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民主何必分高低?

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之说,我早有耳闻,未尝在意,这些年来,忽然被发扬光大,蔚为壮观。最流行的论述,莫过于宣称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民主属于低级民主(或曰“低品质的民主”、“劣质民主”等),高级民主将在中国产生,或者已经在中国产生。好玩的是,我还见识过一种说法,出自我的一位大学老师,他认为美国民主属于高级民主,中国民主属于低级民主,中国的确应该向美国学习,从低级进化至高级,不过依中国人的素质,眼下只配享受低级民主……

这两种说法,貌似相反,实则拥有一个共同的前提:民主可分低级与高级,而且需要从低级进化到高级。换言之,如果前提不能成立,即民主不宜分高低,那么争论中国与西方民主程度孰高孰低,则无意义,这是一个伪问题。

从字面上看,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涉及民主的分类。罗伯特·达尔《论民主》曾辟专章谈民主分类。他在切入正题之前,引用了《爱丽丝穿镜奇幻记》里的一段对话:

“我用一个词的时候”,矮胖子说,带着一种非常鄙视的音调,“也就是我想让它是什么意思,它就是什么意思——不多也不少。”

“问题是”,爱丽丝说,“你怎么能造出一些词,让它们可以包含许多不同的意思呢。”

“问题是”,矮胖子说,“谁来做主——就这么回事。”

这绝非闲笔。借助这段对话,达尔试图指出民主定义的混乱,以及混乱的根源:矮胖子所代表的话语霸权。谁掌握了权力,谁便可操纵话语,把它们定义成自己期待的模样。达尔写道:“按照矮胖子的说法,每个人都能随意指称任何统治是民主的,甚至连专制统治也可以说成是民主的。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多。独裁的领袖有时会宣称他们的体制是一种独特的‘民主’形式,优越于其他类型。”这方面,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应是最生动的案例。

乔治·奥威尔的论述更早且更深入。他认为,民主之类的词语不仅没有公认的定义,甚至连建立定义的努力都会遭到各方反抗,“任何政体的捍卫者都声称他所捍卫的是民主政体,深恐一旦民主跟任何一种意义挂钩,便有可能使他们无法再去利用它”。

这足以提醒我们:民主的定义,包括民主的分类,都可能是一种包装、一种障眼法、一种话语的幻术,以遮掩其反民主的实质。

所以我们谈民主分类,首先得明确,民主到底是什么。为了避免纷争,这里不做定义,只列要件。达尔总结了民主的五点要素:成年人的公民资格,有效的参与,平等的投票,充分的知情,对议程的最终控制。还有更简化的标准,共计两点:一是政治参与,二是政治竞争。当然这里的参与和竞争,都得货真价实,而非虚有其表。

由此再来说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之分。哪怕低级,必须满足政治参与和政治竞争这两大要件,否则,那就不能叫民主。质言之,低级民主终归是一种民主,不可以低级为借口,使民主缺胳膊少腿,或者没有充分的参与,或者没有有效的竞争。以中华民国国会选举为例,前两届国会选举(1913、1918年),属于竞争有余,参与不足:第一届国会选举,选民比例为10.50%,第二届国会选举,分参议院与众议院,后者选民比例为14.88%,前者选民比例仅为0.056%;与此相反,1948年国民大会选举,则是参与有余,竞争不足:选民比例达到了53%,然而国大代表、立法委员之竞选,大抵由国民党所包办(见张朋园《中国民主政治的困境,1909-1949:晚清以来历届议会选举述论》)。这两种情况,都非民主,万万不可拿“低级民主”来装潢、搪塞。

看来,以民主之高低,遮蔽或置换民主之有无、真伪,是一些人惯用的伎俩。对此,我们需要警觉:论民主之高低,必须先论民主之有无、真伪。

继续说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我还是有些疑惑:这种分类合理么,符合民主的精义么?

毋庸置疑,民主不是静态的概念,而是动态的概念,不是完成时,而是进行时,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一直流动,永无尽头。这意味着什么呢?民主建设无法一劳永逸,更难一蹴而就、一步到位,不能指望今天播下革命的种子,明天便收获民主的参天大树,我们必须坚持渐进思维,日拱一卒,得寸进寸。拿选举权的进化来说,充分体现了民主的过程何其漫长而曲折:有些国家,起初拥有选举权的仅限男性,后来则扩大到女性,起初仅限白人,后来则扩大到黑人,起初以财产、学历等为门槛,后来则打破了门槛……

不过,这样的民主进程,显然不宜归结为从低到高。民主由不完善到完善,其进化不是表现在高度,而是广度和深度(这取决于民主的平等属性)。若打比方,民主不是高山,而是平原或江河,民主的完善,有如平原日渐辽阔,江河日渐浩荡,普及度越来越广,受惠者越来越多。

直接说来,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之分,要点在民主程度。然而民主程度的定义与民主一样含糊。不仅难以用参数衡量,还容易陷入误区,被人利用。乔万尼·萨托利《民主新论》曾谈及这一点。他指出,对民主程度的考察,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问一个民主政体民主到什么程度,二是问任何政体民主到什么程度。倘是后者,正应了我们的提醒:民主有与无的问题,可能被偷换为民主高与低的问题。

譬如,萨托利以嘲讽的口吻谈到中国的“文革”,单论政治参与,绝对充分,比美国总统选举还高呢。对此,如果借用民主程度论,判定“文革”的民主程度高或低,不管结局如何,下一步,便可推导“文革”属于低级民主或高级民主。事实上,“文革”的本质,可谓民粹其表,专政其里,与民主毫无关系。由此可见民主程度论的误区,以及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之分错在哪里。

故而我实在难以苟同,把民主分出高低。这不仅容易掩蔽、抹杀民主之有无的前提,就其特色而言,并不符合民主的精神和进程。作为一种分类,它带来的不是清晰,而是纷乱,不是营养,而是病毒,使民主这潭水愈发混沌。

最后要补充一点。有一种低级民主与高级民主之分,不是基于民主构成,而是基于社会性质:西方是资本主义社会,其民主属于资本主义民主,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其民主属于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高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则高于资本主义民主,因此,前者被称作高级民主,后者被称作低级民主。这番高论的成立,有赖于历史决定论与经济决定论的支撑。假如能够意识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与经济决定论的脆弱,那么,你会发现,把民主分出高低,不仅可笑,而且可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12日12:44 | #1

    sb,英国光荣革命时的民主和现在的民主是一样高度?
    18世纪美国刚建国时的民主跟现在21世纪的民主一样高?如果真如此,美国都不用有民权运动了,黑人还是安心做奴隶吧,杰斐逊的黑白混血情妇和她所生下的孩子也不必他操心去给废除奴隶身份了,印第安人照样杀光光,妇女照样烙上红字,她们还照样没有投票权,同性恋照样处死,摩门教照样一夫多妻可以任意处死自己的教民……
    sb,你说民主不分高低,那印度民主跟美国民主一样高,埃及和突尼斯民主又跟印度民主一样高,那是否可以说埃及和突尼斯民主也跟美国民主一样高度?

    脑残逻辑是让人开眼啊!

  2. 匿名
    2016年3月12日12:48 | #2

    “你会发现,把民主分出高低,不仅可笑,而且可恶。”——总没你这脑残作者丢人现眼出来兜售伪劣逻辑,要更可笑兼可恶吧?

  3. 自由民
    2016年3月12日13:13 | #3

    这里的文章都是钓鱼的,看那些没有历史常识的sb天天喊民主自由来咬钩真是好玩

  4. 匿名
    2016年3月12日16:24 | #4

    太监表示命根有长有短 ,麻烦 , 所以还是没命根的好!

  5. 匿名
    2016年3月12日16:24 | #5

    太监表示命根有长有短 ,麻烦 , 所以还是没命根的好!

  6. 匿名
    2016年3月12日16:28 | #6

    先要判断是不是民主,这才是所有问题的前提。民主是公众的一种约束公共机构的需求。

  7. 匿名
    2016年3月14日09:46 | #7

    民主大法好啊好,信了民主生病不用去医院,信了民主得永生:)

  8.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3月14日10:40 | #8

    民主成了共匪的禁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