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妖书案看万历年间官场有多混乱

万历皇帝也曾有过很多理想,大多都被僵死的政治体制扼杀了,面对屡屡失败的人生,心智脆弱的万历无法承受,索性闭门不出,不理朝政,甚至连大臣都懒得见。
万历的无力,从万历年间的三大奇案(妖书案、红丸案、梃击案)无一得到破解就可表现出来,其中尤其以“妖书案”最能体现皇帝的无能和官僚系统的混乱。万历年间,共有两次妖书案,第一次中的“妖书”指《忧危竑议》,第二次的“妖书”指的是《续忧危竑议》。
万历十八年,著名的大儒生吕坤任山西按察使时,收集了历史上有名的烈女事迹,编成《闺范图说》,郑贵妃听说后,让人增补了12个人,其中就包括自己,她还找人替写了一篇跋,以便借这本书提升自己形象。
八年后,吕坤上报了一道名为《忧危疏》的折子,内容是让朝廷节俭开支,停止苛捐杂税。那个时候明朝贪官众多,别人一看吕坤的文章都以为在说自己。第一个向吕坤挑衅的是吏科给事中戴士衡,他以《闺范图说》找借口,诬陷吕坤巴结逢迎郑贵妃,动机不纯。接着,更有人告吕坤私下进宫,有不轨企图。吕坤知道后,直呼冤枉,可万历皇帝无心搭理这些口水仗,置若罔闻。
本来这事就此结束了,可又突然冒出来一篇《忧危竑议》,大致写的是,吕坤编的书以东汉马皇后开始,到郑贵妃结束,就是为了讨好郑贵妃,是在影射郑贵妃的儿子会被立为太子。《忧危竑议》被以传单的形式在北京大街小巷流传开来。
万历因宠爱郑贵妃,一心想立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为太子,但他并非长子。为这事,大臣们以“争国本”跟万历掐了很久,在体制面前,万历不得不屈服。如今,听说吕坤旧事重提,万历受不了了,下令严查,结果却只找了几个替罪羊处罚。
因万历的不作为,这次妖书案不了了之。第二次发生在万历三十一年,这次更为怪异。一天早上,内阁大学士朱庚在家门口发现一篇帖子《续忧危竑议》,里面言辞凿凿地说郑贵妃阴谋要立自己儿子为太子。
这篇文章瞬间被传开,整个北京城都在谈论太子废立问题,人心惶惶。万历看事态严重,下令东厂和锦衣卫查办。
因《忧危竑议续》说朱庚与首辅沈一贯为郑贵妃帮凶,这两人都很害怕。朱庚脑子僵硬,除了上书说明冤屈,就只会呆坐在家等着查办,沈一贯的城府就深了很多,他利用权力,指派给事中钱梦皋上书,诬陷礼部侍郎郭正域和跟他有仇的内阁大学士沈鲤,说这两个人与此事有重大干系。
当时内阁就三个人:沈一贯、朱庚和沈鲤。如果沈鲤单独清白,即使真相大白,沈鲤的内阁位置也会比沈一贯高,沈一贯好不容易熬上首辅,为保持权力,必须把沈鲤拉下水。郭正域是沈鲤的得意门生,带上他,更保险。
巡城御史康丕扬负责查抄沈鲤的家,发现沈鲤和著名的和尚达观以及著名医生沈令誉关系很好,为了发掘沈鲤等人的犯罪证据,达观和沈令誉被逮进大牢,两人宁死不屈,达观被活活打死。东厂、锦衣卫和三法司为了诬陷沈令誉,竟找一个十岁女孩来作证,当被问到印刷妖书的印版时,女孩一无所知,说满屋子都是。
事态已经失控了,只要是有仇隙的人,就纷纷诬告对方与妖书有关。朝廷花大力气去查,结果却纯属诬告。抓捕行动维持了五天仍没结果,万历震怒无比,为保乌沙,查案人员只得找个替罪羔羊。几天后,东厂声称找到真凶:一个叫皦生光的人。尽管受尽酷刑拷打,皦生光誓死不将任何人拉下水,刑部没办法,只是把罪名都安他身上,连急于结案的沈一贯都认为皦生光是冤屈的。但为了给万历一个交代,他们只能如此。
妖书案所牵连波及人数之多,皆因朝廷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互相抵制,但从本质上分析,如果没有万历的大肆干预,妖书案不会影响那么多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夫人的逼
    2016年3月21日17:44 | #1

    “竟找一个十岁女孩来作证”看女人有多毒和奸

  2. 匿名
    2016年3月21日17:57 | #2

    朝代末年都是草包们出击的时代。

  3. 墨者白驹
    2016年3月21日14:48 | #3

    不错

  4. 耳光侠
    2016年3月22日15:36 | #4

    这就叫粪坑里的风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