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兴内部文件曝光,华为被拖下水?

香港——在本月以中国的中兴(ZTE)公司与伊朗有生意往来为由对其施加制裁时,美国政府公布了该公司的内部文件,称文件提供了有关该电子设备制造商与伊朗交易的细节,还称这个问题可能不仅限于一家中国公司。

一份文件称,中兴会设立看似独立的公司——“隔断企业”,通过这些公司在其他国家签署协议。这会使得中兴能够继续在伊朗、朝鲜及其他受到美国限制的国家开展贸易。

该文件在说明这些举措时,提到了一个范例——有时是为了敲响警钟——一个被称为F7的竞争对手。中兴称F7也有类似的做法,但该公司在受限国家的业务,最终损害了它在美国的宏图大业。

该文件没有说明F7的真实名称。但中兴的描述符合一个规模大得多且更具政治敏感性的公司:华为技术公司——中兴的主要对手、技术领域的一股重要力量。

这份在2011年8月发布的文件显示,其他中国公司可能会受到美国的出口限制。中兴最近遭受的制裁也说明,这将成为中美政府官员间持续存在的一个问题。

中兴在周四表示,由于遭到制裁,该公司会延期公布年度财务业绩。制裁举措使得向中兴出售设备的美国公司受到限制。

中兴官员拒绝就F7的身份置评,华为拒绝评论。中兴曾表示,公司正在配合调查人员的工作,承诺遵守法律。

美国商务部上周限制相关公司向中兴出售电信设备,指责中兴违反禁令,商务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商务部很少公开提供有关增加受限公司的证据,特别是全面披露内部文件。

目前尚不清楚,中兴有关该事件的说明与事实是否有出入。文件称,一些有关F7的信息是由中兴法务部门收集的,但没有提供细节。

文件称,F7在2010年试图收购一家名为3Leaf的美国公司,但遭到美国官员的反对。就在那一年,华为同意收购3Leaf的主要资产,但最终因为美国官员的反对,在2011年2月放弃了投标。

这份2011年的文件显示,F7还与美国数字安全公司赛门铁克(Symantec)成立了合资企业,但2012年美国公司解散了这个企业。

与中兴一样,华为为公司网络及大型电信系统——比如手机公司——制造电信设备。美国官员一直在怀疑该公司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美国情报官员曾试图潜入该公司的网络。两家公司实际上都被禁止向美国网络出售设备。

华为表示,该公司为私有企业,有关公司与政府关系的指控只是为了实施保护主义、损害该公司的借口。

华为的规模比中兴大得多。2014年,该公司报收600亿美元,大约是中兴的四倍。根据该数据,华为和瑞典爱立信公司(Ericsson)成为世界最大的基站及移动通信网络运营所需的其他设备的供应商。华为的设备支撑世界各国网络的运行,其中包括很多欧洲市场。

虽然华为和中兴都被中国领导人称为高科技行业的创新者,给予它们特权,但华为更为重要。

华为的智能手机在美国的销售更成功,实际上在全世界也更为成功。IDC的数据显示,以2015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量来看,该公司成为世界第三大智能手机卖家,在全球市场占据8.1%的份额,三星(Samsung)占21.2%,排名第一。

尽管在美国遇到麻烦,华为对可能存在争议的交易并不避讳。9月,华为与叙利亚通信技术部签署协议,以帮助叙利亚发展通信网络。

中兴的文件详细讲述了F7如何聘用合规专家,并将他们安置在合资企业,以此作为减少风险的举措的一部分。文件称,该公司聘用了“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的资深出口管制合规专员”及一名“熟悉美国相关法律的美国华人律师”。

该文件还称F7找到了一些合作伙伴,它可以说这些都是独立公司,但又可以代表F7在管制国运作。文件显示F7找到了一家大型信息技术公司,“作为其签署管制国项目的签约主体”。

文件称,“该隔断企业资质及能力较强,相对于我司能较好地隔断风险。”

但中兴认为F7在管制国的活动影响了该公司在美国的扩张计划。

中兴称,它相信F7在美国收购公司受阻,部分是因为F7“在管制国的运作项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