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尖锐批评 逆耳之言 阳谋乎?

今日上午,我发出《与周徐郭薄令苏比,我更爱共产党!》,在文中,我提到本届领袖三年前即位不到三个月时,即在中南海大院,面对邀请来的全国各民主党派大佬,说下了那段感人肺腑的“容下尖锐批评、欢迎逆耳之言”的话语。

其实,早在三年前领袖说下那段话的第二天,我就曾发过一篇博文,标题与本篇标题一字不差。今日,我将此文从箱底翻出并再次发出,目的是想请朋友们忆一忆三年前的旧景,看一看三年后的现实,然后再想一想,三年前我在那篇文中说的话,有没有一点点的道理。下面开始转载:

昨日,新华网发出2月7日北京电,电文提到前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海与各民主党派欢聚时说的一句话:“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今日网络媒体,对此亦是一片热议。有的欢呼、有的雀跃、有的摩拳、有的擦掌。唉,不知为何,我对习总此段指示,心里却是“热”不起来。为何?因为我以为这段话核心,不过仍是毛泽东老段子的翻版而已,并无太多新意。不是吗?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老话,从我五十年前戴上红领巾,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起,耳朵里就已经听出老茧子喽!

要说习总这段讲话真有特点,让捧哏的媒体有点兴奋,也许就是习总在谈及批评时用到了“尖锐”二字。其实,半个世纪前,毛泽东也说过此类话:“批评和自我批评应该是严正的、尖锐的,但又应该是诚恳的、坦白的、与人为善的”。只不过,你知道老人家在以上关于批评的公开论述下面,还有什么进一步安排吗?

1957年1月毛《在省市自治区书记会议上的讲话》时,说了以下一段最高指示,至今读起来,仍让人感到惊心动魄:“对民主人士我们要让他们唱对台戏,放手让他们批评……不错的可以弥补我们的短处;错的要反驳。至于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类人,他们有屁就让他们放。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经过讨论,争取多数,使他们孤立起来。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够。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讲的话越错越好,犯的错误越大越好,这样他们就越孤立,就越能从反面教育人民,我们对待民主人士要又团结又斗争,分别情况,有一些要主动采取措施,有一些让他暴露,后发制人,不要先发制人。”

注意,毛泽东的上述讲话,是在中共各省市第一把手高层会上讲的,我想与会的,全国不足百人吧?这段话讲后不到半年,中共在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右斗争,在随后一年时间内,全国有55万对中共发出“尖锐批评”的知识分子,包括中共自己的党员,被打成了右派分子,在之后的残酷整肃中,又有多少人关进大狱、多少人被迫流放、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

至今,这场反右斗争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中共对这场“引蛇出洞、关门打狗”阳谋罪恶,有过一丝一毫的反思没有?有过一分一厘的忏悔没有?直到现在,全国不仍然还有近千名右派分子,没有得到彻底平反吗?直到现在,五七年反右运动的历史研究,在学术界和文化界,不仍然还是一个禁区吗?

古人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共在五十多年前,对来自底层的“尖锐批评”,不惜毁掉五十五万知识分子的前途和命运。在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中,当毛泽东说到“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林彪插了一句话“秦始皇焚书坑儒”,似有异议。只见毛泽东立马站起来,当着数以千计的与会代表,又发表了以下一番高论: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者,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哦,秦始皇只坑了460个儒,而毛泽东却坑了55万个儒!与秦始皇相比,所坑的数量,岂止他老人家说的一百倍?而是一千倍还要出头哟!

不错,现在新班子领袖,又再次提到了中共自身要欢迎批评,甚至要“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并要求“党外人士,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作为一位草民,我愿积极响应之。于是,就有了我今晚的这篇博。

但愿,这一次不是阳谋!(三年前旧文全文录毕)

呵呵,本届领袖那段话,是2013年春节期间说出来的,眼下还有20多天,又快到2016年春节了。那么这三年来,请问各位看官,你们在中国党媒之上,又见过多少“尖锐批评”和“逆耳之言”的文章和事例?

他们说的和做的,何时才能真正的——统一起来?

再补一句:在庙堂善待民众批评方面,在习近平说出欢迎“尖锐批评”” 逆耳之言”这番话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又看到了什么?

看到的是中纪委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这条被称为史上——最为严厉的党规!

难道这条中共史上最严党规出台,是鼓励近9000万组织成员,要他们多发“尖锐批评”和”逆耳之言”吗?倘若近9000万成员中的一些人,他们心中也的确有“尖锐批评”和“逆耳之言”,那么和中纪委的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严规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处置?

是不是此后在发表”尖锐批评”和”逆耳之言”时,首先第一条,要跪下来; 第二条,再捏着嗓门、收着腔调、低着脑袋、敛着声息、顺着脸色、跟着话风、度着君腹、估着旨意、小心翼翼地——提出来?

2013年2月8日首发 2016年1月12日14时50分重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29日00:16 | #1

    中共和中共领导人包括习都是人格和精神分裂,说一套做一套,毫无诚信。
    如果中共及其领导人能“容下尖锐批评、欢迎逆耳之言”,就实行宪政,开放报禁党禁,依照宪法保障公民所应有的权利。

  2. 匿名
    2016年2月29日00:24 | #2

    先见之明,力透纸背!

  3. 匿名
    2016年2月29日01:17 | #3

    倘若近9000万成员中的一些人,他们心中也的确有“尖锐批评”和“逆耳之言”,那么和中纪委的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严规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处置?

    这还不简单。你有尖锐批评的自由,批评之后就没有自由了。

  4. 左梦
    2016年2月29日01:21 | #4

    见到一个政客,你要意识到面前的是一个推销员。业绩好的推销员,说谎让你觉得合情入理十分顺耳,甘心情愿买来上了当心中都不那么别扭。不过中国政客连好的推销员都够不上,他们转脸就不认识你是谁了,你买了他的东西就算钱货两清了。可是有意思的是,左右两派看着习都觉得那么想凑上去舔一舔他的屁屁。三年来乃至今日,幻想不绝如缕,一盆盆凉水浇头还是怀春。就是在这种一厢情愿的幻想中,习站住脚跟,一点点勃起,硬了起来。哀鸿声声, 想想噩梦是如何成真的吧。记住,政客是推销员,婊子。推销员婊子可以入住当家,只要你让他。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2月28日19:36 | #5

    共匪不放棄馬列邪教,就不要相信其鬼話

  6. 匿名
    2016年2月29日08:50 | #6

    还说孙海英是基督徒什么的,你党翻脸比翻书快前天还林副统帅,今天就是反党分子。当年你党组织人参观571工程展览,不少人直接吓病了。信你还不如信基督。

  7. obs
    2016年2月29日00:56 | #7

    允许尖锐的跪着跟自由是两码事

  8. 匿名
    2016年2月29日11:34 | #8

    相信八宝山以后会更改为中国耻辱纪念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