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去产能”到底该由谁来买单?

有人用一句俗语来解释中国政府不透明的内部运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此次中国全国人大年度会议就暴露出这种现象。中央政府计划要解决工业产能过剩,却因谁来买单的问题而遭到一致抱怨。

过去两周,北京方面已承认解决这个问题将引发失业。据部分人估计,失业人数将达600万。北京方面提出中央政府应成立1000亿元人民币(合150亿美元)专项奖补资金,用于职工的再培训,但规定地方政府及企业必须承担部分费用。作为回报,银行预计会提供新的贷款。

中国财政部在年度报告中表示:“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省级政府对本地区化解过剩产能负总责。”

这种成本分摊方案的问题在于,在那些依赖煤炭、石油或钢铁行业的地区,随着本地龙头企业相继破产,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将受到冲击。地方代表们虽貌似支持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计划,但一直在利用全国人大会议暗示中央政府应担起更多责任。

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就是其中一员。毗邻西伯利亚的黑龙江省是个资源依赖型省份。过去两年,该省频发抗议活动,抗议者有被欠薪的教师,还有国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愤怒的退休员工。去年10月,拥有24.8万名员工的国企龙煤(Longmay)宣布将被迫裁员10万人。

陆昊在全国人大黑龙江省代表团会议期间指出,龙煤一年的工资总额相当于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三分之一。他表示,油价下降导致本级财政减收100亿元人民币,同时中央政府规定的最低粮食价格,导致该省1165亿元人民币的预算收入减收120亿元人民币。

其他依赖煤炭的省份更加直言不讳。陕西省工作报告口头上支持李克强对于清理实际已经破产的“僵尸企业”的想法,而其解决方案却是“争取中央专项奖补资金”。

财政改革本应增加地方政府税收份额,但关闭负债累累的生产线、正式承认被欠薪数月的工人为失业的计划,将加大地方财政的压力。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的张杰表示,部分地方政府收入基础不断缩小,可能没有资金实施去产能计划。他表示:“针对这些特定地区的去产能工作中可能面临的巨大地方利益阻力以及现实存在的经济发展挑战,有必要由中央政府直接出台……专项基金。”

同时,国企游说力量较弱的地区则不愿为国有企业纾困。

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谢超英表示:“没有必要再拿大量的资金把人家的设备拆掉,又补钱给他……政府的责任是对于在去产能过程中出现的待岗工人,怎么有效地服务,能够转行的进行培训,失业的有失业保险,再不行还有最低保障。”

某制造业外企开始上四休三了啊
前两年效益好的时候也不见多发年终奖,这两年形势不好,去年裁员,今年上四修三四休三了。扣工资。

人事部门又通知说要进一步降薪!
传统能源央企,近两年来一直降薪,第一次降工资总额的15%,第二次降基本工资的10%,今天又通知说要降绩效工资的25%。算起来现在月收入还没有部委公务员同学高,况且人家在市中心还有一套70多平的周转房。硕士工作9年了,收入又回到了六七年前的水平,与从事coding工作的同学更没得比了。三十多岁了,行业所限,跳槽都没得跳。惨惨惨!!
周边的人收入都在降,可怜北京近期房价还在涨,到底都啥人收入这么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Q2
    2016年3月14日18:31 | #1

    这共产党是怎么领导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