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的经济赌博:刺激增长和调整结构可两全

北京——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债务和过剩产能增加,中国领导人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他们是否会开展痛苦的政策调整,很多专家称要想去除金融领域给经济造成的沉重负担,必须进行这样一种调整。

但李克强总理周六给出的答案是一个赌注,认为中国能够采用相对没有那么痛苦的治疗方法,避免在刺激增长和重建之间做出艰难选择。中国领导人对他们的选择通常使用两面性的说辞——危险就在眼前,解决办法也是如此,这在李克强向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做出的最新工作报告中体现得特别明显。

“从国内看,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风险进一步显现,”李克强对大约3000名人大代表说道,该机构由共产党控制。但他在全国直播的发言中表示,“任何艰难险阻都挡不住中国发展前行的步伐。”

他表示,2016年经济增长将继续保持在6.5%以上,预计一直到2020年都会保持这一增长速度。李克强说,这会有助于减轻削减政策给那些处于困境的政府支持产业造成的痛苦,这些产业必须解聘数以百万计的工人,这是手握大权的国家主席习近平推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

李克强表示,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大”。

对于在逐渐衰退的矿山、钢厂及工厂的那些担心失业的工人来说,这些话可能令他们感到安心。李克强表示,今年,政府政策会帮助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到2020年底实现城镇新增就业5000万人以上。

但很多经济学家及投资者不太相信中国能够在不增加不良贷款和不滥用资金的情况下实现这种无拘无束的增长。

“我觉得实现6.5%的增长目标非常困难,”瑞穗证券驻香港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听完李克强的计划后表示。“他们希望选择一条目前维持实质增长,推迟艰难时期到来的道路。”

习近平经常提到2020年中国经济规模较2010年翻倍的目标,要想实现该目标,年增长速度至少要达到6.5%。

“就像政府工作报告说的那样,设定这一目标也是为了稳固期望和信心,”瑞银集团(UBS)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在邮件中评论道。“我们认为这个雄心勃勃的增长目标意味着会出台更多宽松政策。”

但这种金融宽松政策意味着更多债务,而目前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及决策者担心中国经济的总杠杆已经远远超过经济产出。不断增加的债务或许会帮助政府实现今年的增长目标6.5%-7%,但代价就是银行为苦苦挣扎或者实际已经破产的公司提供更多贷款,因此承受更大负担。该政策还可能淡化领导层的一项承诺,即关闭那些正在生产没有销路的工业品的公司。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此类政策稳固需求,直到调整的益处逐渐累积。但一些经济学家也警告称,此类开支的收益已逐渐减少,经济改革已经滞后,尽管习近平在2013年的党内会议上明确做出改革承诺。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姚洋表示,“在中国,我们有种新说法叫做‘改革空转’。”

“我们谈论改革,但从未实施改革。这是问题所在,”姚洋说。“我们知道货币扩张举措不会产生巨大影响。”

李克强在说明如何实施削减举措方面似乎非常谨慎。他没有详细说明,政府在关闭、合并或重组那些因为产能过剩而承受重担的煤矿及工厂的过程中,会有多少工人失业。

他表示,政府将安排1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资金,用于支持下岗工人和受影响严重的领域。周一,劳动部门的一名官员表示,仅钢铁和煤炭产业大约就有180万名工人将会下岗,占相关产业总劳动力的15%。

“他们在一些问题上肯定会相对谨慎一些,比如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因为他们依然希望增长,”独立研究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 Kuijs)说。“我特别担心的是,鉴于这种方式力度较小,产能过剩问题在好转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

李克强公布的经济愿景在很大程度上重复了美国、欧盟及日本的政策,这些国家严重依赖央行,增加货币供应,保持经济高度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及很多独立的经济学家强烈要求世界各国减少对货币政策的依赖。

对于中国政府的计划,高路易表示;“这就是在说我们会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如果看看相关数据就会发现,实际上恰恰相反。”

中国政府的计划称,今年中央财政赤字目标将从去年的2.3%升至3%。而根据大多数估测,去年的实际赤字率已经超过3%。

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一样,中国央行对于通过货币政策保持经济增长,并承担其中几乎全部的压力,已经感到警惕。其中的一名官员甚至于近日公开表示,财政赤字率定在4%也可以保持稳健。

以国际标准而言,中国中央政府的债务水平较低,身背沉重债务的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尽管如此,财政部一直不愿意看到较高的持续赤字出现,特别是国家可能要为帮助银行处理大量国有企业贷款付出沉重代价的情况下,这些国有企业濒临破产。

当然,周六宣布的计划确实要求做出一些结构性调整。其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项提议是,将增值税范围扩大至金融服务。银行将为其利息收入付出6%的增值税。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一直有很多呼吁,建议扩大增值税范围,将金融服务纳入其中,这样做可以鼓励对许多交易进行更有序和更系统化的审计。但毕马威(KPMG)中国间接税的主管王磊(Lachlan Wolfers)说,据他所知,除了阿根廷和以色列,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采取如此具体的步骤对金融服务征税,毕马威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审计和专业服务的公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