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主义:那些图样图森破的纳粹党员

来自微信公号“知道主义”(ID: zhidaozhuyi);作者:李夏恩

上帝赐给德国人三样礼物:诚实、聪明和纳粹党,但每个人只能选两样。——纳粹德国政治笑话

党员的耻辱:没有任何一个政党会公开鼓吹那些邪恶的主张,并且将其写入党章,即使翻开纳粹党的党章,你也可以很容易看到诸如廉洁、勤劳、爱国、忠诚、公正这些美德,只有将自己打造成民众心目中美德的化身,才有可能获得拥护和支持。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将这座曾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统治中心城市,定为“纳粹党代会会址”,因此每年都有五十万纳粹党员从德国各地纷纷来到纽伦堡。著名的齐柏林广场,被用作纳粹党徒进行训练正步走的训练场。

每个政党都对此心知肚明,因此哪怕在开始时装也要装出美德至善的样子来,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天真善良之辈才会被其吸引,加入其中,而他们的加入又进一步增强了这一政党的吸引力。

洛塔尔.克莱希就是这样一个老纳粹党员,作为勃兰登堡法院负责处理监护抚养权的大法官,他为人勤谨、公正、受人尊敬,当然,他也相信他所加入的纳粹党也是这样一个光荣正确的党,但从1939年秋天开始,他发觉周围的一切有些不同寻常:那些受到法院监护的精神病人开始从他职责所属的机构中被陆陆续续成批转走,不知去向,不久以后他却收到了这些病人的死亡报告,这些报告全都声称病人死于心脏病突发、肺炎、肺结核以及其它类似疾病。同时,克莱希也听到辖区内一些传言,说这些被转移的病人不是被送去更大更好的疗养院或是去“郊游”了,而是被送往屠杀中心成批地屠杀了。

这些奇怪的现象和传言让克莱希感到很不安,他觉得这些事玷污了纳粹党光荣正确的名声,为了平息人们的疑惑,他一再呈请盖世太保调查这些病人离奇的死亡原因,他也给司法部长居特纳写信,告诉他正在发生的这一切“非法的、不人道”的死亡事件,他相信党一定会认真解决好这件事,但克莱希最终等来的结果证明他完全想错了,1941年4月,克莱希被叫到国务秘书罗兰德.福莱斯勒面前,在这里,他才头一次听说了这个代号“T—4”的计划,这个计划旨在以“人道” 方式灭绝那些有精神性、遗传性疾病、残疾以及非雅利安人种的病人。

克莱希对此相当震惊,即使是福莱斯勒告诉他这一计划是希特勒亲自批准的时,他仍然坚持拒绝接受。克莱希的固执让国务秘书大为恼怒,他对克莱希咆哮道:“你怎么敢违背元首的命令?你真是纳粹党的耻辱!”克莱希离开后,仍然坚持转移病人是非法的屠杀行为,并且倚仗自己老党员和法官的身份公开声称要对这种屠杀行为提起诉讼,司法部长居特纳在最后一次与他“谈话”后,仍未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抗议行为是错误的,1941年12月,他被强迫退休。

克莱希算是幸运的,另一位医疗机构的地区主管保罗.布拉温则没有这么好运,他直接用身体挡在病人和屠杀者中间,并且很郑重地将搜集好的详尽的死亡档案呈递给希特勒,他相信伟大元首肯定对他的手下犯下的这一罪行毫不知情,如果知情,他肯定会马上下令制止这一罪行的。

1940年8月12日,回覆等来了,是由盖世太保直接送进家门的,保罗·布拉温被逮捕并且监禁起来,他满心以为自己是在为党挽回耻辱,但实际上对党来说,他这样的党内反抗者才真正是党的耻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4日13:53 | #1

    寄希望于个人的自律,而不是体制的约束,是一个错误

  2. 欣赏蔡英文
    2016年3月4日07:48 | #2

    映射志强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5日07:51 | #3

    作者的意思是习是天朝版的阿道夫Hitler?

  4. 匿名
    2016年3月5日16:06 | #4

    习近平姐姐自杀,薄熙来母亲自杀,妻子杀人,邓朴方自杀未遂,俞正声父亲黄敬自杀,别再讽刺精神病了,赵家人一半以上有精神病基因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