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枫:龙+耳=聋,皇帝的耳朵只是摆设

汉字当中,最有革命精神的,当属“聋”这个字。

俗语说,聋子耳朵——摆设。聋子的耳朵只有形式上的意义,于听觉全无帮助。具体到“聋”,我们发现,聋=龙+耳,也就是,聋、什么也听不见,是因为长了一对龙耳。

龙,是一种莫须有的动物,但是,因为它具有不可抗拒的暴力,令人胆战心惊而不得不下跪从命,所以,深受专权者的喜爱;龙,最终成了皇家和皇帝的专用商标,其他人,不可滥用,否则,乃犯上作乱,是要掉脑袋的。

龙是不存在的,仅仅是一种传说;皇帝,可是无处无时不在的,“国不可一日无主”。

换句话说,聋明言龙之耳朵,暗指皇帝的耳朵,其实是摆设。龙,皇帝也;龙耳,非皇帝莫属。

仓颉老儿,居然对“伟大光荣正确”的皇帝老爷进行人身攻击,用心不良,胆大包天,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聋这个字,居然在帝制的眼皮底下,平安无事地活了2000多年。连“文字狱”盛行的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也没看出来。

可见,聋之所言,是实——皇帝的耳朵,只是摆设;皇帝像一只澳洲大驼鸟一样,整天猫在紫禁城里,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一无所知。或者说,皇帝是最早、最深的“宅男”,当下的宅男,应以皇帝为榜样。

有比较,才有鉴别——看看英国女王,就知道中国皇帝是不是聋子的耳朵了。

伊丽莎白一世(1533年——1603年)生活的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明朝晚期。她在位期间,英国分别打败了法国和西班牙,奠定了世界历史的英国时代。

但我想说的,不是她的武功,而是她对自然之声的倾听。她的宫廷御医威廉•吉尔伯特,既是一位医学博士,也是同时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一个女王,对戏剧、歌舞、服饰和音乐有兴趣,并不奇怪。

与众不同的是,伊丽莎白对科学有非常浓厚的兴趣。在女王的宫殿里,她经常召集大臣,请威廉•吉尔伯特演示像魔术一样神奇的电磁学实验。

吉尔伯特在王宫作了一系列科学实验,最有名的是“小地球”实验。他用一块天然磁石,磨成一个大磁石球,然后,把小铁丝制成的小磁针放在“小地球”上面,结果发现,小磁针和指南针在地球上的行为十分相似。

于是,他提出一个假设:地球是一个巨大的磁石,它的两极位于地理北极和南极附近。伊丽莎白女王是这些实验活动的赞助者,对其中蕴含的科学道理,我想,她达不到精通,至少,是理解的。

200年之后,当英国人带着他们的科学发现和工业成果,前往中国“朝贡”的时候,十全老人乾隆皇帝,既不知道英国人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却自以为是,给英国国王乔治三世降旨:

“奉天承运皇帝敕谕英吉利国王知悉,咨尔国王远在重洋,倾心向化,特遣使恭赍表章,航海来廷,叩祝万寿,并备进方物,用将忱悃。朕披阅表文,词意肫恳,具见国王恭顺之诚,深为嘉许。”

白话文是——

“朕赞赏你虽远在重洋,却倾心归顺天朝、受天朝教化,特派使者恭敬上表,并准备了礼物渡海前来叩祝朕万寿,这些已经表达了你们的忠心。朕翻阅了表文,真挚恳切,足见国王恭顺之诚意,朕深为嘉许。”

乾隆的谕旨,还有很长,恕不照抄了。即便如此,也足以证明乾隆老了,耳朵聋了,不光是聋了,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瞎子。

200年前,伊丽莎白女王“立足英国放眼地球”;200年后,乾隆爷下旨展现大清皇帝对英国国王和国民的皇恩浩荡。这种不可理喻的行径,除去聋子瞎子和傻子之外,谁能做得出来呢?

特别是,在皇帝中间,乾隆绝对是“好学生”。在2000多年的帝制中,能排在乾隆前面的,实在没几个。因为,满族入关,以少御多,和坐在火山口上差不多。如果当权者没有紧迫感,没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精神,早就崩盘了。所以,清朝的皇帝,由顺治康熙雍正直到乾隆,都是兢兢业业,只争朝夕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好皇帝,在与西方蛮夷的对抗中,却全面落败;留给历史的,只有一声叹息。

原因在于,龙耳是拒绝视听的——没有视听,何来信息;没有信息,何来知识;没有知识,何谈进步。绝对的权力,带来的是绝对的愚昧。绝对的愚昧带来的,只有绝对的贫穷和落后。

中国社会的停滞不前,一字可见,“聋”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27日14:47 | #1

    狗屁文章,咬文嚼字,罗哩罗嗦一大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