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省长到底被谁骗了?

3月12日晚9时许,黑龙江省政府连夜在官方网站发消息称,12日下午,黑龙江省长陆昊在北京主持召开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时强调,龙煤集团要及时报告拖欠工资真实情况,在不拖欠井下矿工工资的情况下,尽力解决地面职工工资拖欠问题。

这篇官方会议通报中有两句话是最关键的,一句是“我们要深刻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另一句是“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3月6日,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上,陆昊在谈到龙煤集团改革时公开表示,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从形势一片大好到“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这一转变发生在短短六天之内,而且是在两会这一全国人民瞩目的时段。

貌似冷静的公文,已经足以暗示背后的尴尬。我们不知道龙煤集团和黑龙江省政府经历了怎样的沟通,只能从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些零散的、转瞬即逝的视频,视频的主题可以形容为讨薪、维权、群体性事件。有理由相信,紧急会议的召开正是呼应视频现场的诉求,也证实了视频揭露的问题。

科学决策的前提是准确且充分的信息,否则信誓旦旦很容易变成自食其言。撒谎是很严厉的指控,不应该轻易提出,但前后不一却是事实,所以这次龙煤事件至少是一个大乌龙。

这次究竟哪些信息被扭曲或隐瞒了,我们从会议通报中可以读到蛛丝马迹。

“会议强调,龙煤集团、省直有关部门和四煤城政府要尽职尽责,全面真实掌握企业在册、在岗人员、拖欠工资、应收账款、对外投资等真实情况并及时报告,供省委、省政府科学决策。”

要读懂官方语言,要做一定的“翻译”。“要尽职尽责”就是说以前还不够尽职尽责。要求“全面真实掌握”,就是说以前掌握地不全面或不真实或既不全面也不真实。不实信息则包括企业在册、在岗人员、拖欠工资、应收账款、对外投资等项。该为此负责任的主体则是龙煤集团、省直有关部门和四煤城政府,应该是按重要程度从高向低排列的。

乌龙已经酿就,我们应该问的是,信息失真是在哪个环节出现的?谁是责任人?应该如何追责?

有人说体制原因,但体制不是逃避问责的理由。在过程之中,肯定是有人故意报告了虚假信息,又有人采信了虚假信息而未予查证。也只有将责任落实到个人,根据事情严重程度依法规进行惩处,才能防止再次出现类似事情。

所以“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有点让人难以理解。因为只有这次严肃处理,才能防止“再次发生”。下次再严肃处理,最多只能防止下下次了。

封闭运行的机构,很容易出现信息失真,居下者有私心、侥幸心,而居上者不可能全知全能。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安徽南陵县“粮库满仓骗总理”事件,就是一桩众所周知的公案,这一事件在《朱镕基讲话实录》中。2013年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之后,新京报还曾发社论质问,倪发科在粮库案中是否存在失察失职。

如何防止信息失真,除了乌龙发生后严肃问责,还应该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内部人之所以隐瞒、造假,因为利益攸关。而媒体本是下情上达的最理想渠道。所以理智的决策者,不能把下级报告当做唯一的信息来源,而要有意识地通过媒体了解真实的民意。

不过媒体要发挥去伪存真的功用,首先自身要有施展的空间,若媒体畏手畏脚、动辄得咎,那就只能沦为摆设了。从媒体环境可以判断一个地方的政治环境。一个媒体发达的地方,欺上瞒下的事情自然就会少,因为尽职尽责的媒体会倒逼官员说实话。反之亦然。为政者要与媒体做朋友,不是雅量的问题,而是为了自己不做被人忽悠的聋子、瞎子。

无论如何,出现省长被骗这样的大乌龙必须进行追责。而只有疏通言论渠道,才能真正解决信息失真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14日10:29 | #1

    写文的太监提操屄的主子担心家伙怎么保养的问题。

  2. 匿名
    2016年3月14日12:16 | #2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就是这么重要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4日06:23 | #3

    被姓什么的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