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上的位置:夷务大臣、证监会主席及其他

叶檀

肖钢先生六次被传调离证监会主席未能成行,2016年2月20日成真:肖钢调离,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

不到24小时,坊间充斥了建议、建言、期望、看法等等。总体而言,把肖钢的调离视作有利于证券市场的好事,预测股指会因此而上升,而把改革牛、制度改革种种重任压到刘士余先生身上,似乎换一个人就万事皆光明。

改革是系统性工程,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个英雄身上,平白地增添无数不切实际的希望,徒惹某些好高鹜远的痛苦。刘士余先生是市场派人物,肖钢先生也是,郭树清、周小川就不是吗?任何一个市场派人物在证监会主席任上,最终的情形都比较尴尬,印证了火山口这个位置是多么烤人。

制度不健全,靠一两个英雄人物力挽狂澜,这不是现代制度改进,而是神秘历史的重续。谁也没有独家秘方让市场彻底改观,尤其在一个利益丛生的尴尬位置。但担任证监会主席却是检验一个人成色的好时候,是把市场当作资源配置市还是圈钱市,有底线思维还是没有底线思维,上任之后都能一一曝光,这是一个天然让众人瞩目的位置。

中国股市迄今有七任证监会主席,最长的尚福林九年,其余都没超过三年,在任上都被嘲笑坏了,并且股市并不随指挥棒而动。如今,我们还学不会制度性思考,还以为只要换个证监会主席就能万事大吉吗?

● ● ●

说远一点,一百多年前,以往也有类似证监会主席的位置,谁坐上,谁被烤。清代的“主管外交”的大臣办理“夷务”,后来称这“洋务”,不管是主抚还是主剿,不管是官声显赫如曾国藩,还是被举国之人看作食洋不化鄙夷不止的郭嵩焘,没有一个在办理洋务、跟洋人谈判之后还能有好下场。

并不奇怪,清末整个社会急剧变革,洋务成为泄民愤、体现中西两大板块对撞的最重要的一环。上到皇帝下到庶民都希望,战场上得不到的在谈判桌上得到,主导谈判的大臣到城里一看,到炮台一看,再打上一次小仗,心理跟明镜一样,战场上得不到的在谈判桌上也休想得到,只能拖延、只能报喜不报忧,只能以柔软身段扶夷,一旦真相曝光,主导谈判的那个特定的个人就成为整个社会的替罪羊。

以第一次鸦片战争,从最早禁烟涉及洋务的林则徐被治罪,到奕山、琦善等人,无一不被重罚。原因无他,就是坐在火山口烤焦了。

客观来说,这些大臣贤愚不等,林则徐毫无疑问是当时的精英,也是皇帝的信臣,他对于西方文化的学习之迅速,对于时势从懵懂到了解,到很快睁眼看西方社会,早在广州做钦差大臣时,林则徐就命人编译英国人慕瑞所著的《世界地理大全》,集成《四洲志》,但未及出版。《海国图志》底本最早来自于林则徐,在镇江林则徐托付给魏源,魏源根据此底本编撰。林则徐当时已经了解世界大致状况,已经知道坚船利炮的厉害,根本不会作出以马桶等秽物驱赶英国人的可笑行径。

林则徐这个主剿派因为无法阻挡英国人北上触犯逆麟,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二月被流放伊犁。这一年林则徐五十八岁。流放之前林则徐请求去收复舟山,不惜任何代价来对付外夷。因为在他看来“抑知夷性无厌,得一步又进一步,使威不能克,即恐患无已时”。也许清帝可能私下同意这种估计,但是,他不再认为林则徐可称此职。无论如何,停泊在大沽口的英国人要求撤这位钦差大臣的职,那就撤职息事宁人,道光不了解英国人需要什么,也不了解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也根本不觉得需要变革。当时朝廷上下就像大梦初醒一样,梦中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主抚派日子同样不好过,当取代林则徐的道光宠臣琦善来到广州,发现虎口炮台被轻易攻取,为了避免屠城,他签署了穿鼻条约,朝廷内书生对于割让赔款叫嚷不休,认为有辱上朝国体。广东省巡抚怡良向京师奏报了琦善背着他秘密割让香港之事。清帝1841年2月26日看到奏章时勃然大怒,下诏道:“朕君临天下,尺土一民,莫非国家所有。琦善擅予香港。”于是草约被否决(虽然此时英国人实际上已占据了香港),琦善的大量财产被没收。3月13日,琦善戴着镣铐离开了广州。

此后的奕经、杨芳、颜伯焘、耆英、伊里布等人无一不落花流水,他们或者谎报胜利军情,让自己苟延残喘,让皇帝作出错误判断,或者自杀以尽忠,当时的战争确切的说,不是战争,而是一场场屠杀。让人想起西班牙人对印第安人的所谓战争,事实上是不对等的屠杀。

很明显,当时中国与英国对阵,打是打不过的,英国业已打败西班牙,荷兰、西班牙都已经是过去式,英国才是海上霸主。维多利亚女皇时代,英国工业革命蒸蒸日上,1851年在伦敦举办了全球第一界世界博览会,机械时代已经开启。当时是殖民时代,英国在印度有了面向亚太的后勤基地。除了中国沿海的传染病之外,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住英国人北上的步伐。

而当时中国朝野的心理状态,还是传统对付外夷,认为打得赢就赶出去,打不赢就采取羁靡之术满足洋人的胃口就行了,时间长了,洋人就会臣服在光辉博大的中国传统文化之下。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不战不降不走”的叶名琛,在彻底无奈的情况下做个海上苏武,不食英粟而亡。主剿主抚通通获罪,京城里的一班官员无事袖手谈心性,道光与咸丰两帝更是对全球情况两眼一抹黑,完全生活在中世纪。清末的八旗、各地驻兵完全不能用,与普通百姓的惟一区别是他们可以拿着武器扰民。

即使在那样一个时代,是不是精英也有天壤之别。同样从事“夷务”,林则徐与奕经不可同日而语,一个是民族精英,一个是把战争当作秀场草菅人命无数的公子哥儿,在战争上做诗开文会,炮未响先溜人,人可以有不同评价,但鸦片战争的结局却是各种因素的综合结果,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任何一个处于变革期朝代,总有一个位置是让人发泄情绪的,现在夷务不再承担如此重任,证监会与足协承担了这样的重任。这两个位置有共同的特色,牵涉到的人数极其庞大,上亿的股民和家属对于证监会主席寄予厚望,千万的球迷都在捍卫足球,而这两个部门的官职不高,从这点上来说连钦差都不如,无法协调其他部门。行政色彩浓厚,欠缺独特性,但所有的罪责也得背着,而有些人确实禁不起考验,不如得过且过、守着肥缺养肥自己。

股票市场能否处理好,取决于三点。

1股票市场不是融资、处理坏帐之源,而是市场化资金配置之源

如果股票市场仍然作为运用民间资金的融资之源,圈钱弊端无论如何都无法根绝。银行坏帐多了,到市场上市、增发,以规模稀释坏帐。大型央企产能过剩了,通过股票市场朝廷并购重组,市场进入牛市时又在股票市场分拆。涓滴务必归于上市公司,通过上市公司到权贵手上。

根据证监会官网2016年1月的统计数据,境内外融资最为醒目,可见也最受关注。2012年增内合计筹资1115.60亿元,2013年合计6884.83亿元,2014年合计8412.40亿元,当年共有619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定向增发,金额2634.43亿元。到2015年12月,境内筹资合计3459.08亿元,要注意的是,数千亿元大股东套现等不计在内,只是在证券市场的股票发行、增发以及公司债筹资情况。

刘士余先生上任后,面临的依然是筹资的大任务,银行坏帐上升,小行需要上市,央企需要并购重组,创新公司等待回归转板,一系列的事件难以避免。

2证监会必须是独立的监管机构

证监会、银监会是属于国务院垂直管理下的事业单位。一行三会同属于正部级单位,是金融行业最主要的行政管理部门,不存在相互隶属关系。人行是最核心的“国务院组成部门”之一;而三会是正部级的“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场外配资市场,证监会管得住升斗小民,管得上基金与券商,对银行向股市的放水却无可奈何。

证监会处理一家上市公司,国资委找过来了,地方政府找过来了,因此,退市几乎是一家都退不了。总不能连退个市都得国务院总理过问,总理拍桌子已经不少,难道都让总理拍桌子解决问题?再说,拍桌子能解决问题吗?

绿大地造假上市,有关部门领导、当地领导多次赴京会晤证监会高层,希望网开一面,留着这个火种。2011年12月7号,新华社刊发评论了这种种怪像,但绿大地的壳还是保留下来了。5月7日,*ST大地二审,主力机构名单中有泽熙瑞金1号信托一家阳光私募在内,进驻的时间,正是2011年绿大地一案审理当中最为热闹的第四季度。“敢死队总舵主”之称的徐翔并不敢赌,根据现在对徐翔的调查,恐怕不是徐翔敢赌,而是徐翔信息精准。

央行表面上应该是独立的,各种人情、各种招呼、各种平衡,不是一个小小的证监会能够解决的,金融监管机构独立向人大述职行不行?

3监管的是底线意识

金融必须有底线,没有底线的创新是瞎创新。

中国处于前现代国家,与镀金时代的美国非常相像,经济发展很快,但泥沙俱下。没有信用的市场最重要的是建立信用,没有信用就无法定价,也就是大家瞎蒙、混水摸鱼。

中国股票市场中既有希望从股市赚取买菜钱的大妈们,也有纵横市场二十几年的老人,更有从西方学成回来的希望从事程序交易、做空交易的各种投资者。股票市场到底应该取法哪个市场,必须从实际出发。

实际状况就是中国市场信用糟糕,懂行的不多。现在P2P市场的乱像就是没有信用、监管不力市场的必然后果,金融市场必须有起码的信用定价模式,股票市场同样如此,如果信息基本是不准确的,就是比赌场不如。

口号是假的,做事是真功夫。

以创新为名推出的权证在A股市场成为对普通股民的一次掠夺,这样的权证与香港市场相比,难以令人信服。郭树清对内幕交易实行零容忍,肖钢上任后,处置了光大银行的乌龙指。他们是改革派,也得罪了不少无法得罪的人,但他们无力改变现状。最好的证监会主席是守住底线,不为媚上而建圈钱市,建立基本通畅的信息勾通渠道,建立类似于权证、期指等创新手段的时候慎之又慎。

刘士余鼓励创新,有底线意识。在谈到互联网金融时,表示应该有两个法律上的“底线”:一个是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个是不能非法集资。同时也指出了资金第三方存管制度缺失,存在安全隐患。大量投资者资金沉淀在平台账户里,如果没有外部监管,就存在着资金被挪用甚至携款“跑路”的道德风险。

第三方支付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去年(2013年)底信用卡预授权、收单业等歪风越演愈烈时,主管支付的刘士余曾经在支付清算协会的内部会议上提出严厉整顿第三方支付业,后续大家都看到了,连续对违规机构开出严厉罚单。”

但是,指望刘士余摆脱股票圈钱是不现实的,现实生活中股票与债券必定会在融资方式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在创新的过程当中,到底把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摆在第一位,还是把权贵阶层的利益摆在第一位,也要煞费周章。把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么在资产证券化时必须明确资产的质量,以及区分风险群体,这并不容易。

如权证交易时,也打着创新的名义,让专业投资者赢利,但无限度随时创设信息保密却成为深不可测的陷阱。能够守住底线略有成功的创新,就算一个好的证监会主席。

所有的利益冲突、部门条块、监管制度都体现在股票市场中,证监会主席是个火山口上的位置,迟早会成为众矢之的。保护一个人,是尽快把此人从证监会主席任上调开,要让一个人获得瞩目,可以,当证监会主席。事实上,处理急务的多是能臣,而能臣在办理夷务时纷纷落马,实际上是说明,这项任务与当时的社会现状、社会制度、人的意识出入太大。

参考资料:

1,《剑桥中国晚清史》上册第四章第十节《战争的第一阶段》

2,《原来如此:叶名琛传》诸荣会作,百花文化出版社

3,《绿大地案:责任人全身而退 轻判挑战法律底线》2011年12月6日,新华网,赵晓辉、陶俊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2月27日22:00 | #1

    一样的道理,火山口上,换个民主就万事大吉了
    那些把希望寄托在民主上和寄托在刘十余上的人有什么区别

  2. yitian
    2016年2月27日22:12 | #2

    换了民主,生活可能还会倒退。但保障了大部分人的权利还是值得肯定的。香港人也好台湾人也好争来争去的普选。还有很多人笑香港人或者利比亚人伊拉克人埃及人等等。其实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香港人一定要争呢。原因很简单:

    民主是基础吧。实现民主,生活可能会倒退,但只要基础打好了 好日子就不远了 。非民主基础不行,蛀虫太多,摇摇欲坠呀。

    •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3:42 | #3

      民主阵痛一百年!值!港灿万岁,来,干了这碗恒河水,为鸟笼干杯!

  3.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2:35 | #4

    哦,狗官一个个都成了先生、英雄、民族精英了。

    •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3:47 | #5

      狗官一个个都成了先生、英雄、民族精英了,只有民主逗士仍然是逗逼,天天画圈圈赌咒

  4.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8:15 | #6

    林则徐? 我笑了

  5.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8:21 | #7

    民主国家人, 都知道所谓民主
    其实就是一种监督机制, 监督权力监督资本 ,如此而已, “最不坏”的制度
    可赵国五毛公知从未过上一日民主日子 ,
    总是把民主想成仙丹妙药 ,能解决一切 , 简直魔法是吧 ?
    稍有不从心愿 , 便痛骂民主狗屎也 , 为自己的诞生在这奇杷土地上求点安慰

  6. 匿名
    2016年2月28日08:34 | #8

    争取民主是为了告别专制,而不是说民主是一劳永逸的制度。
    一个异姓人活在一家一姓的赵家天下,你这一辈子不是多余活着吗。

  7. 自由民
    2016年2月28日11:13 | #9

    #1 行了,五毛狗老是拉着我的虎皮装反派有意思吗?民主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一党专政遍地是灾。香港没有民主就是臭港。简单的常识而已,你买菜还要挑着多个品种选,为何在政治上不能从多个政党中来选优?

  8. 匿名
    2016年2月28日11:15 | #10

    民主普选以后,共产党也未必会输,粗略目测稳获3.5亿张选票的支持没问题的。你服不服?

  9. 匿名
    2016年2月28日17:55 | #11

    真多人对自由民主还抱希望呢,真不错,我只希望有了选票后能换两顿饱饭。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