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不能讲规矩,那就假装听天命

作者: 许亿

事事敏感,就得借着历史说事,这回说个近一点的,家里打听一下,或许知道。这人叫晋献公,时间也真不远。春秋时候的事情。

晋献公嫁女儿到秦国,所谓秦晋之好。那会人,迷信。就找人算个命,这婚事怎么样。不算拉倒,一算,叫人不快活。算命的这人叫史苏,之所以说他的名字,因为这家伙也真的灵。书上文言文这样写的:

初,晋献公叫筮嫁伯姬于秦,遇归妹三之睽三。史苏占之曰:‌‌“不吉。其繇曰:‌‌‘士刲羊,亦无亡也。女承筐,亦无贶也。西邻责言,不可尝也。归妹之睽,犹无相也。’震之离,亦离之震,为雷为火。为嬴败姬,车说问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师,败于宗丘。归妹睽孤,寇张之弧,侄其从姑,六年其逋,逃归其国,而弃其家,明年其死于高梁之墟。‌‌”

算命意思呢,很简单。就是这个卦象,史苏一看,说,大不吉。晋献公一听,当然不快活。

那不成啊,你得给我说清楚一点。

好吧。史苏就解签,叨逼叨的部分就不说了,讲实际的东西,就说:为赢姓的秦挫败姬姓的晋,车厢和车轴脱离,火烧旗帜,不利于兴师用兵,晋候在宗丘被打败。候被捕,六年以后,侄子跟随姑母,逃回晋国,抛弃家庭,第二年死于高梁的地方。

复杂的部分就不多说了。这个故事的意思就是,当时有个人算的卦很准,准到什么程度。他所预言的事情,也真的一一发生了。以致这个不幸预言中的主人公:晋献公的儿子,晋惠公。与秦作战失败,被捕。在牢里突然想到这么一档子事情,想到徒生浩叹。说要是他爹不做这么一档婚事,该有多好,也不至于事事被言中。晋惠公怎么就战败被捕了,这个事情就不是我要细说的。本来假借说说其他事情,说多了,就唐突了本意。

我是闲着没有事情看,读熊逸先生的《周易江湖》,读的还算认真,基本知道怎么算卦了。万一以后生活混不下去,流落街头也能蒙事了。有点沾沾自喜。

可惜本来就是一个胡思乱想的人,好像有点忧国忧民,读故事读读到这节。不由就胡思乱想了一些东西。相互联系得比较牵强。属于前戏不够,硬插入。也罢,将就一下,且听我慢慢扯淡:

最近,主调的宣传就是讲规矩。什么叫讲规矩。说白了,就是上面人让下面人听话。但某个程度,下面一直是听话的,因为不听话,就没有前途啊。中国人,传统上也就是最听话的物种。熙熙攘攘,纷纷扰扰,就怕没有话听。

但既然说到是讲规矩,又不免多想一点,这个规矩。应该不全是下面要遵守的。上面嘛,也得有个规矩可言。不然,即便听话,也不知道听谁的。这才是要下面最难为的。我们老百姓,事实上,最怕的,不是不听话,而是怕上面没有主见。不知道听谁的。还有,不知道怎么听,上面今是昨非,你叫下面安得一如既往。

规矩这档子事情,当然是上面说的算。但你说完了,也得有个基本的遵守。刘邦讨个便宜,先入咸阳,和百姓约法三章,一时间,大家也就安定下来。结果项羽后来,就不管这约法三章。该杀的杀,该烧的烧。咸阳的百姓,无所适从,也只得等着你折腾完。不几年。楚汉相争。项羽,响当当的贵族,一代楚霸王。最后愣是没有搞过刘邦这个小流氓。问原因,那还不简单。你丫血统再高贵,你丫也是说话不算数的小人。民意所归,就是说话算数的人。

这几年的新政,有目共睹。好的地方,比如反腐,万民欢呼。不好的地方,反正也不许我们妄议。所以冷眼旁观,观到最后,事事关己,居然要延迟退休了,要退休继续交医保。房产税扭扭捏捏,又要变成第一立法计划。自己买的小区要拆围墙变公共。学区房又要变多区择校……当然,我必须要说,改革,肯定会有阵痛,但痛来痛去,都是痛得小百姓,怎能服气。

好好的光辉万丈的前途,忽然变成前所未有的困难。你叫我们怎么想。当然,基于听话的基本训练,我不敢说太多的废话。

谁也不能说自己永远正确,除非他说自己秉承天意。但天意这个玩意,我们打小就被训练知道,叫做封建迷信。所以,基于,也是唯物主义史观,我们压根不敢相信什么叫做永恒,永远,永垂。更不敢也不认为什么叫做唯一正确。所以我能接受你朝令夕改的唯一前提,就是你得接受非议。我不扯淡什么真理不辩不明,但因为有讨论,才有妥协。有协商,才有共识,有共识,才能有服从,这是基本的道理,这才是规矩。

今年,很不一样,话也不让说了,那么烂的晚会,吐槽两句,就被删。也罢,大不了以后不看。上面说了很明显叫人笑掉大牙的话,某个地产商讲两句不妥,结果暴风骤雨的打压此人。叫人猛醒,这还真不是笑话,背上冷汗溢出,顿时鸦雀无声。难道这就是好事吗?这叫不妄议,或者这叫讲规矩。真要斗胆去问街头的百姓,也不见得人人赞同,但道路以目,不以为然。

经济不好,就好好的做经济。因为经济不好,就卡住人们的嗓子不让哀叹。经济还是上不去,但内心更是不痛快。

我说的这些,当然就是正确的废话。但是,我觉得这也是规矩。你没有干好,你说声对不起也行。中国人的好处,都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黑龙江的都督说矿井的工人钱都发了。结果欠薪的工人跑出来散步。风声搞大了。都督大会言,被人蒙蔽,以后要严肃对待欺上瞒下的人等。坊间也不全是谴责,有人就说这算知错就改,不回避问题。但问题是,这样真的好吗?领导就这么容易被蒙蔽吗?或者说,这么容易被蒙蔽的领导算是好领导吗?

企业不好,就交给市场来解决,政府起到监管责任就好。问题是市场好的时候,政府又想插手,想上下其手又想不负责任。所以有些人是坐等打脸,何以至此,就是他觉得不会有人胆敢跑出来打脸。因为反复训练人们讲规矩,讲什么规矩?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规矩。说白了,欺人太甚,人家当然要给你难看。

好吧,以上也是酒多后的醉话。还是谈回晋惠公吧。他做了俘虏也是活该。他是秦国扶持他做了晋国的国君,当时他许诺给秦国的报酬结果一点也没有兑现。再后来,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弄了秦国。逼得秦国实在气不过,挽起袖子要干他。

秦国要打晋惠公。晋惠公很牛逼,还要亲自应战。找了四匹进口的小马来拉自己的战车。于是大臣就向他建议,当然这个无关妄议大政,就是本着基本常识的建议而已,大臣说,外国的马再好看,也不比本国的马可靠,因为本国的马熟悉本国的地形,驾驭者也能熟悉本国马的习性。进口的马可就不一样了。他的习性不可控制,战斗中遇到突发情况,也容易失控。

可是晋惠公当时成竹在胸,当然听不下去。他说你滚一边去。然后驾着他的外国马出战了。后来呢,就没有后来了。他的马果然战斗着受惊,陷在泥泞中不可自拔,晋惠公眼睁睁的看着秦国的大军抓住自己。

再然后,牢里的晋惠公和下属回忆开头讲的那个故事。他说这是天意。只是想,要是他爹没有许出这门婚事该有多好。但他的下属实在听不下去了,便说了几句。

《左传·僖公十五年》:……及惠公在秦,曰:‌‌“先君若従史苏之占,吾不及此夫。‌‌”韩简侍,曰:‌‌“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先君之败德,乃可数乎?史苏是占,勿従何益?《诗》曰:‌‌‘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僔沓背憎,职竞由人。’‌‌”

我要说的是,这个叫韩简的该是多么的无聊,才非要戳破真相。凡事当然要讲规矩,但所谓的规矩,应该就是大家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白纸黑字的合同合约。这是大家有个说事可以凭借的依据,这样,才不至于话说不下去,非要图穷匕见。

晋惠公的失败,是因为他该讲规矩的时候没有讲。终于有一天,泥足深陷时候,他想讲讲天意了。

因为我读的是关于《周易》的书,当然讲的是算卦的奇妙之处。可惜我最终不是做算命先生的命,因为我读到此一节,忽然想到的是,也罢,至少那会人可以借着卦象说一点非议。你想,国君嫁女儿,当时多喜庆的事情,一个算命瞎子在那里胡诌,这事情可不成。要我,大棍子打他出去。不解气的话,中青那什么网,千龙那什么玩意的大文章骂他,叫丫身败名灭。

可是国君最终还是不没有这么干,反而叫人给记录下来,若干年后,预言一一兑现。失败的儿子终于找到了失败的借口。所以叫我一个唯物主义训练已久的胖子不由叹息起来。

凡事要有敬畏,万一不讲规矩,不如听天由命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6:27 | #1

    共产亡于共管

  2. 匿名
    2016年3月16日18:18 | #2

    中国最后领导人习猪头
    这是天命

  3. 不破不立
    2016年3月16日10:50 | #3

    最不讲规矩的就是TG

  4. 2016年3月16日14:10 | #4

    江湖习wu。天意不可违。

  5. 中国的九二共识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应该给台湾明确一下;一梦各表?中国梦,台湾梦?
    2016年3月16日22:06 | #5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