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海姆妈遭遇北美的ABC医生

作者: 承诺

半夜,妈妈突然腹痛难忍,我赶紧把妈妈送到湾区这家最好的医院急诊,很快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胆结石,需要住院接受手术。

医院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第二天就给妈妈做了清除胆结石的手术。由于妈妈不会讲英语,医院特别请来一位中国籍肖医生作为妈妈的主治医生。肖医生是位三四十岁的男医生,温文尔雅,是出生在美国的ABC,会讲一点中文。他非常和蔼可亲,和妈妈说话时都是蹲下身子,轻声细语。

‌‌“陆女士,我们发现你有很多小石子在你的肝上,已经差不多全部清除,但是还是发现有其它不明物质,经过几位医生会诊后决定明天把你的肝切除。‌‌”

妈妈听得吓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地问‌‌“胆结石怎么生到肝上了?肝切除了,人是不是也就完蛋了?‌‌”

肖医生显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妈妈的问题,也不明白自己哪里讲错了,一脸迷惑。

‌‌“肖医生,你说的是胆吧?‌‌”

‌‌“噢,对!对!是胆。对不起,我的中文还要进一步学习。我是出生在美国的中国人,小时候学了一点中文,中文讲得不好。对不起!对不起!‌‌”肖医生看来非常窘迫,连声道歉。妈妈总算缓过气来,看着眼前这位不停诚挚道歉的肖医生,觉得他像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次日,妈妈的胆切除手术非常成功。术后,肖医生又来看望妈妈了。

‌‌“陆女士,祝贺你,手术很成功。你的‌‌‘蛋’(胆)被拿走了,你现在没有‌‌‘蛋’(胆)了。‌‌”

显然肖医生昨天回家一定认真检讨了自己的中文用词的过失,好好学习了‌‌“胆‌‌”这个字,可惜发音还是没有够标准,发了第四声了。不过这回聪明的妈妈一点不紧张,也不再纠正肖医生的发音了。再说了,对于一位七十岁的老人,‌‌“蛋‌‌”还有没有也已经不重要啦。

妈妈很喜欢这位敬业的肖医生,如今出院回到家里还一直和我们唠叨这‌‌“肝胆蛋‌‌”的故事……

美国迪斯尼世界丢儿记

美国佛罗里达的迪斯尼世界是全世界很多朋友想去一睹风采的地方。记得若干年前了吧,有幸和全家老小,一行八人,搭了飞机,从旧金山直飞佛罗里达的迪斯尼世界。这次出游,留下了非常深刻的记忆。

对于我来说,迪斯尼世界已经不是第一次光顾了,但是带着全家老小一行八人,真还是第一次。我们穿梭在拥挤的人群里,眼睛应接不暇,完全沉浸在那光怪陆离的五彩缤纷的迪斯尼童话世界里了。

突然,四岁的双胞胎姐姐发现双胞胎妹妹伊莎贝拉不见了。我们这才注意到八人行的队伍少了一个人。大家顿时焦急起来,我和先生四处搜索,都不见伊莎贝拉的人影。当机立断,我们让孩子们和外公外婆呆在原地,我和先生则马不停蹄地朝原路寻去。

一路走,我们一路左顾右盼,根本没有发现伊莎贝拉的人影,只好求助于园内的工作人员了。很快两位别着呼叫机的保安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不紧不慢地询问着孩子的衣着和长相,还好我的相机里留有伊莎贝拉早上的留影。

‌‌“我们这里有一个托儿所,专门看管走失儿童,请放心,一般走丢的小孩不会找不回来的。请随我们去看看。‌‌”那两位保安看上去并不是很着急。我和先生一边应允着,一边还是脚不停地到处走到处找,他们两个始终尾随着我们,这才发现我们被‌‌“软禁‌‌”了。也许是太多关于孩童的犯罪案件,让这些保安非常警惕。

正当我们心急如焚地赶去园内的走失儿童托儿所的路上,突然其中一个保安接到一个传呼,说找到一个走失的亚洲女孩子,年龄长相的特征和我们的伊莎贝拉很相仿。我们一阵惊喜,脚步迈得更加快了。但是惊喜很快就又被失望代替了,没多久就听说这个亚洲女孩子已经被其父母认领了。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满怀着希望来到了走失儿童托儿所,打开门一看,眼睛真的一亮,与其说这是一间走失儿童托儿所,还不如说这是个室内儿童游乐场。室内布置得非常漂亮,到处都是迪斯尼人物的布景,还有各种玩具,那些走丢了的孩子们不下二十个,看来大意的家长还真多。他们高兴地追逐着,充满了童趣,我不由地想着那些正在焦急寻找他们下落的家长们,这是多么截然不同的两组画面啊!

在那些奔跑的金发碧眼的孩子们中间没有看到一个亚洲女孩的身影,显然我们的伊莎贝拉根本没有在这里。我们的心一下子又揪紧了。这时,一直尾随我们的保安又接到一个传呼,说是一个卖冰激凌的流动摊位发现了一个走丢的亚洲小女孩,根据描述,听上去很像我们的伊莎贝拉。

我们随保安赶快赶了过去。只看见伊莎贝拉坐在冰激凌摊位后面,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冰激凌。我们高兴极了,连声道谢,把伊莎贝拉楼在怀里,感觉失而复得的欣慰。也同时赞叹美国迪斯尼世界保安的严谨和周到。

当我们家的迪斯尼世界游的八人行队伍又一次完整后,我们郑重其事地向孩子们宣布着出行纪律,却听见伊莎贝拉正兴奋地告诉她的双胞胎姐姐,她吃到了很好吃的免费冰激凌。

在美国的一次特殊经历——和破门窃贼面对面

刚刚开车驶离家门,我就接到闺蜜的电话,让我去她家拿她亲手做的新鲜出炉的葱油饼。来美国很多年了,还是怀念家乡的葱油饼,那是我的最爱,也是我全家的最爱。闺蜜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拿完葱油饼还得马上回家放冰箱。

我兴冲冲地拿了好大一包葱油饼,载着满满的闺蜜情又折回了家,准备放好葱油饼赶快上班去。一打开车房门,刚要进入客厅,突然听见家里‌‌“哗啦啦‌‌”的百叶窗帘被打开的声响。我马上警觉起来,这时的家里没有人啊,莫非来了窃贼?会有几个窃贼呢?他们会不会携带刀枪等凶器呢?我当机立断,丢了葱油饼,掉头就往外跑,然后一下子窜进了自己的车子里。我拿起电话准备打911。天哪!电话通了,我的舌头却像打了结,紧张得语无伦次。正好一对白人夫妇散步过来,我像见了救星一样,赶快拉住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的手机塞到了他们的怀里,请他们帮我报警。这对白人夫妻倒是比我沉着多了,那位先生马上拿起手机,详细叙述起我家的地址方位。我坐在车里,忐忑地看着他们,心‌‌“扑扑‌‌”地狂跳。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当前的地理位置太不安全了,万一窃贼们持着枪跑出来对着我们一阵扫射,我们不是冤死了吗?于是我发动了车子的引擎,准备驶到院子的那头隐蔽起来,当然我没有忘记叫上那对正在帮我报警的白人夫妇,催他们一起上车逃离这我自认为危险的地带。

这对夫妻非常沉稳,他们没有上我的车,只是步行跟随着我。我的车刚转到院子栏栅旁,只见一个年轻男孩子腾地从我家院子里跳了出来,和坐在车子里的我正好面对面。我瞪大了眼睛惶惑地直视着他,他也疑惑而惊恐地直视着我。我们的目光就这么面对面的交织停留了刹那。显然他就是那个破门而入我家的窃贼!原来他比我更加紧张!他扫视了我们三个人,显然琢磨出些究竟了,居然腾地又跳进我家的院子里,然后像只受惊的猴子一样,一路跳窜着,一个院子接一个院子地落荒而逃。

我被他那敏捷的身手震住了。这时只听见那白人太太告诉我,刚刚他们散步的时候,就看见这个男孩子在小区里逗留,还一度站在街沿和驾驶一辆银色本田车的男人谈话,那个驾车男人也很年轻,坐在车内并没有下车。这个时候正是小区大多数居民上班的时间,人迹稀少,非常安静,加上他们的神情并不自然,所以对他们留下来了印象。

看清楚了窃贼原来是个毛头小伙子!又加之这对夫妻的沉着,我一下子被感染壮起了胆,同时也为自己的胆小如鼠感到可笑。正当我决定放胆下车的时候,一辆银色本田飞驰而过,开车的正是先前和那窃贼说话的年轻男子,显然此时他是来接应窃贼的。那车从我们三人眼前驶过,车牌被我们看得清清楚楚,那先生的报警电话还没有挂呢,于是准确无误地报告给了公安。我想这算是最倒霉的一对窃贼了。

三辆警车很快飞驰而来,包围了我家,好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跳下了车,他们让我们退后,然后冲入我家车房,持着手枪,对着我家大声喝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放下武器!投降!‌‌”哇塞,真赶上美国枪战片里的情景了。

尽管我知道此时的窃贼已经逃之夭夭了,但是我还是顿感这些警察们好英武。

听到室内毫无动静后,警察们纷纷进入了我家。几分钟光景,一个领头的警官从我家出来,走来我身边,温和地对我说,‌‌“室内的情景也许会让你受刺激,但是你一定要镇定。窃贼是破了院子的落地窗进入室内的,因此地上全部是碎玻璃。并且室内到处有被翻动的迹象。你一定要镇定。并且请配合我们报告所有的财务损失。‌‌”我点点头,随警察们进入家里。天哪,家里一片狼藉,这窃贼小子居然在短短时间里翻遍了我家的角角落落,特别是厕所和床底翻得特别仔细,显然他很了解亚洲人的藏财文化。这窃贼看上去年纪轻轻,竟然是一个老手!我看着地上那两台已经打包而没有来得及窃走的电脑,选的都是苹果牌,其它的他还看不上啊。猛然,我又看见了那台很久找不到的,迷你型手提式DVD放映机,居然也被这窃贼翻出来了,还好丢在地上也没有来得及拿走。

最终,可恶的窃贼还没有跑出小区就被分道而来的警车堵住了,经过确认后立即逮捕了。我家的财产并没有什么大损失,除了那块落地门的玻璃需要补上。

这真是我来美国那么多年的非常特殊的一次经历,让我着实领略了美国警察的风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10日11:56 | #1

    妈妈治好了之后 , 在知乎贴吧微博发帖表示 :

    “洋人医学远不及我中国中医, 医德也没中国好 , 看病还是祖国好 , 习大大我爱你 “

  2. 匿名
    2016年3月10日17:40 | #2

    楼上的,你妈喊你回家吃药。

  3. 匿名
    2016年3月11日02:05 | #3

    黑不黑中医不要紧,你造吗,很多高校退休教授还在每年回国看国内的牙医,用医保拿药带走,虽然赵国医生的医术比较次,但是那些有级别的人从赵党拿到的好处一点都没少,所以至于赵国是不是好看来是要分人而论的

  4. xxx
    2016年3月11日07:52 | #4

    美国警察的反应速度果然要比中国警察的反应速度快的多,人家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这不是专制国家的警察比得上的。

  5. 匿名
    2016年3月11日09:31 | #5

    赵国的中医害人不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