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之下,全球将现纸币挤兑潮

iMarkets

2012年8月时负利率政策仍完全被认为是愚蠢之举,而当时的全球货币现实是债券市场流入近60亿美元,全球债券收益率进入到负利率时代。纽约联储当年以假设实行负利率政策写过一篇题为“小心你所期待的事情”的文章,文章中指出,如果实行负利率,美国财政部的印刷局将需要印刷更多的纸币以应对个人和小企业选择将纸币取代将存款存在银行的局面。

是的,或者不是。特别是随着电子货币慢慢的兴起,纸币正慢慢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一些著名经学家和媒体最近建议,在负利率的环境下,纸币就像实物黄金一样,为人们在金融衰退时提供了一个保值自己资产的方式。人们不需要将储蓄存在银行中享受着-0.1%,-1%或是-10%的利率。而央行和政府正希望人们将钱从银行中取出进行消费。

目前现金仍然是合法的,而与此同时,银行尚未将负利率政策全部传递给储户。

更大的问题将是全球所有实行负利率政策的国家并没有实现推行负利率政策的本意,即刺激消费。正如我们去年10月所指出的,当美国银国研究实行负利率政策的欧洲银行业的储蓄特点是发现:相比刺激消费,事实却恰恰相反:“正如国际清算银行所指出的,超低利率可能事与愿违的让消费者更加倾向于储蓄。因为退休后的收入变得更加不确定。”

信奉凯恩斯主义的央行官员们再次没能领会常识的细微差别和普通消费者的流动性偏好,这是央行官员们又一次巨大的失误。

但是,仅仅因为负利率尚未传递给储户或是仅仅因为纸币仍然是合法的,这并不意味着纸币未来仍然是合法的。

当前的问题有两部分:当银行的储户们被开始征收利息或是现金开始被取出之后会发生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之前会发生什么?

用其他话来说就是,纸币的需求会大增么?

真相是,如果人们开始感到恐慌,那么当前的银行电子储蓄系统将受到巨大冲击,人们会将储蓄全部提现以避免负利率下所要缴纳的利息。但是仅有那些一开始就担心的储户会是安全的。为什么?因为银行实际储备其实是很小的,因此银行无法应对所有储户的提现要求。

汇丰集团Steven Major对于这一问题的解释如下:

根据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看,目前人们还没有冲向银行取出存款并将它们存到保险柜中或是其他机构。这是因为个人存款利率目前仍然等于或高于零。商业银行尚没有选择将市场利率下调。

我们认为,银行储蓄将很快被提现的看法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每个人都同时希望存款从银行中取出,那么银行系统将会很快崩溃。因为银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流动性。印出所需要的纸币也将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央行仍然可以强制实行负利率。例如,即使美国生产率翻番且旧纸币的更新速度不变,那么市场将需要3万亿美元的新纸币,印刷这么多的纸币将需要20年。

如果储户尝试从美国银行系统中取出资金,想想那将需要多少的纸币。这一需求大约在2.5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储备)至4.5万亿美元(美联储总的资产负债表)之间。而目前流动中的纸币量为1.5万亿美元,2014年的纸币生产量为1490亿美元,按照这样的速度将需要20年才能印刷出所需的全部纸币。

目前流动的纸币量相比负利率环境下的提现需求较小。例如,美联储目前的资产是流动货币量的三倍,瑞典央行的总资产是流动货币量10倍,而纸币的印刷速度是有限的。

尽管Major观点的大部分是正确的,但是他两个关键地方出现了错误。

第一点,如果要预测流通纸币的需求量,不仅仅要考虑整个美联储,还要考虑到整个商业银行的储备,特别是那些以活期账户,支票账户和存款账户形势存在的存款。用其他话来说就是M2的所有核心组成部分。不仅仅如此,还要考虑大面额纸币可能会被宣布无效的威胁,例如欧洲的500欧元,美国的100美元。

禁止100美元的纸币流通将按时流通美元的价值将从近期的1.35万亿美元下降至2710亿美元。100美元面值的流通货币占到了近1.08万亿美元。考虑到这一点,价值11.1万亿美元的各种储蓄将如下图所示:

为了方便起见,这一分析忽略了负利率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可能带来的影响,相比之下纸币在部分或整体发达国家的使用情况相对更少。如果负利率政策想真正有效,那么实施负利率的国家或地区就必须消灭纸币。我们将在之后的文章中分析全球范围内纸币遭到挤兑所带来的影响。如上图所示,如果纸币挤兑开始发生,银行将只有用1美元来满足人们10美元的体现要求。如果100美元退出流通,那么市场中的流动纸币将减少20%。

第二点,Major目前为止犯的最大的错误是认为人们不会冲向银行取出储蓄并将钱放到保险箱中。正如我们之前解释的,虽然自2014年首个负利率政策推出以来,商业银行尚未将负利率真正传递给储户,但是你应该还记得有关日本保险箱销售一空以及瑞士1000瑞郎需求大涨,负利率引发储藏现金潮的文章。

现在随着禁止纸币以及负利率的呼声越来越大,储户们已经开始将钱从银行中取出。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这样写到,“日本正在出现一个令人担心的现象:人们正在囤积现金。这与日本央行实行负利率政策以刺激人们消费的本意相悖。有迹象显示,日本保险箱的需求正在快速上升。存在保险箱的利率永远是零,无论央行推出什么样的措施。”

东京东部Shimachu商店的销售人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为了应对央行的负利率政策,老年人决定将钱藏在自己的床下。”该销售人员还表示商场出售的价值700美元的保险箱已经断货,至少需要1个月以后才能继续供货。

《东方经济学家》作者Richard Katz本月表示,“根据日本央行的理论,他们应该将其资金投资于风险更高但收益更高的资产上。但是他们却选择了不能产生任何收益的现金。”与此同时在瑞士,因为瑞士央行的负利率政策,1000瑞郎的流通量在去年激增17%。

华尔街日报指出,“瑞士央行在2014年末决定下调利率至负区间以及在去年年初进一步下调利率的决定所带来的结果是瑞士纸币数量的激增。持有纸币将使得人们避免在某一时刻突然被银行收利息。”

J. Safra Sarasin银行首席经济学家Karsten Junius指出,“瑞士大额纸币流通量的激增与瑞士央行货币政策之间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是的,日本保险箱销售量的激增与日本央行政策之间的联系也是这个道理。

所以再一次,我们看到当一项政策违背逻辑时(例如向储户收取利息),那么通常会带来了无意的后果。当央行在市场中存在纸币的情况下实行负利率政策时,那么将会引发人们对纸币需求的激增,以及保险箱。

以下是文章“10000日元大面额纸币和保险箱需求激增:”

彭博社报道,“尽管日本人口正在下降以及信用卡和其他电子支付使用量的增加,但是日本民众对于10000日元大面额纸币的需求正在稳步上升。尽管更多的纸币听上去不错,但是一些经济学家担心这表明日本人正在将钱存放在家中,而不是将资金进行投资或存在银行账户中,这样资金无法重新回到金融体系中以获得有效利用。”

一家保险箱制造商告诉彭博社,保险箱的出货量在过去6个月中翻了一倍。尽管对于保险箱需求上涨部分是因为日本即将实行的“My Number”计划,但是负利率政策增强了日本人将现金存放在价值的选择。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表示,“总的来说,人们将现在存放在家中的趋势反应了日本人对于日本经济前景的担忧。这不是好事情。”

不是的,这不是因为日本人对于日本经济前景的担忧:这些并不是安倍和黑田东彦造成的,这主要是日本人口问题所造成的。

“这不是好事情”是因为全球对于纸币的需求开始增加而银行希望消灭纸币的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如上图所示,在全球银行的储备资金只够支付给最先担心而前往银行取钱的储户,而剩下的储户将无法从银行取出他们的存款。

因此所有的一切总结起来就是艾克赛特的倒金字塔理论。此外这也是Paul Singer估算全球所有种类资产的方法。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预测,场外交易衍生品的总价值在2014年底预计达到692万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1998年仅为72万亿美元。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数据,全球房地产总值达到180万亿美元。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资本市场监测的数据,全球债务市场,包括证券和其他形式债务在2014年底达到161万亿美元。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全球债券总值达到95万亿美元。

根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数据,全球股市总市值64万亿美元。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全球M1货币供应量到2013年底达到24万亿美元。

根据汤森路透数据,全球黄金总价值到2013年底达到6.8万亿美元。

因为一旦银行的货币在后负利率环境下耗尽,这些东西至少可以再次被征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1日09:17 | #1

    做生意的以后都不收纸币了,或者纸币买更贵,间接的就是纸币不值钱了。

    不管你是存银行还是持有纸币,收钱是趋势。

  2. 小粉红
    2016年3月1日03:55 | #2

    兲朝能等到数字货币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