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家庭换汇意愿增加

围绕中国资本外流的舆论风向转变得何其快。就在两个月前,一切都还是恐慌,投资者押注于中国外汇储备会迅速枯竭,赌中国政府何时会投降、放弃保卫人民币。

后来,舆论恢复了平静。中国高层官员正利用每一个机会大谈人民币稳定性,与此同时,围绕美联储(Fed)下一次加息会在何时的新的不确定性,使得美元不再火爆,也让人民币得以更加稳定。此外,中国央行(PBoC)已实行让人民币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新制度。2月中国外汇储备降低286亿美元,是去年10月以来的最小降幅。

对于一个最近看起来还在滑向世界末日的汇率制度来说,这是一次引人注目的扭转。

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的分析表明,滑向末日的危险从未降临在我们身上。

国际清算银行对中国借款人跨境债务的最新季度估算结果主张,中国没有遭遇资本外逃,而是经历了套利交易平仓和中国企业转而偿还美元债务。该行指出,第三季度境外银行对华净跨境贷款下降了1750亿美元,其分析确定的这一趋势得到了中国央行的贷款数据的支持,后者表明1月份的人民币借款达到创纪录水平。

有关中国外储降低并不表明资本急于退出,而是反映美元债务有序偿还的主张,与中国货币当局观点一致。

清华大学经济学家和政府顾问李稻葵驳斥了《华尔街日报》(WSJ)上个月发表的有关中国危机的言论,指出中国的家庭“还未精明到”想要摆脱人民币。

但这种说法可能掩盖了一个事实:中国家庭已经对围绕着人民币的不确定性、以及整体上的经济下滑做出了回应,有些人正用脚投票。

英国《金融时报》旗下研究服务部门《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 Research)对家庭和外汇代理机构的调查发现,面对人民币的贬值风险,存在对外汇不断增长的强劲需求。

我们的调查发现,45%的中等收入受访者希望将储蓄的至少10%存为外汇,而目前已经这样做的受访者比例为29%。在三线城市,近1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至少有10%的储蓄为外汇,而26.7%的人希望这样做。

在受访者中,一位名叫叶倩(音)的上海白领已兑换了价值2000美元的外汇存入存款。而来自北京的29岁金融分析师潘奕(音),今年已经用光了每年5万美元的外汇兑换限额(去年也是),并用外汇购买了低收益理财产品。他说对人民币感到担忧,也担忧政府管理经济的能力。

认为中国家庭并未助推中国资本外流的观点,也未能解释为什么监管机构已悄悄收紧资本管制,限制中国零售储户兑换外汇。

中央政府在正式场合否认施加了新的资本管制限制资本外流,但《投资参考》调查了帮助中国客户以合法途径将人民币兑换为外汇的机构,这些机构确认,旨在阻碍外汇兑换的官僚障碍大量增加。

近85%的受访银行官员表示,他们已经增加了客户用人民币兑换外汇的难度,还有同样比例的银行官员表示,他们预计资本管制将在接下来6个月收紧。

即使政府能够成功地阻碍资本合法外流,也不乏能够绕过资本管制的机构。超过80%的受访银行家表示,要转走大笔资金虽然变得更困难了,但依然是可能的。

《投资参考》的发现并不表明恐慌笼罩了中国家庭,即使人民币正面临压力,经济增长也在放缓。但这些发现的确表明,由于人民币停止升值,中国家庭对本国货币的观点发生改变,他们有更大的意愿持有外汇,而且这种意愿还在不断增强。近几周也展现出市场观点变化得有多快。

不过,即使政府成功地恢复了一定程度的平静,侵蚀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的因素依然拥有十足效力,可能会在2016年引发新一轮的恐慌。

中国政府或许赢得了这一场保卫人民币的战斗,但战争还在继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3:03 | #1

    换美元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