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使春晚难看的微观机制

(基于群内聊天内容整理重写,填组织行为学的老坑,演示如何甄选各种推测和分析视角的相对锐利程度)

=======

群友A:感觉今年的节目口味有点变化

我:口味有变?我早就知道会越来越难看,很多年没看了….变成新闻联播加长版了?那先朝两个方向去猜变化,并比较:

1)这是上级口味变了,执行团队只是迎合(多数人的思路是这样的:节目是领导意图的反应,那么节目变了就是领导意图变了。符合直觉也往往对)

2)也可能是(谁将是)上级,不明确、在较劲、有风险时,执行团队因为害怕被抓把柄而收紧的结果。(用组织行为学视角,把执行团队的各种考虑和选择,分拆一遍。有意思,有时也对)。

=======

开聊(以下基于聊天整理,不顾细节了)~

为了容易理解,先从一个著名的段子切入:广电总局要求,建国后动物不许修炼成精。都记得当时一片哗然吧。

你是总局处级厅级,你为什么要出这种明知道要被嘲笑死的龟腚?

因为不得不如此。

1)你不可能成年累月的不出规定。领导看你没干活,被管理的电视台、影视投资人、剧组等等,把你当空气。

2)但前十几年,能出的规定都出完了怎么办?你很又难撤掉前面的规定 — 那都是你前任、你师傅多半也是你曾经甚至在任领导发的,你去撤它,是几个意思?

3)所以即便换成你去,纵然你对电影懂得再多,看着国内影视对海外的差距再大,你也只能一条一条的颁布各种新龟腚。然后领导看你忠心,下面各种人来献殷勤,以求避开各种可能的坑。

同理,春晚领导这么重视,自然要请领导指正。领导指正完了自然要改正,结果顾忌越来越多,自然就一年比一年难看了,哪怕明知要被观众厌烦的也得硬着头皮排上,直到换领导。

=======

刚才说了(官僚机制下)多半要一年比一年拘束。突然的大幅变化,则可以猜猜。比如上级换了口味;或者上级处于争夺中,拍个最保守的,避免把柄被对方捉了。

这里用到两个小工具,最早从张五常那里学来的,一个是租值耗散,大概意思是有便宜大家都去抢着占,结果就不是便宜了。比如低价的挂号、火车票;很赚钱的领域也有这个趋势,当官也一样。当官越舒服,那么官位竞争就越激烈,甚至动用非常规手段(这几年看有些措施明显是为了降低烈度的),所以其实没有什么真的一劳永逸。另一个就是卸责(shirking),就是避免个人被追责。

抓把柄、告黑状,官位竞争中可不是没人想用。文化领域风险尤其高,设想你十几年好不容易混到科级、处级,对手在你审查过的片子里挑出几句,说:这里很明显攻击什么什么、疑似反贼。领导一怒,一夜被撸,想到这里半夜做梦都要惊出一身汗的。

这种压力下,就没人肯干这个官,于是乎就发明卸责机制,制度创新了。比如邀请革命老同志或者其他人发挥余热审片审书,或者由台长、编导、社长、编辑等负责制,被举报了那就换人(省得把我给换了)。新制度降低了竞争烈度,既然告黑状拿不掉你的位子让给我,那就没那么大的动力去告了。

类似压力巨大的还有证监会,发明了外部发审委员、券商保荐代理人等挡箭牌和迷魂阵,这就不多说了。

稍微总结就是:

1)官僚机构一旦设立必定越管越多;

2)官僚大幅度转向保守,也有某种可能是避险,可能是内部压力加剧(为何压力加剧的小提示:局外人对谈录第二章会有启发)

很多工具是一说就破,不过用处很多。比如部委不撤,非公36条或者360条都没人再信了。因为总算懂了,穷的时候各种吸引外资、WTO,肥了有人想吃的时候,反问一句:这行当还要不要D的领导了? 这时其他人怎么拦?拦住了有自己啥好处?所以管起来非常快,但放开来就非常难,这个是特色。

最后说普世,连有着参众院、媒体、法院、持枪权等全球最强的自由的保障的美帝,都有人要哀叹美帝要亡于官僚,记得海德翻译过一篇(群友:http://headsalon.org/archives/6418.html )对,还有这篇http://headsalon.org/archives/5756.html 讲加拿大不得不出台个1:1的规定,就是发布一个新龟腚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撤掉一个旧龟腚(如果用 管制 两字去海德搜,理解就更多了,建议每个领域先搜了看看再讨论)。

其实国内邓时代是有个很不错的机构设置,短期效果比加拿大那个还好的多。类似曾经的体改委,一个单独的特别的官僚机构,几十几百号人,天天琢磨哪些规定该撤、哪些部委该合并……你们今年没撤多少规定、没裁多少部门,就可能要免职!

只有官僚机构才能对抗官僚机构,只有KPI才能对抗KPI — 这比老大开会收公章、撤规定效果要好的多。领导再牛,六七十个部委局办加三十几个省,每个机构每天一次,大半年就过去了,再怎么督促也就是撒胡椒面罢了。

=========

群友:那如何解释这条?“数百名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气候研究人员被解雇,原因是气候变化已是定论,他们的工作结束了。”

我:这些科学家不是官僚,反而可能危及官僚们的利益。如果再研究几年,说气候没有变化,碳排放、电动车、太阳能、风能等等政策都没必要,那对官僚们将极其不利。所以粗暴的把他们都解雇掉。

类似案例,辉总的权力生态学部分可能会提到。官僚机构会借助财力、权力、各种安排,影响 企业、智库、媒体、议员、科学界、专家、律师等,为自己扩大更多界限。类似研究太多了。

以国内为例,为什么新能源、电动车、大数据等等新科技刚一出来,就忙不迭的制定补贴政策?因为这样才能把这个领域里一批未来大佬的关系攥在自己手里啊,如果你手里没几位大佬关系,而隔壁王处长有,那几年后他就升上去,他就是你大爷了啊。

=========
T1再补:

补充几点
1.今年央视的名嘴纷纷辞职,郎永淳,张泉灵,全去了互骗网行业,拿了不少钱。

2.看看他们的履历过往的成绩,凭它们任何时候出来拿钱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为毛要现在集体出来?钱看上去是主因,实际上是一个此消彼长的结果,外面钱涨了,甚至没涨,里面的福利降了,风险高了。一旦双方比对超过一个阈值,能力强的都会选择外边。换而言之,选择继续呆在里面的,一般而言,出去很难拿到钱,不如冒险呆里面的。

3.换个角度想想,那么多名嘴出来,那么该空出多少位置呢?这些坑留在里面的人有很多人想蹲吧,为啥是你蹲,不是我蹲呢?你能力强?是你是强,但是就算你强过崔永元张泉灵又怎么样呢?但是我有五毛钱举报信啊,服不服?你有五毛钱举报信啊,那我就指鹿为马,装疯卖傻呗,我就喊习大大最牛逼,春晚一百分,你能拿我怎么样?

于是乎一个不断刷下限,自残智商的文萱系统就突然蹦到了大家的屏幕上,闪瞎了无数钛合金狗眼。

我再补:

T1补充了升级版,“激励耗尽下的代际替换和团队劣化”视角。第一代创始团队把期权或者好处分光了,变现了,后面人相对就没劲了。就象人老了。前段李剑阁说证监会的人才大量流失……

市场经济的公司进入老化通道后,要么挂,要么转型(开设新期权),要么整体或者部门出售(资源重组)

但官僚机构(特色),呵呵,最后就是老朽组织里的这些人们决定各位看什么、吃什么、炒什么、赚什么了~

(以上仅为案例分析演示,不代表真实事例,不代表本人任何看法或者预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志大才疏
    2016年3月3日07:11 | #1

    这么一篇文章,写的不知所云。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