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山猫:纸媒将死

纸媒的读者群体慢慢萎缩。

我家五口人,最早的时候除了我老妈偶而看报纸,其他人全部天天看报纸。再后来,我会在上厕所的时候坐在马桶上拿份报纸看。再后来我上小学的女儿会天天看报纸。到现在只剩下我老父亲一人有时间会去看下报纸。现在连我上初一的女儿也不屑于看报纸了。目前我们家有两份报纸,主要作用就是拿来卖废纸和塞鞋子吸脚汗。看什么都可以看,看报纸,我才不看呢。

读者群体萎缩了,那些想在报纸上做广告的厂家商家他们都不知道吗?这必然导致报纸上的广告收入会慢慢萎缩。没有了广告收入报纸靠什么支撑运营?靠情怀来支撑运营吗?媒体人难道不需要吃喝拉撒吗?不需要用钱吗?

纸媒的订阅用户还在慢慢萎缩。

几年前,我们单位给每个职工都订了一份晚报。订阅的理由就是,报纸方说明,会多给我们一些正面报道。事实上在早几年,医院的医生们对于报纸乱报的各种医患纠纷是非常切齿痛恨的,同时又是无可奈何的。除了报纸电台电视台,医生们的声音没有媒介可以传递出去。医院只能选择妥协,订报纸类似于花钱买平安。

早几年我也认识一个记者,他想让一个大单位订报纸,就写好一篇负面报道找到单位负责人:要么订报纸,要么发负面报道。那些单位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后来我听一些媒体人讲,一些记者拉广告也是采用这个办法。

网络的兴起特别是微博和微信的兴起,让每一个人都有了表达的场所,报纸不再是一言堂,你报纸敢乱报我可以网络上反击。谁怕谁?老子不订了。这是很多单位领导人的想法。

人们不再害怕报社记者。

早些年,有记者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很多记者真把自己当王了,他们可以让交警免除违章处罚,可以威胁医生从而让自己插队看病而不挂号。

几年前,我亲身经历过一件事情。报社的一个记者,推开排在我前面的大批病人,跟我说:“我是报社的你给我看一下!”我让他去挂号,他再次强调他是报社的。告诉他报社的看病也要挂号,他就威胁我不给他看病,就去投诉我。当然我不受威胁。没有挂号就不是我的病人,凭什么要我给他看病?事实上他就去投诉了我。领导没有批评我但是私下里给他道歉了。领导叹口气说:“报社的人咱们惹不起啊!”

三年前,我的微博只有几百粉丝,同样一个记者,同样拿记者的身份,要不挂号插队看病。我拒绝以后,他同样威胁要投诉我。我拿出手机就拍,告诉他我有微博。他落荒而逃。最后在一个记者朋友的劝说下,我删了那条微博。

现在,我想没有一个记者,敢用记者的身份来威胁我以达到不挂号插队看病的目的。谁怕谁?反正我是不怕的。

报纸的公信力在慢慢丢失。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是我对绝大多数正直的媒体人的评价,也是我所向往的新闻理想。然而很多报纸却慢慢地把自己的公信力给丢了。《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这两份报纸,本来在我们金华地区销量很大,在出于《缝肛门》,《偷肾谣言》等一系列虚假新闻以后,慢慢的就把自己的公信力给玩完了。南方系的报纸在金华地区的订阅量逐年下降就是这个原因。

每一次报纸在网络上被专业人士辟谣打脸都是自身的公信力下降的过程。

还有众所周知的原因,报纸的记者记者其实是被阉割的记者。有些东西他根本就不敢报的,很多人他只会欺负弱小。我曾经问过一个记者:你们为什么就只会欺负医生呢?他告诉我:“房地产老板你敢欺负吗?不要广告费了?政府部门你敢欺负吗?不想在道上混了?你医生除了能看病还能干啥?不欺负医生欺负谁?”

有些报纸丢失了公正的立场,一味迎合强势集团,欺负弱小人物,离“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越来越远。公信力当然只会越来越小。 

报纸的官话、套话越来越多。

很多报纸室友财政拨款的。所以很多报纸他的办报方向,并不是让读者看了满意,而是让领导看了满意满意。八股文文章太多,什么读者傻了愿意看干吧吧的八股文官样文章?这种现象在日报类报纸上特别明显。这些报纸如果不转变文风,必将死的很难看。有报纸的订量又能怎么样?谁愿意看你的内容?微博有僵尸粉丝报纸有僵尸订户,一样的道理。

报纸的专业性短板凸现。

我国的媒体人大多出身于新闻专业,我没读过这个专业,听说这个专业是教人怎么写文章的。我认为这是我国报纸从业人员天生的短板。也是文科生的短板。媒体人一旦涉足医疗、生物、法律等专业领域时,写起文章来往往漏洞百出,常常闹笑话。

文章历来内容为王。没有内容的文章,用词再华丽,也是无病呻吟。写文章从来都是“功夫在诗外!”一个文科生出生的记者去写医学类的文章,怎么可能比一个医生写得更好呢?而网络时代,各个专业领域里的作者,未必愿意把自己的作品拿到报纸上来发表。这些作品发表在网络上此发表在报纸上更能好好地传播。

前几天一家晩报找我约稿,稿费标准是每千字75元。我的文章卖给各种公众号,千元起步,而且传播效果好。稿费不如网络,传播效果不如网络,谁还找你报纸投稿发文章?

没有了专业领域专家的支持的报纸,被读者所抛弃的同时也会被广告商家所抛弃。没有了广告的报纸还能活得长久吗?

所以,我说纸媒将死。今年不死明年死,明年不死后年死,后年不死大后年死…总有一天,纸媒必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3月20日17:02 | #1

    文章主旨说的不错。但你写的这玩意真不值1000

  2. 匿名
    2016年3月20日17:35 | #2

    中国的所谓纸媒只会和共匪一起死。

  3. 自由民
    2016年3月20日20:33 | #3

    赵匪国哪来的媒体,都是猴蛇好不。

  4. Mobile Guest
    2016年3月21日00:50 | #4

    大家都不看评论不完了,真是的,我觉着这个网站起码比党煤强

  5. 匿名
    2016年3月21日21:21 | #5

    骗钱的文章,鉴定完毕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