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经济学会:开放小区、搞街区制只会让你交更多税

作者:邓新华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这两天有很多专家、法官对封闭式小区进行了批评。有说它是中国人封闭心理的体现的,有说它体现了计划经济思想的,有说它是农耕时代的产物的,有说小区资源不共享是浪费的,这些批评令人诧异。封闭式小区明明是市场经济思维的产物。

的确,农耕时代,在一些战乱年月,有坞堡、寨子等封闭式聚居地,但农村聚居的主流向来是开放式的。就拿今天的中国来说,大部分不发达的农村是没有封闭小区的,相反,在人口足够多、经济足够繁荣的发达农村,才会有很多封闭小区。这些农村已经近乎城市了。可以说,封闭小区是城市的产物。

封闭小区更不是计划经济思想的体现。以我老家的县城为例,在计划经济时代,除了政府大院,一个封闭小区都没有!直到1990年代末,市场经济高度发达了,才出现封闭小区。计划经济时代哪会允许你一帮小民建起围墙搞物业管理自治?

封闭小区是市场经济的体现。道理很简单,封闭式小区把原来产权完全不清晰的公共土地,具体到小区的业主身上,由业主们自己选择不同的生活空间、不同价格水平的物业管理服务,这大大提高了人们的自由程度,以及资源的利用效率。尽管它名字叫封闭式小区,但它体现的不是中国人封闭的心理,而是产权的威力。它是效率的产物、自由的促进者。

倒是有些学者用交通为理由来反对封闭小区,才是真正的计划经济思维。计划经济思维的一大特点是不从产权角度去考虑问题,而是强调某一单一目标。交通顺畅确实是优点,但为了这个单一目标,就可以牺牲其他的东西吗?还有,是不是只有拆封闭小区这一手段才能达成交通顺畅的目标?

十年砍柴写了一篇评论,谈拆封闭小区对正在形成中的业主自治的影响,很精彩。我就不谈自治了,谈经济吧。

在目前的封闭小区制下,同一地段可以有多种物业选择。有的小区物业费5毛钱,有的小区物业费5块钱。交不同的钱,享受不同的保安、卫生、公共设施服务,各得其所。

有人担心说,拆了封闭小区之后,安全、安静、公共设施服务怎么保证?当然,这些还会有的,只不过将更加昂贵!

小区保安将减少,但警察将增多;小区保洁将减少,但环卫局的职工将增多,职工增多官员自然也增多;业主委员会将衰落,但居委会的阿姨们将崛起;小区公共设施将减少,但政府投资的公共场地将增多……总之,以前市场解决的问题,将由政府来解决。是的,你可能不需要交物业费了,但你将缴更多的税。

以前,我交5毛钱的物业费,我不会要求享受5块钱的小区物业服务,但现在不同了。既然都是用税款来解决公共服务问题,我为什么就要享受差一点的服务?我会向政府提要求。于是,政府有理由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水平,而这意味着更多的税款、更庞大的公务员队伍。

城管问题是人们诟病很多的问题。很多人视城管问题为两难:既要给小贩活路,又要市容,不好解决。但很多人忽略了,这一“两难”在小区公共道路上就不难!为什么?因为小区是按照产权原则来管理的。拆了小区围墙,城管队伍势必更加庞大。

为了交通顺畅这一单一目标,你真的愿意付出这些代价吗?

小区制应该为交通拥堵负责吗?并不是。僵硬的城市规划体制才应该为交通拥堵负责。街区制当然有很多优点,应该学习,但应该让人们自主选择。有人说过去政府出让的地块过大影响交通通畅,其实这也不是症结。只要让人们自己多一些选择,人们自然会兼顾生活和交通,会在商业区搞街区制,在生活区搞小区制。投资者自然会多建道路,保证商业区的通行顺畅,以保证商业区的铺面价值。从这个角度说,如果规划权下放,出让的地块越大,规划会越合理。国外就是街区制和小区制并行。

以前人们在公共草地上事先修成小路,但很多路是不合理的,走的人常常不走路,走草地,管理者就竖块牌子,要求必须走在路上,这当然没人听。后来人们学聪明了,草地上先不修路,任由行走,在自发形成的路上再修路。产权思维、自发秩序思维难道不值得好好借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2月23日22:17 | #1

    CCAV姓党,各位受惊了?中国都姓党。中共、“中共国”政权、中国,在政治上“三位一体”,其中之一即代表其余,中共非常乐见“爱国不爱党”这种政治白痴。

  2. 2016年2月23日14:26 | #2

    农村没小区的概念,但是院子可是一家一处,自成体系的。

  3. KIU
    2016年2月23日23:13 | #3

    貌似执意要这么做的节奏。
    又是习拍脑袋决定的,现在新名词:顶层设计。
    只有神明,才会不用思考调研,想怎么就怎么。

  4. 匿名
    2016年2月23日23:18 | #4

    变封闭小区为开放街区,毫无意外,引发轩然大波,有党媒甚至出面声称“拆除小区围墙,不是拍脑袋决定的”。

    注意!注意!注意!党媒口口咬定声称习总为首党中央做出“拆除小区围墙,不是拍脑袋决定的”!党媒姓党,已经庄严做出辟谣,这个决定绝对不是“拍脑袋决定”!

    以往的政策,争议不少,来自官方媒体的辩护也不少,大多拿出国际惯例、援引专家观点,但直言“不是拍脑袋”的却不多见,这多多少少也算是一种政治风向。

    问题仍然存在,既然不是拍脑袋决定,为何十多年前房地产市场化时,街区模式未能成为主流选择?有官员说是国人文化观念落后。然而,十多年前,除了机关大院之外,封闭小区并不多见,封闭小区恰恰是这十多年房地产开发的产物,是现实在前,观念在后。

    是什么现实影响了观念?首先是政府对于土地财政的迫切需求。相比于细分地块的街区模式,大范围出让土地,既能减少工作强度,还能最大程度攫取土地出让收益。当初为土地收益而鼓励封闭小区,如今为了“集约更多土地”精打细算,转而推广街区模式。前前后后,都是自身利益衡量,至于缓解拥堵只是附属产物。

    其次,封闭小区最令人青睐的莫过于私密、安全和完善的公共配套。业主之所以愿意为这些服务额外支付更多成本,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小区之外治安保障不力、公共配套失衡。离开小区,既无公园,也无街头休闲空间,高容积率建筑密布导致城市天空大范围消失,至于治安形势更是不如人意。这里的结论是,先有政府推卸治安责任和公共配套责任,然后才有封闭小区的自我保护机制。

    再次,就在政府提出变封闭小区为开放街区的同时,北京广州等地都在四处推广城中村封闭式管理。这足以说明,政府对于自己的治安管理能力缺乏信心,否则何必以封闭式来保障城中村安全?相比于小区道路为业主所有,城中村中不乏市政道路,不顾市政道路公共性而封闭城中村,内内外外,从无半点法治考量。

    所以,封闭小区,既是当初“大盘化”开发的必然结果,也是休闲空间、公共配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必然选择。究其根本,政府追逐短期利益推卸公共责任,小区业主不得不寻求自我防护,并为此支付额外成本。

    有人说,追逐小范围的安宁,是中国典型的精致利己主义的居住模式。这话说得有点含糊,在知乎上有人更加直言不讳,封闭小区是富人掩盖贫富差距的规划产物。且不说封闭小区的房奴,有多少列入富人基层?这两种观点,无不把问题推给小区业主,一如政府把交通拥堵和土地浪费的责任推给封闭小区。

    还有人说,开放街区是国际惯例,独独中国“华南新城”之类的大型封闭小区大行其道。从规划科学性上说,开放街区当然优于封闭小区,原因不仅在于土地集约利用和道路资源优化,更在于社区融合。但规划是否科学,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不由规划专家决定,更不由公众决定,只有 政府,才有大笔一挥的权力霸气。显然,”造城运动”的根源不在规划而在权力。

    还有人说,想要开放小区,首先开放机关大院。道理显而易见,小区产权属于私权,归业主所有,而机关大院产权属于单位所有,机关性质又决定其公共属性,开放机关大院,恢复街区功能,自是义务所在。但业主因为私权而反对,机关单位更会因为利益而反对。

    如今开放机关单位公厕都困难重重,更不用说完全开放机关大院。广州3岁女童借用司法局公厕直接被拒,司法局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作为回应。市民借用机关厕所,都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要想从机关内部通过,岂不是翻了天了?

    机关大院红墙深锁,业主矮墙不堪一击。权力与权利的对垒,结果或许是料定的。但鸡蛋与高墙(eggs-walls),永远都在!

  5.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3日16:51 | #5

    共产党已经陷入癫狂状态

  6.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3日18:56 | #6

    高档社区:每天一打开门发现好几个人躺在你家楼道里,好玩吗?

  7. 匿名
    2016年2月24日05:22 | #7

    “让你交更多税”——有时你会觉得这世界太荒唐,名与实太不相符!共产党宣传上总是说资本主义制度和一切剥削阶级反动制度的旧社会总在想出种种花招来用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盘剥人民,仔细想想,共产党一贯就是这样在剥削老百姓的,它名义上是社会主义,实质却是剥削制度。再比如,它声称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总代表,结果劳工合法权益保障和环境保护、社会福利等等都是资本主义国家比它共产党国家做的更好,甚至资本主义国家主动要求它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和环境以及合法权益,它却要千方百计阻挠,它的目的不外是更好剥削劳工以低人权的低成本为它创造更多利润,还美其名曰为国家创收……

    所以,共产党才是最狠毒的剥削阶级,它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才是不折不扣的剥削制度。“名”背后的“实”质,最需要群众擦亮眼睛加以认清,共产党总宣传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群众往往最瞎眼、最容易被洗脑看花了眼也看走了眼,群众往往就是一群脑残的愚氓,群众需要有智者给开启民智,可惜的是共产党最喜欢打倒知识分子,那些本来可以给群众开智的知识分子要么被打倒或被判刑,要么被抹黑或被嫖娼……
    最终,共产党的种种花招还是屡屡得逞,民众智商还是堪忧,苛捐杂税还是照样得交,无论它名目多么繁多都不得不交……

  8. 匿名
    2016年2月24日07:39 | #8

    ……这两天有很多专家、法官对封闭式小区进行了批评。有说它是中国人封闭心理的体现的,有说它体现了计划经济思想的,有说它是农耕时代的产物的,有说小区资源不共享是浪费的……

    这明明是在说 GFW 嘛。哈哈

  9. 匿名
    2016年2月24日10:43 | #9

    猪头治国

  10. 小粉红
    2016年2月24日06:15 | #10

    瞎鸡巴搞

  11.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2月24日11:49 | #11

    聖上要打土豪分田地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