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改:把计划的恶与市场的恶同时发挥到极致

烧伤超人阿宝

当市场的恶与计划的恶被同时发挥到极致,这样的医改,前途如何?

中国改革开放搞了快四十年了,四十年来,改革已经广泛深入中国的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几乎每个领域的改革都会产生各种矛盾和冲突。但是,象医疗领域改革这样,改的医生不满意,患者不满意,医院不满意,政府不满意,方方面面全部恶评如潮的,实在并不多见。

医疗行业对民生影响巨大,因此医改的社会关注度也远高于其他领域。在医改顶层设计上,有些人坚持市场化方向,认为唯有市场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而有些人则针锋相对的认为:健康权是最基本人权,不能交给市场,应该由政府控制医疗市场,保证医疗的公益性。

两种说法似乎都有道理,几十年来争吵不休。这种争吵也造成了很多网友包括网络大V的精神分裂。上一分钟高呼要全民免费医疗,下一分钟高呼医疗充分市场化的人,在现实中绝非个别。

我们的医改政策制定者,一方面不愿意得罪资本,一方面不愿意得罪民粹。两面讨好的结果,就是非常神奇的同时把计划的恶与市场的恶同时发挥到了极致,导致中国的医疗改革南辕北辙,积弊重生。

一说起市场的恶,很多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学家会立刻被提到睾丸一般一跳三尺高。在他们看来,完全的市场经济是最完美最优越的制度。政府根本什么都不应该管,市场自然会解决一切问题。只要让市场充分竞争,最终一定会给消费者带来最优质最廉价的商品。

说实在话,相信这些自由主义者的鬼话,还不如真的相信世上有鬼更靠谱一些。

市场经济确实非常的高效,但资本的唯一动力是追逐利润。市场经济条件下,胜出的是一定是最能赚取利润的企业。问题在于:最能赚取利润的企业绝不等同于能提供最优质最廉价商品的企业,更不等同于具备社会公德和基本良知底线的企业。

在没有政府监管和干预的情况下,提供规范优质医疗服务的顶级专家,在市场上未必竞争的过张悟本王林之流的骗子和各种仁波切。

说起市场的恶,历史上有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美洲的黑奴贸易。

当欧洲殖民者占有美洲之后,他们在美洲从事的一项重要产业是种植业,而甘蔗种植是种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美洲甘蔗种植业的发展,欧洲市场蔗糖的供应大大增加,蔗糖从高档奢侈品变成了大众消费品。

为了满足巨大的欧洲蔗糖市场以获取巨额利润。种植园主急于扩大种植规模。但是,种植园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力供不应求,如果靠从欧洲招募工人,不仅无法满足需求,而且会大大增加生产成本。

为了获得廉价的劳动力,为了给欧洲市场供应物美价廉的蔗糖。从16世纪到19世纪,至少一千万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其中百分之七十在甘蔗种植园工作。他们生活工作条件极其悲惨,大多数奴隶都英年早逝。

正是市场的力量,使得欧洲人跑到非洲大规模捕猎黑人,将他们绳捆索绑,塞进条件恶劣的船舱里面,千里迢迢送到陌生的大陆,让他们作为奴隶活活累死。而且,当一个种植园使用奴隶后,其他种植园无论是否情愿都只能做同样的选择,否则就会被市场淘汰。

有人问自由主义者:如果没有政府,当你的权益受到保护的时候谁来保护你呢?

自由主义者振振有词的回答:可以去雇佣私人保安公司啊。

当千万黑人被人被当做猎物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私人保安公司为他们提供服务呢?答案很简单:既然捕猎贩卖黑奴的利润比保护黑人的利润更高,那我干嘛不去捕猎黑人而是保护他们呢?

高效快速,反应灵敏,这是市场的善。唯利是图,没有底线,这是市场的恶。

所以,市场永远不能脱离法律和政府的监管。一旦脱离了必要的约束,资本就会露出他狰狞可怕的吃人面目。

很遗憾的是,在中国私营医院发展上,中国政府采取了几乎完全放任自流的态度,令市场的恶,在私营医疗领域发展到了极致。

中国私营医院里面,最大名鼎鼎也最臭名昭著的是莆田系。你可以说中国的私营医院不仅仅是莆田系,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中国八成的私营医院都是莆田系。

某种意义上,莆田系就是当年的黑奴贩子。莆田系靠着坑蒙拐骗,靠着无数患者的血泪和冤魂,建立起了一个肮脏而罪恶的王国。有人说:莆田系的老板有一个算一个,枪毙一百回都不冤。

而这些枪毙一百回都不冤的医疗资本家们,不仅没有被枪毙,反而有无数的高官贵人为他们站台助威,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那些对规范廉价的公立医院整天横挑鼻子竖挑眼,连卫生间没手纸都要上纲上线批评一番的记者和媒体,在莆田系老板面前却一个个都象哈巴狗一样,低眉顺眼乖巧无比。

市场是可以做恶的,所以需要政府的监督,需要政府的干预。政府的强力干预如果得当,可以最大限度的约束市场恶的同时,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

但市场规律是一种客观存在。如果无视市场规律,强行的以行政手段扭曲市场。以完全的计划经济代替市场经济,则又会走到另外一个反面,不仅起不到好的作用,还会造成另外一种恶:计划经济的恶。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在私营医疗领域把市场的恶发挥到极致的同时。又在另一个领域,把计划经济的恶也发挥到了极致。

中国的很多药品和医疗服务的价格,是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制定的。几十年过去,无论人力成本还是原材料成本都已经上涨无数倍。尊重市场规律,适度调整这些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为了迎合民粹,为了保持所谓的稳定。在私营医疗领域放任自流的政府有关部门却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坚决的拒绝市场规律的要求,强行以行政命令和计划经济的手段,把价格钉死在几十年前的水平。

中国儿科待遇低,风险高,导致儿科医生大量流失,很多医院儿科被迫停诊,而且局面有越来越恶化的趋势。

任何正常人都知道,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只要适度提高儿科的挂号和诊疗费用,提高儿科医生待遇,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把儿科医生挂号费由几块钱提高到几十块一百块,既不会让患者感到太大压力,又能大大提高儿科医生收入,增加儿科对医生吸引力。

而我们的政府部门,宁可选择降低儿科执业医师分数线,宁可逼迫医院让内科医生去儿科顶岗,也坚决不肯稍微尊重一下市场规律。

磺胺嘧啶银粉剂,大面积烧伤救治中极为重要的创面处理药物。该药政府定价极低,加之临床大面积烧伤患者数量不多,需求量很小,厂家唯一的厂家已经停产,今后特大面积烧伤患者救治将面临极大困难。

放线菌素D,妇科滋养细胞肿瘤化疗重要药物,一支不足二十元钱,每个患者一个疗程的使用量不超过十二支。低价加上低使用量,厂商几无利润可言。去年,放线菌素D厂家停产。很多亟待救治的患者面临无药可用的局面。

氯胺酮,临床常用麻醉药物,六毛钱一支,没企业愿意生产,断货了。

这个清单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之中。

由于强制的价格管制,大量廉价而临床必需的重要药物,由于厂家无利可图甚至赔本生产,慢慢从临床上消失了。还有一些虽然没有消失,却已经变得极度短缺,一支政府定价几元几十元的药物在黑市被炒到几千元的事情,已经不罕见了。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尊重市场规律,适度提高价格,让企业有合理的利润,不仅能保证药物供应,而且不会太大程度的增加患者负担。

去年,一种叫地高辛的药物价格提高了十倍,由每瓶6.7元涨到68元,引发了中国媒体义愤填膺的声讨,声称“病人吃不消”。

实际情况如何呢?这种地高辛包装为一百片一瓶,患者一天吃半片,足够吃二百天,涨价后平均每天治疗费用三毛四分钱,买根老棒冰都不够。这尼玛要嫌贵那怎么才叫便宜?

每天的药费由三分四厘涨到三毛四分钱,对患者是不能承受的负担吗?我们是应该选择让患者每天多花三毛钱但能长期买到这种药物。还是该选择强行维持低价,让药厂无法承受亏损而停止生产?我想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但是,面对中国这群脑残媒体制造的汹汹民意,面对中国泛滥成灾的民粹思潮,这种不言自明的选项恰恰被排除在外。政府宁肯这些救命药物从临床消失,也坚决不肯尊重市场规律让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向合理水平适度回归。

你有强行违背市场规律的权力,可是,你有不受市场惩罚的权力吗?

当市场的恶与计划的恶被同时发挥到极致,这样的医改,前途如何?

不言自明。

关于医生换药,其实在医院里,主要是住院部,由护士负责操作执行,是一条潜规则。医学人士抨击医患矛盾时,很少提及这方面,大家的重点也关注在多开检查,多开贵的药等等,而实际上,对心胸外科以及肿瘤、肾内科、骨科等科室,器材和自费药才是一大黑洞。

全国无论哪家三甲医院,军地双方,上诉科室都存在账外使用自费药和自费器材的规定。你不接受医生的推荐,你是无法住院的。医生会根据你的经济状况,给你开出一些自费药物,这些药物对治疗会起到辅助作用,比如增强病人抵抗力,减少放、化疗反应等等。通常的做法是医生开出一张药单,到医院隔壁的药房付费取药,药房会给你一张收据。有些药物是需要特殊保存条件的,这些药就不会交给病人,而是在需要时直接送到住院部护士手中。

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病人有时并不能接触到药物,即便亲自取药,送到配药室后,也会脱离掌控,等再见到时,已经注入到盐水袋或者注射器中了。那么这个过程,怎么保证护士没有截留或者换药呢?答案是无法保证,全凭护士职业道德,更重要的是主治医师的管理要求。

我们要知道,在三甲医院的住院部里,每个主治医师都有自己的护士团队,每个主治医师的护士团队之间是不能有业务交流的,即便在同一楼层,也不能分管其它医生的病人。护士团队的一个要求就是团结、接受统一领导,同时做好保密工作。不服从管理或者嘴巴不严的护士,会被团队踢出去,到门诊打针挂水,那时候不但工作量翻倍,收入也大幅度减少。护士的忠诚换来的是主治医生的袒护,任何被病人投诉的住院部护士,只要她们的行为不是那么恶劣,基本上最后都是病人被赶走的下场。现在医患关系紧张,病房更加不希望存在刺头病人,所以这类病人,在完成基本治疗后,不论你走得动走不动,都会被医生开好出院单扫地出门,而且以后你再来这个医生这里复诊,永远没有入院的机会。

那么一个好的主治医生,会根据病人的经济情况开相应的自费药物,这些药费的提成,是要在科室里按既定规则分配的。护士团队对医生负责,严格按医生的指令行事,医生保护护士,帮她们解决现场的困难,这就是一个和谐的团队。

那么,如果医生管理不严,或者利益分配不均,护士团队中就难免有人打自费药的主意。药房送来4瓶,注入2瓶留两瓶,由于一个科室都是同类病人,开的都是同类药,所以很容易就收集齐一整个包装,然后打折退回药房,领取报酬,药房再把这些药卖出去,经济循环由此产生。那么到底留2瓶还是全留下,取决于护士团队有多需要钱。要知道整个环节不可能一个人做到,必定是团伙作案,所以一定需要一个很强的带头人。这个人要么是医生,要么是吃了豹子胆的某个护士,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手法要巧妙,要虚虚实实才能不露馅,否则等于砸了大家的饭碗。

为了保险起见,整个系统建立了一个机制,从院长办公室,医风办到护士、药房,都成为这个利益链条中的一环,利益均分,风险共担。所以哪个病人想挑战这个格局,他一定会丢掉半条命,哪怕他拼了命,最后可能就开除一个最底层的护士,这个护士最后成为了药代,嗯,就是这样的。

那么作为不幸的病人及其家属,面对这样的机制,怎么办呢?我个人认为,虚心接受,坦诚相待是好的。所谓虚心接受,就是你要理解从医生到护士的这种行为,是她们生存发展的必然需求,所以作为病人,你的首要目的是治病活命,而不是揭露黑暗,以死来惊醒世人。其次坦诚相待,家里有多穷,病了后有多苦,都和医生好好交待,不要在医生面前牛逼哄哄,什么花多少钱都要治之类的话少说,真给你开个上万的药单马上换一副惊诧脸那只能说你太虚。医生开个价你可以还,说明情况好好商量,但不能少到人家接受不了的程度,差不多就赶紧买单,换取其他的一些优惠,比如早入院,住久一点等等。

到了病房不要当自己是上帝,你入院治病,给你治病打针的才是上帝。对护士小妹要多笑,声音要轻柔,人家18、9的姑娘,最美好的花季,整天伺候一帮半死不活的老老少少,心里有多苦知道么?你家姑娘这么遭罪还要被骂你也不干啊。医生让干啥就干啥,别百度了之后和医生探讨治疗方案,你可以提,但医生不搭理你就算了,别刨根问底为啥不这么干?是不是想坑我钱之类的想法不要有。嫌花费大就早点出院,这个医生不爽下次换一个医生挂号。

总之一句话,得了病要住院,已经不那么令人愉快了,更不要给别人添堵,最后那肯定是给自己添堵。我是亲眼看着有人不服,录音录像上报院办找院长的,结果还不是一层层转下来,最后护士道个歉,隔天赶你出院,这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求医生再留院一会儿是没用的。我甚至看到有病人赖着不走的,尼玛法治社会,医院保安马上110,全程录像,你昏倒给你量血压测心率留下证明你身体是好好的,连人带包袱一起抬出去。要知道,医院专治各种不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3:02 | #1

    监管是没问题的,但是得看交给谁。监管主体如果一直是那一伙人,没有竞争,没有淘汰,那就是新的垄断机制而已

  2. 匿名
    2016年2月20日23:41 | #2

    脑烧宝。。。

  3.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0:43 | #3

    敢再深入点吗?什么人操控着医改,就是赵家人。

  4.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1:06 | #4

    匿名 :
    敢再深入点吗?什么人操控着医改,就是赵家人。

    脑烧宝基本上就是个自干五 你指望他明着批评赵家么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2月20日18:48 | #5

    共匪自己有特供,兲朝奴隸的死活算得了什麼

  6.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3:50 | #6

    乌有之乡的傻逼调调吧 思考是好事 智商是硬伤 多读点书 开发一下智力

  7.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7:09 | #7

    天朝的官企或官商合營如阿里霸霸都是這樣的,腐敗離阪買贖罪券(中世紀天主教)還有距離

  8.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7:12 | #8

    醫院可是黨國全面控制社會的一個關鍵環節,救民于水火,會亡黨國的

  9.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8:36 | #9

    知道为什么有官商勾结一词不?官恶与商恶相加的超级恶,正是作者所指

  10. 匿名
    2016年2月21日09:19 | #10

    别看这篇毛左洗地文了
    我就简单解释 :

    为什么自由市场的恶会在中国极大化但在外国受压抑?

    “因为在中国权力者不受监督 , 法律等同浮云
    资本和权力结合最深! 最快! 最没下限!”

  11. Bill Rich
    2016年2月21日09:56 | #11

    就像大陸其他的社會经济環境民生現像,將中国模式完全的发挥出来。

  12.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0:56 | #12

    何止是官媒姓党,整个国家统统姓党!
    医疗机构和医疗市场也是姓党!

  13.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1:10 | #13

    2013年2月4日,徐才厚同志在解放军301总医院进行膀胱镜检查,确诊为“膀胱浸润性多发性高级别尿路上皮癌”,住进了高干病房,后来以猪头为核心的裆中央决定把他当大老虎来打,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中央军委原副 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结果就让干粗活的工人当着徐才厚叮叮咣咣把病房装上了铁栅栏,意思是告诉徐前军委主席,你现在已经是囚犯了,这是在公开羞辱他啊。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高级别尿路上皮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 在医院铁栅栏病房里死亡去世。所以,医院就是党办的,是姓党的,中华大地上所有的医院统统都姓党,党叫大老虎死,大老虎不敢不死,而且死前也不得安生,要遭受党的唾弃和羞辱。这就是党办医院的人道猪义实质。

  14.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1:39 | #14

    其实不止徐才厚一个高干临死前受到虐待和羞辱,贺龙被关押时已是严重糖尿病,监狱医院当局受命毛猪媳裆中央给他喝糖水,真是对他关怀备至到无微不至啊,结果这个曾经大元帅不得不接屋檐水…… 周恩来查出癌症晚期,住进高干医院,毛猪媳和他老婆都十分关心周的情况,结果伍豪事件再次被提出来,惹得周这个忠狗临死前也还向党索要“长征组歌”的录音带,在病房了反复播放,并自己随着哼唱“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以表达对毛的誓死忠心。在病床被推荐手术室前,周还要表演忠戏给毛的耳目看,在病床上大喊“我是永远忠于毛主席的,伍豪事件主席和中央都是清楚的”,可见,中共医院都是为毛皇帝裆中央服务的。说来还是康生这条毛的忠狗死的安生踏实,毛自己也死得踏实,没人在他临死前敢对他造次。不过他一蹬腿,他的余党和老婆就统统给抓进去了……

  15. 秋雨
    2016年2月21日12:48 | #15

    医疗和教育产业的主要问题是垄断,垄断的手段是中国特色的政府审批制度,在中国没背景和后台你开不了私人医院和学校,开了监管部门也让你办不下去,因为都是超级暴利。

    以我家旁边的私营小学为例,主要生源都是外地小学生,每学期平均收费5000元,每个学生一年一万,现在仅一年级就六个班,每个班50人,学校一年学费收入至少1500万,而在校教职工不过50人,还有哪个行业有如此暴利?

  16.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6:01 | #16

    磺胺嘧啶银粉剂,大面积烧伤救治中极为重要的创面处理药物。该药政府定价极低,加之临床大面积烧伤患者数量不多,需求量很小,厂家唯一的厂家已经停产,今后特大面积烧伤患者救治将面临极大困难

    是厂家的问题吗?据我这么多年药品专业的经验,应该是医院的问题,医生没黑钱收,医院就不让进,没有医院的销售,厂家自然不生产了,赚的拿钱钱还不够药代维护的费用呢,所以自己无能就把责任推到厂家身上,只有收黑钱的医生才干的出来,现在多数医生本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收黑钱不惹事,但是药品这边搞定了,患者又镇不住了,所以给患者扣上一个罪名“医闹”,说得好像医生跟圣人一样似的,特殊材料做的嘛,能理解

  17.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1日08:21 | #17

    这篇狗屎只用看前几段

  18. shun
    2016年2月21日16:44 | #18

    好文!莆田系太可恶,本人就差点上大当。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承包了河北石家庄计划生育门诊的莆田系医院未作检查,就胡乱诊断本人患有生殖疱疹,断言需要大约9000元才能治好,接诊大夫搬出大部头医学书来试图说服本人。本人根本不信,同时到省医大附属医院做了检查,排除了所谓生殖疱疹。

  19.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7:09 | #19

    shun :好文!莆田系太可恶,本人就差点上大当。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承包了河北石家庄计划生育门诊的莆田系医院未作检查,就胡乱诊断本人患有生殖疱疹,断言需要大约9000元才能治好,接诊大夫搬出大部头医学书来试图说服本人。本人根本不信,同时到省医大附属医院做了检查,排除了所谓生殖疱疹。

    看过计生委门口宣传栏贴的那些个生殖器疱疹彩色图片,就是鸡巴上长了疙疙瘩瘩的花椰菜,很恶心人的那种样子

  20.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7:11 | #20

    这个逻辑,呵呵。一方面要政府监管——那么这个政府肯定是想象中的英明政府了,一方面又说政府作恶,为什么不深入一点,问一问政府的实际行为是想象中的形象背离得这么远呢?

  2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1日10:55 | #21

    莆田系之所以能以市场之名结出恶之果,恰恰是因为计划经济垄断所造成的,这方面稍微有点经济学常识的都能理解,从花钱百度指路到官商勾结的审批制加之农村医疗体系的爆弱才能结出这种奇葩。阿宝在积水潭医院,也算是半只脚跨在体制内的,不可能不了解这些。说话要凭良心,别误导别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