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关于中国,奥巴马这次说对了

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4月号)杂志记者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的采访。这位记者最后将这篇采访命名为“奥巴马主义”(The Obama Doctrine)发表。每个被谈到的国家与地区都很关注奥巴马对自己的看法,并摘要在国内发表与讨论。中国媒体以《美媒专访奥巴马: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为题转摘。由于中国媒体处理译文有遗漏关键句子的习惯,我因此特意对照了原文,基本准确,奥巴马所言确实是这意思。

国际社会看中国:从和平崛起到中国衰落

奥巴马在采访中确实指出“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理由是“如果中国失败,如果未来中国的发展无法满足其人口需求进而滋生民族主义,并将其作为一种组织原则(中文漏译了这一句:……and has to resort to nationalism as an organizing principle.),如果中国感到不知所措而无法承担起构建国际秩序的责任,如果中国仅仅着眼于地区局势和影响力,那么我们将不仅要考虑未来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更应知道,我们自身也将面临更多的困难与挑战。”

奥巴马入主白宫七年多,他当年入主白宫之时,对中国的了解限于皮毛,这些年经历了好些场中国风雨,能够如此认识中国,应该说这张成绩单不俗。

中国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因其政治专制体制,始终让世界不安;但引起不安的原因却在变化,曾经担心过的问题有:先是“谁来养活中国”,2003年开始担心“中国崛起”威胁世界和平,现在则担心中国衰落拖累世界。至于拖累的方式,预测有多种多样,中国人自己设想过的有“黄祸”之类,奥巴马提到的“用民族主义组织民众”,与中国鹰派鼓吹的“持剑经商”相类似。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观察时常大起大落,直到前年还有研究坚称,中国在2030年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强大经济体;但从去年开始又纷纷讨论中国将要崩溃了。从世界最强大经济体的预期到行将崩溃,这中间落差也实在够大。之所以产生这种巨大落差,是因为对外部观察者来说,中国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部分源自他们对中国的不了解,部分源自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中很少按规则出牌。

根据我对中国的长期研究与了解,中国从来就没有超过美国的可能性,但只要中国没卷入不可控的外部冲突,短期内也不会崩溃。

中国看自身:从输出中国模式到应付内部危机

北京其实比国际社会更早认识到内部危机,这从中国的对外宣传重点变化就很清楚。

中共理论界的三朝元老郑必坚2003年底提出“中国和平崛起”之说,成为国内外关注热点。美国《外交季刊》2005年9-10月号上发表他的文章《中国和平崛起》,接下来短短三年内,中国的对外宣传口径由“和平崛起”转变成要以“北京共识”取代“华盛顿共识”,最后要向世界输出“中国模式”,而且获得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高调响应,一时之间,营造出“中国模式”行将被发展中国家接受之势。

但从2009年以来,中国在国际上的姿态逐步收缩:首先是“北京共识”与“中国模式”这类外扩式的宣传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习近平那句“不让外国人指手划脚批评中国,不输出贫困与饥饿”。接着就是应付政治高层内部的激烈权力斗争。2015年,习近平总算是将周永康、令计划等送进秦城监狱,紧接着开始应付企业倒闭引发的失业潮。在这一过程中,习近平逐步加强社会控制,针对所有批评中国现行政治与管理体制的言论,予以严厉打击,并抓捕政治反对者。

这种打压当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取消各种外国资助的NGO。抓捕郭玉闪时,警方在通知书上特别列举了一大串外国机构的名称,意在恫吓那些有海外资金背景的NGO成员,连政治上并不敏感的女权项目也被停止,到现在一共逮捕了三百多位维权律师与维权人士。在这种日益紧张的恐怖气氛中,2016年3月上旬,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及欧盟等各国驻京大使联署致函中共公安部长郭声琨,就新《反恐法》、《网络安全法》及《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表达关注及忧虑,希望能够迫使中共放松压制。

国际社会的隐忧

国际社会的真正隐忧其实只说了一半。奥巴马说“以民族主义为组织形式”,而另一半话藏在舌头下面,那就是中国通过对外军事扩张时,转嫁过剩人口危机。

随着中国经济的衰退,中国失业人口高达3亿多。政府过去几年曾用巨额银行贷款支持一些国企亏损运行,就是为了保住企业员工不失业,产生了不少银行坏帐,如曾是世界企业500强之一的渤海钢铁,欠银行的债务高达1920亿。2015年,法国里昂证券估算中国银行业的坏账率可能高达8.1%,超过中国GDP的十分之一,形成坏帐的主因就是国企与房企债务。

中国当局与人民之间原有的“面包契约”难以为继,黑龙江双鸭山煤矿的大规模抗议,口号就是“我们要吃饭”。国际社会开始意识到:中国的麻烦除了中共专制政府之外,还有一个,即谁能为数亿失业人口找到工作?“中国的崩溃”这个问题之所以从去年开始被提上日程,乃因观察者隐隐意识到:众多民主制国家同样面对高失业问题。中国的人口、资源与就业等问题,就算是中国民主化之后,仍然还是严重的问题。这就是衰落的中国比强大的中国更可怕的现实前提。

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以及由此而生的叙利亚难民危机,让全球看到两个问题:第一,秩序的破坏远比秩序的重建容易;第二,全球范围内已经产生的2.44亿难民,正在成为全球治理的核心问题。2015年欧盟面临的叙利亚难民危机证明,开放的民主社会、脆弱的福利系统,在几百万外来难民潮的冲击下难以自保。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这个国家自古以来,除了很少的年代,比如汉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贞观之治之外,大多时候都与灾荒、饥馑相联系(有兴趣的可查阅《中国灾荒史》)。中国从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间,以透支生态与劳工生命福利为代价的经济发展,确实让中国人吃饱了饭。我将这称之为中国统治者与老百姓之间达成的“面包契约”,即:政治上剥夺老百姓各种权利(Rights),但承诺发展经济,让老百姓能够就业,衣食住行得到基本满足。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国际社会曾认为,可以通过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进而促成中国的民主化。美国在比尔·克林顿任总统时期曾确定一个长达十年的对华法律援助计划,并在2003年开始付诸实施,就是希望通过中美间的法律合作促进中国的法治建设,最后促进中国的民主化。

从2005年中国和平崛起论出现之后,国际社会担心“强大的中国对国际社会将形成威胁”,现在变成“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对中国的认识十年间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根据我对中国的长期研究与了解,中国从来就没有超过美国的可能性,但只要中国没卷入不可控的外部冲突,短期内也不会崩溃。早在2003年,我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及前景》一文中就预测过:在今后20-30年内,中国只会陷入溃而不崩的状态,这是中国日渐衰败的过程,也是中国不断向外部释放各种负面影响的过程。鉴于中国现状,我认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关于“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的看法,提出了一个真实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夫人的逼
    2016年3月19日17:54 | #1

    中国有什么民族主义,只有不要脸主义

  2. 芦荟
    2016年3月19日18:09 | #2

    不放过骨子里贪欲炽盛的习近平,也不能放过彭丽媛,和他俩的小崽子习明泽(蕴藏了习的基因)。

  3. 匿名
    2016年3月19日18:43 | #3

    何清涟是清醒的。---deng9

  4. 匿名
    2016年3月19日19:15 | #4

    支持共产党发动第二次文革
    蝗虫数量太多 , 需要共产杀虫剂清理下
    必须减少9成蝗口 , 如此一来 , 中蝗共和国安了 , 地球也安心了
    期盼共产党再一次为蝗国以外的自由世界立功 !!!

  5. 匿名
    2016年3月19日19:21 | #5

    毛泽东的伟大 , 在于他能够做西方人之不敢做的事 !
    眼光之高 , 早知道中国一切问题都在于人太多 !
    失业3亿不怕 , 有多少亿 ,便肉体消灭多少亿 !
    没有民主国家能够成就如此伟业 !
    再来一次文革 !

  6. fx
    2016年3月19日19:57 | #6

    其实那种“中国崛起将有利世界”的论调和奥巴马现在的“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的论调”是同一种逻辑的论调,那就是民主世界里的左派论调,这种论调之所以风行欧美,皆源自于这些正在掌权的领袖在形成世界观的时候被共产主义轻轻的撞了一下腰,这些满脑子爱与和平的理想分子就像钢铁侠斯塔克一样认为保证和平的最佳手段是“对话”,只有被IS以及金正恩这些流氓打肿脸,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奥巴马现在还用这种逻辑,看来中国和俄罗斯的嘴巴还没扇够。

  7. 匿名
    2016年3月19日20:00 | #7

    其实那种“中国崛起将有利世界”的论调和奥巴马现在的“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的论调”是同一种逻辑的论调,那就是民主世界里的左派论调,这种论调之所以风行欧美,皆源自于这些正在掌权的领袖在形成世界观的时候被共产主义轻轻的撞了一下腰,这些满脑子爱与和平的理想分子就像钢铁侠斯塔克一样认为保证和平的最佳手段是“对话”,只有被IS以及金正恩这些流氓打肿脸,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奥巴马现在还用这种逻辑,看来中国和俄罗斯的嘴巴还没扇够。

  8. 匿名
    2016年3月19日20:08 | #8

    中国能够不内乱就是对世界和人类最大的贡献。中国的衰弱将导致亚洲完全失衡陷入战争——要知道亚洲是全世界人口最稠密的的地区,而且全都好斗。

  9. 帝国晚歌
    2016年3月19日23:41 | #9

    中国衰落是世界之福,幅员这么辽阔,地理位置这么重要,有野心的国家都可以来共襄盛举,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中共末代皇帝习近平只要敢打仗,就是大清第二。都是些没见识的蠢货。

  10. 汤润芝
    2016年3月19日23:51 | #10

    认同何清涟对未来的部分。认同这句“中国从来就没有超过美国的可能性,但只要中国没卷入不可控的外部冲突,短期内也不会崩溃。”但我对未来是乐观的,不认同这句“在今后20-30年内,中国只会陷入溃而不崩的状态,这是中国日渐衰败的过程,也是中国不断向外部释放各种负面影响的过程。”

  11. 匿名
    2016年3月20日00:26 | #11

    傻逼太多,捏鼻遁走。

  12. 匿名
    2016年3月20日05:42 | #12

    匿名 :
    毛泽东的伟大 , 在于他能够做西方人之不敢做的事 !
    眼光之高 , 早知道中国一切问题都在于人太多 !
    失业3亿不怕 , 有多少亿 ,便肉体消灭多少亿 !
    没有民主国家能够成就如此伟业 !
    再来一次文革 !

    中国人多还不是因为毛要和苏联打核大战?再来一次文革估计就成孟加拉国了/

  13. 匿名
    2016年3月20日05:45 | #13

    匿名 :
    中国能够不内乱就是对世界和人类最大的贡献。中国的衰弱将导致亚洲完全失衡陷入战争——要知道亚洲是全世界人口最稠密的的地区,而且全都好斗。

    少来这套,中国输出了40年的革命才导致的亚洲乱成一锅粥,中国无法插手国外事物才是对世界和人类最大的贡献。

  14. 匿名
    2016年3月20日05:52 | #14

    fx :
    其实那种“中国崛起将有利世界”的论调和奥巴马现在的“衰落的中国比崛起的中国更可怕的论调”是同一种逻辑的论调,那就是民主世界里的左派论调,这种论调之所以风行欧美,皆源自于这些正在掌权的领袖在形成世界观的时候被共产主义轻轻的撞了一下腰,这些满脑子爱与和平的理想分子就像钢铁侠斯塔克一样认为保证和平的最佳手段是“对话”,只有被IS以及金正恩这些流氓打肿脸,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奥巴马现在还用这种逻辑,看来中国和俄罗斯的嘴巴还没扇够。

    对付邪恶国家只需把它们包围起来就行,日久它们必会自取灭亡。历史证明古巴危机时美国没有灭了苏联实际上是正确的,苏联一弹未挨自己就塌了。

  15. 匿名
    2016年3月20日11:58 | #15

    慢慢熬吧,温水煮的从来都是中国的人形猪,不是青蛙(我煮过的,青蛙会自己跳出来)。

  16. bluewakin
    2016年3月20日12:13 | #16

    @芦荟
    你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17. bluewakin
    2016年3月20日12:15 | #17

    @fx
    你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没救了

  18. 自由民
    2016年3月20日12:55 | #18

    老土匪哪能熬过30年,何清涟非常迷信老土匪的维稳能力。

  19. 匿名
    2016年3月20日18:38 | #19

    @自由民
    老土匪哪能熬过30年,何清涟非常迷信老土匪的维稳能力。

    作为亲身经历文革且从未迷失的少数人之一,何清涟女士并非是迷信共党这个低智商盗贼政权的能力,而是对永远都占绝大多数的无智商无人性的人形牲口们保持着绝对零度的信心。

    有兴趣了解的可以看她自己写的文章:
    http://heqinglian.net/1999/06/20/memories/

    二三十年是个合理的估计,因为目前的崩溃就只看得出来是生存基础的崩溃导致的社会崩溃,且还是会从“人民”这个社会基础开始。

    中国的近代极权社会建立以后,至互联网连通以前,所谓的“人民”一直近似死水一潭,时间在这个词造就的猪圈以内,似乎走得比世上任何其他地方的都慢。而目前为止,变革性的信息技术给信息的流通带来了方便,但信息技术也给极权的监控带来前所未有的方便,除了海外的少数反共人士团体,圈内的严密监控,比以前几千年的人类经验加起来还多万倍不止。要打破,需要时间,需要社会和技术的发展,在那之前,组织化的武装革命者不太可能出现。现在唯一不会被及早掐灭的火种,只有个人血仇这种最原始的正义理念,也就保证了共匪未来一段时间内,除了不可逆的自身无能及规律性的自我毁灭以外,并不需要面对能够真正威胁到它自己的内部势力。除了邓小平在八十年代中期以前,从毛泽东开始,到华国锋,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现在的习近平为代表的领导群体,在毁灭共匪自身方面的功力有高有低,但方向一致,党外人士没有任何一个比它们中最差的干得更好。现在还是这个阶段,状况没有根本变化,不过习近平的确给了有心倒共之人很大的变革希望。

    目前的情况下,除非团体的组织者在保证可靠的前提下都有信息安全专家+间谍的本事,而且秘密行动,否则在猪圈内经营反养猪组织的可能性是零。因为一旦亮出名号,最忧心“领导者”与“革命群众”这种“江山轮流坐”模式的共匪就会得知,然后你就和刘晓波、和屠夫吴淦、和信力建、和郭玉闪、和高智晟、和那几百个维权律师、和当年参与学潮的王军涛、陈破空,和更早以前的遇罗克一样下场。现今的最佳策略,还是用正常对抗疯狂,用智商对付无能,用人性拒绝兽性,同时保护自己的所有,耐心待变。相较于文革中看不到希望的人,现在的人仍算幸运,因为问题就只是哪一天而已。

  20. 匿名
    2016年3月21日01:52 | #20

    匿名
    2016年3月19日19:38 | #15
    回复 | 引用

    感觉这个网站是共特办的
    我感觉这个网站即便不是共特办的,起码和公安部门有关。我在google上搜到好多人对这个网站评论人员十分诧异,有人说这些人像是社会底层,平时不得忙于生计吗,真心好奇这些人的成长经历,有人说这些人戾气集重,出口成脏,知识面却十分开阔,我感觉他们属于一个团队,应该是从小培养的,像养狗一样从小养的才忠诚

  21.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0日23:49 | #21

    你们这些王八蛋,嘴上吱吱喳喳,有本事你推翻它。

  22. 匿名
    2016年3月22日02:18 | #22

    ……但只要中国没卷入不可控的外部冲突,短期内也不会崩溃
    您这句话得让多少人气急败坏啊

  23.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2日12:41 | #23

    放狗屁

  24. fx
    2016年3月29日22:22 | #24

    bluewakin 你的阿尔兹海默症没救了,蠢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