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天: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调查的初步分析

一、人证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调查,匿名证人目新一(化名)讲述,2010年12月25日上午9点25分,一辆工程车停在寨桥村路口,距离钱云会死亡点5米左右远的地方,当时车上没有人。凶杀发生过程只有两分多钟。9:30—9:33,这是事发的真正时间。四个戴头盔穿蓝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没有警号,他们用警棍把钱云会打倒,压住后招手喊工程车过来,停在5米外的车子慢慢地开过来,那边两个人闪开到车子外边去,这边两个人按着,车子后边还有20多个穿特警服装的人。车轧过来后,车后面有两个人上前来看死没死。这时钱成宇走到车子跟前来了。钱成宇当时喊,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谁。司机从车上下来后,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司机被人带走了。后面穿警服的拦住钱成宇,不让他追司机。我看到,有四个到了现场的目击者,钱成宇不是第一个目击者,第一个是女的,她干涉,被穿特警服的人一把甩开,她出现20秒之后,钱成宇出现,钱成宇出现之后25秒左右,第三个目击证人到达现场,再隔15秒,现场出现了第四个目击者。目新一(化名)不肯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自己看到工程车里究竟坐了几个人,是谁,并说没有看清那四个穿特警制服者的脸,没有注意他们是否戴着口罩和手套。

目新二(化名)讲述,案发那天,他从外地回家,正好路过寨桥。他看见现场,车前车后都是穿蓝衣服的人,有一个人喊救命啊一边朝着车后方向跑着追人,走近一看,钱云会的脚还在翘翘不停地动,我说你们怎么不救人啊,穿蓝色衣服的人都往车后退,一个老女人在旁边哭喊说,“没天理啊,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你们给弄死了”,旁边还有个女的劝她莫哭赶紧走。一个男的穿拖鞋过来看了一眼就走掉了。

寨桥村目新三(化名)讲述,大约是9:30过一点,听见钱成宇的喊声我跑上公路来看的。我看见钱成宇一路追赶了几十米远才回来。车子那边,我走近一看,我们村长钱云会叫人家给轧死了。旁边两个女的,说是去庙里烧香回来的,我没注意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后来黄迪燕出来作证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村民都出来了,我也没注意那两个女的什么时候走的。钱成宇跟大家说,亲眼看见几个人把钱云会打倒,车子很慢很慢地开过来轧死村长。他说车子里面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副镇长徐祥忠。我说,钱成宇你看清楚没有,不要瞎讲,钱成宇说,我亲眼看到的,最多我死好了!

   目新四(化名)在华秋村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讲述,那辆车根本就不是开过去的,是事发前停在那里的。我那天在街边,9点半钟以后那辆车根本就没从门前马路走过。我看见的,它就停在那里,一直到出事。

   目新五(化名)在钱家讲述,那天是圣诞节,从虹桥到南岳,教会包了公交车,信徒可以免费乘车。我从村里朝马路走,打算去等免费的车。 快走到的时候,听见钱成宇喊救命、村长被轧了,就赶紧跑出去,看见几十个保安在往后退,钱成宇往前追,有保安拦他,我亲眼看见徐祥忠副镇长也在现场。

   天成乡目新六(化名)讲述,那天我在乐清市区办了点事,跟朋友约好去南岳耶稣堂。9点05不到,车从乐清开出,大概是9:40左右,车到了到现场附近,前面有很多车都被堵了,说是出事了,车不能开。我下车去看,现场看见两个女的,一个在哭“天地良心啊,没天理啊,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他轧死”。我觉得那辆车很奇怪,不走大路,走到边上去轧死人。在旁边看的时候,听说死者是被谋杀的,两个去庙里烧香回来的妇女看见了。

这是今天传播得最广的一条信息,很多人以“大起底”、“真相”等耸人听闻的标题转载。但我所获得的信息却是上述内容并非属实。这位叫刘建锋的记者在乐清时和许之永见过面,他所了解的这些资料许志永其实都知道,上述证人除了目新一,其他人基本上都未第一时间目睹案发经过,属于传闻证据。而目新一居然在长达十分钟的时间里围观了谋杀的经过,不阻拦,也不报警,让人匪夷所思。许志永的判断是,刘建锋被这些所谓的目击证人误导了,他的问话方式有问题。实证研究表明,目击证人的可靠性只有40%,而且是在不撒谎的情况下。不排除村民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现在是极力把这个事情说成是一个谋杀(这个在许志永的报道中谣言是如何传播的部分有论述)。人证是最不可靠的。不管是警方提出的证人证言还是记者调查到的证人证言,都要存疑,关键还是看物证。许志永见过目新一,但他反复盘问的结果,与刘建锋得到的结果截然相反。许志永告诉我,这篇报道中,除了钱云会9点左右去小卖部买烟一条他不知道外,其他的他都知道,而且和刘建锋做过沟通。或许是因为经验不足,刘建锋最终还是充当了传播谣言的媒介。具体的细节分析我会进一步展开。

未完待续,先占位。这些天从攻击我的网友那里学到鸡蛋里挑骨头的方法,我会在下文分析这份调查中破绽和矛盾之处。先说三个题外话:

1、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案发时间是9:30—9:33,而且车还在事发地段9:25起守候。但王小山他们看到的采石场视频记录工程车出发时间为9:38,经过华一村路口时间是9:42:09,而且当天只有一辆车出车。难道时空穿越?

2、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于2010年12月29日下午,在蒲岐镇万宅村钱成凤(钱成宇姐姐)家,了解到两条信息,一是钱成宇事发当天跟他姐姐说看到四个人把一个人推搡,扭打到地上。二是2010年12月29日晚6时,钱成宇的母亲王碎花说钱成宇在现场跟警察讲了,说看见几个人把钱云会打倒,把他轧死。

请对比许志永报告:12月30号下午,许志永等人找到了钱成宇的姐姐和母亲,钱成宇的姐姐回忆说,钱成宇在案发当晚曾经和她提起过,他在车前面,看到有几个人站在车后面,看到村长被压在车下,但她当时没有太在意钱成宇后面的话。并未提及钱成宇是第一目击证人。该团队寻访了很多村民,但经过核实,没有找到别的目击证人。

——为何事隔一天,钱成宇姐姐和母亲提供的消息截然不同?到底哪次是真实的?

3、要策划一个谋杀,选在一个人来人往的路口,而且就在寨桥村附近,旁边有民居和路人。动用大型的工程车,以及几十个特警,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这帮人真是够笨的。妨碍选举,弄个罪名关起来就是了,反正都关了几次了,何必杀掉?据说,给狗腿子2万块钱,做掉一个人可以无声无息。月黑风高,派一个人就能办成。而且,这种杀人方法太费劲了,难保执行杀人计划的那20多个人某个人良心发现,漏出风声,到时候再杀那20个人灭口太麻烦了。

未完待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