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库克在中国,他是否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FBI与苹果公司关于“开后门”事件(强制解锁嫌疑犯的手机)之较量,说到底是数据加密之隐私和技术安全问题,涉及用户——生产服务商——政府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最强的政府试图以反恐等为理由,削弱最大的科技私有公司产品的安全性,但这无疑将影响全球使用该产品之用户的公民自由和隐私。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也超越了法律的范畴,库克也在唤醒用户基于民主、自由和传统的支持。

一、用户享有通讯自由、秘密和隐私权;生产服务商负有为用户保护隐私和保密的义务,不得侵犯和外泄

库克在公开信中说:“人们在手机上存储了大量个人信息,包括私密对话、照片、音乐、笔记、日历、联系人、财务信息、健康数据,甚至是我们过去到现在的一切行踪。”这些隐私和秘密的所有权当然是用户,说到底用户的手机内容应该与手机生产服务商没有关系。

中国宪法明文保障公民的通讯自由与通讯秘密受法律保护,宪法也隐含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追查犯罪之需要,并依法定程序,任何组织和个人均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这当然包括手机生产商,其不得擅自获取,更不得擅自处理用户所享有的通讯隐私和秘密。

二、生产服务商享有经营自主权,这是公权力与私权利之界限

科技企业采用何种技术手段来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是企业的自主经营权,不属于政府权力的管控范围。更何况生产服务商也可能获取不到,或者在技术上实现不了,或者在技术上故意不实现(不给自己“留后门”的机会)。这都是企业的自主经营,是公权力界限以外的范畴。

三、反恐与数据隐私价值考量

库克在公开信说“政府这一要求带来的影响令人不寒而栗。如果政府想要利用《全令法案》来解锁你的iPhone,那么政府将有权力获取任何人设备上的数据。政府甚至会扩大这种隐私侵犯,要求苹果开发监控软件来拦截你的短信、获取你的健康记录以及财务数据、追踪你的地理位置甚至是不经同意就可以使用你手机上的麦克风以及摄像头。”

也就是明显违反了宪政的重要原则——比例原则。政府本应以维护和发展民权为追求,着眼于法益平衡,选择对公民侵害最小的方式。而当政府行使公权力而与公民基本权利发生冲突时,必须审查该公权力的行使是否为宪法所规定,公权力对公民权利的侵害是否适度、合比例。

另一方面,削弱安全系数,得以为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各种违法犯罪提供了更多机会和更少的阻碍。假如此种“后门”被黑客大量轻易侵袭,谁为受害者——用户买单?

四、假如库克在中国,他是否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我想,假若他有担当,他也许会疲于应付各种行政检查,税务、环保、劳工……最终,不在检查中爆发,就在检查中消亡……

如果他没有担当,我们就会像奢望英雄一样,奢望这样一个有担当的中国式企业家。

假如让库克在其“人身自由、财产权”和用户数据隐私中二择一,我们不敢想象,不敢苛求,但却寄予期望。即使万一沦陷,但企业仍对用户负有保密之义务,用户仍可追究其法律责任,不是吗?

五、习主席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习主席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公权力是天然的恶,与生俱来具有扩张和不受羁束的天性。你不知道和无法控制公权力会用这个“后门”去做什么。

所以正如库克所说,在个人信息安全上的让步将最终导致我们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

这关系你我他,每一个人。

苹果,又在开创一个时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左梦
    2016年2月28日21:36 | #1

    不要认定公民没有权利。习近平说的把权力关进笼子,说的是把公民的权利关进笼子。谁来关?由政权来把公民的权利关进笼子。这是他的实践,只能靠他的实践来体会他说话的原意。你爱怎么理解他的话是你的权利,但不要把你的理解强加到他的意思里,那样只会骗你自己。如果政权被关到了笼子里,他是怎么把任志强关到笼子里的? 少跟我说“那也有道理”,如果你认为他干什么都也有道理,等于说你干什么都没道理。

  2. 匿名
    2016年2月28日21:39 | #2

    如果库克在中国,此时正在CCTV上痛哭流涕的认罪反省中呢。

  3. 小民
    2016年2月29日01:13 | #3

    这事儿是美警太傻不会办事儿而已,苹果的手机用户多半会开iphone的云备份,直接从云服务器里拿资料 确实要比解锁手机方便简单吧。 好莱坞女星艳照不就是这么回事儿么,而且还是个好前例。还是炒作。

  4. 匿名
    2016年2月29日09:39 | #4

    还真当苹果是卫道士,把自己卖了还数钱的方式多种多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