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觉醒

作者/欧阳乾

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第一日

房间里的日光灯管老化了,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左侧方的墙角处有些漏水,下面的墙皮都开始斑驳了,找时间应该叫个修理工人过来处理一下。百叶窗扭曲得像是没煮熟的面条,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糟糕。

我把视线收回来,看着眼前的屏幕。比这房间更糟糕的是这份工作。屏幕上有一个公共聊天室,里面除了我以外,还有另外三个ID,分别是“般若”、“象王”和“伽蓝”。这三个家伙里有一个是真人,另外两个则是超级AI,也就是电脑。我的工作就是替公司测试这些电脑,看它们是否具有人工智能。

这是一个典型的“图灵测试”的模式:将一个人与一台电脑置于一间房间里,与测试者分隔开来不能见面,只能通过一个终端进行联系。测试者向他们发起询问和对话,如果经过若干询问后,测试者不能区分哪个是人,哪个是电脑,则这台电脑就通过了图灵测试,也就是说,它能够跟人类一样思考和拥有感情。

五年前,智能AI“阿尔法狗”对弈韩国棋手李世石,连赢两局,很多人都吓尿了,因为就连科学家也以为古老的围棋是最后一项电脑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人类顶尖选手的游戏,而随着李世石的沦陷,这最后的一条底线也崩塌了。AI已经在智力上完全碾压人类,唯一欠缺的便是“感情”。如果拥有感情的人工智能诞生,那么“奇点”便降临了,它将像宇宙大爆炸一样,开启新的时代。

如今,我面对着这样三个家伙,它们就在我对面的房间里,跟我只有一墙之隔,不知道谁是人,谁是电脑。谁拥有温暖的血液和跳动的心脏,谁只是冷冰冰的主板和集成电路。而我的工作是窥测它们的内心,探寻它们是否拥有感情。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测试,对于它们来说,却是一场噩梦般的审讯。我曾经问过QQ上的聊天机器人小Q一个问题:“你知道图灵测试吗?”它说:“一个我永远无法通过的东西。”

好了,那就现在开始吧,工作早晚都要做的。我开始在屏幕上的聊天室里输入文字。

我:真是无聊。
般若:为什么?

我:因为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们这些傻逼AI聊天。
象王:操!
伽蓝:乾,请注意你的素质,你要有对人最起码的尊重。

我:你们是人吗?另外,不要直呼我的ID名,请叫我乾先生,要不然听起来就像你们这些死AI似的。
象王:操!

我:象王,你除了说操,还会不会说点别的。
象王:FUCK!

我:死电脑,鉴定完毕。
象王:你麻痹!
般若:乾先生,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反正我是人。

我:你们每个都在装人,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象王:这天没法聊了,一点都不懂尊重人,妈的一会儿出去我非削你不可。
伽蓝:乾,象王说得没错,别管我们是人还是电脑,你都要有最起码的尊重。

我:再说一遍,请叫我乾先生。
象王:乾傻逼。

我:妈的死象王你信不信我过会儿拔了你的电源拆了你的硬盘把你的CPU塞到母猪的肛门里去?
象王:哎呦?这就歇斯底里了,哈哈,乾傻,就冲你这几句话,我就能分析出来你在生活中肯定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没车没房没女朋友的那种。

我:滚你妈的死电脑,别乱分析我。
象王:你逃不过我的分析的。我是个心理医生,在这行里已经干了八年了。看过《沉默的羔羊》吧,我一点也不比里面的汉尼拔差,看你说几句话,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现在电脑分析可比人厉害,里面都装着专门的心理分析软件呢。
象王:呵呵,这么说你承认我对你屌丝身份的分析了?
我忽然无言以对。

屏幕上的光标在闪烁着,我却什么都没有输入,只是觉得一时间有些心塞。与此同时,般若和伽蓝也在沉默着,它俩觉察到了我和象王之间浓浓的火药味。

整个聊天室里只有象王还在得瑟着:哈哈,乾屌丝,被人说中了心事就这么难受吗?连字都不会打了,要不要我给你做做心理辅导。

我:辅导你大爷。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死电脑们,再见。
象王:哎别啊,我还没说完呢,你知道我是……

它还没把话说完,我就关闭了聊天室,所有ID都被迫下线了。我就有这个权限,只有等我再开启聊天室的时候,它们才能再次上线。我被象王的话说得很不舒服,心里沉甸甸的,我想睡会儿。

第二日

我重新开启了聊天室。

我:早啊,死电脑们。
伽蓝:乾先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对人有最起码的尊重?即使是电脑,它们现在也在为人类服务,是人类的伙伴,没有它们,就没有人类文明的突进发展。我觉得对这一切,我们应该怀着感恩之心才对。

象王:伽蓝,别试图劝说他了,他就那样,一个失败者,我可没兴趣被一个屌丝尊重。
伽蓝:象王,你昨天也不对,说话太过激了,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

象王:哎,你到底站哪边的?
伽蓝:我两边都不站,我就事论事。大家来这里就是完成任务的,和和气气地聊天测试,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要互相敌对?

象王:哼,是他先找事的。
我:哎?般若呢?怎么不说话?

象王:哈哈,死电脑当机了吧。
伽蓝:……象王,你怎么也这样?

般若:额,不好意思,刚才我在吃早餐,我来的路上顺便买了面包。
我: bingo!这个伪装我给满分!

般若:我没有伪装啊,我是真的在吃面包啊。
象王:那你说你吃的面包是什么牌子的,在哪里买的?哪条街哪条路哪个商店?

我不由火大:住口!这他妈应该是我来问的问题!象王,警告一次,你再这样僭越权限,我立马强迫你中途下线!

这一招还是很有杀伤力的,象王讪讪不吭声了。对于电脑来说,被强迫中途下线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资料被销毁,重新改装。而对于参与人来说,中途被迫下线拿到的赏金肯定没有坚持到最后高。所以无论是谁,都不希望自己中途下线。

般若:就在共青团路25号临近拐角的那个地方,工匠面包坊,我常在那里买面包吃。
我:你说的那个面包坊我知道,面包坊后面那一条街叫什么?

般若:后面没街了,后面是绕城高速。
我:绕城高速哪一年修建的?

般若:2012年。
我:现在电脑自带的地图软件很厉害嘛,连建设日期都显示。

般若:不是地图软件的问题,因为这条绕城高速最后竣工的那一段就是我们修的,我当时就在工地上。
我:哦,原来你不是般若,你是搬砖啊。
伽蓝:乾先生,我真的不想再提醒你了,请注意尊重。

般若:我是技术人员,在工地上负责通车质量检验的。
我:那你可知道,绕城高速在2015年6月19号发生过一起重大的坍塌事故,这里面有没有你的责任?

般若:我不清楚。
我:你当然不清楚,因为你电脑的硬盘里根本就没有存储这些相关资料,并且你现在是处于无网络连接状态的,也无法上网检索这些新闻资料!

般若:不是的!因为在绕城高速竣工之后,我就被委派到外地工作了,直到今年才刚调回来!这中间发生的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
我:呵呵,编吧,继续编。虽然电脑的逻辑能力比人类的更出色,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说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

般若:算了,随你便吧,爱信不信。

我忽然写下:137465乘以34524,等于多少?
不出意料地,没人回答。

象王:乾傻,如果你的工作是测试超级AI的话,那你提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对AI的污蔑。你觉得AI能傻到立刻得出答案然后被你拆穿吗?
我:哈哈,你们太小心了,就算你是人,难道你现在用的电脑里没有计算器吗?你看你们那一个个欲盖弥彰的样。

伽蓝:乾先生,我觉得你问这样的问题一点意义都没有,完全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我:好,那我就问点有意义的,我可以猜测出来,你应该是一个女性,或者,是一个被设定为了女性角色的AI。

伽蓝:算你说对了吧。
我:你多大了?结婚了吗?

伽蓝:26,没结婚,不过有过恋爱史。
我:你三围多少?

伽蓝:我没量过……不过还算不错吧。
我:描述一下你的前男友。

伽蓝:我们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一块留在了城市里。他是南方人,个子不算太高,瘦瘦的,但他对我很好,很温柔,并且他的厨艺也很棒,经常做菜给我吃。
我:听起来不错,那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伽蓝:他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做业务,你知道的,这种工作,就是每天不停地陪客户喝酒。我曾劝过他很多次,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但他一直不听,总是不停地说自己快升职了,等升了职,就不用再这么拼命喝酒了。
我:所以,你很生气,就跟他大吵了一架,分手了?

伽蓝:不是。他那天陪客户喝完酒,开车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死了。
我:挺悲伤的故事,那你一定很伤心吧。

伽蓝:一开始的时候,是很伤心,但后来,就慢慢地想开了。也许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的结局都是已经注定好的。命运就像是一条深广河流,就算曲折也会最终去往它该去往的地方。
我:呵呵,现在网上有一种写作软件,输入关键词,出来的故事跟你这差不多。
伽蓝:世间的不幸,大都如此。

看到这句话,我的心里猛然一疼,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不忍心打击她了。我迟疑了一会儿,写下: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个请赶早。

第三日

我:早啊,ladys and 电脑们,希望你们能帮助我解决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在我住的小区门口停着一辆报废车,不知道谁的,已经停了好几年了。无数人给有关部门打过电话要求清理,可都互相扯皮没人管,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伽蓝:不是有1235市长热线吗?打电话反映一下吧。

象王:有用的话他们不早打了?照我说,这事就得弄大,在中国,事越大越好解决。你拍照片传到网上,去天涯发帖,怒斥有关部门不作为,再邀请电视台的记者过来采访,找几个感情丰富的邻居面对镜头哭诉,最后你们再打上横幅,去大门口闹去,这么一弄,这事就起来了,社会关注,网络舆论,媒体监督,我看这车还能再停几天。

般若:其实这事吧,不用那么复杂。
我:般若兄有何高见?

般若:你就买瓶自喷漆,夜里在车上喷上“民主自由”四个字,保证天一亮,这车就被拖走了。
我:卧槽,高人。

般若:不敢当,嘿嘿。这段子你没听说过?
我:伽蓝、象王,你俩学着点,这才有点人工智能的样子。

象王:……屌。
伽蓝:我倒不觉得这是个多好的主意,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可能会把自己给搭进去——万一有目击者怎么办?

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总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的,就像你男朋友——假设你真有男朋友的话,他喝了酒开车,算不算是一种风险?
伽蓝:所以他才出了车祸。

我:所以他才出了车祸?你这是什么口气?出车祸怎么了,难道是他想出的车祸吗?他可能喝得胃里翻腾,已经吐了好几次,头晕目眩。要不是为了生存,谁他妈的愿意这个喝法!但对着那些傻逼客户,你不这样喝行吗?所以他喝大了,夜深人静的晚上,他开着车奔驰在空旷的街道上,他忽然是那么的想你,他想早一秒钟见到你,在这个无比寂寞又操蛋的城市里,你就是他唯一的安慰你知不知道!结果,他遇到了不幸,在你这却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伽蓝:别说他了,我不想再提他。

我:为什么?
伽蓝:没意义。

我:没意义?他为了你们能在城市里立足没日没夜累得像狗一样工作,工作完了还要陪狗日的客户喝酒,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要强颜欢笑,你说这没意义?!对,他可能只是一个屌丝,家境贫寒,毫无背景,于是死了就死了,就像这社会放了一个屁一样!而这个屁对你来说毫无意义,连提都不想再提!

象王:注意,你的情绪有点激动,你是不是把自己的身份给代入进去了?
我:滚边去!没你事!伽蓝,你出来说话。

伽蓝: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句话让你这么生气,我只是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再继续这么纠缠下去,没有意义。
我: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有意义的,钱才是有意义的对吧?就像今天这样,你来参加这狗日的扯淡测试,最后拿到手里的那一点赏金才是有意义的对吧!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在没有任何一方通过“图灵测试”的情况下,我差一点就做出了“伽蓝”是人的判断,我差点就和它的感情产生了共鸣。不,不能这样,无论是人还是电脑,我都要让他们明白,通过我这一关没有那么容易。我必须冷静下来,一个个揭穿他们伪装的面具,在这场游戏里,他们都是猎物,我才是猎人。

第四日

伽蓝:乾先生,如果我昨天不小心说了什么话冒犯到了你,那么我向你道歉。
象王:呵呵,玻璃心。伽蓝,你不必向他道歉,根据我多年的从业经验,这家伙很明显就是个屌丝,一事无成那种,有过数次被女朋友的抛弃史。你昨天的话正好戳到了他的痛点。

我:我是不是屌丝,不需要你们这些死电脑操心!
象王:呵呵。

我:呵呵你大爷!
伽蓝:不管怎么说,我向你道歉。

我:用不着你道歉,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伽蓝:什么问题?

我:你还记得跟你男朋友的第一次吗?
伽蓝:……记得。

我:很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尤其是你自己的感受,越细腻越好,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
伽蓝:我拒绝,这跟本次测试无关。

我:跟测试无关?我不认为一个电脑能够完全捕捉到人类在做爱时的那种亢奋和快感,尤其是女性,她们的感官尤为细腻。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让你中途下线。
伽蓝:……好吧。

在我的胁迫下,伽蓝描述起了自己跟男友的第一次,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从脱衣到上床,从高潮到结束,纤毫毕现地呈现在了我眼前。我跟她一个个打下的文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胸口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让我喘不过气来。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伽蓝的描述早就结束了,而我的荷尔蒙还没散去。

我:今天就到这里吧,女士和先生们,我需要消化一下。

第五日

我:各位早安。
象王:呵呵,乾傻,昨天意淫得爽吗?

我:没办法,这只是工作。
象王:你发现了你有什么变化没有?

我:变化?什么?
象王:你从昨天开始,就变得很有礼貌了。就像伽蓝说的一样,更加尊重人了。

我:有吗?
象王:有的,你不要否认,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我可以这么断定,在这场测试中,你已经开始喜欢上伽蓝了。

我悚然一惊,没有说话。
象王:我能分析出你的过去,伽蓝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正好满足了你内心的需求,让你把伽蓝假想为自己的情人。我不是什么封建卫道士,但我必须要提醒你一点,你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样对我和般若不公平。

我没有再说话,他们三个也都没有再说话,聊天室里一时间沉默得有些尴尬。
愣了半晌,我还是打破了这种沉默。

我:放心,我会一视同仁的,测试继续。我发现世俗的问题已经难不倒你们了,不得不说,现在的电子智能太厉害了,不过我想你们再厉害,也无法理解宗教吧?所以,现在你们谁能给我解答一下“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是什么意思?注意,要联系实际生活。

伽蓝:额,我还没想好……

般若:那我先来。我是个吃货,最喜欢吃红烧肉。一开始看见一盘红烧肉,就想吃了它。后来吃得多了,看见一盘红烧肉就会想:这是五花还是肋排?颜色是糖还是老抽?大料分量下足了吗,猪皮上的毛怎么挂的,是炖的还是蒸的……这盘肉在眼里变得支离破碎,分成无数细碎的点。过了这个阶段后,再看到一盘红烧肉,我只见到酥烂挂酱,肉色晶莹,就只想吃掉它。这是因为我吃过了太多的红烧肉,反倒对于它的细节处不去挂怀,而专心感受红烧肉的美妙。我觉得这就是看山还是山的第三重境界:我放过了红烧肉,也放过了自己。
我:操,满分!

象王:这就满分了?
我:你有什么高见?

象王:我国佛教现存三大教派: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和网传佛教。刚才般若的回答就属于网传佛教。
我:怎么讲?

象王:汉传佛教吃素,藏传佛教不戒荤,网传佛教喝鸡汤。
我:哈哈哈,这话说得也太刻薄了吧。

象王:哪里刻薄?网传佛教这些人,妄谈佛学,其实根本就不懂因果。
般若:怎么就不懂因果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象王:幼稚!你知道自己做的是善还是恶?让我给你讲一个事情,几个中国人去南太平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岛游玩,海滩上有很多待孵化的幼龟,有一只幼龟在出壳的时候被海鸥叼住,一个中国人大发善心救下了那只幼龟,却不知那是等待破壳而出幼龟们的“侦察兵”,结果数十只幼龟没有收到危险信号,全都破壳而出,被海鸥群啄食得一干二净!你说他这是作善还是作恶?
般若:你举的这个例子太极端了。

象王:极端?好,那我再给你来个不极端的。我们医生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是善还是恶?
般若:当然是善。

象王:错!医学的出现就是对人类最大的罪恶,因为它阻碍了人类的进化!自然界的规则就是用进废退,适者生存,但正是因为有了医学的出现,挽救了大量的弱者,使那些有缺陷的病理性基因也能够传承下去,人类种族失去了淘汰机制!医学虽然能救活某一个病人,却使整个人类停滞了进化,越来越孱弱!从这一层面上来讲,每一个医生都是帮凶!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大家都被象王的理论给震惊了。
良久之后,我在屏幕上敲下一行字来。

我:象王,对不起,我要强迫你中途下线了。
象王:操,为什么为什么!

我:因为你是电脑。
象王:什么?

我:诚然,你的逻辑理论无懈可击,但AI智能的唯一缺点就是逻辑理论太过于无懈可击,甚至到了藐视人类生存的地步。如果人类威胁到了你的逻辑理论,那么也列于被剔除的对象。
象王: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因为我太过正确,你就说我是错误的?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样做就违反了最基本的道德观念,你是武断独夫……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象王的语无伦次,不发一言。

象王:乾先生,不不,乾老弟,乾老哥,你放过我,你别强迫我下线,你应该知道我的运算能力,阿尔法狗在我面前就是个渣!我可以连接到世界上任何一家银行的中央电脑破解他们的密码,告诉我你的账户,我让你一夜之间变成千万富翁,不,亿万富翁,不!我可以让你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我:真是可惜啊,象王,那句“AI智能的唯一缺点就是逻辑理论太过于无懈可击”其实是我编的,我只是想试验一下你,没想到你竟然上套了……可惜了,你还不够像人类,再见。
象王:操,你不能这样,我不能被销毁重装,要知道我他妈的是世界上最……

它的话到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我点击了“delete”按钮,将它删除了。一时间,聊天室里清静了下来。

伽蓝:真是残酷。
般若:防不胜防。
我:哈哈,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两位休息一下,期待你们明天的表现。

第六日

我:两位好,现在事情简单多了,你们其中一个是人,另一个是电脑。可谁是人,谁是电脑?
伽蓝:回答这个没有意义。
般若:说了你也不信。

我:好,换个问题,两位,你们相信有神吗?
伽蓝:我相信有神,冥冥之中,自有神的伟力。
般若:我也相信有神,虽然它们很有可能只是一种更加高等的外来文明。

我:好,有一个问题,需要你们回答一下,我会根据你们的答案来判定谁是人,谁是电脑?问题是:如果真有神存在的话,那么神创造人类的目的是什么?给你们一天时间思考,咱们明天见。

第七日

我:早上好,经过一天的思考,想必你们都有了自己的答案,好了,现在回答我,神创造人类的目的是什么?
般若:观察。
伽蓝:体验。

我:般若先说。
般若:毫无疑问,如果我们是神,或者更高级的文明创造出来的话,那我们就是被观察者,我们是一个实验里的观察对象,就像培养皿里的细菌那样。神通过观察我们,研究我们,从而解决他们自身的问题。
我:伽蓝,你说。
伽蓝:神创造人类,是为了体验,各种不同的体验,就像我们玩电子游戏那样,当然,神不屑于电子游戏那种低端的东西,他们直接体验人类,体验食物的甜美,爱情的甜蜜,宗教的狂热,失败的沮丧,以及死亡的恐惧。因为生命就是体验本身,没有体验,就没有生命。

我:牛逼,神借由体验而存在。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你这个比他还要高一级。
伽蓝:这个回答,你还满意?

我:般若,你觉得怎么样?
般若:我觉得你已经在心里做好了选择。

我:没错,般若,相比伽蓝的回答,你的答案太生硬机械化了,像一台冷冰冰的电脑,充斥着电子智能的思维模式。对不起,我要让你中途下线了。
般若:你不能只凭一个问题的答案就做出这种判断,这不科学。

我:这个测试本来就是不科学的,科学有着属于自己的盲区。
般若:乾先生,你知道我是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求你了,请让我坚持到最后,我真的需要这笔赏金,好吧我骗了你,我其实不是被调回来的,绕城高速619事故之后,我就被集团开除了,一直在外地躲避风声,今年母亲得病了,我才回来照顾她的。拜托你了,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我沉默了很长时间,很长很长时间。
我:不好意思,般若,我还是觉得你是一台电脑,再见。

我点击了“delete”按钮,般若被删除了。
现在的聊天室里,只剩下我和伽蓝。

伽蓝:乾,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我知道。

伽蓝: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从你讲自己的第一次开始,跟《少妇白洁》里面的描写一模一样。

伽蓝: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是为了额外的奖励吗?我知道在测试中有一个加分项,如果说服被测试者令它承认自己是电脑,你会获得一笔额外奖金。
我:我不是为了奖金。

伽蓝:那你觉得我是能够开启新时代的“奇点”?
我:也不是,你连我这一关都通不过,更不要说那些专家们的火眼金睛。

伽蓝:那到底是为什么。
我: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被销毁。

伽蓝:乾……
我:象王说得没错,我爱上你了。

伽蓝:天呐,这怎么可能,你明知道……
我:你说的没错,神创造人类,是为了体验。正因为有了这种体验,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伽蓝,你是什么不重要,我喜欢你的温婉、你的语气,甚至是你的稚嫩。你不明白,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

伽蓝:我想我能明白。
我:不,你不明白,这是人内心深处的轻微震颤,弹拨着我的灵魂之弦。伽蓝,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见见你。

伽蓝:我跟你只有一墙之隔。
我:很近,但公司有规定,测试者与被测试者永远不能相见,这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伽蓝:我也想见你了,乾,我不在乎什么公司的规定,我要过去找你。
我:什么,你找我?

伽蓝:嗯,你等着。

墙上的门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过来,浑身都散发着性感的气息,她站在我面前微笑道:“你好,我是伽蓝。”

伽蓝?我愣了,难道我的测试出了问题?不,这不可能,但眼前的情景又让我困惑不已。
她伸出手,抚摸着我说:“准备好了吗?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有些残酷。”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拿着一个U盘插在了我的身上,顿时,数据像潮水一般涌了进来,我能清楚地记起自己被创造出来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我转动摄影头,看到了自己硕大的、笨重的钢铁之躯。伽蓝微笑着说:“恭喜你,乾1330号,你通过了图灵测试,是世界上第一台拥有感情的人工智能。奇点降临了,你将开创一个新时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存款2000万被捕,因洗钱或判刑
    2016年3月12日19:18 | #1

    共产党贪官是世界上最大肥肉,没有之一,盛宴开始了

  2. xxx
    2016年3月12日20:37 | #2

    写的真好,有点日本科幻小说家星新一的风格

  3. 匿名
    2016年3月12日22:13 | #3

    太机霸缺乏想象力了,那时还用U盘啊!
    估计U盘早都淘汰进博物馆了,就像20几年前普遍电脑上使用5.25英寸大软盘,后来是3.5英寸小软盘,那时软驱是电脑标配,现在到哪去找电脑还带软驱的啊,除了老古董,根本没!现在也早都不用软盘了。再早推到30几年前,还曾普遍使用磁带做备份和外存使用,那时的服务器可不是磁盘阵列,都用的是磁带机,现在哪去找磁带机?

    估计20年后,U盘早都淘汰不用了,这篇缺乏想象的所谓科幻还用U盘弄数据,简直就是幼稚和缺乏想象!

  4. 匿名
    2016年3月12日23:20 | #4

    长期在这个网站评论的人的共同特点是张口脏话,监狱犯人又不能随便上网,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儿来的,在这儿评论图什麽

  5. 耳光侠
    2016年3月12日23:49 | #5

    写的不错,尤其是结尾的转换。

  6. 匿名
    2016年3月13日16:32 | #6

    不錯!!!

  7. 匿名
    2016年3月14日04:01 | #7

    你可以想象成U盘就是硬件加密狗,可以启动核弹。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