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雪萍:两百岁的驴

“驴”是美国民主党(非官方)动物标志,来自十九世纪20年代末民主党总统Andrew Jackson反对派对他的嘲弄,他们把Jackson骂为jackass。后者是“驴”的意思,骂人愚蠢。据说民主党人反倒认为“驴”有亲民内涵,索性将计就计拿来作为标志;尽管没有民主党官方认可,但是近两百年来“donkey/驴”一直是民主党的动物标志。

相对(以“大象”为标志的)共和党,民主党在两百多年的历史中,逐渐演变成代表“自由主义”倾向的政党,相对“进步”。文化层面上主张“多元”;社会层面上反对种族歧视,反对性别歧视,反对同性恋歧视;经济层面上主张政府的扶弱和调节作用,等等。

但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比尔克林顿任内八年,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基本顺延里根撒切尔的新自由主义逻辑:大幅度削减扶助穷人的福利,允许“北美自由贸易区”(NFTA) 生效,经济政策上向华尔街倾斜向资本倾斜 (供给侧),在继续拉大贫富悬殊的同时,生产出(在2000年破灭的)高科技风险投资泡沫,等等。其政策的负面影响,不仅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有关,更与美国社会日益拉大的贫富悬殊有关。

这一切也就影响到2016的大选:众所周知,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正在力争登上美国第一任女总统的宝座。

于是,将近两百岁的“驴”遇到了新问题。

八年前被首位黑人竞选对手打败、没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八年后以雄赳赳非她莫属的姿态,再度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不曾想,好事多磨,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横刀挡在其通往白宫的路上;自称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居然颇得民心。最有意思的是,今年72岁的桑德斯,支持者却多以年轻人为主,其中不乏年轻女性。

为了赢得女性的选票,希拉里团队请来曾经的另一位女国务卿和一位全国女权组织的领导人,拉选票。估计懂得重要的问题和重要的事情需要重复三遍的道理,于是,奥尔布赖特——比尔·克林顿时期的女国务卿——重复她曾经向女性提出过的警告:有一个地方为不把选票投给女性的女人们准备着——地狱。

谁说在美国政教是清清楚楚分开的?

尽管贵州在中国,本着成语往往具有普适性这一精神,我们还是可以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黔驴技穷”?

女人能不能当总统?当然能!但是,是女人就一定要把选票投给女人吗?当然不。

不可能有单一的、由性别决定的政治立场。由于阶级、种族、社会地位、文化价值,和政治观点的不同,女人们同样会站到不同的立场上去。 自由女权主义者分不清这两个问题的不同,竟然落到用“地狱”来吓唬女人的地步。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希拉里不但得不到很多年轻人的支持,也得不到很多(包括年轻)女性的支持呢?

在美国,1960年代,作为民权运动的一部分,第二波女权主义运动为妇女争取工作权和一些之前没有被法律化的权利, 包括招聘、用工、提拔等方面禁止(公开的)性别歧视,以及女性的堕胎权(1973年)。

与此同时,半个世纪以来,这些权利不断受到保守势力的攻击和蚕食性破坏,而且普遍而言,目前女性仍然遭遇“玻璃天花板”,男女仍然不同工同酬,妇女生育也没有国家法定的产假,等等。更别说,这些争取到的权利,基本无法阻挡1970年代以降新自由主义转型中出现的贫富悬殊问题,无法减轻中产阶级由此产生的焦虑感;面对昔日的“工人阶级” 贫困化更是束手无策 (在美国,working class这个词基本就是底层的意思)。

曾经如日中天的“后现代”女性主义,在理论上把女性问题从社会尤其是政治经济层面悄然转移到文化层面上;而“社会性别”这个女性主义对历史唯物主义贡献最大、颇具穿透力的理论概念,最终在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现实中,也成为无处不在但却并无大力可言的常用词。

女权主义,在几十年贫富悬殊化的过程中,逐渐集体失声,作为政治运动的群体,如今早已不复存在。其中曾经的女权主义斗士,也应权力或资本之邀,进入社会精英主流。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南希弗雷泽曾经分析指出,女权主义不但失去了原先争得的政治号召力,自由女权主义立场更是与新自由资本主义存在着某种“共谋”性。

希拉里克林顿的政治生涯正是这一切颇为典型的写照。

难怪会有那么些老百姓,性别女,情愿“下地狱”也不愿当“蠢驴”瞎投票的。只可惜,历史的经验也告诉人们,更多的人则会被煽动所刺激,盲目作出违背自己利益的选择。

2016年会是传说中的“美国之春”?还是一如既往的“象驴之争”?至少希拉里不会是前者的领导。而且,“技”再穷,只要有钱和势的支撑,说不定还真能把她自己“踢”进白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7:24 | #1

    特普朗和希拉里,谁会冻蒜?

  2.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7:36 | #2

    希拉里真是机关算尽,只有些小聪明。本来你不说女性自然会倾向你,你说出下地狱这种话把人家当什么了?结果就是把中间摇摆选民赶到sanders一边。或许真如王熙凤一样的结局

  3. 匿名
    2016年2月21日17:53 | #3

    匿名 :
    特普朗和希拉里,谁会冻蒜?

    两个都不会冻蒜。

  4.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2月22日01:03 | #4

    這個世界變化的太快,美國政府和政策需要重大的變革。這個變革在現在可能描述的不清楚,但幾十年上百年後家可以很清楚看出這個拐點的。

  5. 匿名
    2016年2月23日00:12 | #5

    这句话暴露了作者d傻缺身份:“谁说在美国政教是清清楚楚分开的?”

    ——美国从来只说自己是“政教分离”,啥时候说过自己是“政教是清清楚楚分开的”了???? 再特么没常识的人,看过几个美国电影,也该知道证人宣誓要手按圣经或其他宗教典籍、总统就任(包括总统死了副总统继任,美国大片里有过)也要手按圣经宣誓,这算“政教是清清楚楚分开的”吗?? 活了几十年了,还发出“谁说在美国政教是清清楚楚分开的?”这种没常识的感慨,瞎的吗?

    政教分离指的主要是不能建立国教(相对地,穆斯林国家就总爱宪法规定伊斯兰为国教——建立国教有多可怕,可见一斑),然后是不能用建立国教以外的其他办法动用政权力量干涉国民的宗教生活(赵国最爱干涉国民的宗教生活,以政权力量)。

    奥尔布赖特用了地狱一词,那又如何。我就不说她这句地狱到底是取其世俗含义(中国人也总说“老天爷呀、天哪”,不代表说这话的人是崇拜老天爷的信徒吧?),就算她就是指其神学含义,可她特么的都是前前前国务卿了吧,这也算政教分不清吗?难道在作者眼里,投个票的事儿,选民和候选人还非得把自己假装成无神论者??? 作者知道美国联邦+地方的选举有多频繁吗?隔三差五这么假装下去,美国人还信个屁的宗教啊!

    还观察美国大选呢,共和党前三候选人卢比奥克鲁兹川普一个赛一个地讨好基督徒,第一第二白热化地抢夺福音派选民,川普还吹牛说自己从小熟读圣经被揭穿,造了个大新闻 ———— 这么多珠玉在前任君采撷,作者得是一个多么瞎的傻逼,才需要从“奥尔布莱特提到地狱”这么个此次大选最最边缘的人嘴里最没新闻价值的一句话里摘出这么小一个黑点啊???

  6. 匿名
    2016年2月23日00:16 | #6

    美国那么多人信教,信教的人也可以投票、参选,政治怎么可能和宗教“清清楚楚分开”???

    不动用政权力量干涉教徒(尤其是少数派教徒)的宗教生活不就行了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