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撤换肖钢治标难治本:领导层欲控制市场,继任者难改革

香港——之前,中国的经济问题加重之时,该国证券行业最高监管者肖钢似乎得到了中共领导层的支持,尽管他稳定股票市场的种种努力遭遇挫败,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让事态变得更糟。就在几周前,他还为自己采取的举措做了冗长的辩护,他领导的证券监管机构也极力否认有关他已提出辞职的报道。

不过,周六的时候,北京突然将这位证券行业的总管解职,接受了人们对政府试图遏制从去年夏天开始的股市崩盘,结果却搞砸的批评。肖钢被免职的消息,以官方媒体刊出简短声明的形式对外发布。这样的公开撤职对共产党而言非常罕见,也代表着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场赌注。后者对中国经济的驾驭正越来越多地遭到外界审视的目光。

在中国,表现不佳的官员通常会被调到影响力更低的职位上,或被允许悄悄地辞职。近来被免职的,大多是在习近平发起的范围颇广的反腐运动中落马的官员。

现在,习近平似乎在押注,通过听取公众意见、如此高调地撤换肖钢,能给他争取一些时间,控制因股票市场动荡和更宏观的经济减速而让党的声誉受到的损害。但如果这些问题持续扩大,则有可能进一步削弱人们对他的领导力及对他旗下的政府能否实现困难的经济转型的信心。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历惊人的经济增长,支撑了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也巩固了中国在全球经济秩序中的地位。现在,中国经济的增速降到二十多年来的最低点,党又未能控制股市和货币的走势,让全世界的投资者陷入不安。几天后,世界各国的财政部长将聚集到上海。他们期待中国领导层能给出答案:中国政府将如何让人们重新相信,他们有足够的能力管理好中国的经济。

撤换肖钢只是整治股市乱局的第一步。他的继任者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增强中国股市的功能,使其脱离政府干预,同时又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对股市是个利好,但最关键是要看,下一步这几个月政府推出什么样的经济政策,”位于北京的投资者、独立政治学者陈波说。他说,否则,“经过一个短期的好转之后,还可能会大幅下滑。”

然而,肖钢的继任者刘士余不一定能带来中国股市亟需的大胆变革。他此前担任农业银行董事长,在证券市场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这项人事调整对于解决一个潜在的问题也助益不大: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置于一个人的控制之下,即试图遏制经济动荡的国家主席习近平。投资者和分析人士表示,正是这种控制欲,在迫使人才离开原先由技术专家构成的官僚体系,而让适应这种环境的官员得到提升。

“这是正在中国显现的严格的自上而下政策风格的问题所在,”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金融和政治相互影响的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说。“没人敢挑战最高领导层先入为主的观念,不管它是什么。”

中国有相当多颇具才华的金融专业人士,其中有很多在美国顶尖大学受过教育,如今正迈入事业发展的巅峰期。然而,与美国英才在政府机构进进出出的情况不同,在中国,他们当中可能很少有人愿意在证监会担任职务——该机构相当于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那里薪资太低,风险太高。投资者陈波表示,最近几个月,习近平的反腐运动集中于金融部门和证券监管机构自身,甚至让不曾受贿的官员在这个环境里也不好过。

“现在证监会的人才结构还不如那些大证券公司,”陈波说。“这个不光是证券领域的问题,是全国更广泛的一个问题。”

刘士余是非常典型的中国高层金融官员。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几个政府委员会和央行度过的。

春华资本董事长、曾任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大中华区主席的胡祖六(Fred Hu)称,刘士余是一名“经验非常丰富的金融官员,比较注重结果”,但他也表示,刘士余会“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非常有挑战性”,就像他的前任一样。

“监管官员一次又一次地在一些非常困难的任务上挣扎——使股票市场现代化,拉升股价,同时又要保护投资者并确保市场稳定,”胡祖六在邮件中表示。

尽管刘士余对股票市场管理缺乏经验,但他不缺关系。90年代中期,他曾在国有的中国建设银行工作。当时担任该行行长的是王岐山,他现在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之一,负责监督反腐运动。

“他肯定不是一个大胆的改革者,”史宗瀚这样评价刘士余。

新任证监会主席接手的或许是一个无法胜任的工作。这个角色肩负的期待是控制一个从根本上讲无法控制的市场,而且要在这些努力失败的时候为之承担责任。习近平竭力推动由国家掌控市场和经济,与邓小平领导下的诸多中国早期改革人士所持的原则相悖。作为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希望给予市场更多空间。

“从他们对股市采取的措施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愿意放弃控制,”麻省理工学院(MIT)政治经济与国际管理学教授黄亚生在去年12月的采访中如此评价中国现任领导层。

一名中国前金融官员要求不具名接受采访,以便能自由谈论人事问题。他表示,证监会前任主席肖钢可能会在国务院担任一个新职位,协助负责中国经济政策的制定。中国颇具影响力的《财新周刊》也报道,肖钢或许会担任新的政府职位。

证监会主席的更换,很可能也会导致有人重提周小川的退休问题。自2002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央行行长。

在国务院上周一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在对政府应对金融市场的表现提出批评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到了对货币的管理问题。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直接管控下,人民币出现贬值。

周小川现年68岁,带头消除了金融领域诸多管制,因而备受尊敬。也是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的人民币在去年11月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认可,成为世界重要储备货币之一。

不过,去年8月人民币贬值4%之后,周小川的名望受损。人民币的贬值让金融市场大为恐慌。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内,全球各地的经济学家和货币专家,都呼吁中国央行加强与金融市场的沟通。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政治专家裴敏欣表示,如果是三年前,“无法想象”有任何人会建议让周小川退休。

“现在,他会是不错的替罪羊,” 裴敏欣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2016年2月22日10:21 | #1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历惊人的经济增长,支撑了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也巩固了中国在全球经济秩序中的地位。—-有个很矛盾的想法:真希望经济夸掉,以让它们倒台!可又想想亿万被洗脑的百姓个个是扶不起的奴才像,不去争取也罢了,还要扯后腿,悲哀!

  2. 匿名
    2016年2月22日18:23 | #2

    宇宙真理:智商不够就缴智商税。

  3. 2016年2月22日10:25 | #3

    正因赵家拿着中国人民的钱养着金家王朝,压迫了朝鲜百姓半个多世纪,将来朝鲜百姓最恨的就是中国,确切的说是TG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