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罢工潮涌动,政府面临经济难题

中国广州——近七年来,李伟(音)在一家钢铁厂每天上10个小时的班,他黎明之前就起床,每晚回家时衣服已被汗水湿透,重型机械的叮当声仍在耳中回荡。但就在上个月,这名31岁的焊工与数百名同事一起站在工厂外抗议减薪,他们高唱着爱国的战斗曲。

随着中国经济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长后开始放缓,罢工和劳工抗议已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工厂、矿山和其他企业或在拖欠工资福利、或在裁员,或者彻底关门。由于对不乐观的就业市场中自己前景的担忧,工人们正在异常激烈地进行反抗。

上周,如果不是上千名、至少也有数百名中国东北最大的煤炭公司国有龙煤集团的愤怒员工,因拖欠工资问题进行了一场政治上最大胆的抗议活动,在该省省长和其他高级官员聚集北京参加每年一次的两会期间,对省长表示谴责。

总部设在香港的劳工权益团体“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r Bulletin)去年记录到的罢工和抗议活动次数达2700多次,是2014年次数的两倍多。最近几个月里,劳工纠纷似乎越来越多,仅在今年1月份就发生了500多次抗议活动。

大多数示威者都避免批评政治,而是把不满集中在拖欠工资、不及时支付养老金福利费,以及工作条件不安全等问题上。

国家主席习近平出于对执政共产党面临的挑战的担忧,对这些活动进行了有条不紊的打击,对抗议者进行镇压、拆散劳工权利组织,还监禁活动人士。但他的政府也试图安抚工人,对企业施加压力令其解决争端,还拿出数百亿人民币来支付福利和再培训项目的费用。

这种做法凸显了劳工动荡给共产党制造的政治困境,共产党一直把自己描绘为工人权利的社会主义保护者,尽管它已经接受了资本主义,也欢迎富豪加入其行列。

就在习近平思考对中国臃肿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钢铁和水泥等产品大大超出市场的需求)进行大规模瘦身时,抗议的浪潮似乎在进入高峰。据最近的一项研究,如果完成削减的话,将有300多万工人可能会在未来两年内失去他们的工作。政府已经宣布计划在钢铁和煤炭行业裁掉180万名工人。

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曾有过一轮私有化和结构调整的过程,削减了3000多万国有部门的职工。但那时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快,新行业创造出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如今经济虽然仍在增长,但是以25年来最慢的速度。

与此同时,习近平面对的劳动力,由于社交媒体,有更多的信息、更容易组织起来,同时部分地因为基层维权组织的出现,也更加自信。

“这可能是让习近平夜里睡不着觉的事情,”康奈尔大学研究中国劳工问题的学者伊莱·弗里德曼( Eli Friedman)说。“政府不再像过去那样有钱,妥协的余地也不多了。”

在这个中国南方广东省的首府,国有的鞍钢联众钢厂的数百名工人上个月罢工,抗议减少工资一半以上、把大多数工人的工作时间延长到12小时的计划。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工人们一天早上高唱着二次大战时期的一首战斗歌曲,在外面示威。

他们用流行的短信平台微信来召集支持者、为购买抗议横幅筹集资金。在一篇被很多人转发的帖子里,工人描述了当局如何试图阻止他们用扬声器播放国歌。(歌词的第一句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警察驱散了罢工者后,工厂答应推迟减薪计划。但几名工人表示,他们回去上班是因为他们害怕受到惩罚。

“我对情况会改变失去了希望,”焊工李伟说,并补充道,他对找到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的工作非常担心。

钢铁厂的官员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广东是一个世界级的玩具、鞋履、服装和家具生产中心,也是工人不满情绪滋生的温床。近期,这里的很多外资工厂搬迁到中国中部或东南亚地区。其中一些工厂离开时没有发放遣散费或养老金,违反了中国法律。中国劳工通讯的资料显示,去年,该省平均每天就会发生超过一起劳动纠纷。

在中国的每个地区,都有抗议活动发生,其中以制造业和建筑业最为突出,占所有抗议活动的三分之二。

去年的大多数抗议活动针对的是私人雇主。但上周,黑龙江省中俄边境附近的采矿城市双鸭山发生的抗议游行显示,如果习近平继续通过控制国有行业来推行经济转型,抗议活动有可能蔓延到国企。

双鸭山的矿工等人走上街头,抗议龙煤集团拖欠工资。事件的导火索是,在中国立法机关全国人大的年度会议上,黑龙江省省长以龙煤集团为例,讲述国有企业如何可以在不伤害员工的情况下进行重组。

龙煤集团去年9月表示,计划在42个矿区裁减10万名员工,减少40%左右的劳动力。

尽管不满情绪正在加深,但几乎没有迹象表明会出现全国性的劳工运动。当局严防死守,阻止劳动者联合起来。

政府禁止劳动者组建独立的工会,规定他们只能加入由共产党控制的中华全国总工会。这个组织理论上应该对劳动纠纷进行调解,但管理层通常会对参与谈判的员工进行挑选。

当局还对社交媒体进行钳制,封禁劳工活动人士的帐号,删除罢工活动的新闻报道,并监控聊天论坛,寻找集体行动的迹象。

近年来,一大批非营利劳工权益团体力图帮助劳动者进行合同谈判,在罢工过程中保持团结。当局大多数时候对他们持宽容态度,有时还会视之为执行劳动法的盟友。

然而,随着工人抗议活动变得日益频繁、浩大而严密,国家安全部门收紧了控制。去年12月,当局逮捕了中国著名的劳动活动组织者曾飞洋,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同期还有其他三名维权人士被带走。

曾飞洋现年41岁,成功组织过多起针对广东知名工厂和国有企业的行动,并培养了一代劳工活动人士。他被捕后,官方新闻媒体开始对他进行抹黑,说他嫖娼、窃取工人报酬,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

在采访中,几名活动人士表示,他们躲藏了起来,没有接新的案子。曾飞洋在这里开办的服务中心,曾经是劳工聚会的热闹场所,现在变得空荡荡的,前门上方有一个新装的安全摄像头。

附近城市深圳的劳工活动人士吴贵军表示,他已经开始警告工人不要游行,因为担心他们也可能会被抓走。

“环境不同了,”他说。“我们需要时间来成长,不能死在摇篮里。必须改变策略才行。”

到处都是工人闹事的 不印钞票是不是不行了
现在还只是国企工人,如果财政继续恶化,以后讨薪会蔓延到学校事业单位,甚至军警政府部门。
开印了房价物价又控制不住,怎么办?

谁说要控制房价了
政府的确在控制房价
是控制房价不能下跌而已
放水是必然的
放水保就业 保房价 发救济金 保财政 这是简单有效的方法

为啥说到处?不就一个东北煤矿么?

003

回到80年代,银行贷款发工资。
国企职工,政府公务员,退休人员,吃饭财政。

16-18大考验啊。

龙煤就是衰落国企的现实版
非垄断国企,未来衰落不可逆转。

煤炭国际价格就不高,先垮下的当然是最烂的,国有私有无关

黑龙江省政府没担当,关工人屁事。
对于工人来说,我没辞职,你没破产就要发我工资。
现在的问题是,黑龙江省政府不敢让龙煤破产,龙煤欠了几百亿的银行债。
不发工资如果是私营企业就要破产了。

早破产早省心啊

也不敢断腕裁员

黑省不敢让龙煤破产,破产了5,600亿的坏账。
黑龙江整个金融机构瘫痪了

裁员要花钱的。
龙煤集团连工资都发布出来了,还有钱裁员么?

不破产, 越来窟窿越大啊

猜想最后的结局和熔盛重工一样,银行成为股东?

拖欠工资是很恶心。干活就得给钱。
没钱,可以降薪啊。
80-90年代企业地方政府靠银行贷款发工资又回来了。
那时候黑市汇率1:11最高。轮回。

这种垃圾公司银行怎么会给那么多贷款?肯定有猫腻

黑省那些煤矿本来都是中央直属,中央从关内移民开发。中央觉得难做就甩给地方
棺材开始,好赚钱的矿关系户弄走,不好赚钱的继续国营

是的,大庆油田为什么不甩给黑龙江?

如果油价一直是30美元一桶,估计也要给黑龙江了

当年通钢事件就充分说明东北不能去投资

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抵制、示威、游行、冲击地方政府,只不过你没看到而已
天朝任何一个老国企变卖,都会上演相似的剧本
通钢这个一是打死了人,二是卖价太低而且完全不考虑工人利益

被打死的那位的性格也太强了些
当着愤怒的几千个工人大喊就是要你们下岗,这个胆子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然后他就得偿所愿,被愤怒的工人打死了。

不是卖价太低问题,是先卖了一回,后来钢铁不景气,又退回来了,退的时候好的部分没退,赚了一笔钱,
然后钢铁又复苏,结果又想买回去,有后台王珉撑腰,不然一个职业经理人敢如此嚣张?当年通钢事件始作俑者还真是王珉.这家伙落马吃牢饭也是快事一件.

东北这群懒汉,为什么宁愿守着1000元基本工资
宁愿拖欠半年工资、也要守着那1000元基本工资,不辞职,不主动找出路?
他们想干什么?想等着国家白白发钱给他们?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想着国家管一辈子
辞职怕不管了

凭什么管他们一辈子?
安徽农民,在江浙沪洗碗刷墙搬砖头,还到处被人骂,但依然出来奔波
这群懒汉凭什么让国家养他们

不管就去散步啊
多有效

我问你,人家凭什么辞职。
你上班好好的,你单位一分钱不赔叫你辞职滚蛋你干么?

1.体制内一盒子肥皂的价值,赶得上体制外一个澡堂的产权。体制外开澡堂,做服务业多丢人。价值观的问题。
2.体制内1000元,比得上北京一套房。北京一套房随时可以被当地村长没收,(不夸张,东北就这么黑,私人产权无法保障,唯一的保障就是体制内)。
3.体制内1000元可以养一辈子。一直到死。
4.看穿体制的人,没机会进入体制的东北人都去做北漂,比方说,来北京做中介。剩下的人越来越没有信息和圈子资源。
5.体制内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大家一起出来散步。

1、以前单位效益好的时候可远不止1000
2、国企对底层一线工人还是比较宽容的,私企试试?不光是准铁饭碗,而是剥削不太赤裸,领导表面客气
3、一大家子人生活在这儿N久了,跑到几千公里以外人生地不熟的广东打工???
4、很多人年纪也大了,不是年轻的时候,高强度还要加班的活儿真干不动了
说白了就是机会成本太太太大
中国没有建立起来很好的反区域化的全国性人口流动机制,市场是支持人口流动的,但行政是捆人的

不懒的都出去打工了,别看大家都看不起北京中介,放东北已经算精英了,起码人家敢出来

勤快的都出去了,赖在体制内混吃等死的懒汉们,国家养不起的,迟早挨饿

能走的早走了,剩下的都是太保守又没本事的

我也挺纳闷的,我老婆的弟弟,大学毕业,被他妈死拽着进了一家药厂,一个月不到两千块钱的工资,而且还托了关系才进去的。目测未来十年八年工资也不会涨多少。
我老婆毕业时,我岳父也想办法想让她进一所学校,花十来万费用,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块钱。幸好我老婆算了下帐,觉得不合适,北漂才认识我。
ps,我老婆哈尔滨人。

铁饭碗,干的差也不能炒你,所以现在企业活不下去了大家都要上街,因为当时可是花了
钱买的长期饭票,怎么能说不开饭就不开饭了

等那些工人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物价再由于放水涨起来
包子断腕就更爽了。
与90年代不同,那时,朱镕基已经把局部房地产泡沫给刺破了,通胀变成了通缩,物价是稳定的。
现在,泡沫还在膨胀,但就业已经很成问题,什么财政要拿出1000亿,那够干什么的?双鸭山半年就要100亿,全国多少个双鸭山啊!
就这样,还在放水,搞泡沫。等去产能产生了大量失业,物价又飞涨,汇率又施压,不得不加息,财政为了维稳,不得不收房产税,从而刺破泡沫。
那个画面之璀灿,简直无法直视。
MLGB,那帮狗日的不整出点惊天动地的大变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雾霾、煤矿、白领与矿工
去年,雾霾。
然后,全国拆锅炉。
这事是一个选择。
还有一点。中国要压缩一次能源煤炭比例。但是中国的能源储量,实际上除了煤炭啥都缺
这事将来还要付出一次代价。

Cdl1jOCUUAAdJT8

Cdl1jOzUsAAalzx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15日12:14 | #1

    国际歌

    中文版六段全
    第一段:
    国际歌
    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二段: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三段: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杂税榨穷苦;
    富人无务独逍遥。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话,
    受够了护佑下的沉沦。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平等!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四段:
    矿井和铁路的帝王,
    在神坛上奇丑无比。
    他们除了劳动,
    还抢夺过什么呢?
    在他们的保险箱里,
    劳动的创造一无所有!
    从剥削者的手里,
    他们只是讨回血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五段:
    国王用烟雾来迷惑我们,
    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
    让战士们在军队里罢工,
    停止镇压,离开暴力机器。
    如果他们坚持护卫敌人,
    让我们英勇牺牲;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
    会射向我们自己的将军。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六段: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2. 匿名
    2016年3月15日12:20 | #2

    很有意思的事情:可能真的有不少人是通过开后门这种方式进的国企,例如龙煤集团,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井上员工,而井下员工可能没人愿意干。问题是现在效益不好,要是裁员的话,这些人连当初开后门的本可能都捞不回来了。而很多大小官员一直就是靠着开后门这样的事情发着横财的。所以将来闹僵的话,那些开后门的把当初的事情说出来的话,大概就会很有趣了。某种程度上,这些人也是活该,以为自己聪明的很,找了一个铁饭碗可以吃一辈子了。也过于相信执政党可以万岁了。现在,执政党要他们好看了,他们也要执政党好看了。以前的孽债终于到了要算账的时候了,也是时候了。坐等一报还一报的事情重演。

  3. 耳光侠
    2016年3月15日16:12 | #3

    谁也别看谁笑话,最后都要上街,这一天快了。当年英国傻气儿去产能可是死了人的,社会动荡近10年,阶层对立严重。中共更没好。

  4. 匿名
    2016年3月16日06:18 | #4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维稳,维稳,维稳,各行各业都需要维稳,习猪头除了疯狂镇压外,没有其他办法!

  5.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6:05 | #5

    耳光侠 :谁也别看谁笑话,最后都要上街,这一天快了。当年英国傻气儿去产能可是死了人的,社会动荡近10年,阶层对立严重。中共更没好。

    你在意淫吗?! 怎么可能都要上街?!

    明哲保身的,谁会去上街?!

    体制内的怎么可能上街?!

    这个都要用词不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