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周方实名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

【博闻社特稿】中共两会召开之时,2013年曾因公开举报某副部级高官参与“人奶宴”而轰动一时的新华社记者周方,近日再度出手,实名发表致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严重违反国家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粗暴践踏公民基本权利、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

该信今天晚上在新浪微博出现,未知能否持久。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委员会:

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本人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公开举报网络主管部门严重违反国家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粗暴践踏公民基本权利、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

近年来,随着各类网络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兴起,传统媒体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同时也给政府对媒体的监督管理特别是对各类新媒体的监管带来了全新的课题与严峻的挑战。如何适应新形势、加强和改善媒体管理是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

然而,媒体主管部门特别网络媒体管理部门长期存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侵犯人权等严重的违宪违法行为。有关部门的违法行为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和舆论误导,严重威胁了国家的安全和稳定,极大地阻碍了改革开放事业的深入,严重损害了执政党、政府和国家形像,损害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

近年来,有关部门无视国家宪法和“依法治国”的原则,未能严格执行政府的监管与服务责任,无中生有地、无耻地扮演起“舆论法官”的角色。网管部门以极其粗暴的方式来“管理”网络媒体合资媒体,常常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缺乏足够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动辄关闭个人博客与微博。

更有甚者,网管部门在公安、央视等政府部门和媒体的配合下,以长官意志取代法律,由网管部门主要领导提供黑名单,公安部门抓人。

据我了解,在办案过程中,警察常常以威胁当事人人身和家庭安全的言语暴力甚至刑讯逼供等方式违法办案,迫使当事人屈服并同意上央视“认罪”。近日发生的“围攻任志强”这一类似“文革式大批判”的特大网络安全事件使网管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等违法行为达到了顶峰,也让广大人民群众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引发了民众极大的恐慌与愤慨。

中共十八大以来,在网管部门的粗暴统治下,网络舆论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一时间,我国广大人民特别是网民当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许多人对中央产生了怀疑,担心文革重来。

更为严重的是,网管部门公权私用,在网民中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关闭博客和微博等方式非法剥夺公民言论自由权。最为恶劣的是,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知识分子拒绝参与他们的非法行为,某些网络主管领导竟然置国家法律于不顾,动用公共资源,从违法犯罪人员大肆培养自己的舆论队伍,使他们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打手”。

因创办色情网站而被捕的周小平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为了达到其险恶目的,他们竟然违反领导人安保规定,派遣周小平参加习近平出席的文艺座谈会。

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媒体管理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以权谋私,宪法形同虚设,“以宪治国”、“依法治国”等中央政策与最高原则无法落实,政令不畅,“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像日益严重,人民群众听到的、看见的是与国家法律和中央政策完全相反的现实。

几年来,改革开放言论受到压制,反对改革开放言论甚至文革式言论却畅行无阻。在许多为改革开放呐喊的自媒体遭到封杀的同时,大肆发布极左言论和文革式观点的自媒体却受到纵容。这种滥用公权、误导舆论、伪造民意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必须得到立即、有效的遏制,否则这种现像继续下去将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性结果。

据此,为了国家改革开放的持续和深入,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与人民幸福,本人恳请中央尽快采取行动,调查并追究舆论与媒体主管部门特别是网管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的违法行为。与此同时,鉴于宣传部门办公经费数额巨大但管理和使用却不透明,特别是网管部门的办公经费使用不透明,可能存在涉嫌触犯法律的严重问题。

据我了解,大量宣传项目特别是网络宣传和监控项目不经公开招标,而是由有关部门领导通过私人关系发包给企业或个人。本人以公民身份要求有关部门审计并调查舆论与媒体主管部门特别是网管部门经费使用情况,查处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行为。建议重点调查以下问题:

一、“北京精神”宣传经费筹集与使用情况。据本人观察了解,北京市曾经有一段时间大肆宣传由极少数人编造的所谓“北京精神”,对抗宣传中央依法治国精神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时地方上动员了大量人力、财力和物力,在大街小巷竖立、张贴了无数精美、造价不菲的宣传模型、标语,大肆设置宣传栏。

二、中央宣传经费的整体使用情况和国家级宣传项目的经费使用以及招标情况。

三、中央有关部门的网络管理经费使用情况,特别是“网络监督员”和“网络评论员”的招募、管理和培养经费。

四、全面调查“打大V运动”的办案过程与经费使用情况,追究网络办、公安部、央视等部门有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五、全面调查“围攻任志强”事件,追究网络办、团中央网络部门、千龙网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六、全面网管部门与网络公司的账目往来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在与网络公司以及相关企业和个人是否存在利益关系。

七、除此之外,建议对在网络言论自由封锁过程中扮演了极其重要角色的千龙网、百度公司等网络媒体和网络企业展开刑事调查,追查其经营管理中的违法行为。

八、追究造成重大公共财产损失的“人民搜索”有关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举报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周方
身份证号:110105196008******
手机号:139108*****
通信地址:北京宣武门西大街57号新华社对外部
2016年3月7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13日07:20 | #1

    這叫聯合辦案,民用稱只手遮天

  2. 向中国人权律师致敬!
    2016年3月13日22:12 | #2

    告得好!关注该事件的后续报道。

  3. 匿名
    2016年3月14日09:32 | #3

    这个部门是反法治的.

  4. 我周方错了
    2016年3月14日14:54 | #4

    《周方的检讨书》

    对外部各位领导和同志们,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为占用大家的宝贵时间表示万分的歉意!
    按照社里的要求,今天我占用大家宝责的时间,就近期本人违规在网上发表博文《人奶原来是道菜》一事做一个深刻的检讨。衷心希望各位领导和同事们耐心听完并给予批评指正,同时也真诚请求大家给予我最大的谅解。
    为了不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我尽量谈得筒单扼要些。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所犯错误的事实与过程。
    两个月前,7月17日,我在网上发布了题为《人奶原来是道菜》的博文。发布这篇博文时有 两个背景。一是当时网上围绕某些政治话题展开 了激烈的争论,我站在其中一方。二是当时媒体 刚巧报道了国内某些地方存在人奶交易的现象,为了劝阻有关方面封杀网络言论,我将一个道听途说、未经核实、涉及高级领导干部的故事写成博文予以发表。虽然我博客“粉丝”,即固定读者不多,但这篇博文仍然短时间内被一些网民转发了,并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事情发生后,尽管我先后拒绝了多家海内外媒体采访的要求,但此事并未引起我的重视,也未采取主动行动删除博客和相关微博、纠正错误,而是任其发酵。甚至还发帖批驳一个网站的“辟谣站”,并 一度打算起诉那家家网站。
    实事求是地讲,对外部和处室领导在事件发生的前后都一再批评和提醒我要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行。但是我置若同闻、为所欲为、一意孤行。正是我错误的言论和恶劣的态度导致事态不断扩大,使党和新华社的国内外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也对关心、帮助和爱护我的领导和同事们也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和伤害。但是,尽管我的态度如此恶劣,部室领导从未放弃对我的批评和帮助,始终对我抱着希望和善意的态度,不断敦促我转变态度和立场。他们所做的一切让我深受感动,但也更让我感到惭愧。
    两个月来,经过与中纪委有关同志、社纪检部门负责人以及部和室领导的多次谈话,在他们的严肃批评和耐心帮助下,我逐渐开始对自己的错误言行有所认识。在此期间,我的态度和立场有所转变,开始认真严肃地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事实和过程进行反思和反省,逐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以及问题的严重性。应该说,由于我思想深处存在许多严重问题,这个认识和转变过程是缓慢的、艰难的。
    下面,我重点谈谈自己这段时间所犯的严重错误以及对这些错误的认识:
    一、博客和微博属于“自媒体”,每个人都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网络新闻报道者。我发表未经核实的网络文章直接违反了新闻真实性原則。作为新华社的一员这么做更是错上加错,极不应该,不仅直接触犯了新闻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底线,重创了新华社的荣誉和公众形象,给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也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二、我虽然不是党员,但是,包括新华社在内的新闻媒体都是党的喉舌,这一点是我们每个中国新闻从业人员都必须懂得和坚持的基本原则。作为新华社的一员,我发表损害党在某个领域的领导干部队伍整体形象的博文,显然严重违反了党性原则和新华社的基本性质,错误的性质十分严重。
    三、由于这篇博文未指名道姓,以致对中央宣传系统部级领导干部的整体形象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严重干扰了宣传系统的正常工作,这一点给党的宣传事业所造成的伤害难以估量。
    四、由于该博文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直接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国际形象。必须指出的是,我过去一直以为虽然自己不是党员,但20多年来一直在为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长期放松政治学习,对一些原则性问题认识不清,这次错误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五、博文发表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包括中纪委约谈之后,我仍然不顾多方面的批评,继续坚持自己的错误观点和立场。这也加重我所犯错误的性质,阻碍了自己迅速转变立场和态度。
    最近一段时间,各位领导对我进行了耐心细致地帮助,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使我逐渐认识到了问题所在。通过对此次错误以及近年来所犯的一系列错误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反省,我终于认识到,我所犯的错误远比我自己原先所想的要严重得多,对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所造成的伤害也要大得多。究其根源,这一切都是自己长期放松政治学习、自我膨胀的结果,是我把自己置于组织纪律和监督之外、不听从各位领导和同事的批评、教育和劝告,一意孤行的结果,也是我本人长期以来在思想意识和工作态度上存在严重偏差的一种表现,我认为自己的这些错误表现说到底是一种严重的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的行为。
    此外,我的这些错误也反映出一些深层次原因,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青少年时期是在“文革”期间度过,中小学时期教学秩序极不正常。使我个人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影响。导致我的言谈举止深深地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文革”时期,我们无所颜忌、目空一切,批“孔孟之道”,批老师、批同学,想批谁就批谁。由于“文革”时期党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使我对权威夫去了应有的尊重和敬畏。正是这些原因,长期以来,我一贯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尽管领导和同事们一再批评和提醒我,佴我始终都没能听进去,继续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终于铸成大错。
    细看我写的博文,有时自己也感到好笑。口口声声在批“文革”,字里行间却充满了“文革”的思维逻辑和语言词汇。像我这样批“文革”如何能有说服力?改革开放事业要求我们必须摒弃“文革”式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我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糊涂认识深感惭愧,深感对不起在“文革”中遭受迫害、对自己充满期望的父母,更对不起一直关注我成长的对外部领导和同事们。
    我之所以讲这么多,是想表明我对组织上处 理自己的态度:
    一、 所犯错误的性质是严重的,是我内心里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一次大暴露,也是自己长期 以来不重视自我学习和自我教育的结果。因此,我走到今天是咎由自取,我愿付出任何代价来弥补给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所造成的严重损失,愿接受任何处罚来承担自己所犯错误给各位 领导和同事们造成的严重伤害。而且无论给予我多么严重的处罚我都会接受。我在此庄重承诺, 无论处理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加以批评和评论。
    二、虽然我十分热爱自己从事了24年的新闻事业和采编工作,但是通过这次严重事件我认识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待在这个岗位工作。因此,我请求放弃职称和事业编制,不再从事采编工作,自愿到社属企业工作,在经营岗位上为新华社成为世界性通讯社继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最后,我再次向对外部各位领导和同事表示最诚挚的歉意,我辜负了大家对我的期望和信任。同时也衷心感谢大家对我多年来的关照、帮助和爱护。谢谢大家!

    对外部政文室周方
    2013年9月20曰

  5. 我周方错了
    2016年3月14日14:55 | #5

    这叫好了伤疤忘了疼,想当初是多么的声泪俱下啊!

  6. 周方是个什么鬼
    2016年3月14日14:58 | #6

    在单位就是个人见人嫌的主,整天满嘴跑火车,造谣生事就是犯罪啊。
    老实点吧,自作孽不可活,当汉奸没意思!

  7. 匿名
    2016年3月14日16:18 | #7

    看见五毛来就知道裆又被摸到G点了。

  8.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5日00:13 | #8

    汉奸?替匪党说话才是真正的黄俄汉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