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中国网络安全立法可能“吓退德企”

与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的一次近距离对话,让我好几次感到意外。考虑到近几年来中德近乎蜜月期般的友好关系,加上他的大使身份和镜头的存在,我本以为他会在一些敏感问题上给出外交辞令,或者说,客气的“标准答案”。他却一次也没有。面对所有问题,他的回答都坦率而直接,甚至很少放缓语速斟酌用词。以外交官的标准看,他是个令人惊喜的访问对象。

在这次对话前两周,柯慕贤为FT中文网撰稿,坦陈德国政府和企业对中国正在酝酿中的《网络安全法》的忧惧。他认为这部法律允许中国政府把手伸向任何它希望获取的数据,可能会吓退很多希望享有“数据主权”的德国企业。

《网络安全法》以及中国去年已经通过的《反恐怖主义法》,可能迫使外国信息技术企业向中国政府提供访问其产品、加密代码和其他敏感信息的“后门”。西方业界对此类规定的担忧,在最近苹果对抗FBI一事上已展露无遗。西方国家政府,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也都表达过对中国这类规定的关切。

但德国大使亲自撰文为此疾呼,还是显得有些不同寻常,毕竟中德关系一直亲密而平稳,是许多西方国家暗地里羡慕的对象。德国总理默克尔去年年底第八次访华,创下了西方国家领导人在任内访华次数的最高纪录。两国分别占据制造业的高端和中低端,形成“用技术换市场”的天然互补,双边贸易额已占到中欧贸易总额的三成。两国在经贸和政治上的紧密联系,让一些观察者感叹,中国与整个欧洲的关系,是围绕“北京-柏林”这个轴心展开。

那么,数据安全是否会成为中德关系中的一根刺?我与柯慕贤的对话,首先就围绕这个议题展开。我问,为什么德国方面对这个议题尤为担心?

“德国企业,尤其是高新技术企业,非常重视数据安全,他们要求对自己的数据有自主支配权,自主决定跟谁分享数据,”柯慕贤说。

“如果国家规定你的服务器必须设在中国,必须把加密的源码公开给中国政府,那就意味着国家可以获取这些数据。但企业希望谁也不要获取我的数据,政府也好,企业部门也好,谁都不要获取我的数据。”

如果说德国企业过往可能更担心中国企业对他们技术的抄袭,那么看起来他们现在更担心的是中国政府。但如果政府有正当理由,比如维护国家安全呢?事实上,在苹果与FBI的对抗中,美国政府以及“并不存在绝对隐私”的观点也获得了很多支持票。但柯慕贤指出了中国国情的特殊性。

“中国有很多强有力的、庞大的国有企业,”他说。“可以说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一个国家,国家部门和国有企业进行密切协作。所以我们的企业担心自己的数据会流失。”

柯慕贤认为,数据安全是一个全球议题,不仅对西方企业十分重要,对中国自身的产业升级同样意义重大。世界即将迎来以智能生产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届时从原材料到成品运输,制造业的所有环节都将数字化。如果技术企业和科研机构无法拥有“数据管辖权”,时刻面临数据被侦查或盗用的风险,那他们很可能就不愿交换数据,让数据发挥最大潜能,也不愿在研发上倾力投入。

这就是为什么“华为也公开表态反对酝酿中的网络安全这些法律草案,”柯慕贤说。“华为、阿里巴巴等这些企业的利益关切跟德国企业是完全一致的,他们都不希望看到谁会解密他们的数据,了解他们的商业秘密。”

我问,如果中国政府不顾外界呼吁,仍然通过这一法律呢?柯慕贤说,那么两国间的“创新伙伴关系”很可能受阻。

中德在2014年建立“创新伙伴关系”,主要着眼于制造业领域的合作,实现 “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德国“工业4.0”战略的对接。虽然这两项战略都着眼于工业升级,看似互相呼应,但两国制造业底子差距巨大。“工业4.0”意在让德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站在潮头,而“中国2025”希望让中国这个中低端制造业大国在2035年时跻身“制造业强国阵营中等水平”。

从一个领跑者的角度看,中国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我问。

柯慕贤认为,数字安全得不到保障,就是最大障碍。他在为FT中文网撰写的文章中就警告称,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过度管控,包括要求数据本地化、为政府开“后门”和设立防火墙这类措施,可能让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式拉开帷幕前,就已错失搭上这趟快车的机遇”。

中国过于庞大的国有企业,则是另一个。“在中国,企业家精神主要体现在私营企业家身上,所以还没有对国有企业进行彻底改革,可能是一个障碍。”

时值“两会”,当我问到他最关注的“两会”议题时,他直言不讳:“去年夏天以来我们看到改革的势头放慢了…… 三中全会要求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应该说要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可是我们看不到改革的进展。”

与此同时,德国社会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担忧,正随着中国资本大举进入欧洲而加深。

柯慕贤说,德国公众对前去投资的中国企业,最初是很担心的,担心技术会流失,工人会失业。但实际情况要好得多。很多中国新东家保留了德国管理层,也没有解雇人,还为这些企业打开了巨大的中国市场。

“但我们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国有企业正在进入欧洲。国有企业可能不再是完全公平竞争,因为它们可以拥有无限的资金,也不一定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做出决策。所以德国国内现在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了。”

在驻华大使中,柯慕贤属于喜欢“触电”的那一类。在履职后的两年半时间里,他接受了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不过,相比此前的亮相,这次他显得更坦率和犀利,表情也始终较为严肃。是因为这次的话题的确不轻松,还是因为中德关系正面临微妙时刻?

在欧洲,法国、荷兰等国都在试图拉近与中国的关系,而中英关系在最近两年更是急剧升温,外界称为“大跃进”。德国作为中国在欧洲最重要的伙伴地位面对挑战。在这个时候,德国驻华大使愿意这样直言相告,我想,应该说勇气可嘉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