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Change

英國提早公投退出歐盟問題。首相金馬倫心繫歐洲,越來越像對中國大陸心猿意馬的馬英九。但倫敦市長詹森,忽然奇兵突出,嚴正提出:既然首相已經去歐洲談判回來,以德法為首的歐盟,讓步有限,既然英國已經仁至義盡,不如退出歐盟算了。

詹森一現身,未來領袖就誕生了。詹森是下屆首相熱門人選。做領袖,要有明確的信仰、立場、觀點,在妥協已經耗盡之際,再不可以顧左右而婆媽,必須據是非而翻桌子。

詹森發表專文,雄辯滔滔,理據擲地有聲:不是英國變了,而是二十年來歐洲變了。歐洲變得越來越荒唐而霸道:左膠橫行,比起二十多年前條文簡約的馬城條約,歐盟新訂的法規越來越複雜,因為加入歐盟的窮親戚越來越多。

一張長桌子,今天進來一個新人,為他多加一副刀叉,新來的人卻要指指點點改餐牌,東要多僭建一道菜,西要加一客甜品。英國身為東道主之一,缺乏發言權,有請客的名義,有付鈔埋單責任,菜譜的內容,沒有修改的權利,更不可以逐客。

詹森指出:歐洲對英國,加上其濫收伊斯蘭難民,逐漸對英國試行一套合法的殖民主義。歐洲撤銷邊界,第三世界異族劣質人口胡亂收容,這等人卻紛紛渡海擠進英國領取社會福利。很明顯,這是一種欺凌。

詹森登高一呼,六月的公投,結果就難料了。英國退出歐盟,天不會塌下來,邏輯很簡單:十九世紀沒有什麼歐盟,但英國活得比現在好十倍,因為英國擁有自己的帝國。

退出歐盟,要自立自強,很簡單:將西方左膠分發的懶惰、偽善、沙龍吹水、嬌生慣養的多愁善感,這一套磨損意志、降低智商的海洛英,狠狠戒掉。當然,以前懶惰慣了,愚昧成為常態,像一個熬成病夫的癮君子,一下子丟棄所有的毒品,刮骨剉心,會很痛苦。但不戒毒,會變成一副白骨,死路一條。

退出歐盟之後,海闊天空。英美大西洋結盟,建立二十一世紀的新帝國主義。當然,帝國主義這個名稱,因為左膠長期抹黑歪曲,好像很嚇人,但當中國也公開宣稱擁有所謂強力部門,而且可以跨國越境,從心所欲,要泰國和南中國海都歸順服從,那麼英美重建強力的大西洋西方文明中心,當然很合邏輯。

奧巴馬登台,當年標榜一個字:Change。退出歐盟,讓大西洋兩岸,出現新的領袖,例如一個杜林普,加一個詹森,這樣的卡士,就很有塔倫天奴的風格,令人充滿期待,這就是真正的Change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4日03:10 | #1

    very good.

  2. 自由民
    2016年2月24日14:58 | #2

    又要干搅屎棍的老本行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