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发廊八卦和阴谋论爱好者特朗普

多数重量级总统候选人都会第一时间说,这是个荒诞甚或无礼的问题:你如何看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Justice Antonin Scalia)死于谋杀的说法?

对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来说,这却是一则没法回避的猛料,有望成为下一个重要的流行文化固恋。“你看,我的飞机刚落地,我听说这是个重要话题,”斯卡利亚大法官意外去世几天后,身在南卡罗来纳的特朗普在访谈中对电台主持人迈克尔·萨维奇(Michael Savage)说。他甚至一边说自己不能表态要不要设立特别委员会调查死因,一边说,“他们说,发现他脸上有个枕头,在那个地方发现枕头,可是相当不寻常的。”

和绝大多数总统候选人不一样的是,特朗普不介意对最疯狂的假说发表评论,从某些方面看,他甚至在把它们正当化。他曾在总统竞选辩论上宣称,他知道有个两岁的孩子在接种疫苗后立刻出现自闭症症状。他上过知名阴谋论者阿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电台节目,此人认为政府参与了9·11恐怖袭击和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如果斯卡利亚大法官的葬礼在一个清真寺里举行,奥巴马总统大概就会参加了,这是在助长一个坊间疯传的谣言:总统其实不是基督徒,而是一名穆斯林。他也曾在一场集会上讲过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说一位美国将军曾用浸泡过猪血的子弹处决穆斯林暴民,此事被认为只是一个网络谣言。

通过这种发廊八卦加阴谋论转发邮件的手法,特朗普充分利用了互联网时代的新闻周期特性,如今的传闻会像烟花一般爆发,且往往要过很久才燃尽。由于愿意去触碰那些被边缘网站视为真相的东西,在一个全国性大党的党内选举中领先的特朗普,显得自成一格。

“就像一份会走路、会说话的《询问报》,”保守派网站RedState前主编埃里克·埃里克森(Erick Erickson)说,这里他提到的是热销超市小报《国家询问报》(National Enquirer)。埃里克森经常在他的网站上驳斥一些阴谋论,比如说奥巴马出生在肯尼亚的所谓出生地传闻。

这样的超市小报“卖得很好——人们就是爱看总统和外星人会面的故事,”曾和特朗普多次发生冲突的埃里克森说。

特朗普是最爱用“我听说”来开头,接着把一些传闻当作事实来叙述的候选人——无论这些传闻有多么经不起推敲。但这也并不是太出人意料。几十年来,此人陶醉于自己在纽约小报上的存在感,亲眼目睹了各种故事,特别是那些令人震惊的故事,在吸引注意力时有多大的威力。但是,对于一个有总统素质的领导者应该传播怎样的消息,人们的期望通常会更高一些。

2011年时,特朗普利用“质疑出生地”的论调,让人们对他自己参选的可能性产生了兴趣。那年,他一再要求奥巴马出示他的夏威夷出生证明。那年4月,他声称已派调查员前往夏威夷:“发现了一些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东西。”不过他从来没有公布任何这样的调查结果,而奥巴马后来公开了自己的出生证明。

之后,特朗普不再谈论奥巴马的出生地问题。但他又使用了类似的问题,激起了人们对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的疑心。克鲁兹出生在加拿大,母亲是美国公民。

特朗普还用自己的Twitter账号传播了其他一些可疑的说法,包括虚假的黑人犯罪统计数据,以及质疑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担任总统的资格。卢比奥出生在美国。2月21日,ABC新闻频道(ABC News)主持人乔治·斯蒂芬诺伯罗斯(George Stephanopoulos)对传播这样的揣测表示了质疑,特朗普则在回应中故技重施,推卸了他传播不实信息的责任。“有人说他不是,我就转推了那则消息,”特朗普说。“我们开启了一场对话,很有趣的对话。”

他还宣扬了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说法,事实上医生和科学家已经全面揭穿了这种谎言。“就在前几天,一个2岁,可能2岁半的孩子,很可爱的孩子,去接种了疫苗回来,一周后就出现了严重高烧,病得非常、非常厉害,现在已经患上了自闭症,”特朗普去年9月在共和党的一场辩论中说。2012年时,时任明尼苏达州众议员的米歇尔·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同样作为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使用了类似的说法,不过她的言论遭到了新闻媒体评论员的猛烈抨击;但特朗普却基本上没有受到有力反击。

克里斯托弗·拉迪(Christopher Ruddy)是保守派网站Newsmax的主编,他认为,推高特朗普人气的一个原因,是人们更不相信包括主流新闻媒体在内的传统机制。

拉迪说,“我觉得他未必认为这些事有多么重要,但我相信,他喜欢关于这些话题的对话;它推动着剧情的发展。”拉迪写过一本书,讲述克林顿时期前白宫幕僚小文森特·W·福斯特(Vincent W. Foster Jr.)之死。虽然福斯特被判定为自杀,但阴谋论的说法仍然挥之不去。

拉迪说,特朗普使用了一种意识流的风格,说话时“就好像你是他的隔壁邻居或朋友”。这种“我们就是闲聊会儿”的口吻,让工薪阶层选民把这个纽约富豪看成了有共同语言的人,拉迪说。

他凭借自己不同寻常的新鲜感,面对本来可能十分严酷的抨击,得以承受冲击。“他这样做行得通,换成其他人就行不通了,”拉迪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2日20:38 | #1

    纽约时报这篇稿子显得很低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