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公司赴美投资收购为何屡次碰壁

随着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试图在美国做交易。但他们正在越来越频繁地撞上美国国家安全机器的南墙。

这种严苛的审核将会对美中关系形成冲击,并对更广泛的并购活动造成影响。

感受到华盛顿这股寒意的最新一宗中美交易,是中国公司清华紫光投资美国硬盘驱动生产商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37.8亿美元的计划。本周二,清华紫光表示将放弃收购西部数据15%的股份,援引的理由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决定对该交易进行审核。

是什么样的政府机构拥有这样的权力呢?

该委员会的缩写Cfius更为常见。它的历史比较悠久,可以追溯到1988年的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Exon-Florio)。当时,日本企业在美国的收购行为引起了人们的担心。这种忧虑催生了几部平庸的电影,比如描述日本企业腐败现象的《旭日》(Rising Sun),还有喜剧《超级魔鬼干部》(Gung Ho)。迈克尔·基顿(Michael Keaton)在后一部片子里扮演日本汽车厂的高管,在日本老板手下苟延残喘。

从那时起,Cfius的权力越来越大。2006年,迪拜环球港务集团(DP World)准备收购在美国拥有多座港口的英国企业铁行轮船公司(Peninsular and Oriental Steam Navigation Company),引发了一片哗然。华盛顿的两党议员均对这宗交易进行了抨击,选择性地忽略阿联酋是美国盟友的事实。国会再次采取行动,授予Cfius更大的权限。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很快就出售了铁行轮船在美国的港口。

上周,Cfius发布了2014年度的行动报告。这个跨机构的组织由财政部、司法部和国防部的代表组成,行事有点遮遮掩掩。所有的申请都是保密的,它在华盛顿没有办公楼,公布的数据滞后了整整一年。

国家安全审查申请由潜在的外国买家提出。2014年,Cfius共收到147份申请,创历史新高,而2013年为97份。2014年的增长大多是制造业收购案所致,主要是科技制造业。提出申请最多的国家是中国,有24份,其次是英国的21份,然后是加拿大的15份。(是的,即使我们最亲密的盟友也受到Cfius的审核。)

接到申请后,Cfius可以决定什么也不做,或展开进一步调查,以确定这项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隐患。2014年,该委员会创下历史新高,对51项申请展开了调查,占所有申请的三分之一。

调查结束后,如果Cfius发现交易存在国家安全问题,就会给美国总统提出建议,后者可以决定阻止这项交易。

但Cfius很少会走到那一步。过去五年,只出现过一次由美国总统采取行动来阻止交易的情况。那是在2012年,当时有一家中国公司试图收购美国一座风电场。风电场怎么会和国家安全扯上关系?这个嘛,原因是它太靠近一座军事基地。

实际上,更常见的情况是,Cfius给收购方发出信号,表示它会建议否定这项交易。此种情况下,收购方会主动撤回收购意向,以避免被美国总统采取阻止交易的行动,留下人尽皆知的污点。

清华紫光对西部数据的收购申请就是遭遇了这种情况。类似的,Cfius因一座金矿太靠近军事基地而阻止一家中国公司对它进行收购。出于同样的原因,飞利浦(Philips)去年撤销了出售旗下一家照明产品子公司的计划。

有一些悬而未决的交易正在进入Cfius的瞄准范围。其中最大的一宗是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先正达(Syngenta)的计划,价值430亿美元。这家瑞典公司是农用化肥和种子生产领域的巨头,在美国有多处大型分支机构。

这看似有些奇怪,一家农业公司会牵涉国家安全,但它关乎的其实是食品技术问题。市场猜测,Cfius几乎肯定会要求进行资产剥离,或者限制这家中国公司得到先正达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和技术。

然而,不是只有食品技术才会如此。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Chicago Stock Exchange)的申请就遭到了强烈的抗议。45位议员给Cfius发了一封联名信,要求该委员会阻止这项交易,原因是有关“透明度”方面的顾虑,即中国经济和买家是不透明的,给他们提供进入美国市场和进行技术交易的机会,有可能会给美国造成伤害。

这种摩擦还会加剧。中国企业目前急于将资金放到中国以外的地方,因为他们预计本国的货币还会进一步贬值。海外并购是个比较容易的解决办法,因为中国政府对这种行为持鼓励态度。美国卖家也愿意承担其中的风险。实际上,中国航运集团天津天海即将达成的以60亿美元收购技术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的交易,将会是中国在美国进行的最大的一宗科技企业收购。

当然,Cfius 实际上通过了大部分的交易申请,甚至包括中国公司提出的那些。比如,尽管有人提出抗议,它还是批准了对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和对电池生产商A123的收购。

其他国家也有这类针对国家安全的审核,包括中国,而且有时候还会显得有些荒诞。比如,加拿大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汉堡王(Burger King)收购该国咖啡连锁店蒂姆-霍顿斯(Tim Hortons)一事进行了审核。法国曾出了名地表示,它不会允许外国公司收购达能(Danone),因为这家酸奶生产商是国宝。

不过,在中国企业的收购申请方面,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一直被认为不透明的美国国家安全审核,将要面对在多大程度上给中国企业放行的难题。食品技术什么时候成了重要的问题?证券交易所真的需要保护吗,尤其是那么一家快要倒闭的?

如果你想知道这些争论未来会激烈到什么程度,可以想想眼下苹果正在经历的事,想想就是否该强迫苹果公司解锁一部iPhone产生的争议。然后想象一下,把其中的苹果替换成一家外国企业。

让外国资金进来,然后看他们超支和管理不善,会是更好的选择吗?就像我们以前对待日本人那样。毕竟,就算是在经济形势最好的时候,外资收购也并不容易。而且,情况也可能是,这些钱和新的视角会让美国企业变得更好。

最根本的,还存在着这是排外还是商业考量的问题。这些收购交易能为美国创造价值。我们是基于理性判断在阻止它们,还是只是出于恐惧?

达成交易,尤其是跨国交易,总是很难的,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会变得更难。美国会决定它就国家安全问题进行的审核会严格到什么程度,而这方面的争议将主要和中国有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2月25日10:26 | #1

    洗钱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