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公开信抨击中国网络审查,作者自称新华社员工

北京——周五,中国那令人畏惧的宣传机构又一次遭到抨击,一封以中国主要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一名员工的名义发布的谴责信,在网上流传开来。信中指责审查部门采用让人联想起毛泽东时代的手段压制和污蔑批评人士。

这封信反映出,对于更加严格的审查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官方媒体中呈现出的自我陶醉,记者、学者乃至中共内部人士中日益滋生出一种不满情绪。

“在网管部门的粗暴统治下,网络舆论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文中写道。这封公开信在中国的网络上迅速传播,但也很快被删除。

信末署名为周方,显示的工作地址是位于北京的新华社总部,还留下了他的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记者拨通这个电话号码后,接听的人表示他是周方,为新华社的一名员工,并确认那封公开信是他所写。

“我不否认,”他说。他表示自己之前是新华社的编辑,如今担任行政职务。“我不能说太多,因为你们是外媒,”他说。

在这封信出现之前,有关直言不讳的商人任志强的事件刚刚引发强烈反应。自他对兼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的言论表示批评之后,任志强在最近几周遭到官方媒体的猛烈抨击。

本周,在又一次发生触及审查问题的文章被删除的事情之后,中国知名财经媒体财新传媒刊发了一篇不同寻常的公开文章谴责这种审查行为。

周方最近发布的这封公开信,对官方媒体大肆抨击任志强的行为进行了批评。这些官方媒体称任志强是叛徒,是针对习近平提出的官方媒体要始终不渝听党指挥的要求唱反调的颠覆分子。

“近日发生的‘围攻任志强’这一类似‘文革式大批判’的特大网络安全事件使网管部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等违法行为达到了顶峰,”信中写道。这封信落款时间为周一,不过到周五才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这“引发了民众极大的恐慌与愤慨,”文中称。信里还表示,人们开始“担心文革重来”。

新华社一名行政人员称,该社的确有一名员工叫周方。但她表示没有听说过那封公开信,也拒绝核实信中的具体个人信息。

这封信由中国律师朱孝顶通过类似Twitter的新浪微博发布。朱孝顶表示,他是应一位朋友的要求发布了这封信,并确认信出自新华社的周方之手。

上个月,习近平视察了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几家重要官方媒体,强调它们必须坚定不移地为党服务。

信中有关习近平或许会把中国带回毛泽东年代的动荡之中的暗示,很可能会激怒当局,因为后者将习近平描述为绝对秩序的保障。

今年距离于1966年开启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整整50年,当时毛泽东将他那一套搞群众批判和诋毁敌人的方式推向了极致。

北京商人、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有人担心习近平有些过于积极地动用类似那个年代的严酷手段。章立凡的父亲曾在毛泽东领导中国的时期遭遇迫害。

“现在这个时代和文革时期不同,当时我们是彻底封闭的,”章立凡说。“那个年代的一些思维和方法有可能现在依然存在。但体制内的人不会愿意看到那种状况再度发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周方的错
    2016年3月14日13:40 | #1

    《周方的检讨书》
    对外部各位领导和同志们,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为占用大家的宝贵时间表示万分的歉意!
    按照社里的要求,今天我占用大家宝责的时间,就近期本人违规在网上发表博文《人奶原来是道菜》一事做一个深刻的检讨。衷心希望各位领导和同事们耐心听完并给予批评指正,同时也真诚请求大家给予我最大的谅解。
    为了不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我尽量谈得筒单扼要些。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所犯错误的事实与过程。
    两个月前,7月17日,我在网上发布了题为《人奶原来是道菜》的博文。发布这篇博文时有 两个背景。一是当时网上围绕某些政治话题展开 了激烈的争论,我站在其中一方。二是当时媒体 刚巧报道了国内某些地方存在人奶交易的现象,为了劝阻有关方面封杀网络言论,我将一个道听途说、未经核实、涉及高级领导干部的故事写成博文予以发表。虽然我博客“粉丝”,即固定读者不多,但这篇博文仍然短时间内被一些网民转发了,并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事情发生后,尽管我先后拒绝了多家海内外媒体采访的要求,但此事并未引起我的重视,也未采取主动行动删除博客和相关微博、纠正错误,而是任其发酵。甚至还发帖批驳一个网站的“辟谣站”,并 一度打算起诉那家家网站。
    实事求是地讲,对外部和处室领导在事件发生的前后都一再批评和提醒我要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行。但是我置若同闻、为所欲为、一意孤行。正是我错误的言论和恶劣的态度导致事态不断扩大,使党和新华社的国内外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损害,也对关心、帮助和爱护我的领导和同事们也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和伤害。但是,尽管我的态度如此恶劣,部室领导从未放弃对我的批评和帮助,始终对我抱着希望和善意的态度,不断敦促我转变态度和立场。他们所做的一切让我深受感动,但也更让我感到惭愧。
    两个月来,经过与中纪委有关同志、社纪检部门负责人以及部和室领导的多次谈话,在他们的严肃批评和耐心帮助下,我逐渐开始对自己的错误言行有所认识。在此期间,我的态度和立场有所转变,开始认真严肃地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事实和过程进行反思和反省,逐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以及问题的严重性。应该说,由于我思想深处存在许多严重问题,这个认识和转变过程是缓慢的、艰难的。
    下面,我重点谈谈自己这段时间所犯的严重错误以及对这些错误的认识:
    一、博客和微博属于“自媒体”,每个人都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网络新闻报道者。我发表未经核实的网络文章直接违反了新闻真实性原則。作为新华社的一员这么做更是错上加错,极不应该,不仅直接触犯了新闻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底线,重创了新华社的荣誉和公众形象,给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也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二、我虽然不是党员,但是,包括新华社在内的新闻媒体都是党的喉舌,这一点是我们每个中国新闻从业人员都必须懂得和坚持的基本原则。作为新华社的一员,我发表损害党在某个领域的领导干部队伍整体形象的博文,显然严重违反了党性原则和新华社的基本性质,错误的性质十分严重。
    三、由于这篇博文未指名道姓,以致对中央宣传系统部级领导干部的整体形象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严重干扰了宣传系统的正常工作,这一点给党的宣传事业所造成的伤害难以估量。
    四、由于该博文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直接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国际形象。必须指出的是,我过去一直以为虽然自己不是党员,但20多年来一直在为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长期放松政治学习,对一些原则性问题认识不清,这次错误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五、博文发表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包括中纪委约谈之后,我仍然不顾多方面的批评,继续坚持自己的错误观点和立场。这也加重我所犯错误的性质,阻碍了自己迅速转变立场和态度。
    最近一段时间,各位领导对我进行了耐心细致地帮助,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使我逐渐认识到了问题所在。通过对此次错误以及近年来所犯的一系列错误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反省,我终于认识到,我所犯的错误远比我自己原先所想的要严重得多,对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所造成的伤害也要大得多。究其根源,这一切都是自己长期放松政治学习、自我膨胀的结果,是我把自己置于组织纪律和监督之外、不听从各位领导和同事的批评、教育和劝告,一意孤行的结果,也是我本人长期以来在思想意识和工作态度上存在严重偏差的一种表现,我认为自己的这些错误表现说到底是一种严重的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的行为。
    此外,我的这些错误也反映出一些深层次原因,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青少年时期是在“文革”期间度过,中小学时期教学秩序极不正常。使我个人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影响。导致我的言谈举止深深地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文革”时期,我们无所颜忌、目空一切,批“孔孟之道”,批老师、批同学,想批谁就批谁。由于“文革”时期党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使我对权威夫去了应有的尊重和敬畏。正是这些原因,长期以来,我一贯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尽管领导和同事们一再批评和提醒我,佴我始终都没能听进去,继续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终于铸成大错。
    细看我写的博文,有时自己也感到好笑。口口声声在批“文革”,字里行间却充满了“文革”的思维逻辑和语言词汇。像我这样批“文革”如何能有说服力?改革开放事业要求我们必须摒弃“文革”式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我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糊涂认识深感惭愧,深感对不起在“文革”中遭受迫害、对自己充满期望的父母,更对不起一直关注我成长的对外部领导和同事们。
    我之所以讲这么多,是想表明我对组织上处 理自己的态度:
    一、 所犯错误的性质是严重的,是我内心里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一次大暴露,也是自己长期 以来不重视自我学习和自我教育的结果。因此,我走到今天是咎由自取,我愿付出任何代价来弥补给党的宣传工作和新闻事业所造成的严重损失,愿接受任何处罚来承担自己所犯错误给各位 领导和同事们造成的严重伤害。而且无论给予我多么严重的处罚我都会接受。我在此庄重承诺, 无论处理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加以批评和评论。
    二、虽然我十分热爱自己从事了24年的新闻事业和采编工作,但是通过这次严重事件我认识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待在这个岗位工作。因此,我请求放弃职称和事业编制,不再从事采编工作,自愿到社属企业工作,在经营岗位上为新华社成为世界性通讯社继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最后,我再次向对外部各位领导和同事表示最诚挚的歉意,我辜负了大家对我的期望和信任。同时也衷心感谢大家对我多年来的关照、帮助和爱护。谢谢大家!
    对外部政文室周方
    2013年9月20曰

  2. 周方的错
    2016年3月14日13:42 | #2

    周方此人表里不一,平时喜欢钻管理制度空子,占小便宜,最终做出损人不利己之事,可悲可叹啊!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4日06:32 | #3

    文革已开始

  4. 匿名
    2016年3月14日14:45 | #4

    说白了矛头都是对准习猪头啊!看来体制内的人的愤怒已经快达到顶点了,还有一份要求习猪头辞职的公开信,句句属实,习猪头打算怎么处理?装聋作哑还是打死抓捕?

  5.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4日08:29 | #5

    习会被弹劾么?

  6. Lowden
    2016年3月14日17:52 | #6

    人类之所以自由,是因为思想自由,企图统一人民思想的,都是邪教—-刑法大帝刘凤科 哈哈

  7. 匿名
    2016年3月14日20:48 | #7

    这说明刘云山抹黑习近平的行为,并没有得到屁民的认同,最终变成江泽民与习近平都不是屁民认可的领导人。---deng9

  8. 周方的错
    2016年3月15日10:23 | #8

    查询了一下周方的信息,事实相当惊人:一、周方曾在新华社从事对外新闻采编工作,2007年7月23日因为屡次造谣而被当时新闻出版署注销记者证,被新华社安排做外语新闻编译工作。此时就已失去记者身份。二、在2013年,周方又根据一条富商雇奶妈直接吸食人奶的新闻,直接脑补在博联社《第三只眼》专栏宣称某正部级干部在某富商于会所招待之时当众吸食人奶。他以为不指名道姓就没人管,结果被纪委找去调查最终承认蓄意造谣,又被新华社调离采编岗位,成为新华社对外部的一名行政人员。由上可知,周方根本就不是“新华社现任记者”,而且是屡遭处分的造谣惯犯,幕后操盘者指挥这种货色跳出来挑事真是自抽嘴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