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规模刺激” 是没有更好选择的选择

前海传媒,作者:李哲

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余永定的很多说法总吸引着学界与政策界关注。而最新,他对当下中国经济提出的“大规模刺激”一说引发了国内外较大争议。

正因为经历过08、09年刺激之痛,学界很大程度上对这样的提法显得更加谨慎小心,而余永定却选择以大呼疾呼的方式让众人知晓。针对大刺激的具体想法以及当前中国经济的疑难杂症,前海传媒日前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

余永定强调,这不是个最好的选择,但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下,这是不得不面对的选择。“如果一旦政府宣布搞大规模刺激计划,马上市场可能会为之一振,有好消息好故事,人民币就不会贬值了,资本外逃也没必要逃了,资本放在中国可能有比较高的回报。有了这样一种信心提振,再加上其他的措施,包括汇率制度改革,贬到底或者宽幅,宽幅其实也是让人民币贬到底,再加上资本管制,汇率就稳定下来了,稳定后市场就安心了,整个经济建设就能够顺利推进了”

前海传媒:您的大规模刺激一说,引发很多争议,如何避免08年的后果是外界最关注的?

余永定:这个我当然不能保证不会,或者会,这个事情取决于许许多多的因素,作为经济政策来讲,你只能假定在政府政策层面,在执行力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们这么做可能不是一个最有的选择,但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一再强调现在处于通货收缩时期,因为产能过剩所以物价下降,主要指的是PPI,物价下降使得企业非常困难,利润越来越少,就必须要减少投资去产能,银行即便给它贷款,它也不会给银行借款,银行也惜贷,这样就造成了产能过剩进一步恶化,这是一个很清楚的恶性循环,所以必须采取方法来遏止住,在所有的国家,去杠杆的同时,如果有效需求不足的话,要在另一个地方加杠杆,欧洲国家是这样的,美国是这样的,日本是这样的,没有任何国家是例外。

加杠杆加什么呢?从现在来看,只能是政府,找不到第二个。我让你私人投资,投吗?你不投嘛,所以必须由政府带头,政府去冒风险,政府承担责任,企业才会跟进,这样整个投资项目就可以推进了。

除了投资可以考虑消费,如果消费起来了,本身等于居民部门有效需求增加,那这时候投资需求是能成正的了,我们希望发生这种新局面,这种局面在一定程度上也发生了,但远远不够,居民消费的增长远远不足以抵消由于产能过剩导致的物价下降,企业利润摊薄,企业减少投资,企业惜借银行惜贷,这个过程对经济造成的下行压力,不足以遏制,所以需要帮助、

这不是个最好的选择,但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下,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选择,如果不做,做什么?好,我不投资,我等着居民的消费需求上去,等得上吗?这个通货收缩越来越厉害,企业盈利都没了,怎么涨工资?消费需求这块也要压缩,那好,我说给老百姓减税,给老百姓增加福利,或者把钱给老百姓,也行,那这就是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如果我提出这样的主张,可能更多人反对。

好歹现在的投资也是为以后的经济发展打下基础,好歹也算是提供公共产品人人都能享受,当然也不排除对非常贫困的地区和非常贫困的人群直接采取补贴,美国也有食物券之类的。

总而言之,要确定一个基本方向,当我们经济处于目前的状态时,它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是什么,是要把有效需求推上去,而这个时候能够承担这种责任的唯一力量就是政府。如果说政府无能,政府不行等,那别的更不行,目前我是这样认为的。

前海传媒:您怎么看刺激造成浪费的代价?

余永定:很多人担心钱又浪费了,这种担心完全是合理的,我们怎么办,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而且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外资撤出,为什么人民币贬值压力这么大,是因为它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并不一定是人民币贬值本身,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不足。

如果一旦政府宣布搞大规模刺激计划,马上市场可能会为之一振,有好消息好故事,人民币就不会贬值了,资本外逃也没必要逃了,资本放在中国可能有比较高的回报。有了这样一种信心提振,再加上其他的措施,包括汇率制度改革,贬到底或者宽幅,宽幅其实也是让人民币贬到底,再加上资本管制,汇率就稳定下来了,稳定后市场就安心了,整个经济建设就能够顺利推进了,要不然整天提心吊胆,人民币贬到哪去了,资本逃到哪去了,那就没办法推进经济建设。

因此,我说到个一篮子计划,这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刺激经济计划,而且要大张旗鼓,让老百姓都知道,老百姓会有疑问,那就设法消除这种疑问。比如深圳政府,基础设施投资搞的不错,当然也有人提出问题,浪费了多少钱,但提出这些问题本身,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前提,那我就针对你提出的问题解决嘛。

像钉子户,老百姓不走,他也不是不讲道理,也有办法可以解决的,比如一些房子,你需要拆,那我就不搬迁,但要知道这房子是建立在沙滩的基础上,你这房子是危房,为了安全,必须要搬,要不然出了问题谁负责,所以不搬也得搬,很多是这样一种情况,而且我觉得老百姓是讲道理的,如果政府做耐心的解释工作,是可以做的通的。

浪费是有,但不能因为浪费就不去做了,浪费什么时候都有,政府一系列政府应该尽量减少浪费。

上一次08、09年那次,我就写过文章。这么急急忙忙的推,虽然大方向正确,但代价可能太高,浪费太多,我们应该有充分的经验了,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过去是出重拳快拳,萝卜快了不洗泥,你想在短时期内把摊子铺开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没有项目,设一个项目,完成可行性研究,然后其他的发出,不是一天两天,它可能是几个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才出来。

当时是为了很快把项目推出去,我就把过去审查不太好的项目拿来了,这样就能干,钱也投出去。这样经济是刺激起来了,但结构恶化了,最后还得回去。

还有一个干脆刺激房地产投资,房地产投资刺激上去了,但房地产供求的矛盾很多问题都没解决,又下来了,而且政府当时还怕房价不断上涨,房地产泡沫造成很多后果,又不得不调控,前面做的努力都成了废工了。

这次要从容一些,计划的周到一些,一时推不出来,也不着急,把计划做的好一些。总而言之,只要不懒政不惰政,我们总是能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一旦政府出头,企业是会跟进的,这样的话,在遏制经济增长下滑同时,我们是改善了经济结构,这跟供给侧改革并不矛盾,但光靠供给侧改革是解决不了现在有效需求下降的难题。

前海传媒:如何解决政府懒政惰政?

余永定:这是一个很大问题,因为我是经济学家,我对于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不敢提出什么方案,因为不是研究这方面问题的,那么研究政府组织,政治理论和党政干部,他们应该有办法解决。我不能越俎代庖,这不是我的事情。当然,你懒政怠政的话,什么也干不成。

作为经济学家,应该有一套好的政策组合,什么是好的,我只能就经济学方面说是这个,前提条件是不能懒政怠政。

前海传媒:外界会担心如果用大刺激,会延误结构性问题。您前面也谈到跟结构性不矛盾。

余永定:我一再强调,这完全不矛盾,投资投什么,过去钢铁产量过剩,为了吸收过剩的钢铁产量,我就盖更多的钢厂,这样就会使结构进一步恶化,现在不能那样做,不能盖钢厂,还要关闭,减少钢铁的产能。

但这不能一天一个月一年实现,因为太快了,就造成非常严重的问题,我可不可以安装地下管网,按下地下管网是需要钢材的,那些原来没有需求的需求就有了,你不能说这样一种需求是无效的,你不能说这样一种投资使结果恶化,这是改善结构。所以,不能抽象谈,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你可以使得刺激有效需求政策变成导致结构进一步恶化的政策,但也可以把它变成使结果进一步改善的政策,纠正08、09年的偏颇之处,这两个东西并不矛盾,这个药是补肾的,这个是治心脏病的,肾坏了死,心脏病坏了也死,但我治心脏病药并不排除你治肾的药,两个并不排斥,没有必要把它对立,那个成不了反对我说刺激政策的理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10日12:06 | #1

    共匪滚蛋是最好的选择

  2. 自由民
    2016年3月10日12:09 | #2

    前海传媒姓习。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1日01:49 | #3

    没有吗,艹他全家,民主制度是不是选择,农民土地私有化是不是选择.……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