抬离现场,手机及摩托车被抢走。同时附近几户人家也同样遭遇强拆。此外,北京牌坊村一个月前发生造成3人死亡的拆迁户起火案后,死者邻居因关心调查进展而致电当地公安局查询,结果反遭不明身份人员威胁。

    自由亚洲电台日前报道过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拆迁户孙东生的住宅被撬门纵火,财物尽毁的消息。时隔4天的2月19日,在当地警方尚未对纵火案得出调查结果之前,孙东生的房子遭到强拆。

    本台记者当天下午多次致电孙东生,电话能够拨通,但均被直接挂断。

    孙东生的朋友沈福田19日下午告诉记者,强拆时他在现场,看见孙东生被强行抬离,手机、摩托车也被抢走,后被警方叫去派出所录口供。而就在与记者的通话过程中,有关的强拆行动仍在进行之中。

    沈福田:“昨天晚上10点钟,就拉来几台勾机,我就给孙东生打电话,我说勾机都拉来了,今天可能要拆房子。大清早天一亮就开始拆房子,孙东生这房子20年产权,还剩14年期限,就强行给拆掉了。”

    记者:“多少人在拆房子?”

    沈福田:“三十人吧,有保安、社会闲杂人员、政府人员。孙东生不让拆,把孙东生抬出去,手机和摩托车都被抢,现在还没要回来呢。(孙东生目前在)西红门派出所,去了做笔录。”

    沈福田还表示,有关地皮早已被地方政府卖给了开发商,但孙东生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赔偿,而在强拆孙宅的同时,周边几户人家同样遭遇强拆。

    沈福田:“昨天晚上把一个女的,精神不太好,把人家屋里泼上油漆,不让在屋里住,搞得屋里全是油漆,今天就强行拆房子。”

    记者:“不光是拆孙东生这一幢房子?”

    沈福田:“对,好几个。来这里拆房子的带锤子的挖掘机就来了7、8辆。整个这片房子都要拆了。这块地已经(被政府)换成钱了,但是房子还是在老百姓手里,政府就强行把房子都拆掉,夷成平地给开发商就要盖楼了。钱已经都交完了,据说这块地好像交了8个亿。”

    记者:“有拿到补偿吗?”

    沈福田:“没有,孙东生没有拿到补偿。”

    记者:“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是吗?”

    沈福田:“没有。”

    此外,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牌坊村今年1月21日发生一起导致3人死亡的拆迁户起火案,由于当局迟迟没有公布调查结论,死者邻居日前致电派出所查询有关情况,结果反而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威胁。

    牌坊村的李先生2月19日告诉本台:“他前几天给朝阳公安打电话,叫110,问这件事,110说没听说过。我大哥就说全国各地都知道这消息了,你怎么还不知道?他说要了解一下,电话就挂了。没有多长时间,我们当地的小红门派出所就给我大哥打电话,问我大哥你是谁?你为什么了解这个事?我大哥说我们就是一起的邻居,出事了我们了解一下,我们这还没拆呢。当地的派出所没说什么,结果没多长时间就有一陌生电话给他打来了,威胁他,说这跟你没关系,你打听这事干嘛?是不是找死?他就这么说的。”

    记者:“他也没说他是什么身份的人?”

    李先生:“他不说。问都不让问。”

    李先生说,这就是目前北京的现状——地方政府、警方与开发商互相勾结,结成利益共同体,并且相互包庇,作为普通百姓,对此只有无奈。

  4.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0:38 | #4

    “关于新形势下开展爱党主义教育”、
    “加强爱党主义教育”、
    “进一步加强”、“切实加强”、“贯彻落实爱党主义”

    中华党员共和国

  5.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1:06 | #5

    关于新形势下开展爱赵主义教育
    不但走狗镰刀党要忠赵,P民也必须忠于赵家。

  6.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1:35 | #6

    这猴年一开,猴蛇的哀嚎那真叫一个惨。

  7.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2:17 | #7

    搞这些,又得浪费多少钱

  8.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2:21 | #8

    啥东西吃多了都会吐

  9. 匿名
    2016年2月22日10:46 | #9

    爱国 爱党 忠习 代代传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