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遭遇中年危机 沦为社交网络时代信息孤岛

  昔日的“创新机器”正在经历一场从伟大到平庸的反向蜕变,夺走它光环的不仅仅是Facebook

  文 《环球企业家》记者 骆轶航

  自从两年前推出直捣微软心脏的浏览器Chrome以来,谷歌神秘的黑盒子就再也没放出过任何让人们惊呼“Wow”的产品:Google
Wave等初涉社交属性的产品接连失败,其他计划也拖延日久。它的市值超过1800亿美元,收入增幅却从3年前的56%骤减至9%。它数百亿美元拓展业务
边界,但无法摆脱对单一搜索广告收入模式的依赖,并纠缠于接踵而至的反垄断审查。它全员加薪30%,以挽留那些迫不及待投身硅谷新一轮创业热潮的员工
⋯⋯

  投资机构警示这昔日充满魔力的“创新机器”正沦为下一个微软,后者历时15年才完成一场从伟大到平庸的蜕变,谷歌只花了它1/3的时间。

  谁也无法阻挡硅谷创新潮流加速度的水平“瞬间迁移”。2005年前后,当巅峰期的谷歌试图成为人类通向互联网唯一平台的时候,Facebook
诞生了。5年后,Facebook访问量超过谷歌,成为拥有5亿人口的无疆界国度,更改变了谷歌整合与分享信息的方式—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通过关系传输和
分享信息与娱乐之后,谷歌靠无数只机器“爬虫”搜集互联网每个角落的信息,再通过一套精密逻辑算法按秩序呈现给人们的方式,突然显得臃肿与陈旧不堪。

  它面临的尴尬是:一旦互联网被赋予心理学与社会学色彩,它就会对无时不刻入侵的谷歌“爬虫”竖起一道自我保护的城墙。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网络上,每个人都是爬虫,而人们传递和分享信息的关系链,就是新时代的互联网“算法”。

  什么是谷歌必须改变的?答案是:它必须改变奉数学与逻辑学为宗教的基本价值观。但这可能比让微软终结收费软件还要残酷。

  社交战争

  看上去,谷歌并不想过早打响这场社交战争,但Facebook的野心已昭然若揭,它马上要推出Facebook
Messenger。只要用户获得Facebook的电邮地址,就能在一个平台上收发邮件、操作社交网络、用手机短信和即时通讯进行联络。这意味着
Facebook强大到足够成为人们通向互联网使用任何工具的入口—除了还缺一个浏览器。

  谷歌Gmail缔造者、FriendFeed联合创始人保罗·布克海特(Paul
Buchheit)近日戏称谷歌抗衡Facebook的任务“仅比登月容易一点”。但谷歌必须做那些它并不擅长的事。2010年10月,谷歌CEO施密特
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它对搜索未来的预期:搜索最终将不仅仅是搜索网页,而是个人的电子邮件、音乐和关注的话题等信息,成为专属个人的搜索。

  这一判断已具备了搜索网络向社交化演进的色彩。但施密特并未透露如何实现这一前景—现在的搜索框显然无法容纳它,而Google Buzz和Google Wave等类似实验已经失败,新的社交网络计划仍然被困在黑盒子里。

  谷歌工程与研究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也对《环球企业家》谈及对谷歌搜索社交化的思考:“社交的组成部分越来越重要。我们将这些社交数据分解成不同的更复杂的信号,通过信号来决定哪些信息重要,再进行相关的排序。”

  但他坚持认为独立搜索仍是主流,展现了与微软当年面对“云计算”时类似的骑墙立场。另一方面,谷歌的社交内容搜索仍需通过信号、排序和算法,而并非其他工具进行操作。这意味着谷歌的社交构想仍无法摆脱客观主义至上的桎梏。

  而谷歌也正沦为社交网络时代的“信息孤岛”。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始终拒绝谷歌的“机器爬虫”抓取任何来自该网站上的用户个人和
公众信息,它引发了谷歌对于Facebook日益成为互联网上“数据死胡同”的指责。但Facebook
已向微软搜索工具Bing开放了社交信息数据—这意味着Bing有可能在未来成为Facebook的社会化搜索技术提供商。而对同样试图控制人们连接互联
网入口的谷歌,Facebook永远都不会慷慨。

  左右互搏

  尽管如此,谷歌仍可成为人们通向互联网世界的底层平台—2008年9月诞生的Chrome浏览器使谷歌具备了这一基础。而在云计算和互联网时
代,浏览器不仅是唯一的信息入口,也是未来计算设备操作系统的直接界面。只要谷歌能确保Chrome浏览器演进成一款全能型操作系统,并成为各种终端设备
的主流配置,那么它至少能成为人们通向Facebook前方的屏障。

  但在过去的两年间,它显然被Android抢了风头。Android是谷歌2005年6月收购的移动开发团队,谷歌CEO施密特宣称全球每天有
30万部安装了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被激活,为谷歌带来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但Android是一款典型的移动客户端桌面操作系统,人们需要
将下载的程序安装在Android手机上才能享受它带来的体验,而不是像Chrome那样将一切存储在云端上。

  无疑,Android是谷歌价值观的异数,也是其内部的联邦自治领。尽管它光芒四射,但除了Android负责人安迪·鲁宾和施密特之外,谷歌的两名创始人和其他高管从未公开为Android进行过任何背书。

  而原计划2010年下半年大规模推向市场的Chrome直至12月才陆续启动PC厂商测试,尽管增长迅速,Chrome浏览器迄今也只获得10%的份额。

  “Chrome作为操作系统得益于它作为浏览器的用户群。Android和Chrome处在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前者比后者作为操作系统要早三
年。”艾伦·尤斯塔斯如是解释Android与Chrome这对截然不同的操作系统的关系。但它仍无法解决两者未来在内部的博弈与消长,尤其是它事关谷歌
的“路线问题”。

  但谷歌也许会放任这种情况的存在。有迹象显示它将赋予像Android一样的业务单元更充分的独立性,以确保公司的创新活力。这意味着谷歌将可能变成一个“创业企业”的联邦—但愿它的“失焦”症状不会因此继续蔓延。

  谷歌必须改变奉数学与逻辑学为宗教的基本价值观。但这可能比让微软终结收费软件还要残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网络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