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彼得:陆昊是共青团接班体制一怪胎

这两天,黑龙江省长陆昊出了大名,或者不如说出了大洋相。3月6日全国人大黑龙江团组对媒体开放,陆针对黑龙江最大国企龙煤集团的改革称:“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结果是龙煤集团职工集体讨薪,视频哄传网上,给陆省长一记响亮耳光。

令人相当不解的是,现在媒体都在替陆省长揩屁股,宣传他知错就改、态度端正,而且对龙煤集团职工转岗分流作出了妥善安排。记得几天前,陆省长还说,发生在哈尔滨的宰客“天价鱼”事件是坏事也是好事。这是一种把坏事变好事的思维。现在看来,这位省长准备把自己公开撒谎的坏事变成宣传自己改革部署的转机。如果坏事真能变成好事,则坏事自然如过江之鲫。

媒体帮陆省长揩屁股,一种可能是媒体有一种阿谀逢迎的本能,以帮高官揩屁股为乐。另一种可能是被陆省长的手下“公关”了。我做过党媒的党政记者,既知道媒体为什么会写吹捧文字,也清楚一些地方领导为了在中央媒体上“露脸”,宣传部门官员以3万元一桌的标准宴请媒体记者、负责人,当然还要以车马费的名义发放红包。媒体放弃监督责任,改为卖力地吹捧,原因在此。

陆昊自称,当初他说“龙煤井下职工不欠薪”是因为掌握情况不准确。一些媒体也随声附和,把陆省长包装成中国官场欺上瞒下文化的一名受害者。当省长宣称“这个事错了,知错就要改”,媒体上一片颂扬声,说这样的省长才有公信力。

但省长被骗,骗省长的人固然是胆大妄为,但这样的省长是不是太傻太天真了?党中央一直强调领导干部要走群众路线,可陆省长显然是满足于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看文件,“掌握情况不准确”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龙煤集团黑省最大国企,涉及鸡西、鹤岗、双鸭山和七台河四大煤城,近年一直是黑省“痛点”之一。其中8万井下职工都拿不到工资,事情不能说小,而陆省长居然对此毫不知情,足见其脱离群众之甚。

陆昊是中国政坛的团派新星,上升很快,但他何德何能,中国人民完全一无所知。根据公开履历,他在政治上一直顺风顺水,大学时代是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当过国企厂长、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接着当上了北京市副市长,然后当了5年团中央第一书记,再当黑省省长。从学生会主席到北京副市长,他只用了14年时间。14年来,他永远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并没有时间精力去熟习任何一项工作或业务,也注定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却注定了不停地升官。

陆昊表征了中国旧有人事制度的最大一个弊端:选几个后备干部,不管他们有无才德,反正作为接班人进行培养。组织部门会给他们安排一级一级的岗位,他们根本毋须做出什么业绩,而只保不犯方向性错误就行。这样的接班人遴选模式,注定了接班机会只属于共青团组织的头儿,他们年轻,要级别有级别。在团组织里养尊养望,只务虚,不务实,也就不太可能犯什么大错。广大从事实务的干部,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级别,都注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最后陆昊们接班了,人们只能叹曰,他是被邓小平指定接班,他为胡耀邦“慧眼识珠”。

这类干部的政治哲学就是混日子,混他一二十年,铁定沐猴而冠,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共青团工作能够教给人的,就是混世哲学。不犯错,也不干实事。组织上给他们安排实务部门,他们也不需要做出什么实际业绩,两三年后就升职了,无非是混个资历而已。这陆省长当国企厂长、开发区主任、北京市副市长,压根就是有资历、无业绩。既然无德无能,如果遇上工作出了纰漏,就只能靠遮遮掩掩、欺上瞒下糊弄过去。

陆昊当着黑省省长,哪会真不知道龙煤集团职工被欠薪的事?全省最大国企发不出工资,管事的人只会把情况添油加醋说得更严重一些,以便向省长施压,要贷款,要扶持资金,要优惠政策。谁会傻到瞒他省长的地步?陆省长不是被属下瞒,而是他公然向境内外记者撒谎。合乎逻辑的推测是,他不想在全国“两会”期间公开真相,让中央领导觉得他无能、不作为。他想拖一拖,慢慢地想办法。

这位平民公子哥没有想到的是,人民愤怒了,发生“群体性事件”了。加上现在是一个“人人都是麦克风”的时代,他的谎言很快就被互联网戳穿了。

习近平不喜共青团出身的官员,的确事出有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0:33 | #1

    政治挂帅的制度下,能出头的人都是政治油子,而政治油子哪个能做实事?它们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怎么搞政治斗争上,哪有多余的精气神来做事情。

  2. 教父
    2016年3月16日04:57 | #2

    说得好!!

  3.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8:15 | #3

    习近平不喜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但有人已经全部一套都干完了,咋办呢?

  4. 匿名
    2016年3月17日10:03 | #4

    分析的透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