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骚乱背景原因:新贵阶层崛起,行业垄断力量提高和政府日渐腐败,而老百姓的日子却不见起色,反而愈发困难。

据半岛电视台网站12月27日报道,突尼斯内政和地方发展部24日发表新闻公报称,突尼斯中部地区的西迪布吉德当天下午发生流血冲突,冲突目前已造成1名示威者死亡和两人受伤,另有多名国民卫队官兵在冲突中被烧伤,其中两人处在昏迷之中。公报还指出,闹事者在围攻国民卫队大楼之前还纵火烧毁了国民卫队的3辆汽车。

  冲突原因:绝望青年自焚

  10天前突尼斯西迪布基德地区的26岁的突尼斯青年布瓦吉吉选择自焚结束生命。他受过大学教育,毕业后没有工作贩卖蔬菜水果维生结果货物被没收了,失去希望的布瓦吉吉走上了绝路。即使布瓦吉吉被抢救过来,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创伤也会让他生不如死。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向他的国家和政府抗议的不仅是布瓦吉吉一个人,同样是20多岁的年轻人纳吉,因为“饥饿和失业”选择触电自尽,还有因为还不清政府小额贷款而自杀的阿布迪。突尼斯的年轻人,这些本来肩扛国家未来的青年,却选择以如此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与其说是个人的悲剧,不如说是国家的悲剧。

  布瓦吉吉的自杀引燃了当地群众的愤怒,众多处境像布瓦吉吉一样的百姓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有所作为,并与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导致伤亡。

  历史背景:突尼斯特色的“面包契约”

  卢梭提出了“社会契约”,而突尼斯有突尼斯特色的“面包契约”。这份政府与百姓间心照不宣的约定自从1956年突尼斯独立以来一直存在。因为突尼斯民生资源的紧缺,政府以“面包”换取百姓的顺从,所说的“面包”可以是面包,也可以是糖、茶、咖啡、煤油,抑或是教育、医疗、住房资源等。

  突尼斯政府控制的国家稳固基金会和国家就业委员会,以补贴形式分配这些民生物资,可以说“面包契约”取得了部分的成功,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基金会的财源很大一部分却来源于老百姓,突尼斯穷困百姓必须“翻遍口袋”找钱为国家贫困缓解计划提供资助基金,可以说,突尼斯百姓是自己养活了自己。

  南北差距造成民众不满

  像很多发展中国家一样,突尼斯一直在在财政、政治和社会层面都在调整。政府的对民众的补贴减少了,私有化程度提高了,本国货币自由兑换量日渐萎缩,外国企业大肆购地,新贵阶层崛起,行业垄断力量提高和政府日渐腐败,而老百姓的日子却不见起色,反而愈发困难。

  突尼斯的南北发展差异十分明显。在北部和沿海地带,林荫大道、休闲和体育中心、滨海大道、商业中心令突尼斯看起来像是令人欣然向往之地。然而多年来中部和南部地区发展一直落后并一直被国家所忽视,发展的不平衡让中南部突尼斯民众长期心存不满。

  民间非正规经济的发展(民营经济等)对地方经济和当地就业问题有很大帮助,这对不能对地方进行有效管理的政府是个好的补充,然而突尼斯政府却严禁这类经济形式的存在。长期的社会积弊及民愤借助一个青年的死爆发了出来,半岛电视台文章如此评论称:“如果说眼下布瓦吉吉的死是个人的悲剧,总有一天他的死会导致突尼斯国家的悲剧,Nouri Jouini部长能承担这样的责任吗?”

  西迪布基德:吹响改革的号角

  1943年西迪布基德是盟军部队与纳粹作战的战场,如今这里又吹响了与饥饿抗争的号角。

  西迪布基德动乱之后,Nouri Jouini部长赶赴当地,承诺将斥资800万欧元解决民生问题,但是这非治本之策。半岛电视台文章分析称“突尼斯政府不能再依赖严格的管控来实现稳定和发展的愿望,应当松开双手,让社会因素(非政府组织NGO、非正规经济等)发挥作用。同时,突尼斯也应该改变严重依赖欧盟的传统发展策略,向北非一些国家一样走出自己的独立道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