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小区围墙是精心算计的社区重构

拆除小区围墙是精心算计的社区重构,摧毁业主共同体。虽说是党无缝不入,但这些年房地产经济的一个客观结果是达成了社区权利的物理分割,业委会的法律地位阻碍了街道居委会对居民生活的全面干预。打掉围墙就是肢解社区共同体,将民众彻底原子化,这样洪水来临民众没有任何组织能力,愈加仰赖政权稳定。

马前卒

房地产开发导致基层自治/分权压力增加。这一点大家都看得见,但一般不会认为是动摇社会基层结构的大事。

过去十余年,尤其是2008年以来,中国经历了一波房地产高潮,我也卷在其中吃了几碗饭。关于这事儿的经济后果,以及地方债、高房价等问题带来的宏观政治后果我就不说了。我只谈谈直观感受到的微观社会结构变化。数据大多是个人估算,不过估算误差真的完全不影响结论的基本面。

这一波工业-房地产高潮之前,中国差不多是一亿人住比较完整的楼房住宅小区(家属院),三五亿人住老城区或是城乡结合部的平房或者低层建筑,剩下七八亿人住在农村。那时普通中国人的居住需求以保证能睡觉能做饭为主,对隐私、居住环境的需求较低。而即便是那些比较完整的住宅小区,物业服务也限于简单的水电维修和绿化,一般由牵头建设的部门如企业后勤处管一管就完事。大多数居民要么依照传统社区的规则和邻居打交道,要么把一切交给“单位”。

这一轮房地产高潮过后,近一半的中国人离开了传统社区,或是住进了批量建设的商品楼,或是勉力在大城市外围打工,攒钱在家乡的县城买一套楼房。另外一半中国人,除了老人之外,也基本认定住进商品楼是这个时代的基本需求。即便来自再偏远农村的女孩,也不愿意在一套没有下水道和卫生间的房子里举行婚礼。

不过,住进商品楼意味着你和邻居密集地挤在一起,生活习惯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厨房漏水、酒后唱歌、阳台养鸡、向楼下弹烟灰……都可能引发邻里冲突。传统社区解体了,传统习俗和传统社区领袖都管不了这些事情,大家需要新的秩序。这个秩序在最核心的层面是法院和公安局,但一般来说日常管理靠物业来实现。

物业公司这东西,你说他卑微也卑微,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得对业主毕恭毕敬。但从性质说起,这东西非常强大:

物业公司有税收权——物业费,而且还经常调整税率
物业公司有警察权——保安。可以阻止业主违规使用公共空间,禁止不交钱的业主使用物业,当然严重问题还是要找警察
物业公司管理“市政”事务——大型住宅区的道路、给排水、绿化、治安都不逊于过去的县城,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复杂管理。
物业公司要对外交涉——大型住宅区必然和外部的政府、市政、铁路有各种关联,从长期来看免不了要有利益互动。只要矛盾不激化到无法调和,这些日常的配合和博弈只能由物业公司来处理。

换句话说,物业公司实际上已经承担了相当多的社会职能,在很多方面超出过去的基层政府。随着住宅功能的增加,物业公司的工作复杂性和权力还将进一步增加。

那么,物业公司对谁负责呢?理论上说当然是业主。业主应该推举自己的代表,负责和物业公司签订合同,监督物业公司的日常工作。进一步说,业主委员会才是真正的“物业”,只是业主委员会把具体工作承包给具体的物业公司而已。完全可能业主委员会不雇佣传统意义上的物业公司,而是直接雇佣保安负责治安,雇佣绿化公司来种树,雇佣清洁公司来打扫卫生……和包给统一物业公司的区别无非是批发和零售的不同。

所以,严格来说,前面说物业公司的所有权利,实际上都是业主代表委员会的权利。他们通过选举制度得到了业主的授权,所以可以全权使用物业费并具体落实上述功能。业主委员会有民主授权,有独立财政,负责管理居民的日常事务。你觉得这算什么?这已经是一个基层政府,而且由于民主授权的存在,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没有上级可以撤换它。即这是一个分权制的基层政府。

不要小看这个“政府”。随着房产公司逐渐整合为少数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楼盘规模越来越大。几万或者十几万的大型住宅区恐怕将成为未来的主流。这至少相当于乡镇-街道级别的基层政府。谁也不能轻视他。而且理论上说,多个业主委员会是可以通过集体投票来合并的,按照协议共享基础设施,共同使用物业费(税收)。这相当于业主委员会可以产生自己的上级政府,比如天通苑业主联盟,或者上海松江区东区联盟等等。类似的联盟如果直接和市政机构谈判,讨论市政服务问题,那已经毫无疑问地是参与中层政治决策了。

当然,我说的都是理论可能。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楼盘没有产生业主委员会,很多业主委员会运行的一团糟,内斗和腐败案连续不断。那些完全没有业主委员会,由开发商或政府制定的物业公司维持运行的住宅小区,未必就比有业主委员会的服务质量差。更不要指望业主委员会成立高效的脱产管理机关,乃至和其他业主委员会签订协议了。

但这不是才开始吗?

新的一轮居住区变革,中国人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进入新的生活空间,和完全陌生的邻居打交道,对业主委员会的权利义务和存在理由都是一头雾水。在这种情况下能搞好才怪。但无论如何,既然居住区已经形成,业主委员会已经开始管理,在法理上谁也无法阻止这个进程向前推进,无法阻止业主委员会在内斗中成熟。不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能在城市基层看到类似欧美的多党(派)政治。

以上是我最近几年的观察所得,我不是赞美这种基层民主政治,并非说这是理想制度。我只是在现有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发展模式下,业主委员会政治的推行和普及无法阻挡。任何用明规则阻止它落实的政策都会激发难以想象的不满——你凭什么管别人的财产?卖地的钱还不够吗?以至于我想不出政府如何承受伸手干预的政治代价。当然,用经济手段和潜规则来延缓这个趋势的落实或许是可能的。比如说政府通过补贴物业费来提高无业主委员会小区的服务质量,的确可以减少居民对“被人管”的怨言;比如说政府通过鼓励业委会内斗,也可以让居民暂时对业委会失望。物业公司的普遍黑社会化,背后多半也有某些机关的默许。

但无论如何,大包大揽意味着承担一切怨气,付出巨额补贴而没有好处。通过补贴获取的声望不会积累成政府的正面资产,只会变成政府的财政包袱。而包揽基层管理,除了财政支持不住之外,还会因为各个区域的需求不同而出现公平问题。从长久来看,业主委员会出面负责居民区日常事务可以说是大势所趋,阻碍这个趋势的成本会越来越高。

对于大趋势,我们该怎么看?喜欢民主制的不要着急欢呼。因为这未必是你们需要的那种民主。业主委员会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根据物业比例和物业费比例来决定的。房子大的、物业费高的,投票权就要大。有多少套房子就有多少投票权。这里有各地业主委员会组织方案的对比:

首次业主大会上投票权确定的依据__中顾法律网

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出台的《加强业主委员会管理若干规定》中关于业主的表决权采用的计算方法是:“居住房屋按套计算,每套一票;非居住物业按建筑面积计算,100平方米以上的每100平方米一票,100平方米以下的,每证一票。”

《广西壮族自治区物业管理条例》第ll条“召开业主大会或者业主代表大会应当有过半数的业主或者业主代表出席。业主大会或者业主代表大会作出的决定,应当有全部投票权数过半数票数同意才能通过。决定通过后应当予以公布。业主投票权数按照业主拥有的物业建筑面积计算,业主大会或者业主代表大会对业主投票权数可以约定附加条件。”

台湾地区的《公寓大厦管理条例》规定,涉及区分所有权人投票表决时,规定须经出席会议业主一定比例以上人数及其出席会议业主的区分所有权一定比例以上通过。这种表决方式并不具体计算每个业主的表决权的数量,而是采用与会业主业权份额比例及其人数比例总体核算。这种规定仍然使以面积的大小来衡量表决权的大小。

这很好理解。既然是业主委员会,那就是商业行为。商业行为当然要按股份也就是出钱比例来说话,否则就没人愿意多交钱了,没钱了你们还玩什么政治?所以,你在小区里有100套房子,都交物业费,就应该比拥有1套的业主多99票。如果你有51%的房产,那这个小区就是你说了算,别人最多有监督权,绝无可能有决策权。有一万个人租住在这个小区,他们也没有任何投票权,因为业委会只对交物业费的业主开放。如果业主们决定本小区的自行车必须靠左行走(当然不太可能),他们也得遵守。和一人一票的选举相比,这样的选举更符合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原则,也更难得到普通人的赞美。

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会怎样呢?等到大型业委会有了常设机构之后,他们和基层政府的关系又会如何呢?党委能否有引导能力和否决权?

这些问题我暂时还不好说,但我可以举别的例子。前几天国家宣布了这么一个制度:重点向党组织软弱涣散村和贫困村选派第一书记。注意按照党章和惯例,书记是要本级党代会通过的,第一书记则由上级下派,人事关系不受地方约束。

第一书记的主要职责任务是:建强基层组织、推动精准扶贫、为民办事服务、提升治理水平。要在乡镇党委领导和指导下,紧紧依靠村党组织,带领村“两委”成员开展工作,注意从派驻村实际出发,抓住主要矛盾、解决突出问题。

有朋友问,为什么要派这个第一书记?我也没当过基层干部,不敢乱说。但有一些基层的朋友给我说了一些段子,可以参照一下。

“基层现在不好管了,乡长比村长还多。修了村村通公路,搞了行政村合并,一个乡只剩四五个行政村了”

“那也不能乡长比村长多啊?”

“乡里一个书记,一个乡长,一个资深人大主任,一个县里某个局过来准备接班锻炼的科级副乡长,再加上乡政府里面享受科级待遇的老资格干部,开个乡常委会就得六七个人”

“这有什么后果?”

“村长坐一块就能把事定了。比你团结,比你有积极性,最重要的是乡长可以撤,村长是选出来的不能免职。乡里不顺着他们,就集体反应你不尊重民意。县里烦了,掂量着调整一个科级干部比换几个村长容易的多,你说领导会怎么选……”

我理解,下派第一书记,脱离农村基层党员的选举权来指定党委(支部)负责人。或许就是应对这种基层失控现象的一种努力。当然农村的问题还相对简单,因为人口流失,年轻人都去城市居住。长期来看,农村分散居民点又浪费土地又不创造价值,是要被消灭的东西。但城市的业主委员会自治却必然越来越发达,越来越无法回避。政府暂时还可以用潜规则抵挡一两届,但长期来看,城市社区新秩序是一个必须应对的严肃问题。第一书记在衰败的农村有没有作用,我不好说。但如果只用类似的方案来应对城市社区自治问题,我估计是不够用的。这个悄悄推进的趋势到底会怎样,咱们拭目以待。

f260b131a69fe186d44214abebaf5bb3_b过年回家偶拍。如此激烈拼杀中出来的村长(主任),撤掉可不容易。

此外多说几句,,地方分权在中国是个新生事物。很多人担心地方分权对大工程建设的阻力。我不否认分级分权制会导致一定的交易成本。但就中国现实来说,单一制集权政府面对千家万户搞拆迁、搞说服,对每个钉子户都单独谈判,给出区别的价格,已经制造了巨大的成本。与之相比,成熟的分权基层政权或许有交易成本更低的选择

比如说,前一阵子杭州的垃圾处理厂事件,因为地方抗议,拖延了。但与其同时杭州已经没什么地方填埋垃圾,必须搞这么一个垃圾处理厂。怎么办?如果是搞拆迁建设的话,永远有人觉得补偿不够,永远有人觉得建在我家附近压低我家的房价,反正市场经济,别人开价低不能说明我漫天要价么。

为了应对当前的问题,或许可以在多个分权社区内采取“拍卖”制度。即在垃圾处理厂项目上捆绑好处,比如说财政补贴,比如说援建幼儿园和公园,比如说降低电价。这些好处是逐步加上去的,由所有相关社区(从垃圾场中受益的社区)的代表得到社区授权后来“竞买”。如果没人买,就逐步增加补贴或补偿项目,直到有某个社区表示接受。然后由基层社区自己去腾出土地,安排项目。所有达成的额外补偿,由其他社区按比例负担。当然还有另一种竞买方式,就是在垃圾场项目上捆绑足够多的华丽补偿,然后逐步减少补偿,直到只剩一个社区接盘。

这样,等于基层社区替国家承担了谈判成本和一部分组织工作,国家可以不必大包大揽地一管到底,可以和基层的权力机构分担责任。哪怕是事情不尽如人意,国家出来接盘收拾局面,至少也由国家一方获得了政治资本。不至于像现在辛辛苦苦做事还要付出政治声誉的代价。分权制度并不必然意味着分裂和低效率,反而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降低国家的行政成本,提高国家的政治声望。

当然,以上只是针对垃圾场这种“点”项目的一种考虑。对于铁路这种“线”项目,对于连片工业区这种“面”上的项目,对于大型矿场这种可能影响整个流域的项目,技术对选址组合的限制极大,未必能用如此简单的方案来降低交易成本。所以前面的讨论,权当一种设想吧。但无论如何,业主委员会的选举通知就要在你家楼下贴出来了。

参考阅读1:关于国家层面对可控性选举的设计问题:
如何说服香港人支持中央关于选举问题的决定?-马前卒的回答
参考阅读2:关于制度变革的问题:
为什么苏联没能够和平演变美国? – 马前卒的回答
参考阅读3:什么改变了中国
知青的生活中有什么少为人知或被刻意隐瞒的悲惨经历?-马前卒的回答
如何看待央视纪录片《永远的铁道兵》中所描述的成昆铁路铁道兵高死亡率的现象? – 马前卒的回答

中心思想就是党绝对不能容许业委会这样一个具有民主选举雏形的基层自治就够存在对吧?
所以说这个事跟缓解交通没有蛋关系主要还是要扼杀党的潜在政治风险?

损富豪,不利中产,造福社会普通人 社会普通人远大于富豪 所以对于社会产生的总效应是正面的
现在的社会戾气来自于贫富差距的扩大 这是精准打击

好多人反对停建并陆续开放封闭小区政策,可以理解,花了大钱买一份“特权”,如今居然要丧失掉,不生气那是骗鬼的。但我认为逐步消除“特权”是大势所趋,虽然封闭小区业主的“特权”很小。不管怎么说,基层政权应该交给居委会,而不是小区的物业公司。对于公共安全的担心,扩招警察比雇佣保安更有效。

“拆围墙”和“多校划片”分明是最近最好的改革方案
比如拆围墙 如果所有小区都拆 那谁的利益最受损害?肯定是豪宅小区啊 或者某片区最好的那个楼盘。
打个比方,上地区域,你住在一个中等小区,现在要拆你小区围墙,你不爽开始骂。殊不知最应该出来骂的是万橡府的业主把。人家花6-8万买的房,精雕细琢的小区花园你以后也可以进了啊。我看整个论坛上能买到豪宅小区的也没几个。怎么就开始反对这个政策了呢?你们不会以为在北京中等小区有个一两套小房子就真的是北京的TOP20%了吧?

还有多校划片,如果真的能严格执行,那买顶尖学区房(炒顶尖学区房)的那些人才是最受损害的。过去一年北京学区房涨了30%到60%不等吧 可能还有更多。而无学区且不新的房子不但没怎么升,有些还降了。学区房这么涨,换学区的人是不少,但炒房的也不少啊。多校划片,学区降温,你们换学区的可能性不是会大一些吗?

这两个政策真正动了上层有钱人的蛋糕,是真正的改革,不知道为啥那么多人在反对。之前不是大家都说动来动去都没有涉及到既得利益者吗?这次就是真正动了。而且这是第一步,证明中央认识到了贫富差距扩大和阶级固化的情况,并尝试改变。这是好事。

也许水木上都有有钱人?如果你只是个普通中产,如果你在北京普通小区有个一两套房,那你也绝对不是这两个政策的受害者。这时,我就想到了之前一堆屁民要求素质教育,要求减负的事情了。太可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砸锅党员长毛
    2016年2月23日15:04 | #1

    任何有潜在可能推动搞颜色革命和公民自决的组织都要统统干掉。

  2.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5:32 | #2

    说白了,就是党对你们哪怕稍有点自主意识的公民社会都绝不放心,党要全面控制社会,所以小区围墙必须打掉,党领导的居委会必须全面接管和渗透社区生活的方方面面,西朝鲜:我们最幸福,党的关怀无微不至也无孔不入……

  3.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5:44 | #3

    小区内有许多的自治投票
    土共不放心阿….

  4. bbc
    2016年2月23日15:49 | #4

    民主政治的现象之一 , 就是地方自治 , 以及很多小地方小群体小社团的自治 ,
    人民一但有了治自意识 , 我党就麻烦了

  5.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7:04 | #5

    共产党一向警惕有组织的活动,可惜互联网时代,象苏联那种暴力加欺骗的统治方式不太好使了。---deng9

  6.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7:22 | #6

    马勒隔壁,当年南湖那条船质量咋就这么好呢, 怎么就没漏水淹死那帮b呢.

  7. 小粉红
    2016年2月23日10:37 | #7

    怕造反,之前还不给养狗,怕跨省时候狗叫

  8.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8:45 | #8

    第一,拆掉围墙,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更多的刑事犯罪。对党来说,这些不是问题,增加建筑用地才是钱包相关的事情。

    第二,把党民矛盾往下推,增加人民内部的矛盾,同时也可以转移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舆论火力。

    第三,制造社会整体的不安全感,越是不觉得安全的屁民,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就越少。

    不过弱智始终是弱智,这些算盘一个都别想打得了。首先,共党造的房子卖不出去已是飞出去的箭,只有落地先后的问题,没有会不会落的争论。其次,增加人民内部的问题和矛盾,对于习惯了一切找党解决的中国屁民来说,更有上街游行的借口而已,在没有围墙的街区里面,什么人都可以更快看到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的一小撮,用黑皮狗们的话讲,那叫更容易互相勾连。第三,习猪头对于赵家养的狗太有信心,现在到处围墙处处保安,还能勉强维持伪中产们的安全感,若是到处搞街区,凭未来几年里的赵家钱袋养得起的警察警力,再加上时代错乱的保甲制度,想维持秩序只能是个梦,试问,若巡逻护院的,上梁盗窃的都是无业游民,他们会听从党的基层书记们的指挥,互相战斗到死吗?而某地方的事情出了多少,和猪耳朵能听到多少完全无关。而越是觉得不安全,伪中产们就越是要靠自己,这样的话,起码装睡的不得不醒,更多真睡的也不得不醒,因为火星子掉身上了。

    到时候,靠自家保自家,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首选当然是移民,其次自然是持枪,因为贼不带刀的世界早就消失。完全没有兴趣去拿枪的中国屁民们,几千年来可能会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强烈愿望和动力。

  9. 匿名
    2016年2月23日18:50 | #9

    这件事只能表明这样一个事实:
    中国人民的智商永远也赶不上中国共产党折腾中国人民所玩出的新花样。

    虽然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但共匪的集体“智慧”也是无穷,共匪大大的个人“智慧”更是无穷无尽的,圣心难测,花样亿出,防不胜防,让人不得不从,大家都还是认命从了吧。

  10. 各个
    2016年2月23日12:21 | #10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