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千余矿工游行抗议,黑龙江省长改口承认欠薪

北京——在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一家不景气的大型国有煤矿发生的抗议行动,迫使一名高级官员在周末承认,他对那里情况的乐观描述具有误导性。

黑龙江省省长陆昊说,虽然政府在试图重组低迷的产业,但矿工们仍按时拿到了工资,他的这番话受到示威者的谴责。

据一个跟踪中国各地社会动荡情况的网站上的图片,示威者打出的横幅上写道:“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还有的横幅上写着:“陆昊睁眼说瞎话”。

周六,陆昊在北京罕见地突然公开改变说法,全国的官员们那时正在那里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年度会议。今年,他们讨论的重点是削减重工业和煤矿行业产能过剩的计划。这些行业的产量,远远超出了中国正在放缓的经济所能消耗的量。

陆昊几天前还把国有龙煤集团作为转型做得好的例子,现在看来,这家煤矿更像是转型的努力出了问题的例子。根据网上的图片和报道,以及居民发的短信,上千名矿工和他们在黑龙江双鸭山市的一家子公司的支持者们上周走上了街头。

在周六晚些时候出现的评论里,陆昊承认,龙煤集团拖欠了工人的工资,他拐弯抹角地把他此前做的错误陈述归咎于他的下属。

据黑龙江政府网站上发布的消息,陆昊说,“我们要深刻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

“尊重职工合理诉求,减少误解,”他说,“(如果)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但陆昊还表示,不景气国有企业的削减工作仍需继续进行下去,这是中国政府遏制工业、矿业过剩产能的一个部分。他援引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要求,习近平把这次转型称为“供应侧结构性改革”。

周日没有新抗议的报道。但双鸭山市32岁的矿井电工刘朝晖(音)说,数百名居民仍在聚集着。

他说,“自去年年底开始,公司不按时支付工资已是家常便饭。”

“过去,公司会大约推迟一个月给我们发工资,但从今年开始,已经不再是这样,”他说。“我们的煤矿企业没能把我们生产的煤炭卖出去多少,我们有大量的库存。”

这类抗议可能会增多,尤其是在国内萧条严重的东北工业地区,除非中央政府拿出更多的资金来确保下岗职工得到他们被拖欠的工资、社会福利和养老金,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r Bulletin)的发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说。这是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观察中国大陆工人工作条件的组织。

“目前在全国各地有大批拖欠工资的雇主,这个问题在东北尤为严重。那里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往往根本没有钱发工资,”郭展睿在电话中说。

工厂和矿山的工人无钱度日的问题已经变得很经常,郭展睿说,“由于这个问题被允许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使得工人们变得越来越沮丧和愤怒。”

在中国煤炭行业的繁荣时期,中国东北地区各个国有大煤矿雇用了数十万的工人,不断上涨的煤价维持了他们的工资。工作似乎有保障。但随着中国经济放缓,经济对工业增长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对煤炭的需求已在下降。

2015年,中国能源煤炭的消费与上年相比下降了3.7%。矿产集团面临着大量工人过剩和产能过剩的问题。中国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在去年9月份表示,将计划裁员10万名工人。

陆昊此前告诉记者,龙煤集团的情况显示,在不忽视员工需求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困难的转型。

据中国新闻机构澎湃报道,陆昊一周前在全国人大上说,“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对龙煤而言,目前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人员的组织化分流。”

陆昊说,龙煤现​有22.4万名员工,自2013年以来已裁员3万,但龙煤的万吨采煤用工仍是全国煤矿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

“在煤炭黄金十年的时候,这个问题被掩盖了,”他说。他还表示,下岗矿工将在其他行业、尤其是农业和林业,找到新的就业机会。

周三,愤怒的工人和他们的支持者聚集在双鸭山市政府和公司办公楼前,要求陆昊和其他官员接受他们对拖欠工资问题的投诉。一些网上的报道说,上千人、甚至1万人参加了抗议。不过,从图片上看,参加抗议活动的人数比这个数字要低。

尽管如此,工人的愤怒在全国人大期间爆发震动了政府。周六在北京召见了黑龙江省官员后,陆昊说,省政府将帮助龙煤“克服困难,尽最大努力按时向员工发放工资。”

中国东北地区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发生过一轮工人抗议,当时国营工厂经历了大面积的停产。中国政府表示要避免第二轮类似的裁员,但有专家表示,再次发生动荡的导火索已遍布各地。

“分配不均的问题已越来越严重,”在纽约的中国劳工问题研究者凯文·斯雷藤(Kevin Slaten)通过电子邮件表示。“如今,工人们中的不公正感,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可能更加强烈。”

image

470元/月,比98年那时候下岗多了一倍都不止的工资,成功完成了让人民群众收入倍增的庄严承诺。

006lR5erjw1f1wu9bonmxj30hs0hsdh5

我爸刚打电话说老家煤矿也在闹事儿
刚刚打的电话,陕西一个非常闭塞的国有煤矿,欠了快半年的工资了,即使这样,也准备按照80%的金额给大家发工资了,工人们不满。我爸说昨天半夜来了很多武警维持秩序,倒是没发生冲突,应该是昨天就发生集会了,今天上午十点多集会结束。另外我爸抱怨菜价肉价太高了。

哎,失业和物价飞涨,这双管齐下要掐死tg啊

这届政府接手的时候底子太好了,不能光沾能源价格低的便宜,不管能源工人的死活。

我亲戚中铁的也拖了大半年工资,还好春节前都付清了,但是现在没活干了

中铁还算有良心了,我家所在的这个煤矿才准备给大家发去年11月份的工资,而且按照80%比例发。未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恐怕还得降低。大部分煤矿工人工资也就两千多块钱,一家人就指望这两千多生活,因为家属几乎都没有工作,也找不到工作,我们这个煤矿工人一共也不会超过两千人吧,我估计的。

如果能临时放大家出去打工也好,就怕不光克扣工资还逼人家辞职的

你要找得到工作的
能出去找得到工作的早出去了

我觉得这个情况下。。是工人不愿意辞职吧。。
我看,如果工人愿意拿裁员补偿,那么煤矿估计很痛快就给钱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2016年3月14日03:56 | #1

    这种影响个人声誉的话语在正常国家是要辞职的,在谎言成性的兲朝官员身上,呵呵。

  2. 匿名
    2016年3月14日12:11 | #2

    矿工表示 : 上街手里要有铁 !
    学生表示 : 有铁还是比不上坦克….

  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14日14:45 | #3

    工人们要小心被定性为恶意追讨欠薪

  4. hh
    2016年3月14日22:56 | #4

    《经济学人》省长陆昊:迈向权力之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