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党不够忠诚

作者: 王冲

在美国,党就像个集贸市场。

2016年美国大选,大家都很关注,民主党和共和党相互批判,甚是热闹。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不仅要应对民主党人的攻击,还要防备自己人的暗算,他一直遭到党内几乎所有竞选对手的攻击,可他非但没有对自己的共和党身份进行回应,反而表示,如果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仍有68%的选民会继续支持他,而只有18%的选民不会支持他。

他告诉福克斯电视台,如果认为自己没有被共和党公平对待的话,他很有可能会离开共和党阵营而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

这态度很明确,不当共和党党员可以,让我退选,没门儿。这态度,对党太不忠诚。

不过,其实这在美国轻松平常。如果用八个字形容美国政党,那就是:不讲纪律、组织松散。

无论喜欢与否,政党是各国政坛的主力军,欧洲国家的政党力量强大,有凝聚力,可美国的政党就像个集贸市场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在美国,入党就像把大象关到冰箱里那样简单。第一步,在大选年找到某党的工作人员;第二步,要一张选民登记表;第三步,在选民登记表上勾一个政党,即表示你加入了那个政党。

结束了,这样你就完成了入党过程,假如你选择了共和党,你会收到共和党邮寄的宣传材料或者电话,等到共和党初选时,你就可以投票了。

什么宣誓啊,永不叛党啊,党费啊,统统没有。

美国是个尊重州权的国家,入党程序和资格各州有所不同,比如说,在得克萨斯州,民主党规定,只要年满18岁,赞同本党原则就是本党党员,而共和党来得更干脆,只要在本党初选中参加了投票,你就是本党党员了。

如果说,来去自由是美国政党结构的第一个特点,那么,第二个特点就是立场自由:即使我是贵党党员,如果我想和另外一个党穿一条裤腿,你能奈我何?

常常和敌人站在一起的,莫过于国会的投票表决,多数情况下,议员们以党派划线,如果共和党人当总统,国会也被共和党控制,这个总统可就幸福极了,他的大多数决策可以顺利通过,但非全部。2002年,布什总统提出《加强边境安全和入境签证改革法案》,提交众议院表决,结果共和党人92票赞成,民主党人182票赞成,布什总统对党内同志们不讲政治的做法大为光火,却也无可奈何。没办法,人家议员是民选的,你总统权力再大,也没法撤换。

美国政党结构的第三个特点就是,推举候选人相对自由。所谓相对,是和美国的过去相比,而非绝对。

美国建国初期的几十年,让谁去当总统候选人不像今天这么热闹,党内的几个大佬们找间房子,嘀咕一番,进行必要的平衡和算计后,签订“秘密协议”,候选人就产生了,能到这间屋子里开会的,不是亿万富翁,就是名声显赫,普通党员,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后来,美国政党也与时俱进,开始召开预选会议(Caucus)。

1972年,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两党以初选方式产生的代表越过了全会代表50%的门槛,标志着初选制度作为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主导地位最终确立,从此任何候选人必须赢得初选才能获得提名。

由于老百姓可以投票选举候选人,党内大佬的威力锐减,政党的“总书记”从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型变成了甘当人梯、默默服务型,更像是党内的超级秘书,今年大选,我们听到了特朗普、希拉里、卢比奥、桑德斯这些名字,有谁知道共和党、民主党的总书记是谁?

不仅我们中国人不知道,美国人也不清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