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怡:信息过滤下的“陆昊门”

陆昊作为黑龙江省的最高行政首长,竟会对当地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现状不做了解,归罪到下属的报告信息有误,确实很难向公众作出交待。

中国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今年3月6日在全国“两会”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上,信誓旦旦跟媒体说,“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但随后,网络媒体爆出黑龙江龙煤集团属下的双鸭山矿工上街游行,并且打出标语指责陆昊“睁眼说瞎话”。

有媒体报道指,双鸭山矿业集团有近上万名矿工罢工,并从3月9日开始,连续四天上街游行示威,同时封堵铁路,到了12日,事件升级,有网络视频显示,黑龙江当局出动武装警察镇压,双方还发生冲突,网络传出消息指,有“矿工被打伤、被抓”。

但是这个消息很快遭到封锁,相关信息没有出现在国内媒体上。到了13日,《人民日报》旗下的北京《京华时报》发消息指,陆昊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的,这个事情,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改。改完了,就要解决问题。”

无论“层级报告错误”的理由是否成立,但足以让舆论愕然。因为2015年,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的名义GDP增长率分别为-0.29%、3.41%和0.26%,已近乎“硬着陆”。而陆昊作为黑龙江省的最高行政首长,竟然会对当地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现状不做了解,归罪到下属的报告信息有误,确实很难向公众作出交待。

尤其,陆昊本人的履历十分耀眼,他原本是“两会”期间最受瞩目的政坛“绩优股”,2013年临危受命,“空降”黑龙江出任代省长时,46岁不到,后来就任省委副书记和省长。

这一位曾经作为改革当中,“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楷模,究竟是谁蒙蔽了他?

实际上,近期以来,媒体在采访基层干部当中,不乏听到“信息过滤”的词。记者不久前在采访发改委的一位普通处级干部的时候,他直言不讳,很多问题出现时,他们并非不清楚问题的根源在哪里,但是,什么信息要往上呈送,是一定要有选择的。他还坦承,最后领导看到的情况报告,通常都是过滤后的信息。这样做的原因不外有二:一不能让责任归口到自己头上,二不能让自己及相关利益单位承担责任。

这样的情况最显见的体现,就在“两会”的记者会上。几乎所有公开的记者会,也几乎所有记者的问题都是事先要通报过受访人,最终最终获得提问机会的提问,就成了双方的一场问答秀。因此,无论是政协还是人大,从部长记者会到各省的媒体开放日,大部分的会议主持人都能从泱泱人群中,准确无误地点出提问媒体标准配置——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的记者,而这些被称作“党媒”的媒体,也都无一例外的会予以配合,问一个可以尽量呈现这些受访对象政绩的问题。

这中间甚至出现这样的令人错愕的场面:3月8日的河北团媒体开放日上,河北省长赵克志在点名提问媒体时,头也没有抬,看着他的手下给他的提示纸条,念说,下面请莫排某座的那位穿深色上衣的女记者提问,偏偏不巧的是,该名女记者进场后不久就脱下了深色外套,穿了白色上衣,在全场的瞩目下,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

但是,河北省也是此次经济转型升级中,面临重重困难的省份,但从当天的河北省领导的口中,自身问题都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发言是,发展需要寻求中央政府的各种政策扶持。

对媒体来说,一方面觉得两会的“潜规则”越来越多,但是,一方面又不能放弃这个中国政治生活中,最集中的信息释放时间,不过,对新闻工作者来说,好在大路不通,还能另辟蹊径。然而,对官员而言,当信息过滤成了习惯时,“陆昊门”就只是一个开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3月15日11:44 | #1

    搞笑

  2. 2016年3月15日05:05 | #2

    台上的都是伟大的表演艺术家,有良知的是不会去配合演出的,只会观看。

  3. 耳光侠
    2016年3月15日16:19 | #3

    陆昊看来要为党接盘了,初一没拜过神吧,走好。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