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宝俊:《疯狂动物城》里的政治

看了标题,有的朋友可能有疑问,杜老师,你不会要从《疯狂动物城》里看权斗吧?

答对了!

先简单介绍下剧情吧,看过电影的可以直接跳过此段。

动物城是一个国家,常住居民为各类动物,有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它们和谐相处,因为有其他食物供应,食肉动物并不袭击、猎食食草动物,二者甚至还能通婚。

动物城实行民主选举,有能力者上台执政。目前狮子是市长,羊是副市长。

但羊不甘心做副市长,她要推翻狮子。羊采取的办法是,制造迷幻药,射入食肉动物体内,让其发狂,袭击食草动物,制造族群仇恨和对立,企图让动物城陷入动乱。

狮市长采取的对策是,把发狂的食肉动物都秘密关押起来,向群众隐瞒事件。但不巧,被查案的兔警官撞破。

此事曝光后,狮市长黯然下台。年轻稚嫩的兔警官在记者会上说,发狂的都是肉食动物,可能是它们的本性爆发。导致动物城陷入恐慌,食草、食肉族群尖锐对立。

兔子警官反省自己的作为,认为自己不但没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反而更糟糕了。一个偶然,得知动物食用一种花后会发狂,茅塞顿开,决定追查真相。

在狐狸的配合下,查出策划这一切的,居然是羊副市长。二兽用计,拿到了羊副市长作案的证据,将其送上法庭。

真相大白,发狂的动物得到救治恢复神智,动物城再次恢复了秩序。

读报君要说的,是以下四点:

一,国家、民族、阶级是政治属性,但肤色、地域、人种虽然是自然属性,但只要能被政治利(cao)用(nong),也是政治属性。

在动物城里,饮食习惯——食肉or 食草,就被操弄成了政治属性。

本来,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动物。狐狸小时候会犯浑,兔子也会咬人。年少无知、青春期的躁动、叛逆,并不专属于食肉动物或食草动物。

这两种动物的区别,就像中国豆腐脑甜党和咸党一样,是一种多样性而已,而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读报君可以引用3月3日下午,俞正声主席工作报告里的内容来谈这个问题:

在人民政协,‌‌“同‌‌”是基础和前提,就是共同致力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是我们团结奋斗的最大思想政治共识和最大公约数;‌‌“异‌‌”是客观现实和重要特征,政协委员来自方方面面,利益诉求、知识背景、社会阅历、生活方式等不尽相同,对某个具体问题的看法和认识总会存在差异。

食肉动物、食草动物的‌‌“同‌‌”,或者说‌‌“共同思想政治基础‌‌”,是‌‌“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无论是狮子市长,还是兔子警察,抑或其他动物,都多次说过这句话。在这一点上,他们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价值观是相同的。

‌‌“异‌‌”,其实食肉,还是食草,这是一个饮食习惯问题,即‌‌“生活方式不尽相同‌‌”。

但这种不同,却给政治势力操弄,提供了可能性。最终导致动物城内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尖锐对立,几乎断送动物城的未来。

现实中的人类政治,可比动物城丰富得多:

本来都是美国人,却因为肤色问题,形成了种族歧视和压迫;

本来都是台湾人,却被分成了‌‌“本省籍‌‌”、‌‌“外省籍‌‌”,政治势力就能煽动仇恨和分裂,从中取利。

本来都是一样的公民,但一旦贴上‌‌“地‌‌”、‌‌“富‌‌”、‌‌“反‌‌”、‌‌“坏‌‌”、‌‌“右‌‌”的标签,那就成了‌‌“贱民‌‌”,处处低人一等;

无论是‌‌“发动群众斗群众‌‌”,还是《1984》里的‌‌“仇恨日‌‌”,古今中外都一样。

差异化、多样性本来是让这个世界丰富多彩的,但却被用来制造隔阂和对立,悲夫!

二,当权者是要维稳的;挑战者想破局,必然要搞事

动物城里接连出现了14个动物发狂失踪案,且都是食肉动物。

读报君把这个事件称之为‌‌“发狂-失踪‌‌”案。因为这是两码事。‌‌“发狂‌‌”,是羊副市长策划的;‌‌“失踪‌‌”,是狮市长采取的对策。

狮子市长,是动物城的最高领导人,来自食肉动物,能力强,但它是少数派。

羊副市长,是狮子市长的副手,来自食草动物,是多数派。她认为,狮子之所以任命她为副市长,是为了争取食草动物的选票。

大家注意一个事实:动物城是一个民主政体,领导人通过选票上台。

羊副市长不甘心做副手,想取代狮子成为市长,但如果只是比拼政治纲领,似乎信心不足。毕竟羊看上去很小,也不像很有能力的样子,虽然食草动物数量占优势,但由于在动物城,共同的思想政治基础是——食肉、食草动物没有本质区别,投票时,食草动物不会因为羊食草就投票给她。

成熟的民主社会,理性的选民已经超越了最简单的自然属性,是要看政纲或者参选人的魅力的。白人也会投票给奥巴马,台北市民也会投票给蔡英文。像2004年台湾南部农民‌‌“含泪也要投阿扁‌‌”的情况越来越少。

那如果让食草动物对食肉动物完全失去信任并且持有戒心呢?

这就是羊副市长做的,让食肉动物发狂,袭击、猎食食草动物,制造族群对立、煽动仇恨。

当食肉动物发狂案例出现后,狮子市长被动接招,把这些发狂的动物秘密关押起来。然后封锁消息,以免不明真相的群众被煽动,导致社会不稳。

换位思考,很多人可能都会和狮子市长采取同样的措施。不过,‌‌“捂盖子‌‌”也暴露了一个问题,即狮市长内心深处其实既对食肉动物缺乏自信,又对食草动物有信任。因此,只能是被动‌‌“维稳‌‌”。

读报君可以判断,狮子市长肯定清楚,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一场阴谋,其目标正是自己。它甚至知道,幕后主谋就是羊副市长,但是,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具体原因,无法下手。唯一破局的办法,就是先把这些发狂的食肉动物控制住、关押起来,以换得时间,尽快查清楚真相。

从狮市长在收容所气急败坏来看,在已经出现了14起发狂案例的情况下,它仍未查清案情,也没有好的对策。

羊副市长也知道,她制造的发狂动物,都被狮市长被秘密关起来了。但她占据主动,可以从容不迫地继续制造更多食肉动物发狂案,再去煽动它们的家属去报案,去上访,去闹事。制造问题——左右开弓——围猎市长。

因此,狮市长必败无疑。

三,警察姓狮至关重要

狮子市长能不能不败?能,‌‌“警察姓狮‌‌”即可。

刚才说了,动物城是一个民主政体,领导人上台是要靠选票的。民主政体的一个特点是——军队国家化。在动物城中,军队就是警察,其职责是维护动物城的秩序和每一个动物的安全。市长违纪违法就抓市长,副市长违纪违法就抓副市长。它是中立的。

前面说,系列动物发狂案,狮子市长肯定清楚,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一场阴谋,其目标正是自己。它甚至知道,幕后主谋就是羊副市长。但是,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只能被动接招——发狂一个,关押一个,发狂一个,关押一个。

如果警察姓狮,绝对忠诚,听狮指挥,而且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忠诚,狮叫干什么就坚决干,狮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那就太简单了,先把羊副市长双规即可,查她!非法收受青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兽谋取利益;违反动物城道德,与犀牛通奸;妄议狮子市长……总能找出几条罪名吧。

更重要的是,只要双规了羊副市长,调查她的周边关系、通话记录,很快就能抓到那几个制造迷幻剂的羊同伙。动物城系列失踪案也就告破了。我们相信,一旦案情公布,全城动物都将谴责批判羊副市长。

搞不好还会看到这样一幕:冰川区、热带雨林区、沙漠区的动物,都会先后表态,坚决拥护动物城查处羊副市长这个‌‌“口言善、身行恶‌‌”的‌‌“城妖‌‌”,更加紧密地团结在狮市长周围。

四,如果羊副市长得逞,动物城的未来会是怎么样

这是一部正能量的电影,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虽然只靠一个录音笔,而且是一个兔子+一个狐狸完成的。

那正义如果没胜呢?如果羊副市长继续策划食肉动物发狂案,那动物城的政治发展,会是什么路径呢?

读报君开开脑洞,会是这样:

由于狮市长已垮台,发狂的食肉动物不会再被关押起来,它们将游走在动物城,袭击食草动物,造成全城恐慌,食草、食肉族群尖锐对立。

这种尖锐对立出现后,食草、食肉族群不再彼此信任,族群隔离、互相戒备。

极端情况下,即便没有被注射迷幻剂,食肉、食草动物也会彼此袭击。就像太平洋大逃杀的那艘渔船,只有杀死对方,自己才会安全。

羊副市长占据行政资源,代行市长之职,可以利用食草动物的恐慌,聚集选票,循民主路径,当选市长。

但一个为了市长职位,不惜撕裂族群、制造仇恨的政客,绝对不会甘心就此罢休。

我们很难指望羊市长去推动族群和解。族群和解,羊市长的执政基础就没了,下一次能否连任,很难。一旦食肉动物再次上台,启动真相调查,羊市长就是罪人,就要入狱。

为了维持统治,羊市长必须要持续制造、利用食肉和食草的对立,来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

因此,动物城的未来只有两个:

一是独裁,羊副市长江山永固,执政到死。食肉动物被戴上铁口罩,或被隔离起来,沦为政治贱民。

二是内战。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爆发战争。要么一方彻底消灭一方,要么动物城一分为二。

无论哪种未来,动物城都将倒退300年。

因此,读报君想说的是:多样性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它让这个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差异化不应该成为被操弄的对象,成为制造对立、煽动仇恨的工具。

对于任何企图这么干的政治势力,我们都当警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17日16:50 | #1

    利用動畫反襠反社會主義,反宇宙真理,陽光底下沒有新解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